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70113E12)
我願背上幸福重量 張信哲


父子情深的感動!送歌迷當禮物
 休假日,我喜歡陪爸媽出去走走,有時候去逛菜市場,有時候爬山,有時去種種菜,然後幫爸媽拍拍照,Po上臉書。
 把陪伴爸媽的照片Po上臉書,其實有我的小心思,我希望跟爸媽相處的幸福時光能分享給朋友,讓他們有時間也多陪陪爸媽,帶爸媽出去走走,享受大自然、陽光跟美好的親情。我發現「阿哲」張信哲跟我一樣,這幾年也很用心的跟歌迷分享親情的美好,他請人寫了一首歌《蒼蒼》送給爸爸,把爸爸唱的古調台語聖歌融合在《蒼蒼》這首歌,既盡了孝道,也完成爸爸傳福音的使命。
 去年阿哲在小巨蛋的《還愛光年世界巡迴演唱會》上唱《蒼蒼》這首歌時,舞台上除了播放著他跟爸爸合拍的MV,也拍了張爸爸坐在台下聽阿哲唱歌,忍不住拿出衛生紙拭淚的畫面,阿哲的歌聲本來就動人,再配上張爸頻頻拭淚的鏡頭,讓我忍不住跟著一直流淚,我相信坐在台下的觀眾一定跟我一樣很難忘這一幕。
 跟阿哲說我很愛他演唱會的那一段,真的很感人,他很得意的笑著說:「太好了,妳有感動到就好!」我相信這份感動就是阿哲送給歌迷的禮物,因為世界最珍貴的情感莫過父母跟子女的情深,因為太理所當然,所以很容易被忽視,阿哲用他跟爸爸的相處來提醒歌迷,孝順不只有金錢照料,有時候榮耀父母跟陪伴父母一樣都很重要。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掏腰包1億!投資最愛的音樂
 最近阿哲精心推出《還愛光年世界巡迴演唱會》藍光BD,父子倆台下台上以淚水跟歌聲傳情的珍貴畫面,自然收錄在裡面,我覺得這張藍光BD說是做給歌迷收藏,其實更是阿哲送給自己跟張爸的珍藏。
 張爸可以隨時觀賞兒子成功的榮耀,聽到阿哲唱給他聽的歌;阿哲可以檢視自己入行以來,每一首歌背後的生活歷練,還有家人一路給他的支持,這些情感的總合早已超過賣藍光BD的意義。近10年來,阿哲都是自掏腰包出片,自己當唱片公司老闆,愛怎麼做專輯就怎麼做專輯,我幫他算過,他自己出了10張專輯,投資在音樂上的錢應該花超過1億。
 花1億出專輯!不要說一般人會心疼、難以想像,就連很多歌手都寧可選擇跟唱片公司合作,或是不要出片出這麼密集,也捨不得花這麼多錢去做專輯,但阿哲卻說:「投資自己的音樂,我覺得很理所當然。」
 別人不願意做的事,阿哲卻做得很開心,還驕傲地說:「我這才是真的熱愛音樂,我有實際行動!反正如果錢不夠還可以賣骨董!」做喜愛的事情一定要實際行動,就跟孝順父母一樣,也要實際行動!
 阿哲決定暫停舉辦巡迴演唱會,多留一點時間做專輯跟陪伴爸媽,聽他說張爸超愛工作,退休後更忙,跑全台灣去教書、上不同的教會服務,好不容易說服張爸爸少教一點課,去年底終於安排了全家人去歐洲旅行的趣事,言語之間對爸媽的愛就像跟他演唱的情歌一樣充滿渲染力。
 過年快到了,記得回家多陪陪爸媽,陪伴的幸福力量將遠超乎你的想像。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ABOUT她的時尚觀察Q:板野友美自己的時尚態度是?A:「盡情嘗試各種流行時尚,勇敢做自己」就是我的時尚態度!過去我是少女團體AKB48一員,經常被侷限於清純活力形象,尤其服裝只能配合造型師安排以符合團體風格,比較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現在以「板野友美」的形象,非常期待未來能嘗試一些歐美時尚或是東方味濃厚的優雅風格,以更多元的樣貌呈現給粉絲。Q:對今年早春日本女孩的印象是什麼?A:過去大家對於日本女孩的第一印象,幾乎都是俏麗、碎花圖案或超級迷你裙,但我有發現,近期無論日本街道或是演藝圈,大家都紛紛擺脫可愛感的迷你裙,開始偏向歐美潮流,穿上及膝裙及透膚絲襪,看起來更顯從容優雅,舉手投足間也具有女性魅力。Q:日本最近有什麼新鮮的事物嗎?A:日本女生對於愛美這件事情近乎偏執,任何新奇有趣的東西都樂意嘗試,我也不例外!像我最近就迷上一款「驢奶入浴劑」,洗完澡身體會滑滑的、非常滋潤,省去寒冷冬天洗完澡後,還要擦身體乳液的麻煩。之前有一款「歌舞伎面膜」被用在伸展台上,面膜上有日本藝妓或動物圖案,但我到現在還沒勇氣用......(笑)。另外,使用防水喇叭在洗澡時一邊聽歌,也是日本近期很盛行的事。Q:私底下的板野友美是怎樣的人呢?A:我在螢光幕前總是有話直說,私底下確實也是不擅說謊的人,從來不會勉強自己討好別人,我相信只要用真誠的心待人處事,留在身邊的朋友也會真心。平時我也會約姊妹淘四處找尋漂亮的下午茶店吃鬆餅、喝茶聊天,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一般人沒有不同喔!
