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發智慧小女人氣息 我們很習慣跟朋友聊天,但不一定懂得跟自己獨處。 學會跟自己獨處,試著自我沈澱,問問自己要的是什麼?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蕭亞軒說她這一年多做了很多她以前不會做的事情,像是下廚、插花,有時候下通告很晚了,她還會趕在花店打烊前去買花,然後花一兩個小時插幾瓶花放在臥室或是浴室,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事情。 蕭亞軒聊起她一個人在家安安靜靜地插著花,學著跟自己對話的心情,臉上的神情專注而溫柔,完全不同於她在舞台上唱跳的火辣動感形象。 這個溫柔的蕭亞軒,散發著小女人的智慧,比幾年前腳受傷諸事不順失意的蕭亞軒多了一份自信與自在,也比開演唱會遭逢喪母之痛的蕭亞軒多了一份篤定與知足,這之間的轉變,全在蕭亞軒成了基督教徒之後。 以前那個愛算命的蕭亞軒,現在變成了每天禱告、無時無刻跟天父說話的虔誠基督教徒,熱情的跟我分享她的生活,告訴我,她現在變得很謙卑,原來她的上面還有一個最大的精神指標,她永遠都是第二,遇見事情永遠要去問天父爸爸,所以她會有自信,但不會自負,因為這樣生活變得很平安。 「我現在工作一樣會很累,但會累得平安,以前累,心裡會覺得好煩哦!可不可以趕快做完,但現在會說好我們來速戰速決,轉換一個心情去感受每個事情,會很感謝大家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去聊天訪談,大家很努力的探討我的專輯、我的隱私、我的愛情,這些都是我的幸運。」 蕭亞軒信教之後,學會了轉念,以前不喜歡媒體打探她的感情世界,現在則會用智慧,用分享的心情面對敏感的感情話題。
蕭亞軒 信仰改變人生觀
散發智慧小女人氣息 我們很習慣跟朋友聊天,但不一定懂得跟自己獨處。 學會跟自己獨處,試著自我沈澱,問問自己要的是什麼?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蕭亞軒說她這一年多做了很多她以前不會做的事情,像是下廚、插花,有時候下通告很晚了,她還會趕在花店打烊前去買花,然後花一兩個小時插幾瓶花放在臥室或是浴室,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事情。 蕭亞軒聊起她一個人在家安安靜靜地插著花,學著跟自己對話的心情,臉上的神情專注而溫柔,完全不同於她在舞台上唱跳的火辣動感形象。 這個溫柔的蕭亞軒,散發著小女人的智慧,比幾年前腳受傷諸事不順失意的蕭亞軒多了一份自信與自在,也比開演唱會遭逢喪母之痛的蕭亞軒多了一份篤定與知足,這之間的轉變,全在蕭亞軒成了基督教徒之後。 以前那個愛算命的蕭亞軒,現在變成了每天禱告、無時無刻跟天父說話的虔誠基督教徒,熱情的跟我分享她的生活,告訴我,她現在變得很謙卑,原來她的上面還有一個最大的精神指標,她永遠都是第二,遇見事情永遠要去問天父爸爸,所以她會有自信,但不會自負,因為這樣生活變得很平安。 「我現在工作一樣會很累,但會累得平安,以前累,心裡會覺得好煩哦!可不可以趕快做完,但現在會說好我們來速戰速決,轉換一個心情去感受每個事情,會很感謝大家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去聊天訪談,大家很努力的探討我的專輯、我的隱私、我的愛情,這些都是我的幸運。」 蕭亞軒信教之後,學會了轉念,以前不喜歡媒體打探她的感情世界,現在則會用智慧,用分享的心情面對敏感的感情話題。
其實害怕走紅 台語歌手出身的劉依純,剛出道的時候,就以實力派唱腔拿下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去年底有一次在朋友的聚會上和劉依純巧遇,聊起了她這幾年的近況,她說,雖然在台灣沒有新作品,但她在中國每年都出新專輯,還唱了很多電視劇主題曲,她笑笑說可能是中了金曲獎魔咒,拿到金曲獎後,她所屬的唱片公司就結束營業,在台灣歌壇的際遇多舛。 不過她看得很開,覺得只要有出專輯就好了,對於走紅這件事,她的心態很矛盾。 「可能因為小時候,爸爸跟朋友合資開音樂教室,被朋友捲款潛逃欠了很多錢,爸爸過世後,很多人來家裡討債的印象太深刻了,讓我很害怕紅了以後,引來別人的注意,會不會又有人找上門。」 劉依純跟「二姐」江蕙一樣有段辛酸的走唱故事。十三歲時爸爸車禍過世,媽媽只好從單純的家庭主婦去餐廳洗碗養活一家人,身為老大的她,有一次下課去餐廳找媽媽,看著媽媽前面排了滿滿的碗盤要洗,忍不住哭著要媽媽回家,不要再做了,但是媽媽告訴她,如果不洗碗怎麼養活他們姊弟妹呢? 從那一刻起,劉依純就從天真的孩子,變成了早熟的小大人,滿腦子都想著要找工作幫媽媽分擔家計,翻報紙找不到可以做的工作,放學行經餐廳看到應徵服務生的工作,她就大膽的走進餐廳應徵,餐廳老闆聽了她的故事,好心的雇用她,圓了她幫媽媽分擔家計的心,後來還讓她在餐廳演奏鋼琴,就此開啟了她的走唱生涯。
劉依純好歌聲不寂寞
其實害怕走紅 台語歌手出身的劉依純,剛出道的時候,就以實力派唱腔拿下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去年底有一次在朋友的聚會上和劉依純巧遇,聊起了她這幾年的近況,她說,雖然在台灣沒有新作品,但她在中國每年都出新專輯,還唱了很多電視劇主題曲,她笑笑說可能是中了金曲獎魔咒,拿到金曲獎後,她所屬的唱片公司就結束營業,在台灣歌壇的際遇多舛。 不過她看得很開,覺得只要有出專輯就好了,對於走紅這件事,她的心態很矛盾。 「可能因為小時候,爸爸跟朋友合資開音樂教室,被朋友捲款潛逃欠了很多錢,爸爸過世後,很多人來家裡討債的印象太深刻了,讓我很害怕紅了以後,引來別人的注意,會不會又有人找上門。」 劉依純跟「二姐」江蕙一樣有段辛酸的走唱故事。十三歲時爸爸車禍過世,媽媽只好從單純的家庭主婦去餐廳洗碗養活一家人,身為老大的她,有一次下課去餐廳找媽媽,看著媽媽前面排了滿滿的碗盤要洗,忍不住哭著要媽媽回家,不要再做了,但是媽媽告訴她,如果不洗碗怎麼養活他們姊弟妹呢? 從那一刻起,劉依純就從天真的孩子,變成了早熟的小大人,滿腦子都想著要找工作幫媽媽分擔家計,翻報紙找不到可以做的工作,放學行經餐廳看到應徵服務生的工作,她就大膽的走進餐廳應徵,餐廳老闆聽了她的故事,好心的雇用她,圓了她幫媽媽分擔家計的心,後來還讓她在餐廳演奏鋼琴,就此開啟了她的走唱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