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61014E12)
張芸京 高唱失敗找回舞台


煎熬沉寂/人生低潮
 很多年輕人懷有明星夢,覺得藝人的工作很棒,既可以享受掌聲,又可以賺很多錢,大家都看到藝人名利雙收風光的那一面,不知道演藝圈其實比任何一個行業都來得現實、殘酷。
 你可能莫名其妙走紅,但紅了一兩年突然沒有人理會,讓人感覺像從雲頂跌下來,雖不至於粉身碎骨,卻筋骨受傷全身疼痛,得花上好久的時間才能修復身心。
 這種紅與不紅的落差,情緒上的震盪低潮,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懂,可是就因為嘗過紅的滋味,更教人想要抓住機會,再重溫一次那種美好的感覺,於是在星海裡載浮載沉,進退兩難。
 在歌壇消失好幾年的張芸京,這幾年就嘗到了紅與不紅的落差滋味,好不容易等到好友藍又時義氣相挺,拿出女兒出國念書的教育基金,支持她出片重返歌壇,她除了帶著大家不太習慣的長髮造型重新出發,也帶著她音樂的創作跟失敗的故事往前走。
 當大家把焦點集中在她外型上的改變,打探她的情感歸屬時,我想知道的卻是她經歷這幾年的沉寂,面對失敗的心情轉折。
 因為我們在人生路上都會遭遇成功與失敗,失敗的機率遠比成功多,多汲取一些別人失敗的經驗,有助於我們日後面對失敗時,多一分站起來的力量。
 張芸京曾經是第1屆「超級偶像」歌唱比賽的冠軍,比賽完就順利踏進歌壇出了3張專輯,沒有經歷過等待出片的煎熬,讓她誤以為信手拈來隨時都是機會,直到她跟唱片公司約滿後,沒有人找她出唱片,舞台離她越來越遠,她才驚覺到失敗就在眼前。
 成功,只會讓人聽到掌聲,而失敗則會逼著你不得不去沉澱、思考,想辦法反敗為勝。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認真創作/重返歌壇
 當存摺裡的數字越來越少,少到付不出房租,無法過生活時,張芸京終於意識到無法再繼續等待機會,一方面在想是不是應該離開歌壇,去找一份她最初在做的設計工作,一方面又像溺水的人找浮木,她開口問了好朋友藍又時:「妳要不要做我?」
 雖然張芸京說,當她脫口而出問藍又時要不要做她之後,覺得自己很不應該,怎麼好意思把難題丟給好朋友,但就因為她開了口,讓她找到重回歌壇的機會。
 張芸京形容藍又時答應做她的過程很戲劇性,本來藍又時說好朋友不適合一起工作,拒絕了她的提議,但在一次教會的聚會時,她談到自己居然淪落到沒有公司要簽她,沮喪得泣不成聲,讓教會的弟兄姊妹忍不住討論是不是要大家湊錢幫她出片,沒想到藍又時突然出聲說:「沒有關係,沒有人幫妳做,我來幫妳。」
 從好朋友變成老闆與歌手的關係,藍又時給張芸京的功課是要她練習寫歌,用創作延續歌唱生命,讓張芸京以創作歌手之姿重返歌壇。
 可能沉寂太久,磨掉了心志,張芸京說她偶爾會對自己很沒有信心,但藍又時總是告訴她:「我對妳有信心,妳也要對自己有信心。」
 好朋友的信任,是最好的打氣加油,張芸京把藍又時的話都聽進心底,認真創作,把自己面對失敗的心路歷程寫成了歌,大聲唱給大家聽。
 承認失敗,面對失敗,才能夠走出失敗,珍惜、把握每一個機會,這是張芸京在人生低潮這幾年的體會。
 「Oh 哭有時 Oh 笑有時 失敗也有時 或許不會 只有一次……」我聽張芸京唱「失敗的高歌」,也咀嚼失敗的滋味,那是最好的學習與智慧的累積。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找回舞台 再現記憶中的美好 最近這個季節很有民歌的味道。 因為繁花盛開的春天,有種「拜訪春天」的詩意,這份惻惻輕寒翦翦風的詩意,讓人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施孝榮的民歌「拜訪春天」。 施孝榮唱「拜訪春天」時才20出頭,正值意氣風發的青春年代,時光荏苒,如今再唱起「拜訪春天」,施孝榮已經是大叔了。 不過大叔唱歌還是一樣鏗鏘有力,還是一樣對民歌滿懷熱情,這10年來民歌在施孝榮的奔走下,舉辦了大大小小的演唱會,就像潺潺流水依舊在歌壇溫熱地傳唱著。 