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張嘉渝、王凱琳、武純淳   攝影/記者李惠洲、陳晉生、沈昱嘉  
盧大中、蔡孝如 部分圖片/本報資料照
(20130816E05)
【老外變台客】
外籍刀削麵師傅John Roy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John Roy
加拿大人,42歲,來台五年
我的絕活是手工刀削麵
 結束在加拿大事業與台灣妻子來台的John,第一次吃到丈母娘經營二十多年的刀削麵便驚為天人,有別於國外常吃的細長義大利麵,刀削麵的粗麵條竟藏著他不曾感覺的嚼勁,也令他好奇那菱形是怎麼削出來的,進而向丈母娘拜師學習。
 從揉麵、拿刀指法,到交互運用手腕、手臂力道,雖然每天不斷地削,但身兼韓式合氣道教練的他懂得如何避免受傷,經過兩年磨練,John在技術取得丈母娘肯定後,在台北車站周邊的現址自立門戶,雖然附近補習的學生普遍對吃不是那麼講究,只求便宜、飽肚,也有學生不知道什麼是刀削麵,便跑進來詢問,John就會拿一盤剛削煮好的麵條給他們看,反而讓John有機會為他們上一課「台灣味」。
番茄牛肉麵/120元
湯頭使用新鮮牛番茄製成,嘗起來番茄的風味很天然又健康。
木須炒麵/85元
將木耳、木須(蛋)、豬肉、青菜與麵條拌炒,雖然只有簡單的醬油調味,但中央厚、四周薄的麵條擁有容易吸收醬汁的特點,吃起來特別入味。
削麵
以左手臂撐著磚形麵糰的重量,右手將刀持水平,順著麵糰表面,運用手腕、手臂力道往前推,右手由右往左持續削的同時,搭配左手順時鐘轉動麵糰。
陳寶蓮/John的丈母娘
「我女婿他很認真學習,不會喊累,有台灣牛的精神,最負責任的是他用完東西會收拾,不會弄得一團亂,很值得稱讚!」
DATA
雲客來山西刀削麵館
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100號
(02)2370-5111
 11:30~20:30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回台灣尋味,完成母親留下的功課 在一青妙發現母親留下的食譜後,超過二十載未見的基隆親戚,也恰好聯繫上她們,「我想趁這個機會回到台灣,理解父母過去生活的軌跡,也想再吃到母親以往做給我們吃的家常菜。」然而一青妙走訪兒時待過的基隆、九份與台北,卻發現景致早已變了樣,「我後來決定環島走一遍台灣,最後發現與記憶最相似的城市是台南,那裡的建築風貌讓我感覺很親切。」於是和府城原無半點關係的一青妙,甚至成了台南市親善大使,而這次電影也特地到台南神農街、鴨母寮市場等地取景,欲呈現1970~1980年代的氛圍。 回到台灣,一青妙想起小時候母親喜歡帶她上梅子、青葉等台北的老餐廳吃飯,「梅子餐廳的花枝丸、菜脯蛋、地瓜稀飯,都會讓我想起媽媽的手藝。」說著流利中文的一青妙,也聊起即便搬到日本後,我的母親還是請家教到家裡教姊妹倆中文,就是要讓她們記住怎麼說父親的家鄉話。「母親總是開朗又有活力,無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她,父親過世、母親開始上班養家後,也常有男同事送來食物、想要追她(笑)。」 一青妙細數母親的優點,也說自己與妹妹一青窈看見親身故事被影像化後「感覺很害羞」,「飾演母親的河合美智子,演活了母親好客又活潑的性格。」一青妙也如同電影劇情,一直想依據母親的食譜重現熟悉的媽媽味,卻總好似少了關鍵而不可得,「但我還是會繼續嘗試,因為這是母親留給我的功課。」
焦點人物
回台灣尋味,完成母親留下的功課 在一青妙發現母親留下的食譜後,超過二十載未見的基隆親戚,也恰好聯繫上她們,「我想趁這個機會回到台灣,理解父母過去生活的軌跡,也想再吃到母親以往做給我們吃的家常菜。」然而一青妙走訪兒時待過的基隆、九份與台北,卻發現景致早已變了樣,「我後來決定環島走一遍台灣,最後發現與記憶最相似的城市是台南,那裡的建築風貌讓我感覺很親切。」於是和府城原無半點關係的一青妙,甚至成了台南市親善大使,而這次電影也特地到台南神農街、鴨母寮市場等地取景,欲呈現1970~1980年代的氛圍。 回到台灣,一青妙想起小時候母親喜歡帶她上梅子、青葉等台北的老餐廳吃飯,「梅子餐廳的花枝丸、菜脯蛋、地瓜稀飯,都會讓我想起媽媽的手藝。」說著流利中文的一青妙,也聊起即便搬到日本後,我的母親還是請家教到家裡教姊妹倆中文,就是要讓她們記住怎麼說父親的家鄉話。「母親總是開朗又有活力,無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她,父親過世、母親開始上班養家後,也常有男同事送來食物、想要追她(笑)。」 一青妙細數母親的優點,也說自己與妹妹一青窈看見親身故事被影像化後「感覺很害羞」,「飾演母親的河合美智子,演活了母親好客又活潑的性格。」一青妙也如同電影劇情,一直想依據母親的食譜重現熟悉的媽媽味,卻總好似少了關鍵而不可得,「但我還是會繼續嘗試,因為這是母親留給我的功課。」
人物焦點
攝影師 張國耀
 來台灣念書後,他發現台北也經常下起傾盆大雨,即使身處異鄉,也能與家鄉的雨天快樂回憶有所連結,對他來說,雨天多了鄉愁的滋味及思鄉之情。大學期間意外接觸攝影,發現雨天能夠拍到更多獨特的都市即景,像是雨水倒影中的路人、街景,或是因為雨天霧氣所呈現的迷濛燈光,尤其喜歡下雨的夜晚,整個城市經過雨的洗滌,變得更加透亮、清澈和美麗。 因為從事攝影工作的關係,對雨天的困擾也有深刻體會,起先會因為雨天所造成的行程延誤感到焦慮、煩躁,但始終無法改變下雨的事實,因此心態一轉,不如就拿起相機拍攝自己喜歡的雨景作品。 隨著作品累積,張國耀發現自己的影像中常出現「雨傘」,像是《傘屍遍野》小品攝影作品中,正是因為他發現雨天過後,街道總充斥著壞掉的傘,就像屍體一樣散落滿地,詼諧表現路人受到風雨影響的困擾;而傘對稱又平衡的形狀也吸引著他,猶如森林裡的小香菇,在雨天紛紛冒出,妝點都市街道。 這些觀察和紀錄,讓張國耀的雨天不再只是干擾行程的壞事,按下快門的瞬間,就像開啟回到家鄉的任意門,憶起童年躲雨的快樂回憶。下回遇到傾盆大雨時,不妨好好地躲一場雨,細細品味雨天所蔓延出的思念。「天使也要撐傘」,曾以此攝影作品獲得2009「DIGIPHOTO 捕捉台灣之美攝影比賽人文活動類」第2名,幽默表達儘管是天使仍躲不過下雨天,也要像凡人撐起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