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戴佑家   攝影/記者陳晉  
(20150405E04)
整體形象設計師Van 居家的樂活美學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他是Van】

從早期衣蝶百貨的整體形象設計主管,到現在風格獨具的好氏研究室設計總監,他專做與眾不同的質感設計,並且以感覺為圓心,透過專業技巧為半徑畫圓,成就風格。三年前的他發現,原來獨處時光可以讓自己更透徹的認識那位一直住在心裡的自己。

「將感覺投射到空間,在那裡遇見真實的自己。」
 採訪當天很幸運,台北的天氣很好、傍晚五點三十分的夕陽很美,Van除了拍照的那三十分鐘,就愜意坐在百轉千迴後才買進的二手藤椅上邊聊天、邊採訪。夕陽、晚風、音樂和環繞四周的植物與鎢絲燈泡,或許有人會實際大喊:「有蚊子快進屋吧!」但換個心境、就由感覺開啟感官,這或許不是一眼就愛上的美麗,卻忠實傳達了主人的個性。
 獨自住在一個擁有空中植物園的舊公寓頂樓,回想之前和朋友合租公寓,卻往往租約未到期就落跑的經驗,Van覺得現在的空間讓他非常自在,布置氛圍完全依自己的喜好打造,看膩了、東調調西整整,又可以變出另一個讓自己愉快的空間!打造一處自己真的可以對它產生感情的居家環境,即便久待也不覺得空虛無趣。
 Van的頂樓套房大致分為三個區塊,戶外露台以及以書櫃為界,書櫃前的閱讀空間和書櫃後方的房間。床前角落是他最喜歡的區塊,家裡最棒的裝飾品都會聚集在那邊,每天起床後,Van會花一段時間靜靜端詳它們,以「十分鐘的安靜時刻」為一天揭序,接著為心愛的植物們整理門面,並且讓自己優雅地沖個澡,生活的秩序也由自己制定,旁邊不會有人嘮叨:早上起床一定要先刷牙洗臉才是!
 Van的套房沒有電視,少了「沒有質感的聲響」作陪,音樂、書籍和氣味是他認為最能為居家環境帶來個性的三樣介質,透過它們Van總能輕易地陷入自己的異想世界。
 只要在家,音樂一定不會停,讓音符沒有目的的穿越空氣進入耳中,創作的發想或生活的靈感往往就此迸出!Van說:「過多的計畫有時候反而會讓自己變得手忙腳亂或糗態百出。」因為你太急著「達到目標」,反而忽略了過程中的其他風景,在家獨處時試著讓自己放空、甚至是發呆,拿著一本書發呆一整天都沒有關係,這個過程總會讓你體會到生命為自己帶來的驚喜。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一個人的生活實踐
‧準備美麗食器
 一個人用餐不一定就得使用「一個人專屬的小分量食器」,誰說不可以吃得很豐盛?但賞心悅目的食器一定不可少,喜歡復古形象的Van,趁著旅行京都時,搬回了這些菊花形狀的器皿,讓胃口和下廚意願都大大提升。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圖片提供/Van)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觀察花草變化
 Van對植物愛到無可自拔,越特殊的植物,越能獲得他的注意。透過澆水、修剪枝葉,趁機觀察他們的細微變化,讓自己的感官放大、對任何事物的細節變化更能精準掌握。
‧燈光營造氛圍
 燈光也是在居家氛圍中讓Van執著的部分之一,具有通透感的點狀光,比強調照明功能的日光燈或吸頂燈更讓他喜歡。室內燈光不能太亮,曖昧才容易激發人們的想像空間,讓靈感由此而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戲劇布景畫師 畫出戲棚風采
