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李佩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11113E10)
不做小曼老師
吳依霖螢幕下的真性情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總被人稱做小曼老師的吳依霖,像個魔術師般,吳依霖在髮藝上的突出表現,樹立起她權威的形象。很難想像這樣的吳依霖當年是隻身從雲林到台北打拚,從洗頭小妹開始做起,吳依霖一步一腳印地打下屬於自己的江山。「我一直沒有忘記自己是來自鄉下,我都還是不斷地提醒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忘本,才不會忘記初衷。」吳依霖神情認真地說著。
藍心湄打開心房
 表面上看起來總給人自信滿滿的感覺,不認識吳依霖的人甚至多半覺得她有些距離感而不敢和她交談,吳依霖說:「其實我是很容易緊張的人,從前我不知道如何和熟識的人交談,說多了怕人家覺得我裝熟,索性就乾脆不交談了!」一般髮型師熱情招呼的印象,在吳依霖身上較少展現,卻用自己的好手藝擄獲人心,累積了許多死忠的老客人,想要體驗吳依霖的手藝,預約單已排至一年後,恐怕只能耐心等待。
 一直關起心門的吳依霖笑說,幸好遇見了生命中的貴人藍心湄,因為上節目而熟識,藍心湄總是充滿正面能量的言語和態度,就像是打開她心房的鑰匙般,讓吳依霖的人生觀獲得蛻變。「以前的我很沒有自信心,小時候因為意外而在身上留下多處燙傷疤痕,一年四季都穿高領長袖長褲,直到心湄姐對我說,那是一種別人沒有的印記,應該要覺得驕傲才對。從那之後我開始嘗試著穿低胸短袖短裙,坦然地接受自己!開始學會愛自己之後,才發現世界原來如此美好。」
或許是大眼睛的關係,吳依霖常給人距離感,但交談過後發現,說話直率的她,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大姊。
開始懂得分享
 兩年前,吳依霖在因緣際會下加入了現代婦女基金會做志工,「在這之前很難想像在這個社會竟然還是有很多角落上演著家暴的悲劇,我希望能夠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無形之中自己也更懂得惜福。從中得到的收穫,絕對比付出的多更多。」打開心房後的吳依霖,更懂得分享,把愛傳出去就是她現在最想做的事。
 現在偶爾會利用空檔上綜藝節目的吳依霖,前一陣子因為上了「康熙來了」,節目上侃侃而談、直率不造作的反應,讓原本給人不容易親近形象的她,突然變成可愛的傻大姐,受到更多人的喜愛。「私底下的我比較貼近康熙來了的模樣,上了幾次節目之後,大家發現我其實不嚴肅,原來我也可以很搞笑,這樣的效果可以說是我意料之外的收穫吧!」
 懂得愛自己之後,宛如新生的吳依霖即便是面對熟悉的人、事、物,也都有了全新的感受,從她臉上漾出的笑容和自信的神情,似乎也印證了「施比受更有福」絕非老生常談。唯有愛自己,才能把愛傳出去!
工作之餘的吳依霖笑說自己是標準的宅女,待在家看書就是她最主要的興趣。
吳依霖對於自己的專業有著全方位的要求,設計出好看的髮型固然重要,但照顧客人頭皮的健康則是她更關心的事。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過去   人窮志不窮 丁噹的歌搭了很多電視劇, 很多情歌都很紅。 前幾年的丁噹處於歌紅人不紅的狀況,很多人對她的印象並不深,但近幾年越來越多人認識、喜歡她,光看她三月八日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全場座無虛席,連三樓的包廂也都全開了,就可以看出丁噹的人氣很旺。 因為演唱會一直是歌手的人氣指標,高人氣歌手開演唱會,門票一票難求,人氣不夠的歌手開演唱會,即使送票也乏人問津,所以光看演唱會現場的觀眾人數,就可以幫歌手的走紅程度打分數,非常寫實,也很殘酷。 丁噹很坦然地接受自己前幾年歌紅人不紅的成績,還大笑說,那就晚幾年減肥! 凡事都有正反兩面,人不紅,相對的偶像包袱也沒那麼重,那段歌紅人不紅的日子,反而是丁噹很珍貴的自由時光。 現在的丁噹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尤其是三月八日她在小巨蛋演唱會上發生憑空消失在舞台上的意外,居然還不驚不怖的繼續拿著麥克風唱歌,更讓大家對她驚人的意志力與敬業精神刮目相看,也心疼她的倔強與好強。 