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簡亭宇   攝影/記者陳宇睿  
(20170218E08)
跟著李昂品味世界


深受父親影響 內藏愛吃鬼靈魂
 身為一位稱職的愛吃鬼,李昂認為至少要符合3大條件「愛吃、能吃、敢吃」,從台灣吃到世界各地的她,憶起這愛吃的個性,心想絕對是受到父親影響。
 年幼時家鄉的各種野味、海產無所不吃,如甘蔗鼠、青蛙等都是廚房裡的食材,也因此開啟她不害怕嘗試新食物的敏感味蕾,但如此膽大的李昂仍有她的罩門,那就是蟲蟲大餐!想到蟲料理,她語帶驚恐地說:「天啊!光是想到要把蠕動中軟綿綿的蟲放進口中,就覺得噁心,人生那麼多好食材,不一定要吃這個吧!」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美食寄情 難忘浪漫回憶
 成年後,時常出國的李昂對於吃更加執著,最瘋狂的事莫過於曾經賣了一間房子,為的就是到遙遠的異國吃上一頓料理;嚐盡各種奢華餐廳的她,回憶起人生最印象深刻的料理,竟是20多年前,與當時男友坐在巴黎塞納河畔的銀塔餐廳享用的那一餐。
 雖然不是星級料理中最頂級的餐廳,「一頓完美的用餐體驗,不單只是食物口味的表現,更要加上環境氣氛,與坐在你對面的那個對的人。」說起這段回憶與體悟時,她就像掉進浪漫的漩渦,瞬間變成對生活懷抱夢想的女孩,永遠充滿活力、吸收生命帶來的各種感觸。
 2016年李昂將歷年來吃過的極致美食集結成《在威尼斯遇見伯爵:李昂的極致美食之旅》,並在書中提倡「累積小確幸成大浪漫」的概念,鼓勵注重吃的人,可以將平時隨意花掉的小錢存起來,在重要節日時到好餐廳買一次「大浪漫」的回憶與體驗,就如同她在塞納河畔的約會般,終身將念念不忘那永恆的當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在威尼斯的八大名宅「安縵威尼斯」裡,李昂與當地伯爵有場難忘的初遇。
(圖片提供/:Aman Venice)
發展在地飲食 創造獨特優勢
 吃遍各國的她回到家鄉台灣,雖然有許多餐廳值得讚賞,但仍覺得有太多人只顧追求「世界潮流」,而忘記自己的「台灣魂」;因此她最希望發展的台灣美食趨勢,莫過於將台菜發揚光大,找回台灣的主場優勢,畢竟美食界的潮流跟時尚界的流行一樣,隨時都在汰舊換新,「不忘本」才是我們的最佳選擇。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李昂欣賞林美虹女士主導的「致命的美味」劇場,體驗美食與劇場結合的新趨勢,享受一頓4D效果的飯局!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在愛吃鬼的探險旅途中,李昂並不寂寞,結識了許多朋友,也包含世界名廚雷內‧雷哲畢。

部分圖片提供/李昂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回頭檢視過往 學會接納所有 安心亞說她小時候的心很醜。聽她這麼說,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認識安心亞很多年,每次見她都覺得她很有禮貌,談吐直率、貼心,怎麼看都不像是心很醜的人。安心亞很認真地回答我:「我小時候功課不好,又不敢跟人家講話,是班上的邊緣學生,以前總覺得別人跟我講話都是在欺負我,那時候的心真的超醜的。」 安心亞這麼一形容,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念書時班上有些同學就像沒有聲音的影子,在班上安靜地飄來飄去,偶爾跟他們視線相對,會感覺他們眼神中好像有一股欲言又止的哀怨,但小孩子誰有心思去管別人眼神中的哀怨,總是過了就算了,而這些孩子該不會都是心很醜的安心亞吧?