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關懷東南亞 張正像對自己的孩子般──為異鄉人帶來家鄉味 不只如此,張正更發起「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希望到東南亞旅行或工作的台灣人,能幫忙帶書回台,讓移民、移工們有更多閱讀可能,「我們邀請每位捐書人在書上留下名字與想說的話,並歡迎他們拍照留念。」張正提到,善意遠比他們所想的更深更遠,例如專做越南米加工的舊識林大哥帶了一堆羅曼史,專跑東南亞線的空姐碰到返鄉移工,對方感念台灣的言語觸動她捐書並書寫長信......。「當你把旗子插起來,就發現有很多人主動幫忙,可能他們怕我太早陣亡。」 為了讓更多移民、移工接收到借書訊息,張正還在台北車站前的小吃店、四四南村擺攤,「你會發現大家湊過來看書的樣子很美。」最令他想落淚的,是日前一位學長幫家中的印尼幫傭借閱了「可以啟發思考」的幾本書籍後,那位女孩特地透過Line致謝:「Some books can build my soul.」(意指這些「書可以打造我的靈魂」),張正說:「聽到這些,你會知道一切是值得的。」 目前全台有許多書店加入收書點,將各地好心贈閱的書籍轉給「望見書間」與「燦爛時光」,甚至新竹「阿然的吳屘小吃店」、嘉義「頂六紅燒牛肉麵」,也在店內釘起書架,供移民、移工在店閱讀,一簇一簇的火苗響應,張正心目中的「東南亞閱讀大聯盟」儼然有了雛形,他更提到自己為何致力關懷東南亞移民、移工:「當你發現眼前的人受到不好的待遇,便會自然地想幫助他,就像我們希望孩子在國外受到什麼對待,便同等對待這些異鄉人一樣。」在推動「帶一本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時,年輕志工幫忙手寫看板吸引人潮。
繪入關懷為偏鄉上色直到拆除前 作品都算未完成 如同我們走在街頭所看到的牆壁塗鴉,柒先生從事了街頭塗鴉多年後,從2003年起,他開始思考街頭塗鴉之於人們與土地的關係,因而開啟了一連串的世界旅行及街頭創作,印度、越南、印尼、巴黎、上海、馬達加斯加等地都有他創作的足跡,問及至今累積了多少幅作品,柒先生轉了轉眼睛說:「我記不得了!」 在這些創作中,有些甚至早已被拆除了,例如位於中國上海康定路上的創作,2014年耶誕節,柒先生在這裡一處正在拆遷的廢墟創作10多幅塗鴉,表達對即將消逝的老房子的眷戀與憂傷,但不久就被拆除了,不過柒先生一點也不以為意,他認為,街頭塗鴉是一種紀事的藝術,會隨著時間、環境的變化而有所改變,「當我創作完畢,不代表作品完成了,直到創作被拆除了,作品才稱得上完成。」台東萬安國小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陳昭賢改變傳統 歌仔戲結合現代元素 於3歲即登台演出,24歲創立風神寶寶兒童劇團,背負著「明華園第三代」招牌的陳昭賢,是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的么女,熱愛歌仔戲也喜歡兒童文學,兩相碰撞之下,她帶領一群年輕演員,從台灣尾一路跑到台灣頭,矢志奉獻青春,要讓歌仔戲文化在學童心中從小紮根。 從小在戲班成長,陳昭賢起初沒感受到傳統文化式微,直到北上求學時,意外發現同儕之間不用說看戲、連說台語的人都很少,她才驚覺傳統戲曲已在不同年齡層之間出現代溝。陳昭賢的父親陳勝福回憶,「5年前昭賢認真地說,如果我們直接做歌仔戲給兒童看,讓他們從小接觸,一定會更容易愛上歌仔戲。」陳昭賢想以20年磨一劍的態度推廣傳統戲曲,讓他決定全力支持女兒推動歌仔戲兒童教育。 陳昭賢發現,歌仔戲無法進入年輕一輩的心中,部分原因在於時空背景遙遠,她開始思考如何改變東方傳奇故事的表演形式?於是「風神」推出的戲曲,把歌仔戲結合京戲、特技、武術、舞蹈,以國、台語甚至客家話相互穿插,把傳統編曲融入現代音樂,在老一輩台灣人心中搬演一世紀的歌仔戲,到了陳昭賢手中有了新生命。「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團長陳昭賢說起劇團和小朋友互動的過程,眼中閃著光芒。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