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20170224E14)
歌神張學友 璀璨經典激勵人心


記詞、走位、舞蹈精準搭配 蔡依林看完秀被激勵
 最近去台北小巨蛋看了「歌神」張學友「經典世界巡迴演唱會」,演唱會上,歌神的話不多,但說的話跟演唱會一樣經典,激勵人心。
 歌神不以歌神自滿,用驚人的意志力和熱情,選擇自我挑戰,征服自己,也征服了歌迷。
 每一場演唱會7點半準備開場,歌神不需要提詞機、不降Key、沒有特別來賓,唱再多經典歌曲,也不會把麥克遞給歌迷唱,換裝速度超快,完全不欺場。
 尤其是舞台上機關重重,歌神要記歌詞,還要記走位,歌聲舞蹈和舞台設計、聲光音效、煙花精準的搭配,呈現無以倫比的高水準演出,整場演唱會讓人看得目眩神迷,也看到了歌神的敬業和專業。
 張學友用55歲的半百人生為歌神寫下璀璨演唱會的經典紀錄,也為歌壇塑立了模範榜樣,因為歌神都如此毫不懈怠,其他後輩新人又怎麼有藉口怠惰?難怪連一向認真自我挑戰的蔡依林看完演唱會,也忍不住說:「學友哥的高標激勵了我!」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想做心中經典的演唱會 花2年調整身體、練唱
 張學友說他唱了30多年,經典歌應該也不少,很多人覺得他開「經典演唱會」,只要把所有經典歌唱一遍不就夠了!但對他來說,年過半百、50幾歲了,要他隨便做一個演唱會,他也不甘心,希望能做一個他心目中的經典演唱會,從舞台、選歌順序到怎麼去表達他這麼多年的感覺,第一個選擇就是四面的舞台,因為他1985年出道的時候,第一次進紅磡體育館的演唱會就是四面台,對他來講非常震撼,希望把這種震撼帶給來看他演唱會的所有朋友。
 為了準備這場演唱會,他從2年前開始健身、練氣、練唱,把自己的狀況調到最佳狀態,現在的身材是他最好的時候,但他沒有脫。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圖片提供/環球)
工作保有熱情、待人感恩念舊 有情人情歌唱得動人
 坐在台下看歌神的演唱會,除了看他的敬業和專業,當然更多時候是隨著他的歌聲進人生長河,想起那些過往的青春印記,在歲月的悲喜煩憂中流轉,觸碰心底的那份柔軟,變得多情而善感,聽歌聽著聽著,就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
 流淚,然後又被逗笑了。於是哭哭笑笑,留下了一夜難忘的回憶。
 只有有情人,才能夠把情歌唱得這麼動人,讓人又哭又笑。
 張學友當歌神很久了,但歌神只是個封號,大多數時候,他比較像是我們身邊的一位老朋友,對工作懷抱熱情的有情人。
 他會想起陪著他一起成長的媒體朋友,特別保留一個包廂,邀請這些早已離開報社的老朋友來看他的演唱會,在後台跟大家寒暄問好;他會在唱完3個小時的演唱會後,拖著幾近虛脫的身子回到飯店,看到等候的歌迷,還一一跟歌迷握手致意。沒有歌神的身段,只有歌神的高標自我要求與感念之心。
 看完歌神的演唱會,我除了感動,也被激勵到了,要在自己喜愛的工作崗位上,做一個懷抱熱情的有情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本報資料照,記者趙世勳攝)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黃義達 化緣領悟人生
赤腳化緣領悟腳踏實地 「廟裡的和尚分成五個隊伍由不同師父領隊化緣,我被分配的隊伍要赤腳走3公里化緣,冬天赤腳踩在地上非常冷,每一步都是考驗。」黃義達說,他每天赤腳走3公里,跟他一起出家的朋友被分派去化緣的隊伍卻是全廟裡最短的,而且過橋的那一段路還可以穿拖鞋,跟他簡直是天壤之別,讓他忍不住笑稱,可能他的罪孽很深,才被分派要走那麼遠的路。 但每天赤腳化緣的路程中,黃義達領悟到了腳踏實地的得與失。他說在清邁出家那17天,他每天赤腳化緣的路況都很不好,可是沒有一天踩到玻璃,感覺很奇妙,會發現腳踏實地真的很辛苦,但是人活著踏實一點,雖然每一步路都走得辛苦,卻不會受傷,就好像好人做任何事都很辛苦,但起碼沒有人會害你。 好人VS.壞人,腳踏實地VS.譁眾取寵,黃義達確認自己在娛樂圈選擇的是一條不好走的路,不過這條路走來自在,沒有包袱。因為他一開始出道就沒有想過要當藝人,只想寫歌分享,以前他想當娛樂圈的邊緣人,卻被唱片公司推進娛樂圈的核心,做創作偶像,要求他比照市場賣座的歌去創作,難怪他過得不快樂。現在的黃義達,就做自己,享有很大的自由空間,也不去想紅不紅的問題。 黃義達說,老天爺是公平的,就看你怎麼利用時間,在這個行業他賺過錢,但也發現常常有錢的時候,沒有時間;有時間卻沒有錢;賺很多錢並不代表開心,所以他現在很知足,不想當別人眼中的音樂才子,只想當一個幸運的喜歡音樂的音樂人。
人物焦點
王傳一 秀眼技熬出頭文
 粉絲的熱情反應,王傳一笑著說,從戲剛播出,他就領教到了,觀眾提出的來的問題千奇百怪,包括他在第一集開車時盯著任容萱看了多久,觀眾都幫他算出來看了七秒鐘,說他這樣難怪會出車禍,讓他趕緊跟觀眾道歉,做了錯誤的示範,因為那一場戲他其實沒有真的在開車,所以很多小細節沒有注意到。 另外還有觀眾質疑他不是失明嗎?頭髮怎麼可以弄的這麼整齊?穿搭這麼有型?大家都入戲很深! 這些都是戲劇的魅力!也是王傳一愛上演戲的原因,透過戲劇讓他體驗了不同的人生。 為了揣摩方展丞這個失明的角色,他特別去台北市立啟明學校觀察視障同學上下學的情況,有一整個禮拜每天晚上刻意將房間的燈全關掉,把自己丟在黑暗的世界裡,摸黑去洗澡,然後摸黑穿上衣服走到床上準備就寢,結果發現光是要穿襪子睡覺,拿了襪子,先穿上左腳,再準備穿上右腳時,竟然就找不到另一隻襪子在哪?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心想算了,還是開燈找比較快。 因為實際摸索經歷過,讓他體會了盲人的生活就是很慢,有他們自己熟悉的生活步調,所以特別跟導演研究了,他在劇中房間的擺設要盡量簡單,每樣東西放哪裡都有固定的位置,然後走路走直的,還會算步數來測量距離。 不過即使只是演了九集的盲人角色,王傳一說他身上還是有很多碰撞的傷,深刻體會了盲人過生活真的很不容易,特別拋磚引玉捐款給社團法人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希望社會大眾也能一起關心盲人。 這也算是王傳一演這齣戲的另一個收穫,透過角色去了解盲人的世界,關懷弱勢族群。
人物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