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陳晉生  
部分圖片提供/牽猴子、遠流出版社
(20151016E14)
灣生紀錄片 心在哪,家就在那。


寫在本文之前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在台進行大規模「移民政策」,尤其花東一帶有許多日本人前往開墾,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在台日本人遭到全數遣返,而日本統治的50年間,許多日本人在台灣出生,即是所謂的「灣生」。灣生後裔田中實加(中文名陳宣儒)十多年來採訪多位灣生,留下許多珍貴紀錄並著成《灣生回家》一書,籌拍的同名紀錄片今日上映,該片也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帶他們尋根 有何難
 田中實加不假思索說出對「故鄉」的定義,而這也可以說是她所接觸的灣生們內心同樣的感受。
 「灣生」在台灣歷史中,並不是一段被清楚說明的過往,田中實加也是在管家奶奶口中才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詞,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外婆與管家爺爺、奶奶都是灣生,但實際開始追尋歷史,卻是從管家奶奶葬禮上遇見9位灣生開始,他們的遺憾是少了台灣的出生證明,日後只可能領取日本的死亡證明,「在他們心中,有生、有死,生命才完整。」
 「原本我想的很簡單,想說帶9位爺爺、奶奶回台申請出生戶籍謄本,順便找他們的朋友或未婚夫,能有多難?沒想到要找一個人就會牽扯出很多人,我想說夭壽,怎麼辦?」偏偏田中實加的個性就是「做好才能善罷干休」,一旦開了頭又給出承諾,她就無法輕易地放棄,從台灣花蓮、日本德島,甚至美國,只要哪裡有灣生資料就往哪裡去,後來甚至擴及灣生的灣生朋友們。「寫書跟拍紀錄片,其實不在我的計畫中,我原本只想能帶多少人回來就帶多少人,但我曾答應要帶她們回家的高橋智子和桑島靜子奶奶,卻還沒來得及領到台灣的出生證明就去世,覺得再不記錄下來就什麼也沒有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曾擔任藝妓的高橋智子(右二)是田中實加最想放進紀錄片的灣生奶奶,但還沒拍攝她已經離世,田中實加來不及完成這個夢想。
深刻故事 來自他們
 在紀錄片中受大家歡迎的永勝,是位詼諧幽默的老爺爺,連遣返回日本後曾誤入黑社會的經歷,都被他說得搞笑異常,雖然許多兒時同伴早已離世,他仍幸運地找到一位多年不見的好友。另外一位松本洽盛,特別懷念兒時騎水牛的無憂時光,回到日本後還被老師寫下「個性過於優閒」的評語,田中實加說:「其實松本愛這塊土地深到骨子裡。」已近80歲的松本回到自己母親臨終前念念不忘的花蓮鳳林,雖然小時候與家人一起工作的地方已被風災夷為平地,但他也尋覓到曾教他騎牛的阿美族哥哥的家人們。
 片中讓人印象深刻的,還包括被母親片山千歲留在台灣的片山清子,清子的女兒與孫女為了尋找千歲、求助田中實加,一步步揭開千歲並非惡意拋棄清子,而是經濟不允許,只好將女兒託給台灣郭家的事實;讓田中實加特別感謝的則是清水一也,拍片期間,有些灣生曾懷疑田中實加只是利用他們來賺錢,但清水一也始終支持她,對她說:「妳就像灣生在台灣的一個女兒,我相信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去年《灣生回家》的製片帶著前導片到日本搶先讓永勝欣賞, 永勝在窗前以口琴吹奏起〈雨夜花〉。
伴他們 繼續前行
 其實就像田中實加脫口而出的一句生猛有力的「夭壽」,紀錄片看起來並不煽情沉重,時而還夾雜歡笑,田中實加說:「我希望觀眾可以從笑聲中,看到一群人逆風前行的力量。」而將來究竟還會為灣生再做些什麼?田中實加又笑,「我不敢說一定會用什麼形式,隨便給出承諾不是我的風格,但只要仍有灣生需要尋根,我就會繼續提供幫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田中實加手繪的外婆田中櫻代畫像。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片山清子的女兒及孫女後來在日本製片內藤的幫助下,找到片山千歲的墳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清水一也(右)的祖父清水半平曾是花蓮吉野村村長,他特地帶回吉野村郵便局模型送給母親。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唐從聖搞笑外表下的戰鬥!
