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王姝琇   攝影/記者潘自強  
(20151004E11)
神轎匠師

Profile
王永川/84歲
民國21年出生,從事神轎製作已超過60年,父親王西海是從事頂下桌的木工師,耳濡目染之下王永川揣摩前人作品,並靠著自己的分析與實作無師自通、闖出一片天地,作品散見全國,其中在台南有90%的神轎都是出自王永川之手,故被稱為「府城大轎的祖師爺」,2009年獲得第15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肯定,以及台南市政府文化資產認證登錄。

 偌大的木作廠房裡,擺放著來自台灣各地廟宇待修復的神轎,7、8位傳統工匠正專注在自己的工作檯前或切割、或雕刻,或作勢比劃著手上木構元件的完成度,每個小細節都關係著神轎完成後的整體表現,馬虎不得!
 神轎是神明出巡的交通工具,簡單分為文轎與武轎,外觀上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文轎有轎頂,而武轎則無。由於樟木質地堅韌而輕柔,不易折斷又易於刻畫細微,因此神轎用料多為樟木,由木雕師傅設計搭配八仙、天兵神將,或以花鳥和麒麟等吉祥圖案呈現,以極盡奢華的細緻雕工彰顯對神明的敬仰。
 84歲的資深神轎匠師王永川,1967年於府城成立「永川大轎」,其作品展現出傳統雕刻技法,且存有閩南古法的遺風,除了木雕的精製美學外,傳統神轎以「榫卯」接合的技術更是其精華,在不使用鐵釘的情況下,完全以木製卡榫和水膠加強密合度,將一個個獨立的木構元件組成1座神轎,還得經得起風吹日曬和人為力道依然堅固如新,是製作神轎的精髓之一。
 「製作神轎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畫設計圖。」王永川說道。神轎從無到有,樣式的決定和圖騰的安排等全得從底稿開始,再將神轎細分為數10個木構元件,有的師傅負責神明座椅,有的負責龍柱、明燈或廟宇匾額雕刻,以及內外數10片具透視感的轎身裸雕,完成後再一一組裝、上色,以至完成,王永川說:「以前都是1個人從頭做到尾,大概需要4個月以上才能夠完成;現在1個師傅負責一部分,速度比較快,但是也是要幾個月時間。1座神轎60、70萬元,可以用數10年、甚至百年,都是考驗著師傅的功夫。」但製作神轎也遇到傳承的問題,讓王永川不勝唏噓,「這功夫只能靠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經驗,沒辦法『偷呷步』,肯學的人愈來愈少⋯⋯。只要神明保佑我身體健康,我就會一直做下去,讓神明有轎可以坐。」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蕭敬騰 散播愛的種子 
用歌聲療癒其他人 從蕭敬騰還沒有正式出道,我就約他來報社棚拍做訪問、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辦自由見面會,一路看著他走紅,也見識了歌迷為他的歌聲而癡狂。 我記得有歌迷全家大小都是他的粉絲,專程從美國趕回來參加他的自由見面會;有老奶奶切水果、親手燉煮雞湯,提到活動現場給他吃;有上班族盯著他的每一個行程跑,記錄他的每一場演出。 歌迷滿滿的愛,把蕭敬騰推上一個又一個舞台,成為耀眼的巨星,但也是歌迷瘋狂的愛,讓蕭敬騰發現他原本以為的黑白分明世界,其實有一塊模糊灰色地帶,很難去解開。 近一年來,蕭敬騰接連發生被潑糞攻擊、收到活蟲冥紙信件恐嚇事件,即使報警處理了,卻始終無解,三不五時還會遭受人身安全的威脅,讓他現在出入都有貼身保鑣跟著。 走紅的代價,在蕭敬騰身上看得格外清楚。 還好蕭敬騰悟性高,很早就體會到身為公眾人物肩負的任務,也樂於承擔走紅的代價與責任使命。 「我覺得公眾人物就是一個信仰,我們做音樂、做藝術的本來就是要讓人能夠療癒,不管是用說的、創作出來的,都要有絕對的任務、責任跟使命。最基本、最簡單的是從我們的言行舉止、我們所做的一切開始,不能隨便上個電視胡說八道,那是不一樣的。」蕭敬騰很清楚自己的使命是傳遞一種精神,一個社會的價值觀。 所以他堅持行善沒有數字之分,愛心不分人或動物,提醒每一個人的角色都不輕,千萬不要小看了自己的能力跟影響力。 每次聽蕭敬騰分享的心情都不同,最近地球的災難太多,我們的話題也變沉重了,但如果偶爾的沉重,能換來充滿希望的明天,這沉重其實也帶著植栽的樂趣。 播撒著良善的種子,當這些種子開出向陽的花朵,那時候再聽蕭敬騰唱歌、再看他主演的電影,又會有另一番滋味!