安心亞點點頭說:「沒錯!就是這種同學。」 但事隔這麼多年,安心亞怎麼會突然檢視起小時候的心呢?原來是這兩年安心亞接連碰到情感跟演戲上的障礙,陷入前所末有的低潮,讓她開始去探索自己,找出許多的問題癥結。她說曾經去上過一個表演課,老師要他們讀完一篇文章後,再用自己的方式唸出來,同學唸得很有感情,她唸出來的文章卻沒有感情,老師說她太在意外面的眼光,要她戴眼罩把眼睛矇起來重唸,結果一唸完,她自己都哭了。 「老師說我和同學代表不同教育長大的人,台灣教育長大的小孩,從小到大都怕犯錯,因為一犯錯,家長就會打人,老師會罵你,但是外國長大的小孩,他們的學習教育是盡量發揮,錯了我們再改,所以他們就會盡情表現。」安心亞上完表演課,發現自己演戲時一直都很怕導演會罵她,或者觀眾會怎麼覺得,即便是導演跟她說:「心亞妳可以的。」她都會怕導演覺得她是來鬧的,很沒有自信,這些應該都跟她成長教育有關。 所以上完表演課,她開始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才發現讀小學時的心很醜,覺得老師、同學都不愛她,充滿負面情緒,直到上了國三,在一次的軍訓課,意外地講了笑話逗得全班笑到歪倒,讓她學會用搞笑來交朋友,找到一個比較舒服的生活態度,但其實一碰到不開心的事情,她還是習慣性地選擇強迫自己去忘記,並沒有真正的解開問題,直到這兩年碰到人生低潮,迫使她去看書、思索、沉澱、才慢慢了解自己,學會接納自己所有的一切。
焦點人物
回頭檢視過往 學會接納所有 安心亞說她小時候的心很醜。聽她這麼說,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認識安心亞很多年,每次見她都覺得她很有禮貌,談吐直率、貼心,怎麼看都不像是心很醜的人。安心亞很認真地回答我:「我小時候功課不好,又不敢跟人家講話,是班上的邊緣學生,以前總覺得別人跟我講話都是在欺負我,那時候的心真的超醜的。」 安心亞這麼一形容,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念書時班上有些同學就像沒有聲音的影子,在班上安靜地飄來飄去,偶爾跟他們視線相對,會感覺他們眼神中好像有一股欲言又止的哀怨,但小孩子誰有心思去管別人眼神中的哀怨,總是過了就算了,而這些孩子該不會都是心很醜的安心亞吧?安心亞點點頭說:「沒錯!就是這種同學。」 但事隔這麼多年,安心亞怎麼會突然檢視起小時候的心呢?原來是這兩年安心亞接連碰到情感跟演戲上的障礙,陷入前所末有的低潮,讓她開始去探索自己,找出許多的問題癥結。她說曾經去上過一個表演課,老師要他們讀完一篇文章後,再用自己的方式唸出來,同學唸得很有感情,她唸出來的文章卻沒有感情,老師說她太在意外面的眼光,要她戴眼罩把眼睛矇起來重唸,結果一唸完,她自己都哭了。 「老師說我和同學代表不同教育長大的人,台灣教育長大的小孩,從小到大都怕犯錯,因為一犯錯,家長就會打人,老師會罵你,但是外國長大的小孩,他們的學習教育是盡量發揮,錯了我們再改,所以他們就會盡情表現。」安心亞上完表演課,發現自己演戲時一直都很怕導演會罵她,或者觀眾會怎麼覺得,即便是導演跟她說:「心亞妳可以的。」她都會怕導演覺得她是來鬧的,很沒有自信,這些應該都跟她成長教育有關。 所以上完表演課,她開始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才發現讀小學時的心很醜,覺得老師、同學都不愛她,充滿負面情緒,直到上了國三,在一次的軍訓課,意外地講了笑話逗得全班笑到歪倒,讓她學會用搞笑來交朋友,找到一個比較舒服的生活態度,但其實一碰到不開心的事情,她還是習慣性地選擇強迫自己去忘記,並沒有真正的解開問題,直到這兩年碰到人生低潮,迫使她去看書、思索、沉澱、才慢慢了解自己,學會接納自己所有的一切。
