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60923E10)
戴佩妮 專心做好對的事


發掘興趣全心投入,改變人生態度。
 人從一出生就開始學習的旅程,學習說話、走路、禮節、新知,我們不斷地向外探索、學習與人相處,卻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學習了解自己。學習了解自己的喜好、才能、夢想,甚至學習去了解自己的內心,這其實是一門很大的功課。
 也許是因為以前暈眩症嚴重,曾在美國公共廁所暈倒被送醫急救,我發現戴佩妮這些年很認真地學習了解自己,從了解身體狀況開始,進而了解該怎麼調整自己的人生步調,爽朗的笑聲中多了健康的味道。
 以前大家都稱她是創作才女,寫歌、攝影、導演,每項創作她都表現出色,光是金曲獎就得過最佳作曲人、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編曲及最佳樂團獎,我說金曲獎項都快被她拿完了,她笑著說:「還沒有啦!還是有些獎沒拿過。」
 得獎讓人春風得意,誰會不愛得獎的喜悅!不過我相信得獎對戴佩妮來說,比較像是意外的驚喜,她更在乎的是創作本身帶給她的能量,這個能量讓個性很分裂的她,找到一股安定的力量。
 戴佩妮從不諱言她小時候不愛讀書、常蹺課,甚至還抖出老公西米露跟她一樣都是小混混,打架、逃課都沒在怕,但當她接觸到舞蹈、老公接觸到藝術,他們全都改變了。所以她深信興趣可以改變一個人,只要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專心投入,自然會改變人生的態度。
 當年那個熱衷跳舞的女孩,後來愛上音樂、迷上創作,從音樂延伸出去的影像處理與攝影導演,她都一股腦兒地投入,一個人身兼數職。創作的世界很精采,卻也把她搞得分身乏術、累出病來,不定時發作的眩暈症,彷彿提醒她,人生不能像裝了超強電池的兔子,猛力地敲打著生命節奏。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打破心魔的方法,就是勇敢面對。
 戴佩妮說她以前習慣在一個時間做好幾件事,這幾年開始學習一個時間只專心做好一件事,而且不只是把事情做完、做好,還要做對。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什麼樣才是對的事,就必須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對於曾患有眩暈症、會擔心自己隨時在舞台上暈倒的戴佩妮而言,開演唱會自然有一定的恐懼,即使後來看醫生治好眩暈症,之前在台大體育館跟國際會議中心舉辦演唱會,還是得了重感冒,發生了她沒有辦法克服的身體狀況,所以如何打破心魔、克服身體健康問題,成了她歌唱生涯很重要的一環。
 戴佩妮今年8月首度挑戰小巨蛋演唱會,學著放手,只專心做好歌手的角色,成功克服了演唱會前生病的魔咒,看她在演唱會上像個音樂魔女,把每一個創作音符唱進心底,讓聽她唱歌的人,都變成她的音樂信徒,那場面真令人難忘。
 做完小巨蛋演唱會,戴佩妮接下來的人生計畫表中,所謂的要做好、做對的事情就是懷孕當媽媽了。為了專心做好這件事,她說忙完明年的巡迴演唱會之後,應該會休息一段時間,不過她很得意地說:「沒有關係,我有另一個子彈要出去了。」就是在她演唱會上以鋼琴自彈自唱的新人郭修彧。
