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張雅文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50322E20,E21)
琴人袁中平 吉他到古琴,修練人生音緣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袁中平,何許人也?】
袁中平國中時開始自學吉他,高中時和同為復興美工的同學童安格、邱岳一起練吉他,彈奏當時最流行的西洋音樂,之後開始接觸民歌,參加「金韻獎」並加入唱片公司,以「旅行者三重唱」之名推出專輯,主持廣播節目也上遍各大節目。赴美念書時無意間聽到古琴音樂,大為驚豔,愛上古琴的他歷經自學不成,開始拜師學藝,如今將傳承古琴視為責任,在台北成立了中華古琴學會,並開設台北琴道館。
古琴小知識
「琴、棋、書、畫」合稱四藝,而琴為四藝之首,古琴歷史可自傳說談起,相傳過去天地不合,因此伏羲氏造琴、彈琴讓天地合、萬物生。古琴早期為溝通天地的法器;春秋戰國時期則為祭祀用的禮器,當時的文人雅士都會彈上一曲,直到封建制度崩壞,琴流入民間,漸漸轉變成樂器,成為中國最古老的樂器之一。
自學古琴,不得要領
 袁中平1984年暫時放下民歌歌手身分前往美國,與在紐約擔任畫家的哥哥同住,並且就讀當地大學美術系,想藉此吸收美國音樂精華,畢業後返台再發片。當時哥哥家中有爵士、藍調、印度音樂、中國古典樂等音樂,無意間他聽到一張古琴專輯,深覺古琴的聲音太美,讓他深深著迷,就這樣開啟和古琴的淵源。
 起初袁中平自認學古琴能無師自通,於是他請朋友帶了一床古琴到紐約,並搜集了大量資料與琴譜,沒想到文字敘述的彈奏指法和琴譜都讓他看得一頭霧水。雖然沒學會彈古琴,他返台後仍推出融入古琴元素,並以傳統音樂加上電子樂的「逍遙遊」專輯,一舉拿下當時的金鼎獎最佳編曲與作曲獎。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原以為看書就能學會彈奏古琴的技巧,但光是一個「往內抹」的指法,就讓袁中平猜不透到底是要往哪裡抹。
初次拜師,難解師意
 袁中平後來透過介紹,登門向國寶級藝術家孫毓芹拜師學藝,孫老師的第一堂課是和他聊天,第二堂課讓他看中國書畫歷史書籍,第三堂課則是跟他討論禪宗,直到第四堂課才開始學琴,但老師僅是彈琴,對彈奏方式都沒有多說,而他只能依樣畫葫蘆慢慢摸索,後來老師辭世,他的學琴之路也因此中斷。
再次學藝,領悟琴道
 袁中平第二次拜師的對象,則是在中國蘇州大學任教的老師吳兆基,一學就是十年,在蘇州小橋流水的古色景致中,向吳兆基老師學習中國傳統的琴藝,讓他了解何為琴道。這時也才領悟當初孫毓芹老師的第一堂課,是要了解他的為人,因為彈琴是以人為本的修養;第二堂課是要他體驗美感;第三堂討論禪宗則是提升至「道」的層次。
 袁中平學琴同時,也赴紐約跟當時藝專(現為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第二屆校長張龍延學習書法與歌唱,體認到生命的感觸會帶來不同琴聲,因此琴聲不只是藝術表現,更是人格的體現。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古琴因為音色較為深沉,雖沒有像其他音色高亢的樂器吸引人,但在歷史發展中卻從來沒有斷過。
成立琴館,傳承古琴
 熱愛古琴的袁中平擔起傳承的角色,在美國成立紐約琴社,並受邀到各地演出、講學,也曾受雇於中國青島大學,期間曾前往勞山的華樓宮,和道士一起彈琴、練拳、打坐,原本留著帥氣短髮的他,開始穿上道袍、紮起髮髻、留起鬍子,而這樣的打扮一直延續至今,因為覺得這樣的造型最舒服,彈古琴也很適合,他笑說:「總不能穿著西裝打領帶彈琴,有點奇怪吧!」
