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51009E10)
浩角翔起 他們有人群恐懼症?!


學講笑話 原是為了歌手夢
 看浩角翔起主持、演戲搞笑習慣了,每次看他們出專輯唱歌,總覺得他們應該是好玩唱唱歌,可能多一個歌手的身分,有助於他們在搞笑主持之餘,多接一些商演。
 直到他們當了「二姊」江蕙「祝福」演唱會的固定來賓,看了他們25場的說說唱唱,每一場表演完,浩子(圖右)都回到台下當歌迷聽二姊唱歌,跟他坐在一起聽了好幾場演唱會,聽他每一首歌都跟著二姊大聲地唱,才發現浩子真的很愛唱歌,浩角翔起對唱歌是認真的。
 原來浩子跟阿翔(圖左)最早的明星夢都是當歌手。
 想要當歌手,卻跑去參加緯來電視台的「電視笑話冠軍」比賽而踏入演藝圈,浩角翔起的選擇還真妙,他們肯定平常就很會講笑話。
 「我們以前都不會講笑話!」浩子、阿翔異口同聲地說,在參加「電視笑話冠軍」比賽之前,他們都不會講笑話,為了上節目,才努力去背笑話,希望學會講笑話能為他們的歌手夢多加一點分。
 沒想到這個分數加太多了,直接把他們加成了搞笑團體,推往「食尚玩家」的主持棒,還得了1座金鐘獎。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當內斂感性遇上外放理性的化學效應
 做外景節目做了這麼多年,浩角翔起的形象親民,兩人一搭一唱的搞笑默契十足,這種親密關係不僅令外界好奇,連浩子也說他想起來都覺得噁心,很想去觀落陰,知道他們前輩子到底是什麼關係?但觀落陰這種事太恐怖了,他不敢嘗試,只能派阿翔去,不過他又擔心阿翔去,會變成阿翔在控制老師。
 阿翔說:「沒錯,別人要控制我很難,我喜歡控制別人。」
 一個觀落陰就可以看出浩角翔起截然不同的個性,浩子是內斂感性的創作型歌手,阿翔是外放理性的唱跳歌手,2個人加起來的化學作用很有趣,有一種親民的喜感,那也是浩角翔起最吸引的特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下舞台後 2人只想安靜沈澱
 不過浩角翔起台上親民搞笑,台下卻有人群恐懼症,都很害怕一個人面對群眾,怕被要求「笑點」,怕被要求合照!
 阿翔一個人出門,一定戴帽子、口罩變裝,理了平頭的浩子不愛變裝,但練就了敏捷的行動力,在別人認出他之後,瞬間便移動離開了。
 2個人都說跟老婆、孩子在一起的時候最自在了,因為碰到粉絲要求合照,他們可以說;「對不起,這是我們的家庭日,不方便拍照。」
 親民的浩角翔起談起他們的人群恐懼症,讓我想起了小燕姐曾說過她主持節目嘰哩呱啦的講不停,下了節目其實很安靜,不太說話的。
 在舞台上耗掉太多力氣,下了舞台就只想要安靜沈澱。
 一動一靜才能維持身心靈的平衡,只是要當耀眼的「萬萬人迷」,很難下了台不被關注。
 大家看到浩角翔起,還是忍不住想笑,忍不住想跟他們合照。
 好吧!就開心地笑吧!浩角翔起的人群恐懼症只能留給自己去解決。
 因為就像浩角翔起說的,出專輯唱歌根本不可能賺錢,但是只要有一個老闆聽了他們的歌很開心,一開心就幫員工加薪,這樣就會有很多員工很開心,員工的家人也會跟著開心,這就是浩角翔起存在的意義。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幫天后寫歌 越寫越上癮 其實這幾年主流歌手開始找獨立音樂人合作,林宥嘉跟Hebe都曾跟獨立音樂激發出不同的火花,這已是樂壇的趨勢,所以Hush忍不住有感而發地說,獨立音樂有時也需要主流音樂的幫助,能跟主流音樂互動會更好。