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謝君怡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50315E23)
鎖匠 神乎其技的好手藝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林本茂/63歲
擔任鎖匠近三十年,沒正式拜過師,靠著不認輸的精神,自行鑽研打鎖與解鎖功夫,從小雅房喇叭鎖到台北101大樓電子鎖,不打開絕不罷休。
 20公斤重的「007皮箱」,裝著鎖匠林本茂所有的「武器」,陪他四處征戰,打開數不清的鎖。
 衣著整齊、髮型一絲不苟,隱約看見林本茂有所堅持的個性。原本從事活字版印刷,產業漸漸沒落後,為了養家他開始嘗試兼差,不像一般鎖匠從小當學徒,什麼都不懂的他,買了打鑰匙機學習後,卻沒信心能用來謀生,一台兩萬多元的機器就擱在牆角,直到家裡淹水不得已放到桌上,引來了鄰居、客戶注目詢問,才開始他的鎖匠生涯。
 林本茂曾經找過「師傅」學習,但繳了學費卻沒學到什麼,當他外出開鎖凸槌時,請師傅幫忙解決,師傅還向客戶吐槽說他根本不會開鎖,這讓好勝的林本茂相當受挫,卻也更激勵他認真地拆舊鎖、買新鎖拆解研究,靠著不斷練習、熟悉手感,如今,任何鎖幾乎都難不倒他。
 從門外漢到現在台北101辦公大樓或名人豪宅的人員受困,都請林本茂幫忙,精通水電、木工的他,開鎖還順手修門,認真謹慎的態度讓顧客安心,不過卻也讓妻子范月珍有些擔心。
 范月珍回憶,一次夜間十一點多丈夫被叫去開鎖,隔天早上六點都沒回家,電話又不通,讓她一早搭車去附近找尪,才知道是鎖太棘手打不開,但林本茂不想放棄,最後終於成功開啟,心懷感激的屋主,還請他們夫婦吃了頓早餐。
 林本茂說,曾有女生半夜打電話哭哭啼啼請他去開鎖,開了之後裡頭衝出一個男生,說他無故開人家的門,氣憤的要報警,原來是情侶吵架;還有一次,半夜兩、三點一個婦女說要看丈夫骨灰,拚命拜託請他去墳墓區開鎖,抵不過對方苦苦哀求,也是硬著頭皮走一趟。
 不管遇到颱風、寒流,24小時不休息的林本茂,苦練的功夫不僅解決他人受困窘境,也破解人生關卡,渡過經濟拮据的日子,養活一家子,他開玩笑說:「剛開始掛出招牌,想說看能不能分一杯羹吃,沒想到現在竟然有飯吃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協力/友俐24小時鎖印店(02)2722-4508,台北市信義區莊敬路281號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阿正師淡淡地說:「沒有辦法啊!我只會做龍舟,沒有訂單的時候就真的沒有工作可做。年輕時還可以接一些製作木頭舢舨的工作貼補家用,但這幾年不需要河川運輸後,就連舢舨也沒有人要訂做了。不過,現在孩子都大了,比較沒有經濟壓力,就真的是做興趣了!」 一艘手工木製龍舟造價不菲,以外國進口的檜木製作動輒七十幾萬元,如果要用台灣杉,造價甚至高達百萬元以上,相較於一艘造價只要二、三十萬元的玻璃纖維龍舟,實在是難以競爭。阿正師坦言已有一兩年沒有接過龍舟的訂單,即使有,多半也是政府單位為了保留傳統文化委託他製作。但有趣的是,木造龍舟對於外國人來說反而視如珍寶,還會透過政府單位指名購買阿正師製作的龍舟,在美國、加拿大、南非、荷蘭、日本等國都可以看見他的作品。「我當然知道現在有更簡便的造船技術,但是,手工木造的質感和競賽時的穩定度,絕對是玻璃纖維製作的龍舟所無法比擬的。」不說話時看起來帶些羞澀的阿正師,說起龍舟時的堅毅神色,讓人感受到他投注其中的熱忱。 有一雙巧手的阿正師,不僅很會做龍舟,對於划龍舟、獨木舟也有研究,更曾遠赴美國密西根州參加當地的獨木舟比賽。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有一年參加德國的水手節,「當時規定只有純手工打造的龍舟才能參賽,台灣地區只有我的龍舟過關!」對阿正師來說,這不僅是對他的肯定,也是最美好的回憶。
焦點人物
