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60923E10)
戴佩妮 專心做好對的事


發掘興趣全心投入,改變人生態度。
 人從一出生就開始學習的旅程,學習說話、走路、禮節、新知,我們不斷地向外探索、學習與人相處,卻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學習了解自己。學習了解自己的喜好、才能、夢想,甚至學習去了解自己的內心,這其實是一門很大的功課。
 也許是因為以前暈眩症嚴重,曾在美國公共廁所暈倒被送醫急救,我發現戴佩妮這些年很認真地學習了解自己,從了解身體狀況開始,進而了解該怎麼調整自己的人生步調,爽朗的笑聲中多了健康的味道。
 以前大家都稱她是創作才女,寫歌、攝影、導演,每項創作她都表現出色,光是金曲獎就得過最佳作曲人、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編曲及最佳樂團獎,我說金曲獎項都快被她拿完了,她笑著說:「還沒有啦!還是有些獎沒拿過。」
 得獎讓人春風得意,誰會不愛得獎的喜悅!不過我相信得獎對戴佩妮來說,比較像是意外的驚喜,她更在乎的是創作本身帶給她的能量,這個能量讓個性很分裂的她,找到一股安定的力量。
 戴佩妮從不諱言她小時候不愛讀書、常蹺課,甚至還抖出老公西米露跟她一樣都是小混混,打架、逃課都沒在怕,但當她接觸到舞蹈、老公接觸到藝術,他們全都改變了。所以她深信興趣可以改變一個人,只要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專心投入,自然會改變人生的態度。
 當年那個熱衷跳舞的女孩,後來愛上音樂、迷上創作,從音樂延伸出去的影像處理與攝影導演,她都一股腦兒地投入,一個人身兼數職。創作的世界很精采,卻也把她搞得分身乏術、累出病來,不定時發作的眩暈症,彷彿提醒她,人生不能像裝了超強電池的兔子,猛力地敲打著生命節奏。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打破心魔的方法,就是勇敢面對。
 戴佩妮說她以前習慣在一個時間做好幾件事,這幾年開始學習一個時間只專心做好一件事,而且不只是把事情做完、做好,還要做對。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什麼樣才是對的事,就必須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對於曾患有眩暈症、會擔心自己隨時在舞台上暈倒的戴佩妮而言,開演唱會自然有一定的恐懼,即使後來看醫生治好眩暈症,之前在台大體育館跟國際會議中心舉辦演唱會,還是得了重感冒,發生了她沒有辦法克服的身體狀況,所以如何打破心魔、克服身體健康問題,成了她歌唱生涯很重要的一環。
 戴佩妮今年8月首度挑戰小巨蛋演唱會,學著放手,只專心做好歌手的角色,成功克服了演唱會前生病的魔咒,看她在演唱會上像個音樂魔女,把每一個創作音符唱進心底,讓聽她唱歌的人,都變成她的音樂信徒,那場面真令人難忘。
 做完小巨蛋演唱會,戴佩妮接下來的人生計畫表中,所謂的要做好、做對的事情就是懷孕當媽媽了。為了專心做好這件事,她說忙完明年的巡迴演唱會之後,應該會休息一段時間,不過她很得意地說:「沒有關係,我有另一個子彈要出去了。」就是在她演唱會上以鋼琴自彈自唱的新人郭修彧。
 生孩子延續生命,簽新人傳承音樂,戴佩妮專心要做的事,真好!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謝銘祐唱出台南家鄉味
訴說安平生活風情 「我是台灣人,我是台南人。」第二十四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上,謝銘祐以簡單的兩句話觸動不少台南在地人的心。有著黝黑的膚色、爽朗的笑聲,唱歌時低沉有磁性的聲音,帶些許滄桑感,對談間透露出謝銘祐強韌草根性的特質。 身為資深的唱片製作人,謝銘祐在十三年前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傳遞音樂,回到母親的故鄉--台南安平,自組了「麵包車樂團」,以義演方式帶著音樂走入老人院。 此外,謝銘祐最常出沒的地方就是廟宇,「剛開始在廟前演唱的時候,來聽歌的人稀稀落落,但當他們聽到不是流行音樂,而是以民謠或台語歌曲,甚至是過往熟悉的旋律,開始覺得『這團唔鋼喔』,來聽歌的人慢慢地越來越多。」謝銘祐開心地說著。「應該要有人來為他們唱。」就是這再簡單不過的理由。 最初回到安平的謝銘祐,先到各圖書館找尋文史資料,想要更深入了解這塊土地,並以台灣安平的古名「大員」為工作室命名。十年內陸續完成「台南」專輯,每首歌都細細說著這裡的生活點滴。 同為台南人的記者,在看到謝銘祐得獎時,那種台南人的驕傲感直衝腦門。反覆聽了專輯N次,配上台語字的歌詞,很對味,也很「高難度(有些甚至聽唔)」謝銘祐笑著說:「安平多走幾趟,慢慢多聽幾次,就會懂了。」 其中「戀戀大員」的歌詞中提到:「牽腸掛肚的巷內,風對海中央吹來,幾痕蚵殼灰,茫霧黃昏的紅磚⋯⋯」就是安平最樸實的生活寫照。「安平的路就是這樣又窄又彎曲,紅磚瓦就是安平的代表色,小時候鄰居間生活很緊密,做壞事馬上被抓包!」一路跟著謝銘祐走到安平港邊,他眺望著藍天與船隻,彷彿每個角落都是他沉浸思考的基地。(圖片/謝銘祐提供)
人物焦點
劉明湘 唱出內心騷動的靈魂
選擇 放棄比堅持還困難 看到劉明湘,讓我忍不住想起金城武。 金城武剛出道時,因為從小念的是日僑學校跟美國學校,國語說的不是很好,曾被嫌反應慢半拍,懷疑他在演藝圈會紅嗎? 從小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劉明湘,跟金城武一樣,踏入歌壇最擔心自己的國語不好,所以話不多,寧可唱歌給大家聽。 劉明湘唱歌的確很好聽,她有一副好歌喉,所以可以不斷征戰歌唱比賽,從「超級星光大道」、「星光傳奇賽」比到「中國好聲音」,花了7年的時間,終於擁有了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 比起許多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比賽得獎的歌手,劉明湘的星運算是坎坷了些,等了7年才等到出片的機會,除了心情上的煎熬,還有經濟上的困頓,能夠堅持下去,並不容易。 不過我發現對劉明湘而言,放棄其實比堅持還難。 劉明湘承認她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很糾結自己為什麼要選這條路,懷疑自己是不是為了賭一口氣,才會一直堅持下去,沒有想過乾脆離開回美國。 紐約大學雙修心理學跟經濟系,還提早畢業的她,在回來台灣之前,幾乎沒有碰過挫折,一畢業就有房地產公司找她去上班,媽媽也叫她回舊金山準備接管家裡的廢物回收公司,她原本答應媽媽回舊金山,因為廢物回收公司跟中國有生意往來,就先回來台灣師大學中文,剛好碰到「超級星光大道」比賽,愛唱歌的她,抱持著好玩的心態報名參賽,沒想到拿到了第2名跟一紙唱片合約,讓她決定修改人生的道路,留在台灣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