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60923E10)
戴佩妮 專心做好對的事


發掘興趣全心投入,改變人生態度。
 人從一出生就開始學習的旅程,學習說話、走路、禮節、新知,我們不斷地向外探索、學習與人相處,卻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學習了解自己。學習了解自己的喜好、才能、夢想,甚至學習去了解自己的內心,這其實是一門很大的功課。
 也許是因為以前暈眩症嚴重,曾在美國公共廁所暈倒被送醫急救,我發現戴佩妮這些年很認真地學習了解自己,從了解身體狀況開始,進而了解該怎麼調整自己的人生步調,爽朗的笑聲中多了健康的味道。
 以前大家都稱她是創作才女,寫歌、攝影、導演,每項創作她都表現出色,光是金曲獎就得過最佳作曲人、最佳國語女歌手、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編曲及最佳樂團獎,我說金曲獎項都快被她拿完了,她笑著說:「還沒有啦!還是有些獎沒拿過。」
 得獎讓人春風得意,誰會不愛得獎的喜悅!不過我相信得獎對戴佩妮來說,比較像是意外的驚喜,她更在乎的是創作本身帶給她的能量,這個能量讓個性很分裂的她,找到一股安定的力量。
 戴佩妮從不諱言她小時候不愛讀書、常蹺課,甚至還抖出老公西米露跟她一樣都是小混混,打架、逃課都沒在怕,但當她接觸到舞蹈、老公接觸到藝術,他們全都改變了。所以她深信興趣可以改變一個人,只要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專心投入,自然會改變人生的態度。
 當年那個熱衷跳舞的女孩,後來愛上音樂、迷上創作,從音樂延伸出去的影像處理與攝影導演,她都一股腦兒地投入,一個人身兼數職。創作的世界很精采,卻也把她搞得分身乏術、累出病來,不定時發作的眩暈症,彷彿提醒她,人生不能像裝了超強電池的兔子,猛力地敲打著生命節奏。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打破心魔的方法,就是勇敢面對。
 戴佩妮說她以前習慣在一個時間做好幾件事,這幾年開始學習一個時間只專心做好一件事,而且不只是把事情做完、做好,還要做對。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什麼樣才是對的事,就必須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對於曾患有眩暈症、會擔心自己隨時在舞台上暈倒的戴佩妮而言,開演唱會自然有一定的恐懼,即使後來看醫生治好眩暈症,之前在台大體育館跟國際會議中心舉辦演唱會,還是得了重感冒,發生了她沒有辦法克服的身體狀況,所以如何打破心魔、克服身體健康問題,成了她歌唱生涯很重要的一環。
 戴佩妮今年8月首度挑戰小巨蛋演唱會,學著放手,只專心做好歌手的角色,成功克服了演唱會前生病的魔咒,看她在演唱會上像個音樂魔女,把每一個創作音符唱進心底,讓聽她唱歌的人,都變成她的音樂信徒,那場面真令人難忘。
 做完小巨蛋演唱會,戴佩妮接下來的人生計畫表中,所謂的要做好、做對的事情就是懷孕當媽媽了。為了專心做好這件事,她說忙完明年的巡迴演唱會之後,應該會休息一段時間,不過她很得意地說:「沒有關係,我有另一個子彈要出去了。」就是在她演唱會上以鋼琴自彈自唱的新人郭修彧。
