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70414E08)
帥哥爸爸倪安東 誠實做自己


沒有秘密/找到自在與幸福
 心裡藏有秘密的人,通常過得不快樂!
 人不快樂就會想辦法去找快樂,但找來的快樂跟秘密糾纏在一起,結果反而讓人更不快樂。
 倪安東曾經因為暪婚的秘密,即使贏得了出片的機會,贏得了掌聲,卻過得不快樂。
 他不知道應該要顧公司還是要顧家裡?怎麼做都不對,覺得自己不夠好,沒了自信,忍不住向外找尋肯定,跟女生搞曖昧,最後不得不付出代價,混血王子的形象幻滅,人生絆了一大跤。
 還好這一年來,倪安東從「寂寞瑪奇朵」、「千面惡女」音樂舞台劇中找到了新的表演舞台跟自信,演藝事業又有了新風景。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倪安東很坦然地面對自己曾經犯過的錯,也學會了不要再扮演雙面人。
 以前人家都叫他帥哥,現在人家看到他,除了叫帥哥之外,還多了「爸爸」兩個字!
 聽到人家叫他「帥哥爸爸」,倪安東笑笑說:「是,我是爸爸!」
 簡單的一句「我是爸爸!」倪安東費了好大的周折,才可以大聲地對別人這麼說。
 沒有了不能說的秘密,也沒有了見不得人的曖昧情事,倪安東誠實面對自己,感覺輕鬆自在多了。
 之前去喝創作人張簡君偉的喜酒,就看到他帶著老婆、女兒一起參加,全家和樂融融;最近他忙著「千面惡女」音樂舞台劇的彩排跟宣傳工作,跟他碰了好幾次面,問他女兒多大了?他一邊說女兒都快6歲了,一邊拿出手機,給我看他帶家人去日本度假拍的照片,抱著女兒,站在老婆、岳母旁邊的他,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相互扶持/走過危機與考驗
 幸福的背後,當然有過掙扎的痛。
 倪安東很感謝老婆願意給他機會,接受行為不檢點的他,重新開始,還有岳母的大心寬容,讓他們度過婚姻危機;但他也不否認那段日子對老婆造成的痛,讓他非常後悔,因為錢可以再賺,但痛不能擦掉,那個陰影需要時間才能慢慢再建立安全感。
 童話故事裡王子與公主結婚,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圓滿結局,在現實人生中其實是考驗的開始。
 倪安東很慶幸跟老婆一同面對了婚姻的危機,接受了感情的考驗,沒有各自落跑。
 倪安東的快樂帶著渲染力,看他得意地說:「我已經畢業了,不再生小孩了,30歲到40歲之間不用再忙孩子的事,可以專心做我想做的事情!」我都可以想像以後他跟女兒出門,說不定人家還以為他交小女朋友了。
 「這是代表我看起來很年輕的意思嗎?」倪安東用帶著一點點美國腔的國語問我,我說:「沒錯!就是這個意思。」
 看倪安東像個大男孩一樣的咧嘴大笑,我也忍不住跟著他笑,他要我去看「千面惡女」,看他努力排練的成果,自信的神情,我想這才是他想要當的帥哥!
 他說他看過一篇報導,說看一個老婆的狀況,就可以知道老公的成就。他老婆現在工作很好,跟朋友也很好,代表他把家顧得不錯,雖然他現在賺的比以前少,可是卻過得比以前還快樂。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灣生紀錄片 心在哪,家就在那。
帶他們尋根 有何難 田中實加不假思索說出對「故鄉」的定義,而這也可以說是她所接觸的灣生們內心同樣的感受。 「灣生」在台灣歷史中,並不是一段被清楚說明的過往,田中實加也是在管家奶奶口中才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詞,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外婆與管家爺爺、奶奶都是灣生,但實際開始追尋歷史,卻是從管家奶奶葬禮上遇見9位灣生開始,他們的遺憾是少了台灣的出生證明,日後只可能領取日本的死亡證明,「在他們心中,有生、有死,生命才完整。」 「原本我想的很簡單,想說帶9位爺爺、奶奶回台申請出生戶籍謄本,順便找他們的朋友或未婚夫,能有多難?沒想到要找一個人就會牽扯出很多人,我想說夭壽,怎麼辦?」偏偏田中實加的個性就是「做好才能善罷干休」,一旦開了頭又給出承諾,她就無法輕易地放棄,從台灣花蓮、日本德島,甚至美國,只要哪裡有灣生資料就往哪裡去,後來甚至擴及灣生的灣生朋友們。「寫書跟拍紀錄片,其實不在我的計畫中,我原本只想能帶多少人回來就帶多少人,但我曾答應要帶她們回家的高橋智子和桑島靜子奶奶,卻還沒來得及領到台灣的出生證明就去世,覺得再不記錄下來就什麼也沒有了。」曾擔任藝妓的高橋智子(右二)是田中實加最想放進紀錄片的灣生奶奶,但還沒拍攝她已經離世,田中實加來不及完成這個夢想。
人物焦點
戴佩妮 專心做好對的事
發掘興趣全心投入,改變人生態度。 人從一出生就開始學習的旅程,學習說話、走路、禮節、新知,我們不斷地向外探索、學習與人相處,卻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學習了解自己。學習了解自己的喜好、才能、夢想,甚至學習去了解自己的內心,這其實是一門很大的功課。 也許是因為以前暈眩症嚴重,曾在美國公共廁所暈倒被送醫急救,我發現戴佩妮這些年很認真地學習了解自己,從了解身體狀況開始,進而了解該怎麼調整自己的人生步調,爽朗的笑聲中多了健康的味道。 以前大家都稱她是創作才女,寫歌、攝影、導演,每項創作她都表現出色,光是金曲獎就得過最佳作曲人、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編曲及最佳樂團獎,我說金曲獎項都快被她拿完了,她笑著說:「還沒有啦!還是有些獎沒拿過。」 得獎讓人春風得意,誰會不愛得獎的喜悅!不過我相信得獎對戴佩妮來說,比較像是意外的驚喜,她更在乎的是創作本身帶給她的能量,這個能量讓個性很分裂的她,找到一股安定的力量。 戴佩妮從不諱言她小時候不愛讀書、常蹺課,甚至還抖出老公西米露跟她一樣都是小混混,打架、逃課都沒在怕,但當她接觸到舞蹈、老公接觸到藝術,他們全都改變了。所以她深信興趣可以改變一個人,只要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專心投入,自然會改變人生的態度。 當年那個熱衷跳舞的女孩,後來愛上音樂、迷上創作,從音樂延伸出去的影像處理與攝影導演,她都一股腦兒地投入,一個人身兼數職。創作的世界很精采,卻也把她搞得分身乏術、累出病來,不定時發作的眩暈症,彷彿提醒她,人生不能像裝了超強電池的兔子,猛力地敲打著生命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