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本土漫畫家 蕭言中和兒子泡澡產生靈感 印象中,老師級的人物總令人感到嚴肅,但蕭言中卻帶著一種接近緩慢、細心的親切口吻描述著每一件事,如同睽違已久的新作「以愛之名」般,滿載著溫暖的愛。 談到自己的作品,蕭言中的愛好像又更明顯了!「以愛之名」相較以往幽默的單格漫畫,改以簡單、流暢的線條,繪製出情感強烈的畫作。聊到以動物描述各種不同「愛」的作品靈感來源,他說:「在一次與兒子泡澡的過程中,覺得自己彎曲的腳就像兒子的溜滑梯。」延續當時那份濃烈的愛,讓他陸續完成約60幅作品。 改用不同粗細的筆觸,完成愛情、友情、親情等很多種「愛」的蕭言中,不諱言「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心境有了轉換。」因此決定用作品傳達愛與感動。此外,「愛意滿滿」的他還笑著分享說自己也很愛朋友,「尤其是喝醉了之後,更喜歡擁抱和親吻朋友呢!」時至多年,現在看蕭言中的單格漫畫,還是會忍不住會心一笑。
工頭堅玩樂高雄 資深部落客、網路趨勢觀察者、國際領隊,遍訪亞、美、歐、非等三百多座大城小鎮,曾擔任各種國內外參訪團指定領隊,為「達人帶路」模式的先驅者之一,對於歷史、文創、攝影等主題結合旅遊的模式情有獨鍾。 工作內容常常是在旅行的工頭堅認定的男子漢形象,是擁有一顆「性感」腦袋的男人,這種人會關注社會議題,也會心胸開放地接受網路世代的資訊,同時對人事物有所洞察。工頭堅認為自己具有「隨興行動力」的旅行,稱得上是男子漢的旅行,例如他曾經在某一天很想去東京的酒吧,就立刻訂了週五飛東京、週一回台灣的機票,也許有人會認為是浪費,但他表示,他認定的男子漢,除了個性穩重包容,同時也要經濟獨立,可支撐自己突如其來的任何念頭。 工頭堅也認為旅途中有時還可適度冒險一下,像是他和老婆去義大利度蜜月,就決定依據帶團的經驗,在當地租車到處跑,且每次旅程,他習慣帶著筆和筆記本,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雖到過許多地方,但工頭堅對於未曾造訪過的古巴相當神往,「那裡充滿色彩與音樂,還有蘭姆酒、海明威與切.格瓦拉,像是一個被封在時光膠囊裡時間靜止,又具有革命與浪漫氣息的國家。」 笑說自己年紀大後,喜歡在經濟許可的狀態下,憑著隨興行動力趴趴走的工頭堅,近幾年最愛去的城市是高雄,平時生活圈在台北的他,覺得高雄已從早期工業化的粗獷城市轉變為擁有海陸空交通的便利城市,「同樣都是大城市,但台北好像相對陰柔與斯文一點,不像高雄有海上男兒的氣息,高雄的道路與店面的空間常常都比台北寬敞,給人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
黃嘉俊記錄搖滾老爸期許男人:有愛大聲說,有苦大聲哭! 台灣男人總被灌輸「有淚不輕彈」,導致面臨重大挫折時,不懂洩壓就「落跑、逃避或崩潰」,就如導演黃嘉俊十多年前當兵到九二一災區救災時,觀察發現「出來面對」的都是女主人,男主人呢?多是悶在家、鬧離婚、搞精神異常,這激發他想探討台灣男人內心——猶如大家所看不到的月球黑暗那面。 這次他的紀錄片鏡頭,看到挫折最直接且持續存在的六位罕病兒童老爸,非但沒落跑,更選擇面對、接受、承認孩子生病。六位爸爸原是罕病基金會裡,歡唱口水歌的「不落跑老爸俱樂部」成員,直到2011年相約到海洋音樂祭玩耍後,才組了自嘲意味濃厚的「睏熊霸樂團」,因為他們常常為了孩子,得半夜起身照料而睡不好。每週兩小時的練團除了是定時宣洩壓力的管道,他們更認真定下隔年挑戰大舞台的目標,並在黃嘉俊的引薦下,請四分衛樂團主唱阿山當指導教練,就為了想要「被看見」努力著。 黃嘉俊說:「罕病家庭常被歧視,小孩被認為是業障、現世報。爸爸們站出來就是希望大家接受罕病孩子很正常,就跟愛孩子的父母一樣。」也許孩子不會講話,但透過一顰一笑,親子間也能產生濃厚的情感交流。老爸們穿得休閒到音樂祭現場玩耍,暫時忘卻了煩惱。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