一直以為校園民歌是3、4、5年級生的專屬記憶,沒想到日前施孝榮跟羅吉鎮、王瑞瑜、李明德幾位大叔一起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在兩把吉他的伴奏下,大叔團開口一唱起「散場電影」、「木棉道」、「長空下的獨白」幾首民歌,就讓大家聽得如痴如醉。 做完節目,我聽到8年級的攝影師泰達跟柏瑜對話:「他們的合聲是怎麼練的?怎麼可以唱得這麼好,渲染力好強哦!」泰達更是興奮地說:「我要跟朋友說施孝榮他們就在距離我1公尺的地方唱民歌,超好聽的。」 原來8年級生也有民歌迷,好聽的民歌永遠不會被時間埋沒。 不管時間是賊,還是殘酷的劊子手,偷走時光、斬斷了青春,但青春時光易逝,回憶卻留存在人心底,沉澱出另一種情韻。 這幾年每次看民歌演唱會,總覺得好像是在看民歌手的同學會, 除了聽動人的民歌,看民歌手在台上聊天打屁,也是一種樂趣。 開同學會最重要的就是召集人,總要有人願意熱情地站出來召集大家,同學會才可以辦得成,施孝榮就扮演了這個召集人的角色,他很認真地寫信給各縣市首長,尋找民歌的表演舞台,終於幫民歌找回舞台,把民歌手召集回來,這幾年從小型的民歌演唱會,到登上小巨蛋開「民歌高峰會」演唱會,施孝榮不但跟民歌貼上等號,也把振興民歌當成了自己的使命。
焦點人物
找回舞台 再現記憶中的美好 最近這個季節很有民歌的味道。 因為繁花盛開的春天,有種「拜訪春天」的詩意,這份惻惻輕寒翦翦風的詩意,讓人不由自主地哼唱起施孝榮的民歌「拜訪春天」。 施孝榮唱「拜訪春天」時才20出頭,正值意氣風發的青春年代,時光荏苒,如今再唱起「拜訪春天」,施孝榮已經是大叔了。 不過大叔唱歌還是一樣鏗鏘有力,還是一樣對民歌滿懷熱情,這10年來民歌在施孝榮的奔走下,舉辦了大大小小的演唱會,就像潺潺流水依舊在歌壇溫熱地傳唱著。 一直以為校園民歌是3、4、5年級生的專屬記憶,沒想到日前施孝榮跟羅吉鎮、王瑞瑜、李明德幾位大叔一起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在兩把吉他的伴奏下,大叔團開口一唱起「散場電影」、「木棉道」、「長空下的獨白」幾首民歌,就讓大家聽得如痴如醉。 做完節目,我聽到8年級的攝影師泰達跟柏瑜對話:「他們的合聲是怎麼練的?怎麼可以唱得這麼好,渲染力好強哦!」泰達更是興奮地說:「我要跟朋友說施孝榮他們就在距離我1公尺的地方唱民歌,超好聽的。」 原來8年級生也有民歌迷,好聽的民歌永遠不會被時間埋沒。 不管時間是賊,還是殘酷的劊子手,偷走時光、斬斷了青春,但青春時光易逝,回憶卻留存在人心底,沉澱出另一種情韻。 這幾年每次看民歌演唱會,總覺得好像是在看民歌手的同學會, 除了聽動人的民歌,看民歌手在台上聊天打屁,也是一種樂趣。 開同學會最重要的就是召集人,總要有人願意熱情地站出來召集大家,同學會才可以辦得成,施孝榮就扮演了這個召集人的角色,他很認真地寫信給各縣市首長,尋找民歌的表演舞台,終於幫民歌找回舞台,把民歌手召集回來,這幾年從小型的民歌演唱會,到登上小巨蛋開「民歌高峰會」演唱會,施孝榮不但跟民歌貼上等號,也把振興民歌當成了自己的使命。
人物焦點
打擊樂家吳珮菁 用音樂征服人心
追尋音符串起的夢想  電影「黑天鵝」中,娜塔莉波曼飾演的芭蕾舞者妮娜,為了成功詮釋黑天鵝的角色,不斷練習、Push自己登峰造極,急於突破的她最終敵不過最大的敵人(自己),首演之後雖然如願贏得了如雷的掌聲,卻也因而瘋狂、崩潰。目前擔任朱宗慶打擊樂團首席的吳珮菁,以六根琴槌神乎其技地彈奏木琴,因而揚名樂壇、站上國際舞台,居高不勝寒的孤寂與壓力,吳珮菁是否也與黑天鵝中的女主角妮娜一樣,在虛與實之間迷失自己? 有人說,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但學習音樂對於家境不佳的孩子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從小就喜歡音樂,對聲音非常敏感,鄰居的姊姊只要一練習鋼琴,我趴在窗台上怎麼都聽不膩,但家裡沒有多餘的預算,參加音樂班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夢。」直到國小四年級,一個鄰居媽媽見她這麼喜歡鋼琴,便慫恿她的爸媽讓她試試看、報考音樂班。