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伊佳奇伴老爸憶起走為看顧父親毅然辭職 2000年,在神經內科醫師協助下,爸爸被確診為阿茲海默症,看著隨時可能因心肌梗塞而倒下的媽媽,以及不願面對罹病的頑固爸爸,伊佳奇深知,他該回家了,不能再讓父母親獨自面對渺茫的未來。 伊佳奇因有預先準備好長期的存款,加上太太是職業婦女,足以支撐家庭開銷,於是他毅然辭掉工作,投入失智症的照護研究,並搬回家中與爸爸同住,他發現除了記憶力衰退,爸爸的身體功能都良好,在醫師建議下,他開始每天帶著爸爸到公園運動。初期,爸爸常藉故耍賴,走個兩圈就嚷著要回家,伊佳奇便告訴嗜吃甜食的他:「我準備了小點心要給你喔!但食物在車子上,你得跟我一起走過去。」有時,他會請外傭陪著爸爸走,自己稍微領先於前方,對伊佳奇越來越依賴的爸爸,只好加快速度,邊在後方喊著:「佳奇啊,等等我!」一天一天,慢慢拉長健走距離。 建立起運動習慣後,便是規劃每日的靜態活動,除了讓爸爸持續撕日曆、寫日記,與現實世界保持連結,伊佳奇更採用了懷舊療法,即利用失智患者堅固的遠期記憶,刺激他持續思考。先是帶著爸爸回顧兒時照片,後來更直接將他帶回故鄉中國,讓爸爸和同學、鄰居話當年,才發現爸爸竟還能背出當年的校訓、校史等,藉由鞏固遠期記憶,讓爸爸再次燃起自信。伊佳奇的非藥物療法即透過各種如畫畫、寫日記、拼圖等活動,讓爸爸維持腦部活動,以延緩惡化。
陳星合邁向雜技之路試試看!你我都有厲害之處 見面這天, 陳星合拿著三顆普通小球現身,好像小丑般邊拋接邊說:「雜耍(Juggling)很多種,我第一個接觸的就是球,這是最基本的道具,沒有神祕力量,很單純,是從小到大的玩具。」會接觸到水晶球,必須回溯到陳星合高三那年,他聽說水晶球可以做拋接之外的技巧──即以道具在身上做路逕變化的操控雜耍(Contact Juggling),好奇心驅使他上網查資料自學,慢慢練出成就感,他分享自學的重要:「我們常常沒有人教,就忘記自己找答案,或者我們都太習慣標準答案,標準答案以外的就不管了。」 也是高三那一年,陳星合看了太陽劇團DVD,有了加入太陽劇團的夢想,「其實我沒有立志,起初只是隨便講講,但當我說出口後,這件事情成功機率好像提高了!雖然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但我之後做的所有事情都默默往這個方向前進。」他練雜耍、體操、舞蹈,也不忘傳統戲曲基本功,他單純地以為去太陽劇團就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因此默默累積的實力讓他在2006年太陽劇團來台徵選團員時、脫穎而出,他說:「身邊有太多比我有資格去太陽劇團的人,但他們都沒有去試試,還沒踏出那一步就心想『不可能』,把自己嚇到。」他想用自己例子鼓勵大家,唯有勇敢踏出那一步,夢想才可能實現,不然只會停在幻想而已,他也勉勵大家──其實你我都比自己想像的厲害。(圖片/本報資料照,記者劉慶侯翻攝)
銅勺工藝師 在傳統芋仔冰淇淋盛行的年代,每家冰店必備的銅勺都由專門的師傅打造,因為銅勺的清洗容易、保養簡單,挖出來的芋仔冰不沾勺、形狀圓滿好看,一家工廠僅只做挖冰的冰勺也能成為主業,後來因為枝仔冰、花式冰品的盛行,加上白鐵製作的冰勺崛起,原本興盛的製冰勺工廠逐漸沒落,約莫20多年前,剩下黃有信一人守著這份夕陽產業,在自宅的三合院依舊維持古法製作出一把把品質優良的冰勺。今年已經87歲的黃有信為全台最老銅勺職人,從20多歲起由學徒做起,黃有信說,當年想要學會做冰勺,一定要花上整整3年4個月,才能學好所有的製作步驟,學完回家後,黃有信更改良製程,甚至還使用二次大戰留下的子彈製成工具沿用至今,還找來適合做勺子的純青銅,經過加熱、捶打成不同尺寸的圓勺,再以釘孔工具及主幹連結成大大小小的銅勺,經常天未亮就開始工作,期間還需要撥空自己騎著腳踏車踏遍新竹、台中、彰化、高雄、屏東等的冰淇淋店推銷、販售,回到家繼續接著工作至深夜,日復一日。 黃有信說,為了養活5個孩子,即便拖著小兒麻痺的身軀,也從未想過休息,看著孩子們各自成家,心中的牽絆才逐漸放下,嘴中開始嚷著說要退休,當聽見孩子黃國樑願意接手,心中也備感欣慰,黃有信用一甲子的經驗傳承,也用青銅串起一家人的同心。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