 生孩子延續生命,簽新人傳承音樂,戴佩妮專心要做的事,真好!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逗樂自己 排解情緒的高手 我發現每一次跟盧廣仲聊天都有不同的收穫。 他當兵回來後,曾一個人花了11天從台北走回台南家,走過憂鬱的低潮時期,開始學著關心別人、幫助別人,讓自己忘掉,也放掉不開心的情緒。面對人生的困境,他總會找出很獨特的方法來解決,擁有很多「武功秘笈」,讓我忍不住想挖寶,探探他的「武功秘笈」。 盧廣仲最深奧的「武功秘笈」是他覺得人生是劇本、是自己寫,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安排好的試煉,這麼一想逆境便成了祝福,日子就好過多了,讓人超級釋懷。 他的「武功秘笈」還有很重要的一招是逗樂自己,我們平常都忙著招呼別人,應對別人的情緒反應,卻忘了好好照料自己的情緒,盧廣仲說的逗樂自己,光聽起來就讓人很舒心,沒想到方法更是特別,居然是一個人在家時,看著鏡子做自己這輩子最醜的鬼臉。 他說:「通常一個人在家不會有什麼動作跟表情,那時候的能量沒有方向,當你照鏡子做鬼臉,感覺像是有一把手電筒照著自己,你可以讓別人發笑,為什麼不能讓自己發笑?扮醜或是一直笑這一招很療癒,超秘笈。」 除了對著鏡子做最醜的鬼臉,他也常一個人在家裡學電影《陰屍路》的喪屍走路。 你能想像平常總是抱著吉他唱歌的盧廣仲,突然變成了《陰屍路》裡的喪屍走來走去,那畫面還真是充滿想像空間。 「可能我常學喪屍走路,所以才會被朋友說我很奇怪,好像我坐在那裡,人家就會覺得這個人怪怪的。」雖然被朋友形容很奇怪,盧廣仲卻覺得每個人心中其實都有這一塊,一旦跟他一樣,試著去做這些怪怪的動作,就好像很久沒有通風的房間,突然通風了,房間內的灰塵都會被吹起來,一陣風吹過後,那房間自然也就窗明几淨。
焦點人物
逗樂自己 排解情緒的高手 我發現每一次跟盧廣仲聊天都有不同的收穫。 他當兵回來後,曾一個人花了11天從台北走回台南家,走過憂鬱的低潮時期,開始學著關心別人、幫助別人,讓自己忘掉,也放掉不開心的情緒。面對人生的困境,他總會找出很獨特的方法來解決,擁有很多「武功秘笈」,讓我忍不住想挖寶,探探他的「武功秘笈」。 盧廣仲最深奧的「武功秘笈」是他覺得人生是劇本、是自己寫,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安排好的試煉,這麼一想逆境便成了祝福,日子就好過多了,讓人超級釋懷。 他的「武功秘笈」還有很重要的一招是逗樂自己,我們平常都忙著招呼別人,應對別人的情緒反應,卻忘了好好照料自己的情緒,盧廣仲說的逗樂自己,光聽起來就讓人很舒心,沒想到方法更是特別,居然是一個人在家時,看著鏡子做自己這輩子最醜的鬼臉。 他說:「通常一個人在家不會有什麼動作跟表情,那時候的能量沒有方向,當你照鏡子做鬼臉,感覺像是有一把手電筒照著自己,你可以讓別人發笑,為什麼不能讓自己發笑?扮醜或是一直笑這一招很療癒,超秘笈。」 除了對著鏡子做最醜的鬼臉,他也常一個人在家裡學電影《陰屍路》的喪屍走路。 你能想像平常總是抱著吉他唱歌的盧廣仲,突然變成了《陰屍路》裡的喪屍走來走去,那畫面還真是充滿想像空間。 「可能我常學喪屍走路,所以才會被朋友說我很奇怪,好像我坐在那裡,人家就會覺得這個人怪怪的。」雖然被朋友形容很奇怪,盧廣仲卻覺得每個人心中其實都有這一塊,一旦跟他一樣,試著去做這些怪怪的動作,就好像很久沒有通風的房間,突然通風了,房間內的灰塵都會被吹起來,一陣風吹過後,那房間自然也就窗明几淨。
人物焦點
醜比頭發現家 名畑俊孝
好奇眼睛。觀察世界 圓滾滾的粉屁桃、頭頂兩根綠色旋轉羽毛的綠羽仙⋯⋯這一群造型奇特的小精靈,正是近年紅遍大街小巷的「醜比頭」(KOBITOS)家族成員。 他們長相雖醜,卻醜得令人過目不忘!而發現他們的人,便是自稱醜比頭發現家的「名畑俊孝」。 醜比頭的爆紅程度,如同一股強大的療癒力量襲捲全台,但名畑俊孝卻不意外,他說:「醜比頭在日本也是這樣的,先是非常受到女性朋友的喜愛,後來連小朋友們也開始相信醜比頭的存在,甚至跟著書中的辦法,開始在大自然裡捕捉醜比頭,所以我喜歡以醜比頭研究者的角度和大家互動,而不是作家的身分。」 