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邱璟綾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61120E09)
金馬獎/劇作家陳潔瑤


認識她
1975年生,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2016年《只要我長大》獲2012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第53屆金馬獎入圍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原創電影歌曲,2010年《不一樣的月光》獲2007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你去拍自己的部落好了!」陳潔瑤回憶,在原住民電視台任職時,常因拍片走訪全台原住民部落,當時主管隨口給她一句建議,讓她重新回鄉紀錄耆老口中的傳說,提筆寫下原住民的故事。
 陳潔瑤出生於宜蘭縣南澳的泰雅族部落,從小在都市成長,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回家鄉;拍片、寫劇本的過程,讓她更瞭解自己的身分,也看到不同族群面臨的困境。2007年她寫下以故鄉南澳為主題的劇本《不一樣的月光》,並於2010年自行執導拍攝完畢,一舉成為台灣首位原住民女性導演。
 在原民台期間的所見所聞,皆成為她創作劇本的養分,陳潔瑤笑說:「曾在魯凱族部落出外景,看見傳統的石板屋,沒想到走進去,裡面是居然是網咖!」之後構思第2部劇情長片時,自然從過往拍攝經驗中取材,剛好當時拍了短片《小獵人》,描述2個小孩打獵、販售的故事,因此成為《只要我長大》的劇本原型。
 寫劇本期間,陳潔瑤曾赴新竹尖石的部落找尋靈感,遇見一位充滿教育熱情的身障課輔老師,她興沖沖地拿著快完成的劇本給老師試閱,沒想到老師回她:「怎麼跟以前的原民故事差不多」。為了跳脫框架,陳潔瑤選擇留在部落跟孩子聊天、聽耆老說故事,最後甚至把身障課輔老師的角色加入其中,完成《只要我長大》這部以孩童視角傳達部落現狀的清新小品。
 劇本是一部電影成形的根本,陳潔瑤認為,劇本創作無中生有、難度很高,如何在創作時不落俗套?多聽、多看、多了解是編劇的基本功。陳潔瑤從自己的部落出發,寫原住民故事,創作風格相當鮮明,問她難道不擔心非主流的題材必須面對更多挑戰?她只笑說,別把故事當成非主流來看就好,「相信做自己有感覺的東西,就可以感動更多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陳潔瑤(中)在拍攝期間,也會和小朋友討論劇本與台詞,讓故事更貼近孩童的生活。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陳潔瑤認為,要寫出好劇本,觀察力十分重要,除了多聽多聊天,還要有機會靜下來,把資訊整理成好故事。
想當好劇作家需要……
廣泛閱讀
陳潔瑤表示,《只要我長大》是描寫3個小男生的生活故事,在創作初期,關於小男生間的童言童語,除了靠想像就是靠《湯姆歷險記》!成人在寫兒童對話時,常出現語句過於成熟的情形,而書中淘氣頑皮的男孩形象,有助於揣摩男童的個性與對話。
(圖片提供/博客來)
認真生活
編劇就是在說故事,陳潔瑤認為,認真生活、接受不同的生命體驗相當重要。以她自己為例,寫劇本遇到瓶頸時,除了聽音樂放鬆心情,她還喜歡到戶外踏青,累積各種生活經驗,都能成為創作靈感。

部分圖片提供/華映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風神寶寶兒童劇團 力推歌仔戲文化
