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邱璟綾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61120E09)
金馬獎/劇作家陳潔瑤


認識她
1975年生,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2016年《只要我長大》獲2012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第53屆金馬獎入圍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原創電影歌曲,2010年《不一樣的月光》獲2007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獎。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你去拍自己的部落好了!」陳潔瑤回憶,在原住民電視台任職時,常因拍片走訪全台原住民部落,當時主管隨口給她一句建議,讓她重新回鄉紀錄耆老口中的傳說,提筆寫下原住民的故事。
 陳潔瑤出生於宜蘭縣南澳的泰雅族部落,從小在都市成長,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回家鄉;拍片、寫劇本的過程,讓她更瞭解自己的身分,也看到不同族群面臨的困境。2007年她寫下以故鄉南澳為主題的劇本《不一樣的月光》,並於2010年自行執導拍攝完畢,一舉成為台灣首位原住民女性導演。
 在原民台期間的所見所聞,皆成為她創作劇本的養分,陳潔瑤笑說:「曾在魯凱族部落出外景,看見傳統的石板屋,沒想到走進去,裡面是居然是網咖!」之後構思第2部劇情長片時,自然從過往拍攝經驗中取材,剛好當時拍了短片《小獵人》,描述2個小孩打獵、販售的故事,因此成為《只要我長大》的劇本原型。
 寫劇本期間,陳潔瑤曾赴新竹尖石的部落找尋靈感,遇見一位充滿教育熱情的身障課輔老師,她興沖沖地拿著快完成的劇本給老師試閱,沒想到老師回她:「怎麼跟以前的原民故事差不多」。為了跳脫框架,陳潔瑤選擇留在部落跟孩子聊天、聽耆老說故事,最後甚至把身障課輔老師的角色加入其中,完成《只要我長大》這部以孩童視角傳達部落現狀的清新小品。
 劇本是一部電影成形的根本,陳潔瑤認為,劇本創作無中生有、難度很高,如何在創作時不落俗套?多聽、多看、多了解是編劇的基本功。陳潔瑤從自己的部落出發,寫原住民故事,創作風格相當鮮明,問她難道不擔心非主流的題材必須面對更多挑戰?她只笑說,別把故事當成非主流來看就好,「相信做自己有感覺的東西,就可以感動更多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陳潔瑤(中)在拍攝期間,也會和小朋友討論劇本與台詞,讓故事更貼近孩童的生活。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陳潔瑤認為,要寫出好劇本,觀察力十分重要,除了多聽多聊天,還要有機會靜下來,把資訊整理成好故事。
想當好劇作家需要……
廣泛閱讀
陳潔瑤表示,《只要我長大》是描寫3個小男生的生活故事,在創作初期,關於小男生間的童言童語,除了靠想像就是靠《湯姆歷險記》!成人在寫兒童對話時,常出現語句過於成熟的情形,而書中淘氣頑皮的男孩形象,有助於揣摩男童的個性與對話。
(圖片提供/博客來)
認真生活
編劇就是在說故事,陳潔瑤認為,認真生活、接受不同的生命體驗相當重要。以她自己為例,寫劇本遇到瓶頸時,除了聽音樂放鬆心情,她還喜歡到戶外踏青,累積各種生活經驗,都能成為創作靈感。

部分圖片提供/華映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高潮迭起,如戲的人生 歌手只要有一首紅的歌,就可以讓人家記一輩子。 包偉銘靠著一首「跑跑跑」在演藝圈跑了30幾年,我本來以為包偉銘是我們那個年代5、6年級生的偶像,沒想到他出新專輯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我們8年級的工讀生泰德一聽說他要來上節目,居然興奮地說:「包偉銘耶!我的偶像。」 原來包偉銘的不老傳說,還要多加兩個字,不老的偶像傳說。 53年次的包偉銘一點兒也不像年過50的人,他跟長得跟他很像的「來自星星的你」韓國男星朴海鎮站在一起,就像雙胞胎兄弟,朴海鎮才30出頭,包偉銘的顏值可以說是騙很大。 不過他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人生經歷卻能寫成厚厚一本書。 這本書很勵志,而且高潮迭起,非常的戲劇性。 