 雲林是布袋戲的故鄉,因此雲嘉一帶誕生的戲劇布景畫師數量不少。布袋戲分為兩大派,「有閣派」和「五洲派」,戲劇布景畫工則分成「朝陽派」與「良雄派」,畫師陳明山小時候因家道中落,14歲斷了學業,想學得一技之長幫助家計,賣過肉包、甘蔗以及枝仔冰的他,輾轉應徵上布景學徒,師承朝陽派畫師張錦濤,花4年時間自我鍛鍊,他回想自己做學徒時,不僅要24小時待命、畫草稿想故事、腦力激盪不停歇,還要自己手工釘木板,不靠電鋸做出舞臺架構,可說相當辛苦! 50年代的台灣,當時生活並不富裕、晚上也沒什麼娛樂,夜晚看戲需求大,眾人總期盼戲臺布幕拉起的那刻,而看戲也有分淡、旺季,淡季僅4∼5個月,所以旺季一忙起來幾乎得天天作畫,以粉料搭配水泥漆材料畫圖為主,但隨著時代進步,布袋戲棚需加強燈光與音響效果,於是螢光漆大量運用,夜晚發出特殊光芒、也被人戲稱為「黑人光」,螢光視覺效果強,觀者也喜愛,且大廟砸錢做布景之講究,甚至不僅要1層布景,背後3層、4層、甚至規劃走景布幕,規模之大、令人驚豔不已。 但戲劇布景畫師也並非人人都可做,薪水不多、要天天作畫、要有天分、但後天更要努力,半途而廢的人很多,陳明山說,因為他自小就喜愛諸葛四郎等英雄人物,對民間或歷史故事如數家珍,自己也喜歡在月曆紙背面畫畫,處女座的他更是要求完美,基本舞台大小約一丈六,別人製作約一週,他要花兩倍甚至三倍時間才能完成,以中央透視手法耗時費工,布景價格雖比別人高,但也有老客人願意等候,例如大甲鎮瀾宮、新港奉天宮、關渡與高雄各地宮廟,都希望能由明山師傅出馬製作,就是要讓自己宮廟邀請的布袋戲上演時,能獲得滿堂喝采。 即使現在的時代變遷,看戲的人口少了許多,但只要還有人願意看戲,師傅們就會繼續畫下去,畫師筆下戲偶舞臺威風凜凜,要讓一場場好戲,輪番上場!完成的布景,都還要經過再次演練,跟徒弟們一起端詳哪裡還需要改進。
人物焦點
鹿兒島睦 以陶,塑造創意生活。
保持客觀,讓觀者決定作品的內在。 聽到「職人」2字,你的腦中出現哪些連結?是一位頭髮斑白的老師傅坐在工作檯前,長滿皺紋的手握著2天前已完工的作品,反覆雕琢,進行最後總檢,不容許半點差錯? 談起職人,鹿兒島睦謙虛地說:「職人創作的是藝術品或作品,但我自己的生產頂多可以被稱為生活道具,也就是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雖然12年來陶藝創作者的生活型態和職人非常類似,但我正在從事的其實也是一種服務業。」 服務業的想法源自鹿兒島睦早期的櫥窗陳列經驗,不同傳統職人投入畢生心血,只為成就一件無暇作品的決心,他更注重客觀觀察並回應消費者需求。在他眼中,創作就是為了讓人們開心,產品的意義都由消費者決定,因此不希望在作品中加入太多先入為主的想法。於是他盡其所能地生產消費者看了喜歡、能產生共鳴的生活道具,為他們的生活注入愉悅養分。「生產可以讓人樂在其中的生活道具」就是他的最高宗旨。 在日本,大部分的人喜歡使用外型簡單、顏色素雅以及收納機能理想的生活道具,但鹿兒島睦還想要讓消費者有更多「習慣與規則之外」的選擇。多年前,他開始把花草和可愛的小動物畫上陶器,讓這些形象為作品帶來體制外的活潑生氣。燒窯時也完全不在意器皿是否歪了一點點或缺了一小角,甚至釉色上得不均勻,他都認為這是創作過程中必須的趣味。那麼,陶器的功能呢?鹿兒島睦回答:「這也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啊!消費者想怎麼和這些陶器產生連結都沒問題,它們的功能也由消費者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