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潘裕文音樂路轉個彎繼續跑 「幾年前唱片公司跟我們說,以目前的環境不可能再幫我們出唱片,那時候我就選擇提前解約,自己獨立做音樂。」潘裕文已經做了好幾年的獨立歌手,自掏腰包出片、宣傳,少了唱片公司的支援,音樂路走得很辛苦。 好不容易唱歌表演存了一筆錢,他才能把錢拿出來投資做專輯,這幾年會花錢買專輯的人少之又少,潘裕文自掏腰包出唱片,根本不可能回本,但他卻仍堅持做這件事。 「我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跟別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可以天天都吃一樣的東西,也不愛出門,物質的欲望很低,但我喜歡做有成就感的事,當歌手是我現階段覺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可能是因為那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常想為什麼有些歌迷會支持我八年,可能也是因為我的精神吧!」潘裕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他沒有把藝人當成賺錢的行業,人生最精華的這八年青春全投入歌壇,也把賺來的錢全投入音樂。 只是當現實與理想長期拔河拉鋸,久了還是會讓人疲憊,不得不做妥協。 潘裕文廿八歲的時候,曾經說過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當歌手,如今三十一歲了,他很認真的思考了未來的人生,決定應該去習慣一下,如果不是歌手的身份,他可不可以生活得好,於是跟馬來西亞的製作人彭學斌談好了,準備要去馬來西亞當彭學斌老師的製作助理。 從幕前退到幕後,潘裕文的人生計畫表中,還是沒有捨棄音樂。
明星會客室:魏如萱她的世界,天馬行空 她除了是歌手,也做了12年的廣播人,常笑稱自己是上班族,歌手的收入不穩定,電台主持人可以每個月固定領薪水,讓她覺得很感恩幸福,即使她每週一到週五晚上9點到11點要去「HitFM聯播網」做現場節目,常常晚上7點半就得要進電台做準備,幾乎沒有機會與人約會吃晚餐,但她卻很珍惜當「上班族」的機會,還說每天進電台主持節目的那兩個小時,是她的休息時間,因為對她而言,聽歌是很療癒的事情。 魏如萱喜歡用鬼吼鬼叫形容自己主持電台節目的風格,習慣抱持一種「好玩」的心態面對工作,這種感覺很好,不管做什麼事,或者做的事情再辛苦都有不同的樂趣。譬如明年3月她要在高雄巨蛋開演唱會,目前票還沒有賣完,她一想到票還沒有賣完的事,就會唉兩聲:「怎麼辦?壓力好大哦!」然後又自我激勵地說:「我要再努力一點了。」 很多人說魏如萱是新一代的文青教主,文青教主開演唱會自然會有她的信徒支持,更何況明年3月的演唱會,距離現在還早。 魏如萱說,文青這兩個字太有重量了,現在很多人看文青是看穿什麼衣服、背什麼包包,那樣太外表了,她覺得文青是很有智慧,看很多的書,對事情有獨到的看法,她不敢說自己是文青,只是誠實的做自己就好。 魏如萱真的很誠實地做她覺得好玩的事情,當我說到之前跟她妹妹魏如昀碰面時,覺得魏如昀眼睛下面兩個圓圓的粉紅色腮紅好搶眼,她突然跟我說:「如虹姐,妳知道我鼻子上的雀斑是假的嗎?」 啥米?魏如萱鼻頭上那10顆清楚可見的小雀斑是假的! 「對呀!是我自己用眉筆畫上去的,很可愛吧!」魏如萱很得意地跟我分享她的「創作」,很簡單的「創作」卻可以玩得的很開心,這應該就是魏如萱迷人的地方吧!
明星會客室: 鄭進ㄧ他,變得柔軟變得可愛 你對鄭進一的印象是什麼呢? 有人從綜藝節目主持人、有人從「今夜,我想喝醉」那個歌手,有人從他演的電影《大頭兵》,也有人從他寫的「家後」、「故鄉」等歌曲中認識他。 不管你對鄭進一的印象是什麼,你肯定聽過很多關於他的評價;很臭屁、很有才華、很花心、很多女人、人緣很差,評價褒貶不一。 外人的評價,鄭進一都知道,但我發現他並不怎麼在乎負面的評價,而且以前覺得他很臭屁,現在卻發現他變了,因為他居然跟我說:「像我這種天生有點小才華的人……。」 我很認真地跟他說:「鄭進一你變了,居然說你只有點小才華!」 他一邊回答我:「老了啦!」一邊又忍不住替自己解釋:「其實我以前就是這樣,只是我謙虛都沒有人寫,我說我最厲害只是在製造綜藝節目的『笑果』,但人家就覺得我很臭屁。」 我相信鄭進一給的這兩個答案都是他的真心話。 歲月不饒人,鄭進一今年也63歲了。63歲還不算老,但面對歲月的流逝,人世的變遷,多少會有些感慨,尤其他老來得女,4歲多的小女兒鄭羽潼模樣嬌俏可愛,融化了他浪蕩的心,天天把女兒帶在身邊,聽女兒的童言童語,心也會跟著變柔軟了。 變柔軟的鄭進一,個性也變可愛了,開始懂得內觀自己,了解自己的優缺點,雖然他並沒有打算改變自己,但從他清楚地分析自己個性的優缺點,其實也正是改變的開始。 鄭進一說他6、7歲參加歌唱比賽拿第一名,10歲錄唱片的男生全世界只有兩個,一個是麥可傑克森,一個就是他;20幾歲跟著張菲主持節目走紅,他沒有學過鋼琴、吉他,不會樂譜,可是一看到鋼琴、吉他就會彈,30歲寫了第一首歌「夢寐以求」就紅了;不會鏡頭還當了導演,所以過去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天才,但有了網路之後,看到人家拍的影片,才知道原來自己只是天才中的放牛班。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