因為包偉銘來自一個特別的家庭,他爸爸包振銘是書記官,也是台灣早期百貨業大亨,台灣第一家「南洋百貨」就是他爸爸開的,照理講包偉銘應該是個不愁吃穿的富家子,可是卻因為他是細姨仔子,於是從富家子變成了單親小孩,小學6年級就半工半讀賺取生活費,16歲便出社會在西餐廳唱歌賺錢。 包偉銘說單親的小孩不會惹事,當年家裡都沒有人,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人生有兩條路,一條是混黑道,另一條就是力爭上游,想辦法出人頭地,他選擇了力爭上游,想辦法出人頭地這一條路,所以即使個性內向,當有機會踏進演藝圈的時候,為了賺錢,他硬著頭皮把握住機會,沒想到一首「跑跑跑」竟把他推上舞台,成了偶像唱跳歌手。 雖然包偉銘17歲就走紅,卻對當藝人沒有安全感,對家有一種莫名的渴望,不但在27歲當紅時結婚,結婚不久,還放下了一個月賺50萬的演藝事業,改行去泰國做生意,不料慘賠,賠掉了積蓄,也賠掉了婚姻,只好又回到演藝圈重新開始。
焦點人物
高潮迭起,如戲的人生 歌手只要有一首紅的歌,就可以讓人家記一輩子。 包偉銘靠著一首「跑跑跑」在演藝圈跑了30幾年,我本來以為包偉銘是我們那個年代5、6年級生的偶像,沒想到他出新專輯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我們8年級的工讀生泰德一聽說他要來上節目,居然興奮地說:「包偉銘耶!我的偶像。」 原來包偉銘的不老傳說,還要多加兩個字,不老的偶像傳說。 53年次的包偉銘一點兒也不像年過50的人,他跟長得跟他很像的「來自星星的你」韓國男星朴海鎮站在一起,就像雙胞胎兄弟,朴海鎮才30出頭,包偉銘的顏值可以說是騙很大。 不過他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人生經歷卻能寫成厚厚一本書。 這本書很勵志,而且高潮迭起,非常的戲劇性。 因為包偉銘來自一個特別的家庭,他爸爸包振銘是書記官,也是台灣早期百貨業大亨,台灣第一家「南洋百貨」就是他爸爸開的,照理講包偉銘應該是個不愁吃穿的富家子,可是卻因為他是細姨仔子,於是從富家子變成了單親小孩,小學6年級就半工半讀賺取生活費,16歲便出社會在西餐廳唱歌賺錢。 包偉銘說單親的小孩不會惹事,當年家裡都沒有人,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人生有兩條路,一條是混黑道,另一條就是力爭上游,想辦法出人頭地,他選擇了力爭上游,想辦法出人頭地這一條路,所以即使個性內向,當有機會踏進演藝圈的時候,為了賺錢,他硬著頭皮把握住機會,沒想到一首「跑跑跑」竟把他推上舞台,成了偶像唱跳歌手。 雖然包偉銘17歲就走紅,卻對當藝人沒有安全感,對家有一種莫名的渴望,不但在27歲當紅時結婚,結婚不久,還放下了一個月賺50萬的演藝事業,改行去泰國做生意,不料慘賠,賠掉了積蓄,也賠掉了婚姻,只好又回到演藝圈重新開始。
人物焦點
潘美辰 女兒身男兒命
改變了!親和不自傲 很久沒有看到潘美辰,沒想到前些日子,居然在緯來綜合台看到她主持的節目「我的明星好友」,剛好朋友約我們碰面聊天,讓我忍不住好奇她怎麼會想去主持音樂綜藝節目。 潘美辰還是一貫的皮衣、墨鏡、銀飾,很酷的中性造型,嘴角帶著一抹淡淡地笑意說,因為是跟音樂有關的節目,就好玩試試,不過她海外的巡迴演唱會活動很多,也不會主持太久。 話才剛剛說完,她忍不住又補充道:「我知道大家都以為我沒有事做,其實我很忙,只是不愛現,很多事情不會刻意去跟別人說。」 潘美辰的確很忙,自從2002年台灣唱片市場受到盜版影響,銷售量明顯萎縮不景氣之後,她就轉往海外發展,每次打電話找她,她不是在中國,就是在香港、星馬,只有一次偶然在台北的一家餐廳巧遇,匆匆聊了幾句,就聽她說隔天要飛中國去商演。 這幾年忙著在海外賺錢的潘美辰,感覺變開朗了,雖然還是如她說的,有點低調,不太張揚她在做什麼,但是以前她的個性很叛逆,不太愛說話,但現在卻多了一份親和力,講起話來還會不時夾雜著笑聲,比以前容易相處多了。 潘美辰承認這些年改變很多,以前的她中性自傲,叛逆又不好親近,幾乎沒有朋友,後來她發現多跟人家談一下話,笑一笑,感覺完全不同,只要她對別人微笑,別人也會對她笑,把她當成朋友,那感覺比沒有朋友好多了,所以慢慢的習慣面帶笑容。 微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 自從潘美辰臉上開始有了笑容,真心去跟別人交朋友,各種的演出機會紛紛找上門來,讓她乾脆當起自己的經紀人,這幾年她把自己經營的很好,身兼歌手、音樂製作人、演員、經紀人、主持人、演唱會編導跟電影導演多職,公司有二十幾個員工,她還把自己的公司改名為「美夢辰真」,既取其名字的諧音,也有美夢成真的意涵。 「我想要在五十歲退休,最多做到五十五歲,退休後去歐洲玩風帆。」潘美辰很早就做好人生規畫,除了演藝工作,她還投資開劇院,也準備進軍面膜美容市場,每天把工作排得滿滿的,就是希望趁年輕把想做的事都做完,然後放手去過退休的生活。
人物焦點
江美琪 又爆淚啦!