人物焦點
盧學叡 擁有向陽的靈魂
相信自己/放膽去嘗試 他興奮地跟我說,主持行腳節目可以免費出國,又有錢可以拿,超好的。這一年來,他去過越南、柬埔寨、泰國、緬甸、菲律賓、秘魯,其中秘魯的馬丘比丘古城讓他特別有感覺,因為阿美族的他跟馬丘比丘古神殿拜的一樣都是太陽神,到馬丘比丘時一直下雨 ,爬到山上時,他就扶著一塊石牆在心底說著:「我是從台灣來的太陽民族阿美族的盧學叡,拜託請祢出太陽,讓我們拍到好看的景色。」說完就親了一下石牆 ,結果沒多久就出太陽了,那景色美到讓他忍不住開心地哭了。 盧學叡邊說邊找手機拍的秘魯照片給我看,從馬丘比丘古城、亞馬遜河的原始部族到懸崖飯店,每一張照片都有他探險的故事,精彩無比。 「我在秘魯還玩了很刺激的人體火箭,在海拔3~4,000公尺的地方玩,像火箭一樣從地面起飛後,每3秒可衝刺120公尺。」盧學叡很得意地分享他的大膽嘗試。 誰也想像不到,以前的他在朋友眼中居然以膽小出名,去遊樂園從不敢玩遊樂設施,可是現在竟然挑戰這麼刺激危險的活動。 人的潛力無限,只要你相信自己。 以前人家都叫盧學叡的綽號「小美」,主持外景節目時,盧學叡用了他的阿美族名字「阿法」。 他笑著說,演「寂寞瑪奇朵」音樂劇時,他本來也想請劇組用他的阿美族全名「阿法李安盧貝茲」,感覺好像找外國人來演出一樣。 他開朗的笑聲,讓我也忍不住跟著他笑出聲,心想不管是盧學叡、小美、阿法,還是阿法李安盧貝茲,我都看到了樂於跟別人分享的向陽的靈魂。
人物焦點
劉明湘 唱出內心騷動的靈魂
選擇 放棄比堅持還困難 看到劉明湘,讓我忍不住想起金城武。 金城武剛出道時,因為從小念的是日僑學校跟美國學校,國語說的不是很好,曾被嫌反應慢半拍,懷疑他在演藝圈會紅嗎? 從小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劉明湘,跟金城武一樣,踏入歌壇最擔心自己的國語不好,所以話不多,寧可唱歌給大家聽。 劉明湘唱歌的確很好聽,她有一副好歌喉,所以可以不斷征戰歌唱比賽,從「超級星光大道」、「星光傳奇賽」比到「中國好聲音」,花了7年的時間,終於擁有了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 比起許多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比賽得獎的歌手,劉明湘的星運算是坎坷了些,等了7年才等到出片的機會,除了心情上的煎熬,還有經濟上的困頓,能夠堅持下去,並不容易。 不過我發現對劉明湘而言,放棄其實比堅持還難。 劉明湘承認她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很糾結自己為什麼要選這條路,懷疑自己是不是為了賭一口氣,才會一直堅持下去,沒有想過乾脆離開回美國。 紐約大學雙修心理學跟經濟系,還提早畢業的她,在回來台灣之前,幾乎沒有碰過挫折,一畢業就有房地產公司找她去上班,媽媽也叫她回舊金山準備接管家裡的廢物回收公司,她原本答應媽媽回舊金山,因為廢物回收公司跟中國有生意往來,就先回來台灣師大學中文,剛好碰到「超級星光大道」比賽,愛唱歌的她,抱持著好玩的心態報名參賽,沒想到拿到了第2名跟一紙唱片合約,讓她決定修改人生的道路,留在台灣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