 如今,他選擇紮根故鄉,成立了中華古琴學會、開設台北琴道館,對於從吉他手轉變為琴師,袁中平認為吉他和古琴都是撥弦樂器,部分原理類似,但相較起來吉他容易上手,人人都能彈唱,而古琴的指法、技巧、樂譜的難度則高出許多,不過至今家中還是有擺放吉他,閒來無事也會拿來彈奏一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古色古香的台北琴道館,是袁中平推廣古琴與人文課程的地方。
【國士養成, 開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古琴以蠶絲做為弦,到現代才以鋼弦為替代品,琴身則以整塊木頭雕刻而成,琴身是按板也是共鳴箱,共有十三個徽位與七條弦(分別為宮、商、角、徵、羽、文、武),琴的造型則是以龍、鳳的意象打造,代表聖人的化身。
古琴研習 連結天地物我
 台北琴道館中除了教室、簡單的演奏廳外,還有一間介紹古琴的發展階段與製作工法程序的房間,裡頭陳列許多古代流傳下來的琴譜,袁中平說,古琴的琴譜曲目大約有3,000~4,000首,課程教室內有多款古琴、琴譜,上課時除了能夠聆聽古琴之美,也能了解古琴的演變與構造並學習彈奏指法。
 對於古琴,袁中平以墨寶表明心跡:「琴是天地物我的通合,形神意氣的修練,人我心靈的會盟,德化宇宙的至善」,道盡彈琴的自我修行與天地宇宙的連結,體會古代文人雅士的道德修養、人與萬物交流的目的。
1 2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力挺「輕日記」 一起跑宣傳 阿沁的浪漫和理想化,「輕日記樂團」的主唱小路和吉他手子霆最清楚了,兩個人都曾經當過阿沁的助理,看著阿沁利用F.I.R的工作空檔開班授課,認真寫音樂教材,到現在成立流行音樂學院,找各路好手來當老師,兩個人也自然而然當起音樂學院的老師,小路教創作、子霆教吉他,一起跟著阿沁做音樂傳承的工作,阿沁則圓了他們兩人的音樂夢想,幫「輕日記樂團」出了第1張專輯。 其實小路和子霆5年前就組了「輕日記樂團」,獨立發行過4張創作單曲,在獨立樂團圈早有名氣。 小路說,當初在想樂團的名字時,覺得3個字的樂團好像比較容易紅,譬如五月天、F.I.R、蘇打綠,所以就取了「輕日記」這個團名,有一種用音樂寫日記的感覺,也希望有一天「輕日記」能像五月天、F.I.R、蘇打綠樂團一樣,用LIVE演出感動更多歌迷,闖出一片天。 旗下子弟兵出專輯,阿沁雖然才剛當爸爸,新手奶爸每天忙著團團轉,一有空還是帶著「輕日記」上通告做宣傳,讓小路和子霆很感動。 離開阿沁的音樂學院時,看著阿沁拿出背巾背起女兒小花苞,一臉幸福的準備和老婆花花帶女兒回家,覺得這個奶爸社長阿沁跟舞台上那個抱著吉他耍帥的F.I.R吉他手阿沁相比,多了一股說不出來的溫柔! 勇於實現夢想的男人,自然充滿魅力,難怪學院的練習生花花才22歲就願意嫁給阿沁,放棄明星夢。
焦點人物
力挺「輕日記」 一起跑宣傳 阿沁的浪漫和理想化,「輕日記樂團」的主唱小路和吉他手子霆最清楚了,兩個人都曾經當過阿沁的助理,看著阿沁利用F.I.R的工作空檔開班授課,認真寫音樂教材,到現在成立流行音樂學院,找各路好手來當老師,兩個人也自然而然當起音樂學院的老師,小路教創作、子霆教吉他,一起跟著阿沁做音樂傳承的工作,阿沁則圓了他們兩人的音樂夢想,幫「輕日記樂團」出了第1張專輯。 其實小路和子霆5年前就組了「輕日記樂團」,獨立發行過4張創作單曲,在獨立樂團圈早有名氣。 