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宇睿  
(20161209E14)
安心亞 童年心很醜 衝出低潮愛自己


回頭檢視過往 學會接納所有
 安心亞說她小時候的心很醜。聽她這麼說,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認識安心亞很多年,每次見她都覺得她很有禮貌,談吐直率、貼心,怎麼看都不像是心很醜的人。安心亞很認真地回答我:「我小時候功課不好,又不敢跟人家講話,是班上的邊緣學生,以前總覺得別人跟我講話都是在欺負我,那時候的心真的超醜的。」
 安心亞這麼一形容,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念書時班上有些同學就像沒有聲音的影子,在班上安靜地飄來飄去,偶爾跟他們視線相對,會感覺他們眼神中好像有一股欲言又止的哀怨,但小孩子誰有心思去管別人眼神中的哀怨,總是過了就算了,而這些孩子該不會都是心很醜的安心亞吧?安心亞點點頭說:「沒錯!就是這種同學。」
 但事隔這麼多年,安心亞怎麼會突然檢視起小時候的心呢?原來是這兩年安心亞接連碰到情感跟演戲上的障礙,陷入前所末有的低潮,讓她開始去探索自己,找出許多的問題癥結。她說曾經去上過一個表演課,老師要他們讀完一篇文章後,再用自己的方式唸出來,同學唸得很有感情,她唸出來的文章卻沒有感情,老師說她太在意外面的眼光,要她戴眼罩把眼睛矇起來重唸,結果一唸完,她自己都哭了。
 「老師說我和同學代表不同教育長大的人,台灣教育長大的小孩,從小到大都怕犯錯,因為一犯錯,家長就會打人,老師會罵你,但是外國長大的小孩,他們的學習教育是盡量發揮,錯了我們再改,所以他們就會盡情表現。」安心亞上完表演課,發現自己演戲時一直都很怕導演會罵她,或者觀眾會怎麼覺得,即便是導演跟她說:「心亞妳可以的。」她都會怕導演覺得她是來鬧的,很沒有自信,這些應該都跟她成長教育有關。
 所以上完表演課,她開始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才發現讀小學時的心很醜,覺得老師、同學都不愛她,充滿負面情緒,直到上了國三,在一次的軍訓課,意外地講了笑話逗得全班笑到歪倒,讓她學會用搞笑來交朋友,找到一個比較舒服的生活態度,但其實一碰到不開心的事情,她還是習慣性地選擇強迫自己去忘記,並沒有真正的解開問題,直到這兩年碰到人生低潮,迫使她去看書、思索、沉澱、才慢慢了解自己,學會接納自己所有的一切。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人生起起伏伏 讓她更了解自己
 以前的安心亞會怨天尤人,覺得為什麼老天爺要讓她走得這麼辛苦,遇到那些倒楣的事情,像是被票選為宅男女神,人家會預設她是花瓶,好不容易上綜藝節目當女丑獲得肯定,她轉去演戲又被歸類是綜藝掛的,不是真的會演戲,演了戲後,有機會出唱片,很想成為真正的歌手,可是人家又覺得她應該只是來玩一玩的!讓她很羨慕有些藝人一出道就有好的作品、質感很好、人生沒有這些起起伏伏,可是現在會覺得有這些起伏也不見得不好,反而讓她有機會更了解自己。
 也許是因為在戲劇裡總是演好人的角色,性格一直被壓抑著,安心亞說她現在最想演自私自利又自大的壞人角色,有可能入戲之後就永遠不想出來,變得目中無人,這樣也不錯。
 看安心亞那麼認真地分享她最想演的角色,我都忍不住笑了,因為一個會在睡前翻閱《愛自己,別無選擇》這本書、努力檢視自己、充實自己心靈能量的人,怎麼可能變成目中無人的壞人啦!不過我還是很期待看到安心亞演的壞人,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使壞本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名人不設限/胡乃元 拉出TC音樂會的美麗休止符
古典樂不刻板 旅居國外多年,台灣仍是他割捨不下的土地。十多年來,胡乃元在台灣經營TC,同時他也觀察到現代很多家庭讓孩子學音樂,都在擔心將來如何找出路、怕沒飯吃,孩子的心態則像是「交作業」,卻都忽略了音樂本身的藝術性,「學音樂是在追求美」,就像他兒時聽到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時,是一種對美的嚮往、對夢想的追求。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TC的經營上。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有人問我,做TC是抱持樂觀還是悲觀的態度?我想是悲觀吧,但就是因為悲觀而不得不做。」 一般人總覺得古典樂有距離,不得其門而入,於是胡乃元帶領TC打破古典樂表演的場域,踏出音樂廳下鄉到台灣各角落、校園去散播音樂種籽。開演前,透過「講故事」的方式讓聽眾更容易進入曲目的情緒中,「聽一首曲子其實就像是讀一本小說、看一部電影一樣,我們不是用音樂教科書的方式,而是想要展現古典樂所傳達的人性。」TC的Connection,其實是跨世代、跨城鄉、跨心靈的聯繫。 然而,他也感嘆,在這個時代的台灣社會,不少人去音樂會是抱持著娛樂心態,「但這跟所謂的藝術是兩回事,應該讓自己跟藝術去對話、思考。」年復一年,TC有如候鳥一般,走過十年,面對猶如新生的第十一年,胡乃元選擇稍做暫停,重新檢視過往經驗,期盼找出更多發展的可能性,「如果要繼續做的話,如何鼓動國內的音樂家去持續,而不是國外回來的音樂家去做,會是一個重點。」 對於胡乃元和TC來說,這道休止符不是句點,而是逗點,TC的暫停是為了讓下一個夢想跳得更高、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