人物焦點
剪下黑暗 體現各式美好 楊士毅
獲獎無數,仍怏怏不樂 因為討厭自己 剪紙,是東方文化中,帶著傳遞美好祝福的表現方式。對於楊士毅來說,則是他有別於影像創作外,另一種說故事的媒介。低頭畫草稿、專注於剪紙的他,每張剪紙創作都有著獨到的故事與設計,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專職剪紙創作多年,殊不知其實他在2013年底,才開始剪下他人生的剪紙處女作。 「其實我接觸剪紙已經超過七年,但是卻一直沒有動手剪下任何一張紙,後來因為女友搬新家,希望我剪紙為她慶賀新屋落成,不然我大概也不會碰剪紙吧!」曬出古銅色臉龐的楊士毅,說起女朋友時,嘴角漾起了笑容,足見她在生活中對他的影響力。 回溯楊士毅在早期的影像創作裡展現出憤怒、發洩、悲傷、沮喪的情緒,雖然獲獎近百個,可是他絲毫感受不到快樂,他說:「我從小就覺得自卑,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因為寄人籬下,書也念不好、沒人喜歡我,連我都討厭自己。」所以,即便後來在攝影中找到天賦,拍出讓人讚嘆的精彩作品,他仍對自己沒有自信。因為那時期的楊士毅怪罪父母、埋怨別人,生活處處是負面情緒。 後來研究所時期的楊士毅申請了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到西藏旅行,當時他見到當地婦女為幫家中掙個微薄的幾毛錢,努力剪紙販售作品,只要獲得一點錢,婦女們就會歡天喜地,帶著愉快的心繼續剪紙分享祝福。這些畫面對他產生極大的震撼,讓他看見在這片看似貧瘠荒涼的土地上,卻擁有心靈的富足;看似沒有色彩的黃土高原裡,卻因為當地婦女的剪紙,而產生各種顏色。在西藏--他崩潰大哭了。因為這時他才赫然發現,相較生活如此困苦的人,自己已衣食無缺卻怨天尤人,在這荒蕪的環境中,他終於誠實面對自己。在楊士毅的剪紙展覽中,透過小小紅色的剪紙,讓許多人找回童心。
人物焦點
曾靜玟 歌壇新聲一鳴驚人
市場長大的質樸女孩 曾靜玟的歌聲跟外型都讓人很難忘。今年才18歲的她,歌聲純淨如水,有一種純粹的穿透力,讓人莫名被感動。 所以15歲參加「超級星光大道」第3屆的PK賽就一砲而紅,被唱片公司給簽走。 外型帥氣中性的她,有些神情跟潘美辰很像,乍看之下,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她是個小男生。不過跟她聊過天後,發現她其實是個單純的可愛小女生,會跟暗戀的男生告白,會自己招認小學去幫媽媽賣菜,常被前來買菜的婆婆媽媽當成小男生。 可能因為從小就被人家說像小男生,曾靜玟一踏進歌壇,面對中性外型的話題顯得很坦然,倒是媽媽擔心她受影響,總說她雙眼皮、長睫毛,又有酒窩,長得很漂亮,都叫她正妹。 聽曾靜玟說媽媽都叫她正妹,讓我對這麼可愛的媽媽充滿好奇,覺得靜玟的媽媽應該也很正,才會說出這麼正的話。 曾靜玟的「正媽」在桃園大溪市場賣菜,果然是親切的漂亮「正媽」,曾靜玟從小幫媽媽在市場賣菜,算是在市場長大的小孩。 市場長大的孩子,單純而樸實,難怪曾靜玟身上會流露一股樸實的特質,平凡中見真味。 曾靜玟的爸爸當警察,是台東排灣族,媽媽是桃園復興鄉的泰雅族,她說家族雖然只有姑姑曾淑勤當了歌手,但其實每個人都很會唱歌。 爸爸還曾經要跟她一起去報名參加原住民電視台「原視音雄榜」的歌唱比賽,只是後來父女吵架,爸爸沒有去報名,她則一鳴驚人。
人物焦點
「墨路行者」計畫塗鴉環島,找自己
找到創作的「原」動力 回憶一路上經過的城市,他們對台東桃源村布農族部落印象最深,村長伊蘭親自領路幫他們找適合塗鴉的地方,並挺身詢問居民塗鴉意願,平常塗鴉創作者不但要自己找牆,也常被拒絕,很難得能感受外界對他們的善意。JIMMY說,在好山好酒好熱情環境下,創作者心情愉悅,創作能量自然強大,每天起床,全身都有想畫畫的衝動。透過喜歡部落而移居當地的新住民黃曼席引介,他們教國小生從基本怎麼拿噴漆開始,到共同創作出充滿想像的山神、妖怪壁畫,也讓他們感受當地對塗鴉藝術的高接受度。其實整趟旅途下來,大部分的人路過看他們塗鴉有板有眼的,不會覺得是亂畫,就算是不懂塗鴉的一般人,也懂那是種美化環境的方式。 這趟修行在桃園某公仔工廠的鐵捲門上,以連續九幅的大作品畫下句點,過程由Adam Shu Ting Chen、DIMITRI FAIZI共同導演拍攝成台灣第一部塗鴉紀錄片,將在今天搭配展覽共同露出,期望獲得政府支持,媲美國外在戶外就能貼近藝術,即使短時間無法改變,至少他們都曾經歷這段真實面對自我的付出,雖然這趟塗鴉環島已結束,這樣的活動,之後每年都會繼續舉辦。SINIC將在駁二所看到的大船、碼頭高雄印象,畫在鳳山地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