焦點人物
ABOUT她的時尚觀察Q:板野友美自己的時尚態度是?A:「盡情嘗試各種流行時尚,勇敢做自己」就是我的時尚態度!過去我是少女團體AKB48一員,經常被侷限於清純活力形象,尤其服裝只能配合造型師安排以符合團體風格,比較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現在以「板野友美」的形象,非常期待未來能嘗試一些歐美時尚或是東方味濃厚的優雅風格,以更多元的樣貌呈現給粉絲。Q:對今年早春日本女孩的印象是什麼?A:過去大家對於日本女孩的第一印象,幾乎都是俏麗、碎花圖案或超級迷你裙,但我有發現,近期無論日本街道或是演藝圈,大家都紛紛擺脫可愛感的迷你裙,開始偏向歐美潮流,穿上及膝裙及透膚絲襪,看起來更顯從容優雅,舉手投足間也具有女性魅力。Q:日本最近有什麼新鮮的事物嗎?A:日本女生對於愛美這件事情近乎偏執,任何新奇有趣的東西都樂意嘗試,我也不例外!像我最近就迷上一款「驢奶入浴劑」,洗完澡身體會滑滑的、非常滋潤,省去寒冷冬天洗完澡後,還要擦身體乳液的麻煩。之前有一款「歌舞伎面膜」被用在伸展台上,面膜上有日本藝妓或動物圖案,但我到現在還沒勇氣用......(笑)。另外,使用防水喇叭在洗澡時一邊聽歌,也是日本近期很盛行的事。Q:私底下的板野友美是怎樣的人呢?A:我在螢光幕前總是有話直說,私底下確實也是不擅說謊的人,從來不會勉強自己討好別人,我相信只要用真誠的心待人處事,留在身邊的朋友也會真心。平時我也會約姊妹淘四處找尋漂亮的下午茶店吃鬆餅、喝茶聊天,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一般人沒有不同喔!
人物焦點
光良 守約的有情人
內心遺憾 讓他淚灑舞台 以前在台灣看光良的演唱會,覺得台灣歌迷跟光良的外表一樣斯斯文文,看演唱會的情緒很內斂,但看了他在大馬的演唱會後,發現大馬的歌迷樸實而熱情,很像光良斯文的外表下,那一顆熾熱的心,一旦碰到對的人就會瘋狂的釋放他的熱情。 所以當光良在演唱到新歌「那些愛過的事」,忍不住有感而發的落淚時,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聽他唱著「只是我愛過你的事 卻像跟著我的影子 遺憾的是你看不到 我還在愛著你的樣子」,我很清楚地感受到他心裡深深的遺憾,也懂這首歌應該是他唱給那個她聽的。 光良的眼淚當然逃不過媒體的好奇心,慶功宴上,台灣記者追問他的眼淚是為誰而流?他雖然承認是為了前一段戀情而流,但不管記者拐彎抹角怎麼追問,他就是不肯再多說什麼,逼急了,就看著我大喊:「如虹姐救我!」 愛情,沒有人可以出手相救,只有自己可以解救自己。以光良的聰明智慧,當然懂這個道理,他選擇忠於自己,說了心裡的話,也選擇緣盡仍留慈悲,不說是與非。 因為既然是那些愛過的事,過了,就代表有緣無份,只有祝福。 愛情,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人生各有不同注定,這一點光良想得很透徹。 我看他跟歌迷的互動就像朋友,在演唱會上閒話家常,分享他寫歌創作的心情,歌迷回報給他的則是高聲的大合唱,給了他滿滿的愛,讓他在台上台下只要講起歌迷,總是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
人物焦點
江美琪 又爆淚啦!