小路說,當初在想樂團的名字時,覺得3個字的樂團好像比較容易紅,譬如五月天、F.I.R、蘇打綠,所以就取了「輕日記」這個團名,有一種用音樂寫日記的感覺,也希望有一天「輕日記」能像五月天、F.I.R、蘇打綠樂團一樣,用LIVE演出感動更多歌迷,闖出一片天。 旗下子弟兵出專輯,阿沁雖然才剛當爸爸,新手奶爸每天忙著團團轉,一有空還是帶著「輕日記」上通告做宣傳,讓小路和子霆很感動。 離開阿沁的音樂學院時,看著阿沁拿出背巾背起女兒小花苞,一臉幸福的準備和老婆花花帶女兒回家,覺得這個奶爸社長阿沁跟舞台上那個抱著吉他耍帥的F.I.R吉他手阿沁相比,多了一股說不出來的溫柔! 勇於實現夢想的男人,自然充滿魅力,難怪學院的練習生花花才22歲就願意嫁給阿沁,放棄明星夢。
人物焦點
張曼娟 回到生命原點
回首 父親帶來的影響 「生命其實是一直不停在回溯的旅程,看起來一直在往前走,其實我們卻頻頻回首,與過去的自己產生很多聯繫,為生命每件發生的事找出緣故。」除了回溯自我的生命旅程,張曼娟這次更回溯到父母親的生命故事,去思考父母親的生活養成所帶給她的影響。不可諱言,寫別人的故事比較容易,寫自己是困難的,更別提寫到自己的父母了。 其中花了最多勇氣的部分是與父親的對話,「他們都說我像你」,從小到大母親和周遭親朋好友都說她長得像父親,但在個性上她卻有意地要與父親背道而馳。年近九十歲的父親,在家庭和時代的影響下,成為一個很沒有安全感且很能夠容忍的人,「我這部分受他影響很大,說好聽一點,我小時候是一個和平主義者,其實就是沒有底線的退讓者。」 國中時期遭遇了一整個學期的霸凌,直到念了博士班,依舊被同學強勢排擠,「別人說我不配念博士班,我就覺得他們說的是對的;別人覺得我的書寫得很爛,我就覺得我不配做為一個作家。」當她理解到她的自信缺乏是父親帶給她的生命影響後,她決定自己去追尋,「我只能繼續走下去來證明自己,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不過,她也慶幸在生命的磕碰中,有父親強大、無私的愛做為後盾,「這讓我對愛充滿信心。」
人物焦點
漆線藝師 立體華麗細膩工法
 漆線工藝起源於300多年前,福建泉州因民間信仰發達,常以立體華麗的漆線妝扮神像,凸顯高貴身分,成為神像雕刻的一大特色,後隨移民流傳到台灣。 出身新北平溪礦工家庭的顏金益,為習得一技之長,19歲即離鄉背井,到台北學家具雕花,甚至遠赴宜蘭、彰化,欲拜師學漆線工藝,不料當時師傅的手藝皆不外傳,讓他吃了閉門羹;後來恰逢北部有位師傅辭職,他才有機會接下此職務,展開30多年的漆線生涯。 早期的漆線得自行調製漆線土,並靠經驗做出軟硬度適中、可搓、可塑的漆線料,再依所需圖案和形狀,用手工搓出不同粗細的漆線;顏金益則自己研發擠壓筒,把朱合漆、立德粉調合的漆線土放入,即可壓製細密的線,再堆疊盤繞出各式圖案和浮雕。 顏金益說,漆線工藝困難之處在於擺放線條的速度,必須聚精會神以避免失手,且體積越小的佛像,越是考驗師傅的手藝;舉凡關公的龍袍、土地公的鶴袍到觀世音菩薩的花邊,皆出自師傅巧手妝點,費心呈現分毫細節,因此一件好作品,往往要耗時近1個月才能完成。 民國80年後,台灣製作的神像銷往大陸,人才、技術也跟著外流,而後大陸開始大量生產、傾銷,衝擊台灣的漆線工藝,許多師傅不得已紛紛轉行,但顏金益仍為興趣堅持下去,他對漆線的全心投入,獲台北市傳統藝術文化資產保存者、傳統藝術藝師獎的肯定。 如今,顏金益為讓漆線走入生活,胎體不再侷限神像,陸續嘗試在陶甕、陶盤、木化石、骨瓷上創作,圖案也跳脫傳統的龍鳳、吉祥,改以花鳥展現生動細膩的漆線;而顏太太也積極推廣這項技藝,如參展、體驗活動,希望優美的漆線得以傳承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