陳昭賢改變傳統 歌仔戲結合現代元素 於3歲即登台演出,24歲創立風神寶寶兒童劇團,背負著「明華園第三代」招牌的陳昭賢,是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的么女,熱愛歌仔戲也喜歡兒童文學,兩相碰撞之下,她帶領一群年輕演員,從台灣尾一路跑到台灣頭,矢志奉獻青春,要讓歌仔戲文化在學童心中從小紮根。 從小在戲班成長,陳昭賢起初沒感受到傳統文化式微,直到北上求學時,意外發現同儕之間不用說看戲、連說台語的人都很少,她才驚覺傳統戲曲已在不同年齡層之間出現代溝。陳昭賢的父親陳勝福回憶,「5年前昭賢認真地說,如果我們直接做歌仔戲給兒童看,讓他們從小接觸,一定會更容易愛上歌仔戲。」陳昭賢想以20年磨一劍的態度推廣傳統戲曲,讓他決定全力支持女兒推動歌仔戲兒童教育。 陳昭賢發現,歌仔戲無法進入年輕一輩的心中,部分原因在於時空背景遙遠,她開始思考如何改變東方傳奇故事的表演形式?於是「風神」推出的戲曲,把歌仔戲結合京戲、特技、武術、舞蹈,以國、台語甚至客家話相互穿插,把傳統編曲融入現代音樂,在老一輩台灣人心中搬演一世紀的歌仔戲,到了陳昭賢手中有了新生命。「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團長陳昭賢說起劇團和小朋友互動的過程,眼中閃著光芒。
人物焦點
作家&生態解說員 苦苓
 「因雨得閒殊不惡。」作家苦苓雖然不愛雨天,但卻喜歡享受偶爾下雨時,關在室內閱讀、聽音樂的空閒,苦苓說:「『困』與『閑』的差別,就在心境的轉換。」 受困於雨只是一時,但大雨過後卻有不少美景會浮現,例如彩虹,苦苓說:「我曾在夏威夷一天之內看到20道彩虹,後來才知道夏威夷的別名又叫做彩虹州,夏季陣雨過後,陽光出來就很容易出現彩虹,雖然彩虹不稀奇,但卻能帶給大家驚喜。」 雨後的雲也同樣讓苦苓著迷,至今仍身兼雪霸國家公園生態解說員的苦苓,12年前返樸歸真貼近自然生態,從中學習如何觀察雲,苦苓回憶著:「有次大過雨後,一個夥伴說我們現在來看雲,當時就這麼抬頭看了一個小時的雲,雨後的雲跑得很快,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變化出各種形態,那時才發現,看雲其實很過癮。」 即使身處在野外,旅行時也別為雨而憂,苦苓幽默的說:「雨是一場洗滌,大雨過後,景物像被洗過,山頭變得更加青翠,山林裡也多了埋伏,走著走著突然有水從頭上的樹葉落下來淋得你一身濕,而雨後的森林裡兩棲動物也特別活躍,青蛙的叫聲特別響亮,平時多在清晨與黃昏『現聲』的鳥兒也會開始鳴叫,最有趣的是白蟻的遷徏,白蟻是群性的生物,族群太多、食物不夠時,蟻后會生新的蟻后,而新蟻后就會趁著雨後較安全時,帶著一群白蟻遷徏至它處,一旦找到定點適合建造新的王國,翅膀就會脫落。」這些都是雨後才觀察到的生態。 對於雨天與人生,苦苓也以過來人的角色說:「雨天雖然不方便,但會讓生活有變化,下雨總會過去,就像人生有不好的遭遇,彷彿被雨淋了一場,也許會生病,但終究是會雨過天晴。」從雨裡聊到人生,苦苓說:「大雨過後總會放晴,人生的困境也終究會走過。」
人物焦點
部落客「個人意見」陳祺勳 的犀利人生
曾創下一天十幾萬點擊率 訪談前,我在網路上搜尋過陳祺勳的相關照片,但不得不說,開始交談時他還有點靦腆,與部落格的辛辣寫手判若兩人,「很多人對我的第一印象都是很害羞,說與文章差異很大,但通常是因為我跟對方還不熟,其實私底下我還滿直接的。」說著這些話的陳祺勳,他的部落格「個人意見」每天都有超過上萬人次收看,碰到影展或大型典禮期間,他評論出席明星的穿著,還曾創下一天十幾萬人的點擊率。 之前有陣子因常評論藝人Jolin的造型,有次還引來Jolin在微博回應說他沒禮貌,對於有人指責他靠著踐踏別人而出名,我問他在寫每篇文章的當下,都是抱持沒有惡意的客觀評論嗎?「我覺得硬要說完全沒有惡意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人能對每件事懷抱世界大同的想法,那樣太誇張了。」對他來說,穿著除了有趣,合理性也很重要,「其實我是個不習慣違反規則的人,除了曾經在紅燈時過馬路以外。」 評論過的名人那麼多,假如有天不小心和批評過的對象在公開場合狹路相逢,會對他們說什麼呢?陳祺勳聽到問題時愣了一下,「我可能會說,你好。」那如果明星們還請他評論自己當天的穿著?「通常不會有人這樣要求我,我大概會實話實說,但既然是面對面,還是會挑優點多說一點,我想一個人不至於從頭到腳都穿得像連環車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