吳珮菁回憶著:「疼愛我的父母可說是咬著牙、挺著我一路向前,如願以償的,我以10歲的年紀、不懂任何樂器、更別說是樂理,考上了南投某國小的音樂班。」 看似順利考上音樂班,卻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因班上的同學早已有相當的音樂底子,她卻要從零開始,吳珮菁說起這段記憶,想起當時影響她至今的呂瑞芬老師。「好強的我,為了能夠快一點追上同學,可說是不眠不休、拚了命地練習鋼琴。呂老師看到我的心急躁進,勸誡我『欲速則不達』、讓『耳朵』做自己最好的老師;呂老師說,如果不懂得聆聽,如何能彈奏出動人的音樂呢?」 這一番話讓吳珮菁如醍醐灌頂,回想過去急於追趕的自己,的確沒有因為練習時間加倍而有顯著的進步,於是,她開始學著放慢腳步,回到最初喜歡音樂的初衷,學著用心聆聽。
人物焦點
板野友美 蛻變日系輕熟女
ABOUT她的時尚觀察Q:板野友美自己的時尚態度是?A:「盡情嘗試各種流行時尚,勇敢做自己」就是我的時尚態度!過去我是少女團體AKB48一員,經常被侷限於清純活力形象,尤其服裝只能配合造型師安排以符合團體風格,比較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現在以「板野友美」的形象,非常期待未來能嘗試一些歐美時尚或是東方味濃厚的優雅風格,以更多元的樣貌呈現給粉絲。Q:對今年早春日本女孩的印象是什麼?A:過去大家對於日本女孩的第一印象,幾乎都是俏麗、碎花圖案或超級迷你裙,但我有發現,近期無論日本街道或是演藝圈,大家都紛紛擺脫可愛感的迷你裙,開始偏向歐美潮流,穿上及膝裙及透膚絲襪,看起來更顯從容優雅,舉手投足間也具有女性魅力。Q:日本最近有什麼新鮮的事物嗎?A:日本女生對於愛美這件事情近乎偏執,任何新奇有趣的東西都樂意嘗試,我也不例外!像我最近就迷上一款「驢奶入浴劑」,洗完澡身體會滑滑的、非常滋潤,省去寒冷冬天洗完澡後,還要擦身體乳液的麻煩。之前有一款「歌舞伎面膜」被用在伸展台上,面膜上有日本藝妓或動物圖案,但我到現在還沒勇氣用......(笑)。另外,使用防水喇叭在洗澡時一邊聽歌,也是日本近期很盛行的事。Q:私底下的板野友美是怎樣的人呢?A:我在螢光幕前總是有話直說,私底下確實也是不擅說謊的人,從來不會勉強自己討好別人,我相信只要用真誠的心待人處事,留在身邊的朋友也會真心。平時我也會約姊妹淘四處找尋漂亮的下午茶店吃鬆餅、喝茶聊天,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一般人沒有不同喔!
人物焦點
小宇「我長得不帥,但我會音樂!」
從未想過走上歌手路 如果沒有當歌手,小宇想當唱片公司的企畫,幫歌手塑造形象。 不過如果小宇當唱片企畫,看到他自己,他很坦白的說他不會做,因為外表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他的外型不夠好,連他對自己都沒有太大的感覺,不會做這樣的歌手。 我想小宇的心態也是很多人的心態。 大多數人都喜歡美女、帥哥,喜歡美的人事物,但月有陰晴圓缺,這世間有美,就有醜,有好,就有壞,有對比才有差異,有差異才有愛恨情仇,才有故事。 乍看之下,老天很不公平,但老天也很公平,沒有給你出色的外表,卻賦予給你其他的才能。 就像小宇不夠高不夠帥,卻才華洋溢,唱功出色,所以即使他只想當一位全才的幕後製作人,從來沒有想過要當歌手,唱片公司卻相信他可以唱出一片天,支持他走到幕前當歌手。 一般人是懷抱星夢,遍尋不著圓夢的途徑,小宇卻是抗拒了一、兩年後,終於想通了,大家都這麼幫他,如果他再不跨出那一步就對不起別人,他才正式當了歌手。 也許因為出道之前就曾掙扎、深思過,我發現小宇對幕前的成績很隨緣,他總說:「喜歡我的音樂的人就喜歡,不喜歡也沒有關係,做音樂是為了自己喜歡,分享給同好。」 因為包括他自己都有這種的經驗,「看到這個人長得還好,他的音樂我也不會太有興趣,長得很帥,就會去聽一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幾年小宇交出來的歌唱成績單,圈內人的肯定遠勝過歌迷的喝采,這樣的狀況,並沒有讓小宇因而感到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