我每次坐在台下看演唱會,腦海就像錄影帶播放一樣,總會浮現很多歌手的小故事,那些往昔的片段,和站在舞台上如天王、天后般演唱的歌手,形成強烈的對比,常常讓我有很深的感動或是感觸。 看著鐵肺丁噹在台上時而深情歌唱、時而載歌載舞,贏得滿場歌迷的尖叫與掌聲,忍不住想起當年丁噹父母離異,十三歲就要照顧自己,常常只吃白飯配蘿蔔乾的她,是怎麼熬過青少年的窮困人生? 難怪她會在十七歲就離家出走,開始酒吧走唱生活,揹著跟身高一樣高的背包,拖著一個大行李,把所有家當帶在身上,一個城市唱過一個城市,她不但要唱歌謀生,也要尋找人生的希望。 六年的酒吧走唱人生,練就了丁噹能歌擅舞,還能設計造型、梳化妝的一身好本領,她在舞台上的成功沒有半點僥倖! 現在的丁噹無疑是個成功者!也開始有很多人問她成功的秘訣是什麼? 丁噹的答案是「選擇很重要!」生活越艱難的時候,越難選擇,也越要懂得選擇,懂得堅持選擇。
焦點人物
過去   人窮志不窮 丁噹的歌搭了很多電視劇, 很多情歌都很紅。 前幾年的丁噹處於歌紅人不紅的狀況,很多人對她的印象並不深,但近幾年越來越多人認識、喜歡她,光看她三月八日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全場座無虛席,連三樓的包廂也都全開了,就可以看出丁噹的人氣很旺。 因為演唱會一直是歌手的人氣指標,高人氣歌手開演唱會,門票一票難求,人氣不夠的歌手開演唱會,即使送票也乏人問津,所以光看演唱會現場的觀眾人數,就可以幫歌手的走紅程度打分數,非常寫實,也很殘酷。 丁噹很坦然地接受自己前幾年歌紅人不紅的成績,還大笑說,那就晚幾年減肥! 凡事都有正反兩面,人不紅,相對的偶像包袱也沒那麼重,那段歌紅人不紅的日子,反而是丁噹很珍貴的自由時光。 現在的丁噹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尤其是三月八日她在小巨蛋演唱會上發生憑空消失在舞台上的意外,居然還不驚不怖的繼續拿著麥克風唱歌,更讓大家對她驚人的意志力與敬業精神刮目相看,也心疼她的倔強與好強。 我每次坐在台下看演唱會,腦海就像錄影帶播放一樣,總會浮現很多歌手的小故事,那些往昔的片段,和站在舞台上如天王、天后般演唱的歌手,形成強烈的對比,常常讓我有很深的感動或是感觸。 看著鐵肺丁噹在台上時而深情歌唱、時而載歌載舞,贏得滿場歌迷的尖叫與掌聲,忍不住想起當年丁噹父母離異,十三歲就要照顧自己,常常只吃白飯配蘿蔔乾的她,是怎麼熬過青少年的窮困人生? 難怪她會在十七歲就離家出走,開始酒吧走唱生活,揹著跟身高一樣高的背包,拖著一個大行李,把所有家當帶在身上,一個城市唱過一個城市,她不但要唱歌謀生,也要尋找人生的希望。 六年的酒吧走唱人生,練就了丁噹能歌擅舞,還能設計造型、梳化妝的一身好本領,她在舞台上的成功沒有半點僥倖! 現在的丁噹無疑是個成功者!也開始有很多人問她成功的秘訣是什麼? 丁噹的答案是「選擇很重要!」生活越艱難的時候,越難選擇,也越要懂得選擇,懂得堅持選擇。
人物焦點
蘇有朋 樂當修行大叔 
偶像包袱/徹底拋開 從偶像藝人變成修行人,這過程當然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苦與煩惱。 我們總是看到藝人在台上光鮮亮麗的一面,但並不是每個藝人都天生適合吃這行飯,樂於二十四小時生活在鎂光燈下,接受大家的注目。 蘇有朋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一直生活在聚光燈下,他喜歡當素人,偏偏十五歲半就成名,無時無刻都生活在別人的注視之下,讓他覺得生活被打擾,盛名下的人生並不如外界想像的快樂。 直到他信了佛,開始用內觀法禪修之後,才慢慢脫離心的痛苦,打開心胸,懂得隨緣,過得越來越平和,也越來越快樂。 把自己定位為修行人,蘇有朋最大的轉變是少了偶像的包袱。 他說這次回台拍了電影「甜蜜殺機」裡的俗仔大叔的角色,很多媒體以為他從偶像變成大叔,一定很不習慣,會有很多話題,沒想到「大叔」這一題對他來說,一點兒也不難,他早就接受自己是大叔的事實。 「我今年四十歲了,什麼年紀做什麼事。」蘇有朋不時把年紀掛在嘴邊,絲毫不介意大家知道他今年幾歲了,被人家叫大叔。 只是他所謂的什麼年紀做什麼事,那他這個年紀應該做什麼事情呢? 蘇有朋想都沒想就說,這個年紀就是接受現在是這個年紀。 好一個「這個年紀就是接受現在是這個年紀」,其實不只是藝人,很多人都做不到這一點,面對很多的事實,包括年紀的增長、事業的起落和情感婚姻的挫敗,都不願意去面對。
