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王文麟  
(20160902E12)
趙駿亞 破浪文青


像海 神祕多變
 喜歡大海的人,通常有一個寬闊的胸襟,還有深不可測的個性。
 因為海可以風平浪靜,溫柔折人,也可能驚濤駭浪,教人驚心動魄;更可能是暗潮洶湧,危機四伏,喜歡大海的人,肯定鍾情海的神秘善變,性格也自然有很多面。
 趙駿亞對大海情有獨鍾,常去海邊衝浪、跳水。看他演戲,印象最深的是「新兵日記」跟電影《報告班長7勇往直前》的魔鬼班長,但就跟他私底下給人的感覺一樣,乍看以為他是一個桀驁不馴的人,可是相處過後,才發現他其實是一個很有層次的人;外表桀驁不馴,骨子裡卻細膩柔情,是個文青,難怪他可以在貼上魔鬼班長的鮮明記號之後,還可以演活大愛台8點檔跟偶像劇中的許多角色。
 戲演得好的人,生活經驗必然豐富。
 趙駿亞還沒有踏入演藝圈之前,曾被做生意的爸爸帶到上海念書住了5年,又到美國待了5年,賣車做過業務,在適應環境的過程中,也增長了見聞跟磨練出意志力。
 他很大男人,喜歡掌握主控權,所以拍偶像劇「螺絲小姐要出嫁」時,可以因為聽到電視台主管跟他說一句:「人家說你是玩咖!」就決定不玩了,理由是別人玩得比他還兇,都沒有被說是玩咖,他雖然會去夜店玩,可是從來不帶女生回家,居然被說是玩咖,心裡不服氣,決定不再去夜店,開始到海邊玩衝浪,擁抱大自然。
 去年他在屏東旭海看到幾個日本大學生騎著腳踏車環島旅行,心想日本大學生可以做得到,我們怎麼可以輸人家?愛國的熱血一上來,就決定徒步環島,為公益團體「台灣高齡照護暨教育協會」募款,剃著大光頭一走就走了40天,雖然累到一種上半身和下半身已經分家的狀態,腳起水泡,中暑到醫院打點滴,但沿途認識跟不認識的朋友送來的溫情,卻成了人生中最珍貴的禮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讓心 海闊天空
 為愛徒步環島40天,孤獨的煎熬跟自我對話,也讓趙駿亞熬過情感的波濤低潮,浴火重生,讓他有許多的故事可以分享。
 最近他和威廉正在為電影《報告班長7勇往直前》做宣傳,兩個人拍電影時同居了2個月,朝夕相處培養出革命情感與默契,常相約一起去海邊衝浪、跳水探訪秘境,前幾天跟他們一起去蘇澳的無尾港衝浪,到趙駿亞推薦的秘境賊仔澳撿彩色玻璃,幾個人同心協力攀岩走峭壁,才踏上閃閃發亮的玻璃海灘,藍天碧海,隨著浪花朵朵開,心也跟著舒展開來。
 原來常去看海的人,會被大海打開深鎖的眉頭,打開心鎖,讓心變寬闊。
 幾個人夜宿瓏山林蘇澳冷熱泉度假飯店,初秋的夜晚,蘇澳小鎮寧靜無波,大伙兒坐在戶外的懶人沙發,就著微微燭光,喝著小酒,聽趙駿亞充滿穿透力的聲音說著他的故事,人生曲曲折折,哭哭笑笑,峰迴路轉都是耐人尋味的風景。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小人物代言人 陳大天
演繹 人生的悲喜曲 這世界每一秒鐘都有人失戀,也都有人遇見真愛。 失戀跟遇見真愛都一樣值得恭喜。 不要懷疑,我說的是「恭喜」沒有錯。 失戀的人,聽到我說「恭喜!」肯定很不以為然,失戀明明痛苦得不得了,怎麼可能會值得恭喜? 當我20出頭,第一次為失戀傷心流淚的時候,聽到朋友跟我說:「恭喜!」我也是楞了一下,懷疑我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直到她接下來又補了一句:「恭喜妳,人生又有無限希望!」 我突然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沒錯!失戀,才有機會再談新戀情,人生又有無限希望。 誰沒有失戀過!失戀的時候,最需要朋友的陪伴與安慰,當年朋友的一句話,曾點醒了我,讓失戀的痛減輕了大半,最近高唱著「一百種失戀的方法」的陳大天,很認真地分享他的失戀情傷,乍聽他的失戀情歌,配上豆花妹、卓文萱幾位偶像美女合拍的MV劇情,無奈中帶著搞笑,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太直白很娛樂性,但我看到的卻是陳大天的企圖心。 搞笑藝人的歌路不好拿捏,陳大天選擇走小人物的悲喜曲,從自己的失戀故事切入,發展出平凡小人物渴望愛情,卻老是淪為暖場情人、備胎的無奈,非常寫實。 理論上,這樣的歌,很多男生聽了應該都心有戚戚焉,就好像陳大天說的,不可能每個人都長得像畢書盡一樣帥,像他這樣小人物才是最大眾,他把自己定位為小人物的代言人,想唱歌給小人物聽,所以他的歌不會設計的太難唱,可以輕鬆地學來去KTV唱給喜歡的人聽,讓一群對戀愛有憧憬,但卻找不到方法的男性,從他的歌聲中找到些慰藉,但沒想到反應並不如他的預期。 「周興哲最近的新歌『你.好不好』光是歌詞版在YouTube就有1千多萬的點閱率,MV一出來,一天就有70幾萬的點閱率;我的『哪裡來的勇氣』是點閱率最高的歌,到現在也才80幾萬。」陳大天說音樂很難做比較,80幾萬的點閱率也算可以,可是他總覺得應該要破百萬才對得起公司,還是忍不住跟別人做比較,言語之間難掩失意。
人物焦點
袁詠琳 走出谷底‧為愛戰鬥
愛哭鬼//染髮、化妝都能哭 那天聽Cindy袁詠琳說她出道五年,前四年全公司的人都不喜歡她,做什麼都被批評時,讓我很訝異。 除了很少藝人這麼坦白承認自己沒人緣,印象中她應該是杰威爾唱片的掌上明珠,楊峻榮很欣賞她的音樂才華,力捧她出道,第一張專輯就有天王師兄周杰倫跟她合唱「畫沙」,怎麼會全公司的人都不喜歡她呢? 「真的,真的。」講話又急又快的Cindy忍不住強調她在美國出生長大,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剛來台灣時,講話的表達方式跟用的詞都不對,很容易得罪人。 在一旁的企宣統籌Toto忍不住舉例說,Cindy第一次去染頭髮,只不過染一點點咖啡色,企畫就打電話回公司說,Cindy哭了。 啥咪!染個頭髮就哭了! Toto對我苦笑說:「沒錯,她哭了,後來才知道Cindy的媽媽說染頭髮跟擦指甲油都是壞女生,因為公司讓她變成了壞女生,所以她哭了。」 相隔五年,提起第一次染頭髮哭了的往事,Cindy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邊笑還邊補充道,「我第一次化妝也哭了,因為沒有看過自己化妝化這麼漂亮過,覺得這是我嗎?」 然後她還說從來沒有穿過短褲,讓工作人員忍不住翻白眼,直呼怎麼可能?在美國長大的女生沒有穿過短褲?而且曾獲得全美華埠小姐冠軍,明明有一雙修長美腿的她,居然說自己的腿太細了像雞腳,穿短褲會很醜,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果然很不討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