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魏妤靜  
(20170421E18)
戲謔中直面真實的愛情百態 彭浩翔


愛上一個人怎知道?彭浩翔:衝動想變成對方
 在《志明與春嬌》系列前2集,有許多看似戲謔、實則頗有深意的台詞,例如「我好想擺脫你,才發現我已經變成另一個張志明。」或是「一輩子這麼長,誰沒愛過幾個人渣。」其實為愛執著的余春嬌與猶豫不決的張志明,並不只是存在於片中的角色,在每段愛情關係裡,我們都可能是她,或者他。
 導演彭浩翔提到,他沒有刻意想在片中凸顯哪些男女困境,「我只是希望帶出讓大家都有共鳴的話題。」彭浩翔年輕時常是朋友們討教愛情的「導師」,總是一針見血的他提到志明與春嬌的關係時說到,「其實愛上一個人很容易讓你的興趣或思考問題的方式跟著改變,但往往當事人不自覺,而是從別人口中說出才發現。愛情不是談生意,不是找條件最好的人就可以,是當你想把對方的興趣融入自己的興趣、有衝動想變成他,就代表這個人錯不了太多。」
 彭浩翔口中的「錯不了太多」,指的是判斷自己是否愛對方,而非對方是否適合自己,就像電影中的春嬌與志明談了好幾年戀愛,年紀較大的春嬌總是緊張兮兮,張志明的孩子氣也常造成分分合合的愛情危機,「雖然如此,但電影第1集也說到,志明前女友就受不了他老是喜歡往馬桶倒乾冰,春嬌卻覺得這點很可愛,同樣的特質在不同人眼中,就可能有長不大或具有童真2種答案,最重要是找到欣賞你的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春嬌救志明》的「救」指的是讓男孩成長為男人,但彭浩翔不諱言,「也有女人心酸地花費青春讓男人長大,最後他卻成為別人的老公。」
鬥嘴妻子獲靈感 電影結局不明確就像愛情
 其實玩乾冰也是彭浩翔曾經的興趣,電影許多對白更來自他與妻子的鬥嘴,「哎呀,結婚勢必會讓人成長的,很多時候不再只從自己本位出發,會去考慮對方立場。」而他雖然一邊「數落」妻子沒頭沒尾,絕對寫不了劇本,但也坦言她的很多奇想給了自己拍片靈感,「例如我本來沒想拍第3集,但某天她跟我說:『你幹嘛不拍成災難片呢?例如把大地震放進去。』我聽完罵她神經病,隔天起床想一想,又覺得有什麼不可以?」
 同樣想法他拿去找余文樂與楊千嬅討論,結果兩人反應跟他如出一轍,「最後劇情愈搞愈奇怪,我朋友看完片笑說,你從抽菸(春嬌與志明相戀契機)寫到外星人出現,還有什麼不能做?」確實新片《春嬌救志明》設計讓春嬌看到UFO有些無厘頭,但本集更重要的是直面兩人關係是否要繼續下去的現實問題,電影以經歷地震的真實反應,讓春嬌懷疑擔當不足的張志明不夠愛自己,張志明最後放手一搏的挽回真的消除了春嬌內心疑慮嗎?「我不想給觀眾一個明確答案,因為愛情本來就沒有答案。」
楊千嬅的勇敢像春嬌 余文樂果決不像志明
 與楊千嬅和余文樂合作多年,彭浩翔直言楊千嬅性格與春嬌很像,「她不管做什麼都很在乎別人的看法,包括愛情,有時候如果執著某件事,也會像春嬌一樣勇敢往前衝;而余文樂和志明不同,志明優柔寡斷,可是余文樂總是知道自己要什麼,旁人其實不用太去擔心他。」
 巧妙避開記者對於他怎麼看兩人感情現況的提問,話鋒一轉說到是否會有第4集出現,「其實我自己都不確定,如果拍了會是講兩人結婚還是又分開呢?我有個毛病,就是像張志明容易猶豫不決,翻來覆去好幾晚、想了一百萬種電影結局,我老婆都懶得理我,她說:『反正你說出口的都不會拍,最後答案就自己出來了。』」看來不管彭浩翔是否繼續拍下去,至少他的人生已經找到了懂他的春嬌。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彭浩翔(左)笑言劇組久了太有默契、合作沒問題,每天唯一熱烈討論的只有「今晚吃什麼?」。
Profile
香港導演、編劇、作家和演員,曾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執導的都市男女愛情電影《志明與春嬌》系列,成功塑造春嬌與志明2個鮮明角色,讓許多觀眾在他們的愛情中看見自己的投射。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圖片提供/第1集,擷取自官方預告)

圖片提供/華映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潘嘉麗 繼續挑戰歌手夢