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獨立音樂人都願意跟主流合作,Hush承認有些做獨立音樂的人會堅守立場,覺得跟主流音樂合作會變得商業,會有銅臭味,但他覺得那種堅持並不聰明。 「獨立音樂人如果想做一個全職的音樂人就要有腦袋,適時的選擇跟主流音樂合作,否則只能邊打工、邊上班兼玩樂團,無法完全靠音樂維生。我現在就完全靠音樂生活。」Hush無疑覺得自己是個聰明的音樂人,很滿意目前的狀況,既可以維持做獨立音樂的理想,也開始幫主流歌手寫歌。 這一年來,Hush幫孫燕姿、安心亞和阿妹都寫了歌,而且都是主打歌。 我開玩笑說他最近賺不少版稅哦!可以不用再去幫人家煮咖啡了。 他則開心地笑著說,還好啦! Hush熱愛創作,從以前就很想幫其他歌手寫歌,他很感謝孫燕姿選中了「克卜勒」,給了他幫主流歌手寫歌的一個很好的開始。「孫燕姿跟阿妹都是天后,如果能再寫到王菲的歌,感覺就很厲害。」Hush幫別人寫歌寫上癮了,也開始想要當「集郵」創作人。 Hush的心情,我懂,因為我也是「集郵」創作人,葉蒨文、鄭秀文、阿妹這些天后的歌,我都寫過,創作這條路很寂寞,但也充滿成就感!就是這樣,才會讓人寫上癮。
焦點人物
幫天后寫歌 越寫越上癮 其實這幾年主流歌手開始找獨立音樂人合作,林宥嘉跟Hebe都曾跟獨立音樂激發出不同的火花,這已是樂壇的趨勢,所以Hush忍不住有感而發地說,獨立音樂有時也需要主流音樂的幫助,能跟主流音樂互動會更好。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獨立音樂人都願意跟主流合作,Hush承認有些做獨立音樂的人會堅守立場,覺得跟主流音樂合作會變得商業,會有銅臭味,但他覺得那種堅持並不聰明。 「獨立音樂人如果想做一個全職的音樂人就要有腦袋,適時的選擇跟主流音樂合作,否則只能邊打工、邊上班兼玩樂團,無法完全靠音樂維生。我現在就完全靠音樂生活。」Hush無疑覺得自己是個聰明的音樂人,很滿意目前的狀況,既可以維持做獨立音樂的理想,也開始幫主流歌手寫歌。 這一年來,Hush幫孫燕姿、安心亞和阿妹都寫了歌,而且都是主打歌。 我開玩笑說他最近賺不少版稅哦!可以不用再去幫人家煮咖啡了。 他則開心地笑著說,還好啦! Hush熱愛創作,從以前就很想幫其他歌手寫歌,他很感謝孫燕姿選中了「克卜勒」,給了他幫主流歌手寫歌的一個很好的開始。「孫燕姿跟阿妹都是天后,如果能再寫到王菲的歌,感覺就很厲害。」Hush幫別人寫歌寫上癮了,也開始想要當「集郵」創作人。 Hush的心情,我懂,因為我也是「集郵」創作人,葉蒨文、鄭秀文、阿妹這些天后的歌,我都寫過,創作這條路很寂寞,但也充滿成就感!就是這樣,才會讓人寫上癮。
人物焦點
設計總監 易瑋勝
 2008年,以「雨」為題策劃了一次展覽,展覽中易瑋勝藉由小時候在紙上透過虛線表現下雨天的經驗,設計了一把名為「雨線尺」的作品。尺上的空白間距,畫下雨天不用再小心翼翼,帥氣地拿起筆刷~刷~刷畫下,紙上的狂風暴雨瞬間出現! 為什麼當年以「雨」為展覽命名?易瑋勝表示,雨是每個人、每天都有可能會遇見的自然現象,就像設計一樣。設計之所以必須,也是為了讓大家的日常生活更便利,而非一齣曲高和寡的獨角戲!透過「雨」這個貼近日常的現象,讓設計師設計更便利生活的物件、讓民眾對於參觀展覽更有動力。 來自雨都基隆的易瑋勝說:「下雨是小時候生活中再習慣不過的一種自然現象,當然不討厭!」