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王姝琇   攝影/記者潘自強  
(20170402E23)
張安琪天賦使命 製作古兵器傳工藝之美


求神平安產子靈驗 成立關王刀企業社還願
 見到張安琪的第一眼,覺得她與鄰家女孩沒什麼兩樣,身形纖細、衣著簡單俐落,但當她開口談起「古兵器」,強烈的信念宛如刻在字句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來!這個七年級女生其實有個「很武俠」的身分--華山派第14代傳人,從小練武的她,同時擁有跆拳道黑帶二段的國際段證,對於十八般兵器與傳統神祉的熟稔程度更是讓人驚訝不已;挽起袖子,左臂上關刀刺青幾乎占去她整條手臂,手持七星寶劍揮舞、架式十足,相處不到30分鐘時間,張安琪帶給我們的驚喜早已超出預期!
 談到投身古兵器製作,張安琪說:「當初懷了龍鳳胎時,不只1次面臨胎兒危急狀況,甚至險些在6個月時早產,當時透過父親向家中『關聖帝君』祈求,若能保住胎兒到2,000公克並順利產子,必當盡心盡力為關帝爺服務。」祈禱靈驗了,張安琪隨後也開始思考:「從哪裡開始?」從小練武、對兵器熟悉,加上台灣製作古兵器的店家寥寥無幾,經過一番研究,終於在2012年正式成立「關王刀企業社」,張安琪原先就對設計工藝有興趣,一開始從書籍和網路收集資料,透過做中學,雖沒拜師卻也慢慢磨出好手藝;以純銅客製化古兵器為發想,包括廟宇或居家供奉神尊的手持兵器、武館表演用兵器、護身兵器墜飾與收藏等,從5公分迷你神斧到3公尺長槍都難不倒張安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兵器不再肅殺 精雕細琢的形體紋路皆藝術
 製作古兵器對張安琪而言並非只是實現諾言,瞧每件古兵器就像是藝術品般,整體造型簡樸又不失精緻,隨兵器典故與神祉需求設計,威嚴的神獸紋、雲紋等紋飾點綴其中,全是透過張安琪的雙手或磨或刻,每個刀彎、劍身弧度、龍紋等展現細膩作工,她和先生兩人從研發、設計到製作一手包,加上自行研發的金屬保護膜專利、量身打造的兵器架等,讓「關王」儼然成為古兵器打造專家。
 張安琪堅持不做開鋒兵器,保留傳統文化精隨並褪去肅殺之氣,「這項古老文化幾乎沒什麼人在關注,我們要做的不只是歷史文化的傳承,同時透過藝術創作提升它的價值,未來計畫實現當代銅器文物館,讓更多民眾深入認識這些敬天禮器在時代的變遷與演進,並結合傳統、品質、創新,發揚這項傳統文化!」
星馬跨國指名訂製 維繫傳統巾幗不讓
 發展至今就連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有「神」指定要張安琪製作兵器,過程中也有不少「神蹟」發生,張安琪說:「印象最深刻就是有一回顧客將所供奉的九天玄女神尊請到現場,門一開便有股不尋常的清香飄來;還有顧客受到神明託夢找到我們;甚至有一回,據說是神明透過乩身指示要打造法器,隨手3、4個筆畫的圖形,我一看直覺就是神斧⋯⋯」這些嘖嘖稱奇的故事聽來「很神話」,為古兵器製作增添不少神秘感,也讓人更加佩服張安琪扛起的使命感,「一定要有人做,這項傳統才不會消逝!我很高興,我就是『那個人』。」張安琪笑著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全銅製、約60cm高的縮小版關刀,剛完成時(右)呈現自然金色光澤,隨著時間過去會慢慢銅色化(左),是銅器的一大特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左手臂上的關刀圖騰,是張安琪創立「關王」時所刺的,讓信念透過刺青銘記在心!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客製化的七星寶劍,無論是神尊手持的18cm長度(右),或大至60cm(左)皆難不倒張安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從小練武的張安琪有著深藏不露的好功夫,舞起劍來架式十足。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張懸 激辯‧思考‧做自己