堅持?放棄?左右為難 潘嘉麗曾經在新加坡航空當空姐,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收入也不錯,但她卻因為愛唱歌,放棄了空姐工作,遠從新加坡來台灣圓星夢。 很多人以為出唱片當歌手,就算圓夢成功,其實圓夢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是夢想與現實的拉鋸戰,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 很多人出專輯,但能夠把歌唱紅,專輯能夠大賣的卻是少數,大多數的歌手都是載浮載沉。 載浮載沉最是磨人心志,空有歌手的光環,不上不下,到底應該繼續堅持夢想,還是要放棄夢想、轉換跑道,常讓人難以選擇。 到底有多難選擇呢?潘嘉麗以過來人的經驗說,就是左右為難。 她一直在放棄與堅持之間徘徊,因為嚐過站在舞台上唱歌的美好,等了兩年都等不到再出片的機會,心裡的苦近乎絕望,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回新加坡找工作,不再執著唱歌了,沒想到又有唱片公司找她,讓她忍不住又心動回到歌壇,只是出完一張專輯,又沒了下文,她只好再一次打包行李回新加坡,原以為再也不會有機會出片當歌手,怎料兩年後,機會又來敲門。 這次唱片公司一口氣跟她簽了五年約,她決定不再給自己找退路,努力往前衝,重返歌壇便打破尺度,以性感的「情人嘉麗」之姿驚豔出輯,又唱又跳。 她笑說在歌壇熬了八年,變貪心了,既想當實力派,也想當偶像唱跳歌手,要把握每一次出片上台表演的機會,把想唱的歌、想做的表演盡情發揮。
人物焦點
郭子 音樂中的快意人生
演唱 紀念時光歲月 我們只能偶爾在歌聲中回味青春,郭子卻大手筆地掏腰包做了一張「愛相同」致女伶經典專輯,重新翻唱了黃鶯鶯、歐陽菲菲、翁倩玉、鳳飛飛、蘇芮、楊林等女歌手的歌,紀念年輕時候陪伴他的歌曲。 紀念青春的代價不菲,郭子光是買版權就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本以為用買房子的頭期款應該就可以完成專輯,沒想到最後結算,發現已花了買一間房子的錢。 在這個出專輯根本不可能回本的年代,郭子不但花了買一間房子的錢來做專輯,還在11月12、13日舉辦了兩場致女伶經典演唱會;我想除了紀念青春,也是他送給自己半百人生的禮物。 他的捨與得,就像音符在生活中自由地跳動著,隨他譜寫成生命之歌。 聽郭子開懷暢談青春年少時聽的歌,說著那些遙不可及的巨星歐陽菲菲、蘇芮、鳳飛飛後來都找他寫歌,鳳飛飛還找他做演唱會,他竟然跟鳳飛飛坐下來一起開會,還要跟鳳飛飛鬥智,就覺得自己的音樂人生超乎想像的神奇美妙。 郭子把他神奇美妙的人生際遇都寫成了旋律,唱進歌裡,在時間的長河中,不管你記得的是郭子的「祝福」、「原來你什麼都不要」、「四無量心」,還是「祈禱」,正如他說的,只要有一個人喜歡,有影響到一兩個人就很OK了。 不管身為瑜伽老師還是創作老師的郭子,都有一種逍遙江湖的暢快!
人物焦點
楊采妮用創作療癒人生
花了五年寫劇本 跟楊采妮好幾年沒有見面了,再見面,她已從玉女變成電影「聖誕玫瑰」的導演。 我說現在見到她,是不是應該要改口叫她:「楊導!」 楊采妮笑著說:「沒有,還是采妮。」 沒錯,還是采妮。 楊采妮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漂亮中帶著一股率性,加上這幾年的生活歷練,讓她整個人散發一種知性美。 知性的楊采妮對台灣觀眾而言,是比較陌生的一面,因為大家對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歌壇玉女和電影演員,其實楊采妮在香港做過造型師、形象顧問,也寫專欄、出書,現在又多了編劇跟導演的身份,她一直都在創作,從創作中找尋人生的樂趣和意義。 就好像她第一次當導演就挑戰了很特別的性侵題材,這個吃力卻不見得討好的題材,花了她五年的時間創作。 楊采妮承認她對人性很有興趣,所以選擇性侵這個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看法的題材,她一開始寫這個故事,原本是要出書的,後來發現如果透過影像去探討,可能會有更不一樣的感覺,就改寫成劇本,沒想到劇本寫了快五年,修了好幾個版本,導演徐克跟張之亮看到她這麼堅持,建議她乾脆自己導,讓她意外當上了電影導演。 楊采妮說她讀書時沒有想過要當藝人,當了演員也沒有想過要當導演,沒想到人生之路卻越走越寬闊。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都有無限可能,隨時都可能出現轉折,隨時都可能出現不同的驚喜,重點是,你有沒有用心去耕耘,先做好準備,儲備戰力,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