荊棘的發片之路 人都喜歡看俊男美女,忍不住會批評別人的外表。 可能是年紀大了,有一天突然意識到長相是父母給的,如果可以選擇,誰不希望當金城武、林志玲,既然無法選擇父母、無法選擇長相,開始在心裡告誡自己,要有同理心,不應該以貌取人,要多去看一個人的內涵與用心。 因為有了這樣的同理心,前陣子發現有人在討論「從從」唐從聖不好好搞笑,為什麼要出唱片時,忍不住想去了解他的動機,了解之後才知道他有多奮鬥,樂觀奮鬥到你會忍不住想助他一臂之力。 從從在還沒有當諧星搞笑之前,曾經是搖滾樂團的鼓手,還是北藝大熱門音樂流行社的創社社長。骨子裡的搖滾熱血讓他一直都在創作寫歌,想一圓創作歌手夢想,好不容易簽了唱片公司出片,公司卻在他錄音期間突然宣告解散,他牙一咬決定投資八百萬幫自己圓夢。 為了省錢,從製作、設計、印刷到寫劇本、拍MV,從從全部都自己來,沒想到專輯推出前,年邁失智、中風的父母又相繼住院,讓他公事和家事蠟燭兩頭燒,忙到體重直直落,簡直可以用弱不禁風來形容。 但一聊起音樂,從從會兩眼炯炯有神的告訴你,他寫每一首歌背後的故事,隨時可以哼唱起「胖男時代」,專輯背後的辛苦,好像全都在歌聲中化為烏有。
人物焦點
花猴&阿宅夫妻檔工作、玩樂零距離
放棄正職轉專職部落客 網路上人氣很旺的花猴、阿宅夫妻檔,一個是知名媒體的剪接師、一個則在廣告公司上班,原本只是在部落格抒發生活分享,因為造訪人數不斷攀升,廠商的邀約稿越來越多,使得原本有工作的兩人開始有分身乏術的感覺,於是兩年前決定各自辭掉工作,轉為專職的部落客。在花猴的部落格裡,一張張美麗的照片,都是出自於阿宅之手;當然,阿宅的部落格裡,有時也需要請花猴掌鏡拍照,但阿宅總抱怨這隻小猴子把他拍得不夠好看,從彼此的互動可以感覺到,兩人原有的好默契應用在工作上,可說是相得益彰。 提到工作上的轉變所帶來的影響,阿宅護妻心切地說,「因為我在廣告公司的工作原本就包括了人際關係的溝通,所以轉為專職部落客後,和邀稿廠商討論工作內容對我來說不陌生,但對小猴子就是很不一樣的經驗,因為她之前是剪接師,只需一個人對著機器,工作型態相對單純。」花猴則認為,這兩年認識很多以前工作不可能接觸到的人與事,對她來說是難得的經驗,花猴說著:「目前每個月幾乎都有出國工作的行程,是當上班族時所無法擁有的經驗,雖然很多網友會羨慕我可以到處出國,但這樣到處奔走的工作方式是很累人的,因為只要出國,我就得預先寫好部落格文章,等於是工時更壓縮;但是出國工作的好處就是讓我寫文章時可以有更多題材。」
人物焦點
袁詠琳 愛自己最美麗
手持魔鏡的公主 聰明而理智 看女生挑男朋友是件很有趣的事。 多年前羅霈穎曾跟我說,她挑男朋友的眼光「超好」,每次一群男生給她挑,她總是挑到最糟的那一個。 聽羅妹妹用她獨特的嗲嗲地語氣說她選男朋友的眼光,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美國德州出生長大的袁詠琳挑男朋友的眼光也很獨特,但不同於羅妹妹,她總是一眼就能看穿愛玩花心的男生,還歸納出幾個重點。 「眼神會飄的男生不ok!太愛照鏡子的男生跟太注重穿著的男生不ok!還有講話太大聲、愛講髒話的男生也不ok!」袁詠琳就像個手持魔鏡的公主,一眼就能照出愛玩花心的男生。 聽袁詠琳得意地分析愛玩花心的男生有哪些特質時,我一樣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這回多了一點佩服,沒想到工作人員口中少根筋的袁詠琳,其實還聰明的嘛! 她說這可能是因為爸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讓她對感情沒有安全感,所以選對象很挑、很小心,很會觀察男生。 上星期袁詠琳剛好有空,跟她搭車去瓏山林蘇澳冷熱泉度假飯店半日遊,一路上,聽她談感情觀,幾度讓我忍不住提高音調地誇獎她很聰明、很理智喔! 因為女生一碰到感情,常常被愛情沖昏頭,就算錯愛也不肯放手,而她卻是清清楚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她跟男模紀亞文交往3年,今年初才剛分手,上個月她辦演唱會,紀亞文還特別買票去看她演唱會,感覺即使分手,兩人還是朋友。 袁詠琳承認他們還是朋友,而且即使分手,他們也仍然還愛著對方。
人物焦點
趙詠華告別假笑人生
 我們常常在別人的期許下做很多事情。乖乖上學念書,找一份正當的職業,按部就班結婚生子,這樣的人生乍看之下很圓滿,但這到底是不是你要的?你過得快不快樂? 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也許連你自己也不清楚,因為你從來沒有認真的為自己想過。 趙詠華到了四十歲失婚,才發現這個問題,才開始為自己而活。 「我從小就有憂鬱症,四十歲失婚時,想到上無父母,下無子女,覺得自己的人生怎麼這麼失敗,憂鬱症加恐慌症一整個爆發開來,看了兩年的心理諮詢師,重新理我的人生,發現我的原生家庭缺乏愛,沒有安全感,離開家時,我想找一個男人可以無私的愛我,但怎麼可能?只有父母會這樣無私的愛你,寄望這樣,後來覺得不是這樣,就像佛家說的貪愛,結果當然是受傷,最後發現我這輩子沒有為自己活過。」 因為失婚的挫折,趙詠華回頭檢視人生,看見自己從小為了不被同學取笑是沒有爸爸的私生女,很努力去裝得很乖,表現得很優秀,她知道如果她裝得像是被人捧在手心裡的小公主,就不會有人追問她的家世,所以她從小就用假笑過人生。 沒有安全感的人會習慣性的武裝自己,有人裝酷、有人假笑,其實只為了掩蓋心裡的那一個缺口,趙詠華找到答案後,整個人就放鬆了,開始懂得轉念,也開始去整理和媽媽之間的愛恨情仇,理解媽媽在婚姻中的無奈,理解媽媽其實是個可憐而悲情的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