談起發現醜比頭的靈感來源,名畑俊孝表示,他從小就對生活的每個微小變化充滿好奇,比如看著老家周圍的草地,就想著「沒有風吹過,為何會有草在飄動?」、在家裡休息,就思考著「沒有人在屋內走動,地板怎麼會傳來細小聲響?」因為細膩的觀察,加上他腦中天馬行空的想像,催生出《醜比頭圖鑑》中琳琅滿目的小精靈角色。 名畑俊孝如數家珍地分享每一隻醜比頭發現的經過,草叢間製造出窸窣聲的兇手是藏匿其中、瘦長身形的「草班精」;老家牆壁吊掛的飾品,其實是葫蘆狀的「水胡蘆」變的;友人贈送的羽毛小物,竟然是雙耳如鮮紅羽毛般的「赤羽佛」⋯⋯
人物焦點
應蔚民 深沉靈魂愛挑戰
不放棄!總是想嘗試 小應三月份才剛從法國演完「愛情剖面」舞台劇回來,去了一趟法國,感受法國熟男的魅力之後,小應一回來台灣,就開始留起鬍子,愛上了自己熟男的樣子。 熟男小應還帶了他自己做的麵包來給我,他做的麵包很專業,自己揉麵糰、放烤箱,圓型的手工麵包隱約可見幾顆葡萄乾點綴,再撒上白芝麻,外型並不花俏,但卻聞到很紮實的麵包香氣,就好像小應的性格一樣,平實的外型下,有個深沉的靈魂。 說他有個深沉的靈魂是因為他很愛思考,看待很多事情的態度很嚴肅,可是他的創作與表演又總是以輕鬆嘻笑的方式來呈現,難怪他說自己像創意雜貨店,無法被定位,什麼都想沾點邊。 他組樂團、做音樂、演電影、電視劇、舞台劇,玩脫口秀、做麵包、去海釣,最近還著手寫電影劇本、準備當導演,沒做過的新鮮事,他都想嘗試。 小應喜歡挑戰人生,念醫學工程的他,沒有進演藝圈之前是個修理醫療器材的工程師,還曾經去美國受訓,修理過胃鏡、心電圖機、心導管,他不斷在找尋人生的答案,當了三年半的工程師之後,發現當工程師不是他自我實現的工作,於是選擇在簽約前離職了。  放棄簽約保障的工程師工作,選擇前途茫茫的音樂之路,小應當然面臨過家人的反對,他承諾無論未來的工作如何,都不會要家人資助,所以在拍「海角七號」之前,離了婚的他,把錢給了前妻跟孩子,曾經困頓到一天只吃一餐。 還好「海角七號」開啟了他的戲劇之路,讓他找到另一片天空,嘗到不同的創作的樂趣。
人物焦點
王傳一 秀眼技熬出頭文
 粉絲的熱情反應,王傳一笑著說,從戲剛播出,他就領教到了,觀眾提出的來的問題千奇百怪,包括他在第一集開車時盯著任容萱看了多久,觀眾都幫他算出來看了七秒鐘,說他這樣難怪會出車禍,讓他趕緊跟觀眾道歉,做了錯誤的示範,因為那一場戲他其實沒有真的在開車,所以很多小細節沒有注意到。 另外還有觀眾質疑他不是失明嗎?頭髮怎麼可以弄的這麼整齊?穿搭這麼有型?大家都入戲很深! 這些都是戲劇的魅力!也是王傳一愛上演戲的原因,透過戲劇讓他體驗了不同的人生。 為了揣摩方展丞這個失明的角色,他特別去台北市立啟明學校觀察視障同學上下學的情況,有一整個禮拜每天晚上刻意將房間的燈全關掉,把自己丟在黑暗的世界裡,摸黑去洗澡,然後摸黑穿上衣服走到床上準備就寢,結果發現光是要穿襪子睡覺,拿了襪子,先穿上左腳,再準備穿上右腳時,竟然就找不到另一隻襪子在哪?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心想算了,還是開燈找比較快。 因為實際摸索經歷過,讓他體會了盲人的生活就是很慢,有他們自己熟悉的生活步調,所以特別跟導演研究了,他在劇中房間的擺設要盡量簡單,每樣東西放哪裡都有固定的位置,然後走路走直的,還會算步數來測量距離。 不過即使只是演了九集的盲人角色,王傳一說他身上還是有很多碰撞的傷,深刻體會了盲人過生活真的很不容易,特別拋磚引玉捐款給社團法人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希望社會大眾也能一起關心盲人。 這也算是王傳一演這齣戲的另一個收穫,透過角色去了解盲人的世界,關懷弱勢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