 阿正師淡淡地說:「沒有辦法啊!我只會做龍舟,沒有訂單的時候就真的沒有工作可做。年輕時還可以接一些製作木頭舢舨的工作貼補家用,但這幾年不需要河川運輸後,就連舢舨也沒有人要訂做了。不過,現在孩子都大了,比較沒有經濟壓力,就真的是做興趣了!」 一艘手工木製龍舟造價不菲,以外國進口的檜木製作動輒七十幾萬元,如果要用台灣杉,造價甚至高達百萬元以上,相較於一艘造價只要二、三十萬元的玻璃纖維龍舟,實在是難以競爭。阿正師坦言已有一兩年沒有接過龍舟的訂單,即使有,多半也是政府單位為了保留傳統文化委託他製作。但有趣的是,木造龍舟對於外國人來說反而視如珍寶,還會透過政府單位指名購買阿正師製作的龍舟,在美國、加拿大、南非、荷蘭、日本等國都可以看見他的作品。「我當然知道現在有更簡便的造船技術,但是,手工木造的質感和競賽時的穩定度,絕對是玻璃纖維製作的龍舟所無法比擬的。」不說話時看起來帶些羞澀的阿正師,說起龍舟時的堅毅神色,讓人感受到他投注其中的熱忱。 有一雙巧手的阿正師,不僅很會做龍舟,對於划龍舟、獨木舟也有研究,更曾遠赴美國密西根州參加當地的獨木舟比賽。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有一年參加德國的水手節,「當時規定只有純手工打造的龍舟才能參賽,台灣地區只有我的龍舟過關!」對阿正師來說,這不僅是對他的肯定,也是最美好的回憶。
人物焦點
強勢回歸的終極女神 曾沛慈
傾聽心聲,尋找方向 「我常在想如果星光比賽結束後,我就直接發片,搞不好出完一張專輯就沒有了。」曾沛慈說她對音樂的愛啟蒙的比較晚,當年比賽結束後,雖然有唱片公司找她簽約,但她一直很沒有自信,搞不清楚自己要不要當藝人,想要想清楚了再做決定,沒想到8個月後,沒有唱片公司再找她,也沒有表演活動找她去唱歌,而她這才聽見心底的聲音。 那是一個很妙的夜晚,曾沛慈坐在書桌前,突然好像被一道光打到,心裡有一個聲音對自己說:「妳明明就是愛唱歌的,為什麼不承認呢?」 於是她傾聽了心裡的聲音,確定了人生的方向,即使要從戲劇出發,才有機會再切入歌手之路,她也欣然接受。 凡走過,必留痕跡,那沿途的風景都是豐富生命的美麗顏色。 「終極」系列這些年的戲劇歷練,讓曾沛慈向下紮根,累積了很多小粉絲,大家都愛她演的「雷婷」,很多女生把她當成偶像,連曾沛慈都笑稱,唱片公司把她定位為「男偶像」,因為她的歌迷有7成是女生。 曾沛慈確實有「男偶像」的魅力!身高174公分的她,隨便穿一雙有跟的鞋子,就有180公分高,個性又率真、溫暖、愛笑,連女生都愛的女生,自然充滿魅力。 看著愈來愈漂亮的曾沛慈,忍不住想起她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比賽時,化妝品、衣服全都是借來的,只有髒髒的球鞋是自己的,那個她自己口中「爛皮膚的醜小鴨」已經長大,展翅高飛在她偏愛的歌唱世界裡,不管是男偶像還是女偶像,都有屬於她的一片天。
人物焦點
江語晨 寵物教我的事
非典型偶像 如果被媒體冠上周杰倫的「J女郎」,可以讓你進入演藝圈快速走紅,你願不願意當J女郎? 這幾年有很多女生爭著當J女郎,因為一旦被冠上了J女郎,就成了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可以一夕成名。我拿這個問題問江語晨,一向很愛笑的她,竟一臉嚴肅地跟我說:「我不要!」江語晨不願意當J女郎,可是「J女郎」這個封號卻從她一出道就跟著她,前陣子她跟同門師兄潘瑋柏一起遊車河,又被冠上了「潘女郎」,讓她對某女郎的封號特別敏感。 但她不要也無法改變事實,因為我也是從J女郎才開始認識她,只不過認識她之後,發現她這位J女郎跟其他J女郎很不一樣。 乍看長髮飄逸、笑容甜美的江語晨,會以為她就跟一般的偶像歌手一樣,說話輕聲細語,碰到敏感話題會想辦法迴避跳過,小心翼翼維持偶像形象,但她完全顛覆這樣的偶像形象。 江語晨的講話速度很快,笑聲很大,面對敏感話題的回答很直接,就好像一個男孩住進了女孩的身體,她的外表很女性,個性卻像個男生大剌剌。就好像她說不想靠J女郎、潘女郎博版面走紅,寧可靠自己慢慢一點一滴累積時,還從透明的籃子裡捉出她養的烏龜來比喻:「我可以跟烏龜一樣,慢慢走,但總有一天會達到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