幼時的雨天記憶很熱鬧,即便淋了個滿身濕也覺得無所謂;長大後,雨天記憶叫「平靜」,容易讓自己衍生出另一種看世界的眼光!無論是在家隔著客廳的玻璃看雨還是在外騎車,雨是一層隔離罩,隔絕了自己的心和外在紛擾。雨再大,心中總會有一種「嘿嘿~淋不到我啊!」的想法,讓自己從下雨天的「阿雜」情緒中抽身,心緒空出一些空間,讓關於生活或工作的有趣想法悄悄萌芽。 再者,迷上單車好一陣子的易瑋勝,也享受騎車時遇到雨天,毛毛雨或滂沱大雨各有不同感受,都喜歡。當全身沾滿汗水,水霧狀的毛毛雨灑在身上和臉上,根本是種救贖,瞬間為身體帶來清涼,因長途騎車而帶來的痠痛也得到解脫。途中若碰到大雨,固然有安全的疑慮,卻也更能挑戰自我,曾經在登上武嶺的路上遇見滂沱大雨一度想放棄,但堅持到最後完成挑戰的那一刻,成就感卻讓自己到現在都難忘。 雨過,總會天晴!無論實際的氣候變化或生命歷程中的雨天,每次總會為生命帶來些新破口。雨過必留痕,跟著易瑋勝的故事為自己從雨天中獲取一些獨有體驗吧!誰說雨天只會惱人?雨天的機車停車場以雨衣為顏料,變成一幅鮮豔畫作,你注意到了嗎?(圖片提供/易瑋勝)
人物焦點
設計師蕭青陽 用唱片設計讓台灣發光
以設計傳遞關懷 2005年「飄浮手風琴」、2007年「我身騎白馬」、2008年「甜蜜的負荷」及2010年「故事島」,連續四張唱片入圍美國葛萊美獎唱片設計,卻都闖關失利,朋友擔心蕭青陽意志消沉,他說:「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中間我也曾自我懷疑、沮喪,但後來轉念一想,葛萊美是我從小夢想的音樂殿堂,我竟能置身其中,這份肯定已是夢想成真,我是幸運的,其他的就別管了!我只要記得我內心的激動,及做好每一件設計就好。」 或許是上天看見了蕭青陽內心的堅定,在與葛萊美獎擦身而過的此時,竟傳來蕭青陽奪下了全美獨立音樂大獎(The IndependentMusic Awards IMA)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的好消息,他也是第一個拿到該獎項的台灣人。 人人都以為身為華人圈、台灣唯一一位五年被四度提名的唱片設計大師,蕭青陽應該名利雙收,但這兩年,蕭青陽其實過得很辛苦,為了完成夢想中的作品「故事島」,他推掉了很多案子,與工作室夥伴們日復一日專注著剪紙創作。「2004年南亞大海嘯,突然之間,二十多萬人就這樣消失了,這件事震撼了我,我一直想做些什麼,直到2009年台灣受到八八水災重創,我決定不能再只是想,我要以我的方式對這個世界傳遞關心。」 剛好,音樂人李欣芸找上門,希望能與蕭青陽合作一張專輯,要展現對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懷,蕭青陽一口答應,埋首創作,「在這個數位即是一切、download風潮當道的時代,我很叛逆,我故意要以『手工』的方式做唱片設計,讓作品說話,讓人們以欣賞手工藝般的眼光,重新發現唱片。」於是,蕭青陽以剪紙手法創作,從取材、剪紙到雷射雕刻等,技術問題、資金短缺等困境就在眼前,從封面到內頁共11幅作品竟花了蕭青陽團隊一年的時間閉關創作,期間蕭青陽的父親一度還賣房子來幫助團隊往前走,他說:「我感念在心,過程雖然孤獨,也曾幾度徬徨,想要放棄,但總是想到人生如果只能活七十歲,我已經超過一半,我只想做我認為有意義的事。」坐在電腦桌前的他,瞬間掉進設計世界,神情專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