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61125E24)
蔡詩芸 魔鬼身材下的嘻哈靈魂


嘻哈饒舌 釋放音樂能量
 從澳洲回來的蔡詩芸充滿了野性美。
 之前以為她這位富家千金只是漂亮的嬌嬌女,玩票性質唱唱歌,後來看她跟唱片公司約滿後,居然自己做起音樂,出的第1張單曲「NoNo !」,就把她不願意為了合約任由公司擺佈的心情拍進MV裡,用打火機燒掉寫著「要裝可愛、不可以與異性交往、要聽公司的話、不可以自行創作……」的合約書,讓人忍不住笑出來,才發現她是玩真的,拒絕音樂工廠的粉紅偶像包裝。
 這幾年蔡詩芸很認真地做自己,為了區別在名人時尚圈的她跟做音樂的她,還取了DIZZY DIZZO這個新名字做為嘻哈饒舌音樂品牌,沒聽過她創作的人,很容易把她當成一般的時尚名人,不知道她骨子裡其實住著很有個性的嘻哈饒舌靈魂,喜惡直接。
 就像她和王陽明從戀愛到結婚一直都直接放閃,絲毫不介意讓外人知道他們有多幸福甜蜜,因為這就是他們的生活。
 講到「Sunny」王陽明,蔡詩芸忍不住一直笑,新婚的甜蜜依舊在她臉上濃得化不開。她說Sunny也很喜歡嘻哈音樂,會主動把她的音樂推薦給朋友,但如果她不會寫歌、不會做很酷的音樂,Sunny也不會因為她是老婆,就把她的音樂推薦給朋友,更不會跟頑童介紹她的音樂,頑童也不會找她合作。
 蔡詩芸很開心自己這幾年在音樂上的改變,從主流唱片市場走到非主流市場,她沒有失去歌迷,反而贏得更多認同。不過她承認嘻哈饒舌在台灣是小眾音樂,她剛開始決定要做嘻哈時也很害怕舊有的歌迷會流失,直到某天睡醒,想通唱片市場很不好,要有自己的個性、跟人家不一樣才能跳出來,因此決定不再跟隨市場、做回自己。
 做自己喜愛的音樂讓蔡詩芸徹底解放,掙脫了偶像的束縛,她的健康野性美像一隻豹不時掠奪人心,也收服了王陽明的心;而最讓蔡詩芸得意的是自己不斷地進步,現在做的音樂又更完整呈現自己對生活的態度,也希望影響更多女生相信自己的獨特。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堅持自我 不與他人比較
 「新時代女生不要怕去做不一樣的事!」蔡詩芸說很多人都很怕有想法的女生,尤其是當藝人,太有想法的女生會被覺得很可怕、很難相處,她以前也害怕得罪人,不敢提出自己的想法,後來覺得還是要堅持自我,直接提出問題,這樣事情才會完成。
 女人的青春有限,不像男人越老越值錢,即使性感美麗的蔡詩芸也警覺到女人的時間很重要,提醒年輕女生不要以為自己還年輕,一定要抓緊時間去做自己、做想做的事,找到自信,不要跟別人比。
 「自信是一種心態,是不在意人家講你什麼,是不能讓別人打敗你!」蔡詩芸的自信就在舉手投足間,身高173公分的她,穠纖合度的健美身材,讓每個女生都羨慕,不過她卻說每個人美的地方不同、不用做比較,像她想穿很漂亮的衣服時就要忌口,每天去游泳、健身,這是她對自己的要求。
 做自己跟愛美都要付出代價,看蔡詩芸在LAZYPOINT餐廳面對各種美食的誘惑都不為所動,只吃她的生菜沙拉,我想我吃完眼前的淡菜義大利麵之後,是不是就應該要……,oh!不!我還是要繼續享用美食,因為不要跟別人比,做自己最快樂!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屏除利益 化身大海清道夫 事實上,靠海維生的小琉球,島民早期近80%多靠捕魚維生,在對海洋保育的覺醒之前,廢棄的漁網、漁具常隨手丟棄,加上垃圾漂流,長久以來即造成海洋生態的危機,即使現有法律規範在小琉球3海里海域不得以刺網作業,避免一網打盡的作業方式讓小魚或珊瑚礁魚「沒有選擇性」被撈上岸,但至今仍抓不勝抓,志工隊偶爾還是會發現新漁網,但也只能默默的剪、靜靜的清。 志工隊的發言人「天使魚」洪桂蓮說:「常有人問我們,6年來都沒有挫折或打退堂鼓嗎?其實大家都有共識,這項工作是建立在沒有利益、也不要有壓力的態度上,每個志工只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自負風險,只要時間允許,不需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願意出席就來,生病也不要勉強,重點是不批評別人的行為,做自己該做的就對了。」 之所以會以海底的生物為代號,一來是要讓自己融入海底的一員,二來也希望能低調行事,而小琉球海洋志工隊多年來的行為,也影響到澎湖、綠島等島嶼,除了大家會彼此分享清理海洋垃圾的日誌外,這群志工們每年也會找一個國家潛水、凝聚感情,當然,還很習慣性的在下水後,依舊是看到垃圾就撿,要為大海留下潔淨與美麗。帶著剪刀、網袋和浮力袋下水的志工們,正將撿拾的垃圾吊升給海上支援志工。
焦點人物