激辯/促使思考 每次看張懸和她哥哥焦元溥針砭時事的發言,就很佩服他們的爸爸焦仁和。 因為焦仁和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身為資深的國民黨員,兒女不時挑戰國民黨的大膽發言,應該多少會受到黨的壓力。 我很好奇張懸有沒有聽爸爸提過這一題,沒想到張懸想都沒想就回答我:「我爸爸才不管咧!他年輕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除了我爺爺,誰管得了他呀!」她形容爸爸的個性很瀟灑、浪漫,還活在杜甫、李白的時代,就跟蘇東坡一樣,從政仍帶著文人的色彩,努力保守、深思熟慮。 顯然焦仁和完全無視於國民黨的壓力,又或者他並沒有把國民黨的壓力轉嫁到兒女身上,有其父必有其子女,難怪張懸可以這麼率直的做自己,說她覺得應該說的話,做她覺得該做的事。 我發現張懸受爸爸的影響很大,講到爸爸,她的語調會不自覺變高昂,帶著幾分驕傲。 「我爸爸覺得人各有命,自己對自己負責任就好。」張懸說,爸爸在他們身上做的最不容易的事,就是把他們青春期所有的責任都扛下來了。 「我哥哥念政治,後來不念,決定去念古典音樂,沒有人知道念古典音樂要幹嘛!我爸爸跟我哥說,你鋼琴又沒有彈得很好,就不能當了教授或是當了律師之後,再聽個華格納就算了嗎?我想做流行音樂,我爸說別人都唱得比妳好,妳唱個屁呀!想寫歌,先去地下道過兩年再回來!」 張懸跟哥哥都愛音樂,念政治系的哥哥想改念古典音樂,她決定休學,想要去做流行音樂時,兄妹兩個人都跟爸爸有過很多次的激辯,可是他們最後做決定的時候,從來沒有聽爸爸說過一句:「你敢這麼做試試看!」 她說爸爸始終沒有忘記,那個最終做決定的權利是他們的。 「他只是告訴我們在做那個重要的決定時,不能不跟爸爸、媽媽討論過,不能迴避他們,因為迴避他們,等於迴避這世界上第一個挑戰我們的人。」張懸說,他們家裡常進行各種辯論,在辯論的過程中,爸爸多難聽的話都講得出來,永遠是他們兄妹的對手,強迫他們去思考。
人物焦點
羅小白 鼓動生命的可能性
歸零 找回迷失的自己 個兒小小的羅小白,是從網路紅人轉為歌手的新人,我沒有在街頭看過羅小白打鼓,但在網路上看過她打鼓的影片。 看她打鼓很過癮,重節奏配上她俏皮耍鼓棒的動作,以及臉上不時露出的可愛笑容,感覺既俏皮又帥氣,難怪她在YouTube的羅小白 S.white 官方頻道,很多打鼓的影片都有破百萬的點閱率,其中表演BIGBANG「Fantastic Baby」的打鼓影片更有高達3百40多萬的點閱率,數據驚人。 雖然是網路超人氣的俏皮鼓后,羅小白卻不敢驕傲自滿,一踏入歌壇就出書分享她曾經驕傲自滿經歷的挫折。 羅小白說,剛開始在街頭打鼓,很多人轉po她打鼓的影片時,她曾經驕傲迷失,覺得自己已經成功了,還好當時她念台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的芭蕾老師戳破她的迷失,常罵她不要以為她已經成功,要她好好上課,不過她那時候就像個小屁孩,心裡還是很不服氣地想著:「我的臉書粉絲團就有10萬人了,難道還不算成功嗎?」沒想到在考台北街頭藝人證照時,就嘗到了失敗的滋味。 志得意滿時的失敗,最是挫折人心。 羅小白在考台北街頭藝人證照之前,已拿到了宜蘭、台中、高雄的街頭藝人證照,怎麼也沒想到考台北的證書,居然會失敗。「我一開始還覺得你怎麼可能沒有發給我?我粉絲這麼多,當天現場的觀眾,我也是最多的,為什麼我沒有考到?還寄了回函去做確認。」羅小白說,就算她再去確認,得到的評語仍然是「技術不純熟,可待加強!」 還好有當時的挫折,才讓羅小白接受教會帶給她的力量,讓她自我檢討,把自己歸零重新出發,才有機會認識同為教友的音樂製作人陳威全,讓羅小白有了踏入歌壇出單曲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