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張嘉渝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30803E16)
沈昭良鏡頭下的藝樣眼光
台灣特產‧綜藝團


攝影家Profile
 沈昭良,1968年生,台南人,曾任自由時報攝影記者、副召集人,根據過去新聞採訪經驗,以庶民文化為主要題材,從事紀實攝影,2005年至2012年深入台灣各地綜藝團。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快門下更開闊的視野
 台南長大的沈昭良,對庶民工作現場始終充滿好奇,總覺得媒體將綜藝團與裸露畫上等號,是局部放大的結果而非全貌,於是在過去七年進行史料搜集、深入探訪,並透過攝影作品,讓大眾對綜藝團有更寬廣的文化視角且不帶任何眼光地持平觀看。自2005年追蹤以來,沈昭良就被綜藝團近代興起載具「舞台車」,那充滿台灣人想像的圖樣及絢麗的台式色彩深深吸引,他觀察舞台車的圖像,如城堡、太空梭、仙女,或許投射了民間社會的嚮往與想像,也顯現台灣人擅長吸收西方元素並結合原有的台式色彩,進而轉化成特有的新樣貌,而當他的作品在國外展出時,多數人都對舞台車的功能感到好奇,而在看完他所製作的舞台車開闔過程縮時攝影影片之後,都不禁讚嘆舞台車猶如台式變形金剛。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日落前天空色溫變化與舞台車的絢麗色彩互相呼應,加上開演前的「無人」墓仔埔背景,以超現實手法呈現真實,為舞台車提供了有別於廟會活動載體的另一種觀看角度。
過日子,沒有不一樣
 近年綜藝團表演越趨多元,從業人員的素質與紀律也提升,「他們的鋼管非常厲害,看的過程不會感到情色,反而是覺得怎麼這麼會跳!」長年與他們接觸的沈昭良說:「我不會特別強調他們比較辛苦,做什麼行業都有辛酸,我要講的是,他們跟一般人是一樣的。」從業人員中,有人家裡窮困,從小就必須出來賺錢,有人熱愛表演、看重自己,每個人都有其不得不面對的命運,大家都在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只不過他們選擇的工作是表演罷了。或許他們沒受過高等教育,但沈昭良從他們場跟場中間回家顧小孩、做家事、稍做歇息又繼續趕場的作息,看出認真過生活的態度及強大的台灣生命力,或許繼三太子,綜藝團也能展現台灣文化主體性。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沈昭良作品獲邀參加今年英國貝爾法斯特國際攝影雙年展,於市府廣場所做的主視覺。
以正面拍攝歌手及舞台,彷彿肖像的對話。
綜藝團表演老少咸宜,坐在大人肩膀上的小孩與台上歌手共同營造出饒富趣味的視覺。
沈昭良說:「他們的鋼管是非常厲害的,看的過程不會感到情色,反而是覺得怎麼這麼會跳!」
採訪後記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次電子花車,舞者上空的畫面儘管過了二十年仍在腦海揮之不去,直到前陣子在『台客搖滾』活動看到舞台車,才又勾起我對綜藝團的興趣,這次透過沈昭良讓我重新認識綜藝團,希望未來綜藝團也能像三太子一樣前進撒哈拉!」

(圖片提供/也趣藝廊)
(場地協力/也趣藝廊,(02) 2599-1171,台北市民族西路141號)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張勛傑假戲真做變大廚