屏除利益 化身大海清道夫 事實上,靠海維生的小琉球,島民早期近80%多靠捕魚維生,在對海洋保育的覺醒之前,廢棄的漁網、漁具常隨手丟棄,加上垃圾漂流,長久以來即造成海洋生態的危機,即使現有法律規範在小琉球3海里海域不得以刺網作業,避免一網打盡的作業方式讓小魚或珊瑚礁魚「沒有選擇性」被撈上岸,但至今仍抓不勝抓,志工隊偶爾還是會發現新漁網,但也只能默默的剪、靜靜的清。 志工隊的發言人「天使魚」洪桂蓮說:「常有人問我們,6年來都沒有挫折或打退堂鼓嗎?其實大家都有共識,這項工作是建立在沒有利益、也不要有壓力的態度上,每個志工只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自負風險,只要時間允許,不需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願意出席就來,生病也不要勉強,重點是不批評別人的行為,做自己該做的就對了。」 之所以會以海底的生物為代號,一來是要讓自己融入海底的一員,二來也希望能低調行事,而小琉球海洋志工隊多年來的行為,也影響到澎湖、綠島等島嶼,除了大家會彼此分享清理海洋垃圾的日誌外,這群志工們每年也會找一個國家潛水、凝聚感情,當然,還很習慣性的在下水後,依舊是看到垃圾就撿,要為大海留下潔淨與美麗。帶著剪刀、網袋和浮力袋下水的志工們,正將撿拾的垃圾吊升給海上支援志工。
人物焦點
剪下黑暗 體現各式美好 楊士毅
獲獎無數,仍怏怏不樂 因為討厭自己 剪紙,是東方文化中,帶著傳遞美好祝福的表現方式。對於楊士毅來說,則是他有別於影像創作外,另一種說故事的媒介。低頭畫草稿、專注於剪紙的他,每張剪紙創作都有著獨到的故事與設計,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專職剪紙創作多年,殊不知其實他在2013年底,才開始剪下他人生的剪紙處女作。 「其實我接觸剪紙已經超過七年,但是卻一直沒有動手剪下任何一張紙,後來因為女友搬新家,希望我剪紙為她慶賀新屋落成,不然我大概也不會碰剪紙吧!」曬出古銅色臉龐的楊士毅,說起女朋友時,嘴角漾起了笑容,足見她在生活中對他的影響力。 回溯楊士毅在早期的影像創作裡展現出憤怒、發洩、悲傷、沮喪的情緒,雖然獲獎近百個,可是他絲毫感受不到快樂,他說:「我從小就覺得自卑,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因為寄人籬下,書也念不好、沒人喜歡我,連我都討厭自己。」所以,即便後來在攝影中找到天賦,拍出讓人讚嘆的精彩作品,他仍對自己沒有自信。因為那時期的楊士毅怪罪父母、埋怨別人,生活處處是負面情緒。 後來研究所時期的楊士毅申請了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到西藏旅行,當時他見到當地婦女為幫家中掙個微薄的幾毛錢,努力剪紙販售作品,只要獲得一點錢,婦女們就會歡天喜地,帶著愉快的心繼續剪紙分享祝福。這些畫面對他產生極大的震撼,讓他看見在這片看似貧瘠荒涼的土地上,卻擁有心靈的富足;看似沒有色彩的黃土高原裡,卻因為當地婦女的剪紙,而產生各種顏色。在西藏--他崩潰大哭了。因為這時他才赫然發現,相較生活如此困苦的人,自己已衣食無缺卻怨天尤人,在這荒蕪的環境中,他終於誠實面對自己。在楊士毅的剪紙展覽中,透過小小紅色的剪紙,讓許多人找回童心。
人物焦點
鍍金MV導演 陳奕仁用鏡頭傳遞情感
一直想‧持續想 只為完美! 陳奕仁回想,2002年第一次與五月天合作拍演唱會紀錄片,一見面就亂講:「要拍一支好的紀錄片,我就要去住你家!」他笑說,當時根本沒有拍紀錄片經驗,但五月天毫不猶豫一口答應,為期一個月貼身近距離拍攝,拍出最真實的一面,也培養出今天的合作默契,但能走到當今成就,除了看大量好萊塢電影奠下視覺基礎,也是他熬夜好幾年拚命做出來的成果。 「因為我很愛打槍自己,每一支片都變得超級麻煩!」舉例來說,為台北市申辦世界設計之都國際競標影片的腳本,就想了半年;自己想拍的電影腳本也不知道寫到第幾版,他只用「超級超級不順利」來形容。每次想MV腳本也很容易想不出點子,不管是閉關、去咖啡廳、跟大家聊天等「我都想不出來,只有一直想、一直想⋯⋯。」發想的時間長,後製又特別挑剔,鑽牛角尖的魔羯座極度要求完美,這樣的陳奕仁笑說!「若是『我』找『我』拍東西,我才不要!」 以拍攝蔡依林的MV「大藝術家」來說,拍攝前四個月,經紀人就把將歌曲DEMO帶給陳奕仁,他會先做大量功課,將歌手過去拍過的MV、造型全翻出來看一遍,做筆記、分類喜好的特點,盡量找出明星剛開始會走紅的特質!再與專業造型師、唱片、拍攝團隊一起討論道具、場景等,拍攝當週,大明星們也得在導演的「勸說」下,同一橋段的舞不斷重複一直跳。 陳奕仁回想,有一次跟羅志祥合作,在寒流、下雨的惡劣天氣拍外景,只穿背心的小豬嘴裡咕噥著到底要拍到什麼時候,但燈光一開又立刻上場跳,為追求完美畫面,足足撐了兩天,超乎陳奕仁的想像,而五月天的「乾杯」MV,也拍了快五個月,光腳本發想五月天就耐心等陳奕仁六十多天,拍攝場景、人數多,後製時間又長,簡直當成偶像劇在拍。陳奕仁剃光頭,只為洗頭省時、講求工作效率超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