 生孩子延續生命,簽新人傳承音樂,戴佩妮專心要做的事,真好!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為了實現手工獨木舟環島的夢想,從送計畫案、跑贊助均不假手他人,2010年一度成行,才從南部繞行東部往北走,就被極差海況中斷行程,不放棄的決心促使2011年手工獨木舟環島又再度成行,這次不但得到全台各地朋友的協助,順利的海況更是幫大忙,讓手工獨木舟環島能在24天完成。 2011年的首航日,在新北市河海交界處就遇上風勢與水流不利的情況,僅航行14公里讓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一度氣餒,但是為了實現夢想,他們繼續硬著頭皮往南划行,就在航程第四天聽到無線電傳來白海豚的消息,大家馬上划到苗栗外埔漁港,親眼看見身邊游過約7隻白海豚在海面跳躍的奇景,長達20分鐘的體驗,看見了台灣海域生態之美,更燃起想環島成功的希望。 李元治說,從海面看台灣的地勢起伏與港灣景色,發現跟站在陸地上看海的視野完全不同,其實台灣各處均有獨特風貌,像是夜晚燈火通明的麥寮工業區,幾乎無人煙的屏東阿朗壹古道,或是險峻的花蓮清水斷崖,親眼目睹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觀成為環島的收穫。 如遇海況不佳、頂浪、逆風等情況,或夜晚上岸休息時,三人便得把手工獨木舟拖行上岸,費力將船從海岸拖行到接駁貨車停靠處,因此此趟環島不僅有航程,還會出現許多拖船前進的狀況。回想起艱辛的環島過程,三人很感謝岸上朋友們幫忙處理住宿、飲食、電器用品補給等,以及宜蘭烏石港到基隆外木山漁港長達63.17公里,全仰仗好天氣與推算潮水得以把握時機完成單日里程最高紀錄,種種有利因素讓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能順利完成環島,寫下人生中重要的一頁。划過屏東龍坑生態保護區的外海,看到原始地貌與天寬地闊景色,發現台灣的自然景觀其實很美。
焦點人物
 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為了實現手工獨木舟環島的夢想,從送計畫案、跑贊助均不假手他人,2010年一度成行,才從南部繞行東部往北走,就被極差海況中斷行程,不放棄的決心促使2011年手工獨木舟環島又再度成行,這次不但得到全台各地朋友的協助,順利的海況更是幫大忙,讓手工獨木舟環島能在24天完成。 2011年的首航日,在新北市河海交界處就遇上風勢與水流不利的情況,僅航行14公里讓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一度氣餒,但是為了實現夢想,他們繼續硬著頭皮往南划行,就在航程第四天聽到無線電傳來白海豚的消息,大家馬上划到苗栗外埔漁港,親眼看見身邊游過約7隻白海豚在海面跳躍的奇景,長達20分鐘的體驗,看見了台灣海域生態之美,更燃起想環島成功的希望。 李元治說,從海面看台灣的地勢起伏與港灣景色,發現跟站在陸地上看海的視野完全不同,其實台灣各處均有獨特風貌,像是夜晚燈火通明的麥寮工業區,幾乎無人煙的屏東阿朗壹古道,或是險峻的花蓮清水斷崖,親眼目睹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觀成為環島的收穫。 如遇海況不佳、頂浪、逆風等情況,或夜晚上岸休息時,三人便得把手工獨木舟拖行上岸,費力將船從海岸拖行到接駁貨車停靠處,因此此趟環島不僅有航程,還會出現許多拖船前進的狀況。回想起艱辛的環島過程,三人很感謝岸上朋友們幫忙處理住宿、飲食、電器用品補給等,以及宜蘭烏石港到基隆外木山漁港長達63.17公里,全仰仗好天氣與推算潮水得以把握時機完成單日里程最高紀錄,種種有利因素讓李清榕、張宗輝、李元治三人能順利完成環島,寫下人生中重要的一頁。划過屏東龍坑生態保護區的外海,看到原始地貌與天寬地闊景色,發現台灣的自然景觀其實很美。