新戲化身料理長 戲劇的影響真大!最近看到張勛傑都會想到美食。因為他在三立華劇「美味的想念」演的是一家知名鐵板燒的料理長,炒起鐵板燒來有模有樣,每一道菜看起來都好好吃。 我跟觀眾一樣,看了戲裡面的料理長傅在宇,忍不住好奇張勛傑是不是真的會做菜,沒想到張勛傑說他最厲害的就是泡麵,對於丟下鍋裡會浮起來的也還OK! 搞了半天,原來現實生活中的張勛傑只會煮泡麵跟水餃。 「沒有哦!我現在也會炒鐵板燒了,為了演這個角色,我去上過課,學怎麼炒鐵板燒,之前客串『真愛趁現在』時,做過炒飯給宥勝、陳庭妮吃,陳庭妮還跟我說『哥哥,我覺得你炒得比師傅炒的還好吃。』」 張勛傑雖然嘴巴說他唸了陳庭妮「少來,這麼嘴甜!」但卻忍不住露出得意的微笑。 拍戲賺錢還可以兼學廚藝,難怪張勛傑這麼熱愛演戲。 最近他為了趕ON檔戲,常期熬夜拍戲,眼睛都熬出紅色血絲了,他卻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永遠不會累,就算身體覺得累,但是只要熱情在,就會很有溫度。 藝人拍ON檔戲經常不分早晚,沒有時間性,可以說是體力與意志力的大挑戰。 張勛傑拍了八年的戲,好不容易熬到在「美味的想念」當第一男主角,興奮之餘,壓力自然也特別大,我看他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還特別提醒他咖啡不要喝太多,他回答我,有啦!他有努力控制一天在三杯以內。 一天喝三杯咖啡也太多了,經紀人孟娟忍不住在一旁說金牛座的張勛傑就像牛一樣,很耐磨。
人物焦點
黃乙玲 利益眾生 自在人生
信佛之後 看見改變 黃乙玲最近都在忙著宣傳佛教心靈音樂,聽過她的心靈讚頌「觀音菩薩略頌」之後,我腦海裡不斷地浮現「南無觀世音」的旋律,彷彿印入心田。 跟黃乙玲說了我的感覺,她很開心地笑著說:「真的嗎?那太好了!」 一句簡單的「太好了!」道盡了黃乙玲的心意,台語金曲天后出人意料的推出佛教心靈音樂,目的就是希望透過她的歌聲,把對觀世音的讚頌傳入人心,讓人心變得詳和而澄靜,跟她一樣從宗教中,找到改變的力量。 對歌迷來說,也許不太能感受宗教對黃乙玲的改變,但如果你看過蔡秋鳳怎麼形容黃乙玲的改變,就會知道黃乙玲的改變有多大。 前陣子跟蔡秋鳳無意間聊天聊到黃乙玲,她突然以誇張的口吻說:「黃乙玲信佛之後的改變,簡直就是天差地遠,以前她真的很討人厭,見面都不理人,現在哦!個性完全變了,變得超客氣,而且很用功,一個星期去上好幾天的佛理課,非常認真修佛。」 聽了蔡秋鳳的形容,黃乙玲忍不住又笑了,承認別人的觀察,比她看自己客觀,也承認自己童年沒有好好讀書,現在想要彌補回來。 黃乙玲七歲開始走唱,國中二年級就休學到藍寶石西餐廳駐唱,童年沒有時間,也沒有認真讀過書,所以當八、九年前,朋友帶她加入佛教團體,剛開始研讀「菩提道次弟廣論」時,她終於體會到少小不讀書的苦,幾乎每個字都要查字典,光一頁經文就讀了六個小時。 很早就習慣了五光十色的演藝人生,黃乙玲怎麼會這麼有毅力,肯靜下心來讀經文呢? 這之間的轉折,也是正是黃乙玲人生的轉捩點。
人物焦點
溫昇豪草根個性 十足親切
個性親和平易近人 從戲劇認識溫昇豪,會對他又愛又恨。 不管是「敗犬女王」的深情學長、「那一年的幸福時光」傻氣又土氣的江陳博、「犀利人妻」的外遇老公溫瑞凡、還是「金大花的華麗冒險」中率直的冠軍哥,溫昇豪演什麼像什麼,很容易讓人入戲,把他當成劇中人物又愛又恨。 劇戲中的溫昇豪性格多變,現實生活中的溫昇豪,很像江陳博跟冠軍哥兩個角色的綜合體,充滿草根性,生命力十足。 雖然是客家人,溫昇豪講話習慣用國台語交雜的自然語,個性親和,就好像我們辦公室的某一個同事,或是周遭的某一個朋友。 溫昇豪的性格特質跟他的成長背景有關,他從小住在三重,同學家有人開鐵工廠,有人賣菜、有人開糖果店,還有人開廟,接觸三教九流,讓他很習慣跟社會底層的人相處,也熱愛他們直接的溝通方式和強韌的生命力。 這幾年溫昇豪拍戲紅了,他並沒有因而改變,端大明星的架子。 「吳念真導演曾經罵過我們,說現在很多人都是看電視在演戲,人生根本不是這樣,好像悲傷就只是哭,哪有可能這樣,每個人情緒不同,教育水平不一樣,遇到事情處理的方式也不會一樣,怎麼可能只有一種悲傷的表情。」 溫昇豪在「那一年的幸福時光」演吳念真的兒子,戲裡戲外都被吳念真唸得很兇,他說吳導告訴他,演員千萬不要跟人世間脫節,一定要過尋常生活,很多藝人出門習慣被人簇擁著,他絕對不允許自己這樣。 的確沒錯,演員必須要拿掉明星的光環,過平凡人的生活才能體會生活,累積人生經驗,在戲劇中釋放各種角色的能量,才能演什麼像什麼。 溫昇豪有這樣的自我警惕,成績完全展現在他的演技上,他演的每一個角色層次分明,自然而然深植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