告別親人 學會樂觀 小美很直,沒有什麼心眼,習慣性用她自己的邏輯去看事情,所以她會在蕭亞軒演唱會的後台遇見同為特別來賓的蔡依林時,單刀直入的問蔡依林:「妳是不是不喜歡我?」讓蔡依林當場楞住,決定交她這位有趣的朋友。 她也會坦白跟我說,因為那則我寫的新聞,她以前很怕見到我,但現在的她想法比較樂觀,不像以前面對難過的事情,心情會陷入很久。 這些改變來自於這幾年她歷經的生離死別。 8年前,小美第一次演出歌舞劇「跑路天使」,公演前3個星期,面臨了喪父之痛,她說那時候只要到劇場排戲,她就會一直哭,但那場戲她並不能哭,導演體諒她的心情,排戲時並沒有阻止她哭,只在公演前告訴她這場戲很重要,絕對不能哭,因為忙著歌舞劇的公演,轉移了她注意力,讓她走過了失去爸爸的悲傷心情。 去年她在製作新專輯期間,三哥檢查出得了鼻咽癌,她陪哥哥做化療,眼看哥哥跟病魔搏鬥,為生命奮鬥,原以為會有奇蹟出現,結果三哥仍不敵病魔,今年在她出片前過世了。 短短8年,經歷了爸爸、三哥過世,讓她體會了人生苦短,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小美聊起過世的哥哥,泛紅的眼眶頓時被淚水給淹沒,眼淚就跟關不了的水龍頭一樣,面紙怎麼擦也擦不完淚水。 真糟糕,我又害小美哭了。趕緊逗她說,她就像歌壇的劉雪華,眼淚滑落的樣子真漂亮,這麼會哭,應該去演戲的。 被我這麼一逗,小美笑了,但笑完卻嬌嗔大喊:「怎麼辦啦!我一直在流鼻水!」 OHOH!有過敏性鼻炎的人,一哭起來,淚水、鼻水全都來,我忍不住說,小美妳還是好好唱歌好了。
人物焦點
導演易智言 窺看青春的流動
青春 有著敏感性格 12年前,《藍色大門》的男主角張士豪,於腳踏車上飄揚的襯衫背影,成了女主角孟克柔眼中最美的風景,也吹起了男孩女孩們對高中生活的憧憬。12年後,《行動代號:孫中山》回到了同樣青澀的高中時空,卻多了現實的理解與壓迫。或許是對鏡頭裡的青春念念不忘,總是好奇著鏡頭背後的易智言,有著何等樣貌的青春。 「我的青春其實不算有趣。」對於過往,易智言從不認為自己擁有比別人多的瘋狂和無畏。一路從建中讀上政大,再到美國UCLA攻讀電影,自認做過最瘋狂的事,是大學時把因戒嚴而生的禁片帶入學校放映,辦了個禁片小影展。能寫出這麼多青春,他認為得歸功於從小而生的敏感性格。 「記得有個同學,總是不得人緣,大家一起吃飯、上課,從沒看他加入過,因為接觸少,開始被排擠。我到後來才知道,每回大家出去吃合菜,一人出一百多元,對他來說卻是負擔,因為出不起,只能選擇躲著。」看似無聊的日常小事,卻在反省過後成了生命的一部分,最終進了劇本,成為《行動代號:孫中山》的靈光之一。 「我喜歡拍高中生,這年紀正是從單純的孩子變成複雜大人的轉捩點,不論選擇、克服問題的態度都和成人大不相同。」豐富的戲劇性總讓易智言著迷不已。 但作品裡拋頭顱灑熱血的反抗,置放回易智言的成長歷程後卻平淡許多。「我父親是醫生,從小就期許我讀醫,但我進高中後卻選了文組,他想,好吧!念文組沒關係,大學至少選擇法律系吧!我卻還是在最後選了電影,就這樣在一路的選擇中,做著自己。」 做自己畢竟是辛苦的,沒有家人支持,所有結果都得自己扛。易智言坦言,父親到最後都不算支持他走電影路,即便已在國外拿下多座獎項亦然。「但我很幸運,我的父母最終選擇了妥協,妥協面對他們的兒子就是要走這條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