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張嘉渝   攝影/記者臺大翔、陳宇睿  
(20160911E10,E11)
玖壹壹+謝和弦 1句話開示叛逆青少年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他們過去曾叛逆 玖壹壹】
 發跡於台中,由擅長饒舌、編舞的「健志」與專長作曲、製作、影片的「洋蔥」於2009年9月11日成軍,而擅長作詞的「春風」隨後加入,曲風為台語嘻哈,2012年因「癡情的男子漢」一曲MV爆紅,其他著名歌曲MV皆有數千萬點閱率,包括「打鐵」、「9453」、「嘻哈庄腳情」。今年9/11在台中圓滿戶外劇場有售票演唱會。
健志不愛制式教育 課外全面發掘興趣
 健志算是玖壹壹團員中,最早進入叛逆期的成員,國小就抄別人作文、自己簽連絡簿,甚至會假裝沒有作業、隔天早上叫同學幫忙寫,健志說自己其實很喜歡自然、理化,雖想認真讀書,但身為九年一貫課程第一批學生的他,面對老師不清不楚、制式的教法,原本有興趣也變得沒興趣,於是他開始參加籃球隊、田徑隊,不斷向課堂外發掘自己的興趣,專一時甚至自創饒舌社,年僅16歲就跟洋蔥成立饒舌團體「玖壹壹」,並到夜市賣馬鈴薯打工,賺錢為表演治裝,也學習與人相處。專三誠實面對自己喜歡的藝術跟音樂,辦理休學,結束工業工程管理科的學業。
玖壹壹春風
玖壹壹健志
洋蔥伸手和媽要酒錢 去哪兒喝酒會報備
 相反地,喜歡待在家裡研究東西的宅男洋蔥,青少年時期其實不太叛逆,高中時還有門禁,他笑說,自己做過最叛逆的事就是「吃完麥當勞,垃圾沒分類就丟」,相較之下,高中畢業後當兵期間反而比較叛逆,每週末放假都會跟媽媽伸手要錢坐計程車去與健志喝酒,但都會向媽媽報告位置,堪稱玖壹壹中的乖寶寶。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玖壹壹洋蔥
媽媽化療春風只顧著玩 母親逝世頓悟回頭
 至於家境不好的春風,16、17歲時想要幫家裡賺錢,便踏入特殊「金融業」協助處理債務,錢賺得很快,24歲就買房子,但春風說:「我以前超不孝的,我媽媽在化療,我還跑出去玩。」3年前媽媽過世,火化那刻春風哭了、也頓悟了,加上當時認識多年的洋蔥跟健志勸他不要再回去做「那個」工作、跟他們一起做音樂,春風覺得他們是真心為自己好,才讓他決定在人生的歧途回頭並加入玖壹壹。過去曾經參與百人群架,現在春風所做的壞事頂多就是開快車,最高紀錄曾1個月被開7、8張紅單,但被爸爸大罵後,這個月降到只有1張罰單。
1 2 3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街頭的文字藝術家 標線工人
 採訪這天,秋老虎發威,萬華地區的小巷弄裡,一班標線工人頂著大太陽,推著高溫的熱拌工作車穿梭街道,一筆一畫書寫下交通安全提醒:「慢」一點,比較快。 標線工程屬公共事務,主要都是由地方政府發包工程給標線公司合作,每個劃記都要於法有據,而每一班標線工人當中,都會有一位像王榮維這樣的資深師傅,負責確認、丈量及劃線。這些標線都是有學問的,每個字必須控制在2.5mX1m的大小,符合文字比例及用路人的行車視線。 標線必須先從丈量外框開始,接著再以Primer黏劑增強瀝青對顏料的黏著力,而熱拌顏料則需以瓦斯車時時加溫、維持攝氏160~220℃才能書寫,以致標線工作在夏天炙熱難耐;畫完標線之後,必須立刻灑水降溫,以免有人誤踩剛畫好的字而燙傷。 王榮維表示,除了高溫之外,工作時的另一困難便是在各個狹窄街道中,總有貪圖方便的用路人亂停車,導致無法施工,但工作團隊也只能挨家挨戶找出車主,盡量避免出動拖吊車、降低擾民的誤解;還有駕駛人經常認為他們阻礙交通,甚至發生過衝撞事故,對於這一切王榮維也只是笑笑地說:「大家出來工作,都是為了討生活,要互相體諒啦!」他覺得只要對工作有熱忱,標線工作其實沒有什麼門檻,年輕人若想加入這一行也不錯,因為每天都能在城市當中一筆一畫留下自己作品,頗有成就感! 從高架橋的路名、馬路上的穿越線,王榮維與他的工班推著熱拌車走遍大街小巷,試著用最文明的方式規勸用路人「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下次,先別急著抱怨標線工程阻礙交通,試著欣賞這群街頭文字藝術家們的身影吧!
人物焦點
黃義達 化緣領悟人生
赤腳化緣領悟腳踏實地 「廟裡的和尚分成五個隊伍由不同師父領隊化緣,我被分配的隊伍要赤腳走3公里化緣,冬天赤腳踩在地上非常冷,每一步都是考驗。」黃義達說,他每天赤腳走3公里,跟他一起出家的朋友被分派去化緣的隊伍卻是全廟裡最短的,而且過橋的那一段路還可以穿拖鞋,跟他簡直是天壤之別,讓他忍不住笑稱,可能他的罪孽很深,才被分派要走那麼遠的路。 但每天赤腳化緣的路程中,黃義達領悟到了腳踏實地的得與失。他說在清邁出家那17天,他每天赤腳化緣的路況都很不好,可是沒有一天踩到玻璃,感覺很奇妙,會發現腳踏實地真的很辛苦,但是人活著踏實一點,雖然每一步路都走得辛苦,卻不會受傷,就好像好人做任何事都很辛苦,但起碼沒有人會害你。 好人VS.壞人,腳踏實地VS.譁眾取寵,黃義達確認自己在娛樂圈選擇的是一條不好走的路,不過這條路走來自在,沒有包袱。因為他一開始出道就沒有想過要當藝人,只想寫歌分享,以前他想當娛樂圈的邊緣人,卻被唱片公司推進娛樂圈的核心,做創作偶像,要求他比照市場賣座的歌去創作,難怪他過得不快樂。現在的黃義達,就做自己,享有很大的自由空間,也不去想紅不紅的問題。 黃義達說,老天爺是公平的,就看你怎麼利用時間,在這個行業他賺過錢,但也發現常常有錢的時候,沒有時間;有時間卻沒有錢;賺很多錢並不代表開心,所以他現在很知足,不想當別人眼中的音樂才子,只想當一個幸運的喜歡音樂的音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