人物焦點
油畫修復師
 相較於歐洲對於文物修復保存規範已走了近百年,台灣則在近10年才逐漸反思、正視,1994年帶著西班牙的「繪畫修復與保存」碩士學位與修復證書回國的郭江宋,可說是最早將西方修復觀念、技術帶入台灣的修復師。 有著化工科背景的郭江宋因喜歡畫畫,爾後考進了當時的台灣藝專,畢業後更前往西班牙學習西畫。然而在學畫的過程中,他充滿困惑:「因為我的化工背景,讓我清楚知道我周圍同學使用材料的方式有著很大的問題。」相較於一般畫家總在意畫面呈現或技法,他關心的卻是,這些材料日後容易變質嗎?會不會損害畫作?因此當他從教授口中得知「修復與保存」這門科系的存在,即便當時已申請進繪畫博士班,卻還是投入修復的學程。 累積多年的繪畫底子,也讓郭江宋在面對待修畫作時有足夠的判斷力,在一筆一刀間重現藝術家最初的筆順與筆觸,從他手中恢復舊時風采的油畫,已超過萬幅,它們多來自畫廊、美術館的請託,更有來自藝術家後代的傾心託付;命喪於二二八事件的陳澄波,多年來雖由家人悉數保留其作品,但因保存環境惡劣,送到郭江宋手裡時皆有嚴重髒污、剝落與龜裂,是他記憶中經手過毀損最為嚴重的作品。 面對多有剝落的畫作,要補上畫面,只能先填補白漿,再以利刀雕刻出油畫的筆觸肌理;在此之前,還需從現有畫面觀察原始筆順,一旦無法重現同步的方向,整幅畫即使修復完成了卻也呆板走味。陳澄波的畫作,讓郭江宋足足花了10年多的時間修復,這段填補台灣美術史缺漏的長路,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修復經驗。 「修復必須理性且絕對客觀,更必須與藝術家站在同一面,將自己抽離。」修復不比創作,能在畫布上留下「自己的」痕跡,曾經為了創作留西,卻意外落腳在修復領域,郭江宋笑言:「人生總有一點遺憾,但也沒關係。」當在美術館看見自己修復過的畫作吸引他人駐足,心底泛起的滿足感雖與創作有別,但終究無可取代。
人物焦點
孫耀威 走過低潮懂得更珍惜
控制體重有妙招 如果有一種手術,可以讓人吃再多也不會胖,孫耀威說他一定立刻去做。因為他是超級大胃王,他曾在美國一口氣吃掉4個三層大漢堡;來台灣吃胡椒蝦,一個人就吃7鍋蝦;陽明山的豬油拌飯,他也可以一次吃6碗。 聽孫耀威細數他有多會吃,再看看擺在我們面前的脆皮先知鴨、金瑤炒龍筋、花椒沙茶粉絲煲,感覺君品酒店頤宮特別為他準備的這3道招牌菜根本不夠他塞牙縫。果然孫耀威很豪氣的說,「我一個人就可以吃完這三道菜配兩碗白飯。」 這麼會吃的人,怎麼當藝人呀!除非他天賦異稟,怎麼吃都吃不胖。 孫耀威當然不是,他說他曾胖到腰圍36吋,拍古裝戲定裝,他照鏡子看自己的古裝造型覺得自己變醜了,心想是不是老了,有一點懊惱,心情很沮喪,到了下午才突然想到變醜的原因是變胖了。 孫耀威在描述他發現自己原來是變胖才變醜時,聲音仍忍不住興奮地高了起來,因為變胖可以減肥,變老可就沒救了。 但變胖仍是藝人的一大忌。 所以每個藝人自有一套控制體重的方法,孫耀威說他只要一發現自己變胖,就會開始三餐改吃一餐,但那一餐還是照常大吃大喝,滿足他的口慾,去年他用這種一餐減肥法,外加每天做運動兩小時,短短一個半月就瘦了10公斤,減肥效果驚人。 暴飲暴食其實對身體很不好,我忍不住提醒孫耀威為什麼不三餐照吃,但吃少一點呢? 「我食量大得驚人,一吃就停不下來,所以最好就忍耐不要吃。」孫耀威說,當歌手要顧及形象,不能像一般人瘋狂的喝酒、玩樂,所以他一定要找一樣東西來放縱自己,只能選擇吃。 以前從不覺得孫耀威這麼會吃,現在才看到他這一面,我想這應該也是他當偶像歌手的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