人物焦點
都蘭之光 舒米恩
關注青少年教育,自掏腰包讓文化傳承下去! 從圖騰樂團的主唱、金馬獎最佳新演員、阿美族傳統竹編工藝師、劇場舞者到原住民創作歌手,多才多藝的舒米恩,始終很大方地把原住民的樂觀跟藝術文化分享給大家。 他總是穿著阿美族的傳統服飾,唱著阿美族母語活躍於國外許多音樂節舞台,他也是金曲獎跟金馬獎的入圍常客,去年底他第一次接了《太陽的孩子》電影配樂,就以主題曲「不要放棄」榮獲第52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每次看舒米恩得獎,都很替他高興,因為獨立音樂工作者經營不易,沒有唱片公司金援做音樂,收入原本就有限,他還要為落部盡心力,讓人忍不住想助他一臂之力,希望更多人喜歡他的音樂,支持他,這樣他才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 舒米恩多年來一直致力於部落的教育工作,自掏腰包在家鄉都蘭舉辦「巴卡路耐」少年訓練營,教導國、高中生有關阿美族的歌舞、雕刻、編織、刺繡、撒網、捕魚等傳統技藝,讓部落的傳統技藝得以傳承下去。 10年下來,「巴卡路耐」訓練營已成為都蘭每年7月豐年祭前的重要活動,而且從舒米恩獨力支付所有的費用,到現在都蘭的青少年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可以義賣傳統藝術品,慢慢地能夠自給自足,舒米恩致力於都蘭的青少年教育也開花結果了。
人物焦點
作家&生態解說員 苦苓
 「因雨得閒殊不惡。」作家苦苓雖然不愛雨天,但卻喜歡享受偶爾下雨時,關在室內閱讀、聽音樂的空閒,苦苓說:「『困』與『閑』的差別,就在心境的轉換。」 受困於雨只是一時,但大雨過後卻有不少美景會浮現,例如彩虹,苦苓說:「我曾在夏威夷一天之內看到20道彩虹,後來才知道夏威夷的別名又叫做彩虹州,夏季陣雨過後,陽光出來就很容易出現彩虹,雖然彩虹不稀奇,但卻能帶給大家驚喜。」 雨後的雲也同樣讓苦苓著迷,至今仍身兼雪霸國家公園生態解說員的苦苓,12年前返樸歸真貼近自然生態,從中學習如何觀察雲,苦苓回憶著:「有次大過雨後,一個夥伴說我們現在來看雲,當時就這麼抬頭看了一個小時的雲,雨後的雲跑得很快,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變化出各種形態,那時才發現,看雲其實很過癮。」 即使身處在野外,旅行時也別為雨而憂,苦苓幽默的說:「雨是一場洗滌,大雨過後,景物像被洗過,山頭變得更加青翠,山林裡也多了埋伏,走著走著突然有水從頭上的樹葉落下來淋得你一身濕,而雨後的森林裡兩棲動物也特別活躍,青蛙的叫聲特別響亮,平時多在清晨與黃昏『現聲』的鳥兒也會開始鳴叫,最有趣的是白蟻的遷徏,白蟻是群性的生物,族群太多、食物不夠時,蟻后會生新的蟻后,而新蟻后就會趁著雨後較安全時,帶著一群白蟻遷徏至它處,一旦找到定點適合建造新的王國,翅膀就會脫落。」這些都是雨後才觀察到的生態。 對於雨天與人生,苦苓也以過來人的角色說:「雨天雖然不方便,但會讓生活有變化,下雨總會過去,就像人生有不好的遭遇,彷彿被雨淋了一場,也許會生病,但終究是會雨過天晴。」從雨裡聊到人生,苦苓說:「大雨過後總會放晴,人生的困境也終究會走過。」
人物焦點
不靠爸的星二代 李玉璽
放任式教育,讓夢想更踏實 可能李亞明早就發現李玉璽不是讀書的料,所以沒有逼兒子讀書,只要他學會一技之長。李玉璽小時候說長大要當藝人,爸爸就安排他學鋼琴、學唱歌,後來他嫌練鋼琴太辛苦了不想學,爸爸也沒有逼他再去學。 「媽媽會逼我學鋼琴,爸爸覺得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去做好,不想學就不要學,但這種教育方式有好有壞,因為小時候其實不懂事,我現在會想如果小時候好好學鋼琴,現在就很厲害了!」李玉璽很後悔沒有聽爸爸的話好好學鋼琴,多寫一點歌,這些都是他在踏入歌壇之後,才體會到的。 有個唱片公司老闆的爸爸,是不是就可以順利一圓星夢?這答案可不一定!就像李玉璽說的,他從小學就說要當藝人,但爸爸從來沒有答應,因為他每天放學回家都在打電動,爸爸看不到他的熱情,直到他上了高中,愛上了彈吉他、創作,爸爸看到了他對音樂的熱情,才安排他去美國進修音樂,答應幫他出專輯。 我相信李亞明的專業,如果李玉璽沒有才華,他不會點頭幫兒子出專輯。 看著李玉璽侃侃而談音樂夢想,發現教育孩子,不能一味地給予、一味地要求,有時候要學著放手,讓孩子去找到自己的興趣,懷抱熱情,才能不畏辛苦地去完成夢想,這是我從李亞明身上學到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