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50524E04)
一澤信三郎 揚帆百年的布包職念

Who’s一澤信三郎
「一澤帆布」品牌創立於1905年,後更名為「一澤信三郎帆布」,目前的經營者一澤信三郎秉持「堅固耐用」、「簡單不膩」的品牌風格,堅持使用天然的棉、麻帆布製作包款,在其努力下,也使原本只有10多位職人的小工房擴大成70餘人的規模。

慢工細活,縫織出堅定的信賴感。
 在京都「一澤信三郎帆布」直營店前,懸掛了寫著「布包」的招牌,一澤信三郎笑說,日文「包」的漢字是「鞄」,但為彰顯自家包款以帆布製作,特別自創這樣一個字,「希望有天,它能登上日本字典。」
「家就是工房」的一澤信三郎,從小就聞著帆布氣味長大,接手家業時,正遇上便宜尼龍製品大量流通,「如果傳統工藝因此被打敗實在太可惜,但我堅持不大量生產,或許依照既定流程製作會充滿安心感,但就不會再發揮智慧,做出更好的商品。」
 因此,即便名氣再大,一澤信三郎都未曾拓店,「我們最大的優勢在於可以直接面對消費者,理解他們的使用問題與需求。」由於長期只用特別訂製的帆布與織染的絲線,不只現在還能買到百年前的包款,甚至提供維修服務,「曾有人拿著40年前買的布包來修理,我們還是能重現其原貌。」一澤信三郎提供給客人的不只是延長使用期限,更賺得無比信賴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堅守實用信念,使用者意見是最好指引。
 相較於許多商品在褪流行後,容易遇上原料斷貨、無法重製的問題,該品牌不刻意追求流行的實用風格,反而成為優點,一澤信三郎提到:「我們的做法乍看也許慢了時代好幾拍,然而我們仍會因應趨勢,做出適合擺放手機的空間或方便騎單車的背包,但不做多餘收納,或一時流行的圖案。」
 有趣的是,目前在工房中的職人,年齡層橫跨20到70幾歲,但一澤信三郎認為:「從來沒有不能交流的時候。」那裡沒有設計師只有職人,每個職人都可依據身邊親友「想要什麼包包」,提出改革或製作新款的建議。搜集大家意見、製作樣品後,一澤信三郎也會再修正或討論,「從使用者需求出發,愈看不到愈要用心」的信條,正是「一澤信三郎帆布」屹立不搖的原因。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訪談再加碼/職人の快問快答
Q:如果有台灣人想拜你為師,你有什麼特殊條件?
A:一定要是個活潑有元氣的人喔!而且先練好日文再來吧(笑)。

Q:平常都做什麼事來放鬆工作壓力?
A:我喜歡散步或游泳,結束後邊泡澡邊喝啤酒最爽快了(他的夫人在旁吐槽說:「他最怕別人叫他不要再喝了,一年365天每天都想喝啊。」一澤信三郎笑回:「我現在就好想試試台啤。」)

Q:若不當帆布包職人,最想從事什麼行業?
A:我想在深山寺院中當沒有結婚的和尚(日本和尚可以成婚),因為結婚就會操煩經濟狀況,無法輕鬆自在(說完拿下小帽,比比光滑頭部),不過我只有造型像而已(笑)。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金馬獎/音效師郭禮杞
 走進工作室,投影幕上《一路順風》正播到公雞「啪嗒」一聲大便落地,令人莞爾,好奇地問郭禮杞這怎麼收音?他從眼鏡上方看著我們說:「那是人吃東西吐出來的聲音。」 電影臨場感來自視、聽雙重刺激,隨畫面傾瀉而出的各種聲音,都是經過現場錄音師敏銳的觀察和後期音效設計完成,像賽車競速的急轉煞車聲,是拿塑膠桌墊在桌上磨、再進電腦處理而成;錄音師也要懂得蒐集現場聲音,像演員將杯子放桌上,就要記得收那輕微的碰撞聲,否則後期就要重配。 在以聲音為主軸的《最遙遠的距離》,不只要還原現場音,還得美化它。「樹林間不能只有樹的聲音,要設計一個讓大家感受這個場景的提示音,如鳥叫聲。」郭禮杞分享,「鳥也不能亂放!還必須考察當地生態才行!」至於戲中2個大男人在港邊談心的場景,也不只對白這麼簡單,「其實現場很吵,環境音全是重做的。我另外去錄船、繩子跟水波聲,放在2人談話空檔中,用聲音營造尷尬寂寥的氛圍。」他在做片子時,會將人生經驗放進劇情、設計音效,他說,這就是每個音效師的個人風格。 拿下3座金馬的郭禮杞,也有過被李安掐脖子的菜鳥時期。「我第1部電影是李安的《飲食男女》,郎雄最後一場戲哭不出來,綠油精眼藥水全上也沒用,好不容易掉淚結果麥克風穿幫,李安跑過來掐我脖子問怎麼會這樣?」郭禮杞笑著模擬當時情況,「其實李安也知道景這麼啷、郎雄又哭很小聲,如果要錄到麥克風一定要拿很近才行,會穿幫表示錄音師非常想錄到聲音。」郭禮杞對聲音的執著與熱情,不但進杜篤之工作室工作,與王家衛、楊德昌、蔡明亮等導演合作,如今更成獨當一面的音效師。 對於台灣電影的現狀,郭禮杞認為台灣的製片應要相信專業,不要老是想著砍價,好的音效能為電影加分,否則在不斷妥協中作品品質會跟著下降,拍電影的人也會越來越少就算只是一個車內的景,也要設計聲音,像是人坐在椅子上發出的磨擦聲等,放大這些細小的聲音,就會有電影感。
人物焦點
施文彬 叛逆的情歌王子
二姊,歌壇生涯中的貴人 施文彬一開口,仍止不住啜泣的情緒,直跟我說抱歉,他失態了。他說他正在寫臉書,邊寫邊聽他以前和二姊合唱的「傷心酒店」,莫名地就感傷了起來。 施文彬的感傷來自於他和二姊有過合唱的難忘經驗,當年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靠著跟二姊合唱的「傷心到何時」、「傷心酒店」一砲而紅,才有了他後來的傷心歌手、台語情歌王子的定位,他的「再會啦心愛的無緣的人」至今仍是膾炙人口的情歌。 二十二年過去了,他跟二姊合唱的「傷心酒店」依舊是KTV熱門點唱的歌曲,讓施文彬每每聽這首歌,感觸特別多。 沒有二姊就沒有今天的施文彬! 施文彬視二姊為歌唱生涯的貴人,也是入行的第一位老師,他還記得當年二姊帶著他上遍各大節目,教他演藝圈的倫理,看到演藝圈的前輩要記得叫大哥、大姊,讓他至今仍牢牢記在心裡。 聽施文彬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他明明比我年長,見面卻總是稱我為「姊」!原來是二姊帶給他的影響。 施文彬很感念二姊當年的提攜,也從二姊身上學到了台語歌壇最重要的傳承。 他說,二姊提攜過很多新人,很用心在做台語歌壇的傳承,所以當他有能力的時候,也跟陳亞蘭、張秀卿、秀蘭瑪雅、吳淑敏、李婭莎等歌手合唱過,他跟李婭莎合作時,還曾特別要她記住這種感覺,希望未來換她把這種精神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