告別親人 學會樂觀 小美很直,沒有什麼心眼,習慣性用她自己的邏輯去看事情,所以她會在蕭亞軒演唱會的後台遇見同為特別來賓的蔡依林時,單刀直入的問蔡依林:「妳是不是不喜歡我?」讓蔡依林當場楞住,決定交她這位有趣的朋友。 她也會坦白跟我說,因為那則我寫的新聞,她以前很怕見到我,但現在的她想法比較樂觀,不像以前面對難過的事情,心情會陷入很久。 這些改變來自於這幾年她歷經的生離死別。 8年前,小美第一次演出歌舞劇「跑路天使」,公演前3個星期,面臨了喪父之痛,她說那時候只要到劇場排戲,她就會一直哭,但那場戲她並不能哭,導演體諒她的心情,排戲時並沒有阻止她哭,只在公演前告訴她這場戲很重要,絕對不能哭,因為忙著歌舞劇的公演,轉移了她注意力,讓她走過了失去爸爸的悲傷心情。 去年她在製作新專輯期間,三哥檢查出得了鼻咽癌,她陪哥哥做化療,眼看哥哥跟病魔搏鬥,為生命奮鬥,原以為會有奇蹟出現,結果三哥仍不敵病魔,今年在她出片前過世了。 短短8年,經歷了爸爸、三哥過世,讓她體會了人生苦短,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小美聊起過世的哥哥,泛紅的眼眶頓時被淚水給淹沒,眼淚就跟關不了的水龍頭一樣,面紙怎麼擦也擦不完淚水。 真糟糕,我又害小美哭了。趕緊逗她說,她就像歌壇的劉雪華,眼淚滑落的樣子真漂亮,這麼會哭,應該去演戲的。 被我這麼一逗,小美笑了,但笑完卻嬌嗔大喊:「怎麼辦啦!我一直在流鼻水!」 OHOH!有過敏性鼻炎的人,一哭起來,淚水、鼻水全都來,我忍不住說,小美妳還是好好唱歌好了。
人物焦點
北川富朗 以藝術點綴偏鄉
「與其說關懷土地,不如說我對環境感到心痛。」 日本知名的「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三年展」與「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一次性呈現藝術創作的數量與密度是世界少見的,策畫2大藝術祭的北川富朗,外表看來嚴肅卻夾雜對土地的熱情,「日本最近興起『故鄉復甦』的風潮,這也是藝術祭的核心宗旨。」北川富朗溫和而堅定地,道出藏在藝術祭背後的深層想法。 1995年,北川富朗受邀進入「新‧新潟鄉鎮創生計畫」的營運委員會,他與許多鄉鎮代表希望讓合併後的越後妻有區域,透過藝術帶動觀光、開創新生,這也成為北川富朗之後策畫多個大型藝術季的濫觴。「與其說我關懷土地,不如說我對整體環境感到心痛,我看到農業被捨棄、人口高齡化,地方耆老智慧被效率至上的現代社會否定,但偏鄉不該就此衰敗。」 但開始了才知道困難,即便開了超過2千場說明會,還是有不少農民對於現代藝術的進入有所反彈,「但一開始爭論比後期爭論好,至少大家不會懷抱著不同的期待,我們努力透過勘查當地歷史與地理,找到人與自然相處的方式。」於是,開始有一個個村落願意接受藝術作品的並存,而藝術家們除了在藝術作品中反映當地生活樣貌,也透過將空屋再生利用等,與居民展開協同合作。 歷屆大地藝術祭作品中,巴西OscarOiwa的「稻草人計畫」,便是在越後妻有沿山開墾的梯田中,放上以耕作者一家人等身大的紅色剪影做的稻草人,達到藝術與實用兼具的效果。法國藝術家伯坦斯基的「最後的教室」則在廢棄國小進行,例如在教室放上玻璃棺木或與學校有關的物件等,記錄著曾經存在的孩童們的記憶。 今年參展的還有台灣藝術家幾米,他不只以JR飯山線為場景加入越後妻有風貌,創作出繪本《忘記親一下》,也以當地可因應寒冬大雪的「魚板屋」弧形倉庫為基礎,留下2座長期留置的裝置藝術。幾米以「魚板屋」倉庫,搭配繪本角色雕塑創作的作品之一「土市站」,圖為示意圖。(圖片提供/墨色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