人物焦點
鄒承恩 放鬆飆演技
為《痞子英雄》 努力減重12公斤 鄒承恩很會演戲! 去年他在偶像劇《16個夏天》裡飾演的阿慶,一口獨特腔調的台灣國語,加上披肩的長髮,每次一出場就讓人想笑,雖然不是男主角,角色卻超搶眼。 最近他在偶像劇《哇!陳怡君》中演的黃兆元一角,則是又帥又真,而且滿懷理想和衝勁,不但擄獲了女主角陳怡君的心,也擄獲了許多網友的心。 2個截然不同的角色,鄒承恩演來得心應手,感覺就好像劇中人物。 我忍不住讚美他很會演戲! 沒想到鄒承恩竟然說,其實每個人都有演戲的天分。 「每個人都有演戲的天分!」真的還假的?我第一個想法是反問自己:「我有演戲的天分嗎?」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妳現在不就是在演戲嗎?每個人都有演戲的天分,只是要放鬆。」鄒承恩還沒有等我想清楚,就幫我下了註解,還教我只要學會放鬆,就能把戲演好。 原來這就是他把戲演好的絕竅。 放輕鬆,簡簡單單的3個字,不僅能演好戲劇世界裡的角色,也適用於人生舞台的各種角色。 從電腦業轉行做演員,鄒承恩當演員的起步算是晚了,他跟趙又廷同時簽給導演蔡岳勳,演了電視劇《痞子英雄》,2個人還一起上過我主持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 記得第一次見到鄒承恩,覺得他好瘦,有一種不見天日的蒼白,後來才知道180公分的他,為了演好《痞子英雄》劇中的「夜行者」角色,硬是從76公斤減肥減到64公斤,所以當他後來演了《16個夏天》裡的阿慶時,我有點不敢相信那個臉頰肉肉的男生是鄒承恩。 「我那時候超瘦,搭捷運碰到很多好玩的事,常有人走到我旁邊問說:『你有沒有那個?』把我當成嗑藥的人,現在體重比較正常有70幾公斤,不過我爸媽剛開始看《16個夏天》也認不出來阿慶就是我。」鄒承恩笑著說,他爸一邊看阿慶一邊笑,還問他說:「你不是也有演《16個夏天》嗎?什麼時候會出來。」不知道讓他發笑的那個阿慶就是自己的兒子演的。 哇!演戲演到連爸媽都認不出來,那感覺多有成就感,難怪鄒承恩笑到臉頰的酒渦更深了。
人物焦點
漆線藝師 立體華麗細膩工法
 漆線工藝起源於300多年前,福建泉州因民間信仰發達,常以立體華麗的漆線妝扮神像,凸顯高貴身分,成為神像雕刻的一大特色,後隨移民流傳到台灣。 出身新北平溪礦工家庭的顏金益,為習得一技之長,19歲即離鄉背井,到台北學家具雕花,甚至遠赴宜蘭、彰化,欲拜師學漆線工藝,不料當時師傅的手藝皆不外傳,讓他吃了閉門羹;後來恰逢北部有位師傅辭職,他才有機會接下此職務,展開30多年的漆線生涯。 早期的漆線得自行調製漆線土,並靠經驗做出軟硬度適中、可搓、可塑的漆線料,再依所需圖案和形狀,用手工搓出不同粗細的漆線;顏金益則自己研發擠壓筒,把朱合漆、立德粉調合的漆線土放入,即可壓製細密的線,再堆疊盤繞出各式圖案和浮雕。 顏金益說,漆線工藝困難之處在於擺放線條的速度,必須聚精會神以避免失手,且體積越小的佛像,越是考驗師傅的手藝;舉凡關公的龍袍、土地公的鶴袍到觀世音菩薩的花邊,皆出自師傅巧手妝點,費心呈現分毫細節,因此一件好作品,往往要耗時近1個月才能完成。 民國80年後,台灣製作的神像銷往大陸,人才、技術也跟著外流,而後大陸開始大量生產、傾銷,衝擊台灣的漆線工藝,許多師傅不得已紛紛轉行,但顏金益仍為興趣堅持下去,他對漆線的全心投入,獲台北市傳統藝術文化資產保存者、傳統藝術藝師獎的肯定。 如今,顏金益為讓漆線走入生活,胎體不再侷限神像,陸續嘗試在陶甕、陶盤、木化石、骨瓷上創作,圖案也跳脫傳統的龍鳳、吉祥,改以花鳥展現生動細膩的漆線;而顏太太也積極推廣這項技藝,如參展、體驗活動,希望優美的漆線得以傳承於世。
人物焦點
型男義剪團 巧手剪集每一份愛心
行遍天下, 無為而大, 為者常成, 不知不識 「全體同學,現在到操場集合!有一群來自台北的設計師,要來幫大家免費剪頭髮了。」 台東蘭嶼的朗島國小內,正透過廣播放送著這特別的指令,那時約莫是2011年的11月,天氣晴朗無雲。 行者之一的Seven說,在台北知名的高級髮廊工作了八年,服務過大小明星,做過各種電影、平面造型,但卻越來越覺得像個弄臣,為了找回當初工作的熱忱,利用休假找了幾個有志一同的設計師,隨便選了敦南誠品的門口為起點,沿路找人剪髮募款,當天晚上直接將所有募款金額送至育幼院。之後又透過友人引領,到台東為孩童、老人居民義剪,不過是一天來回的活動,隔天他們卻決定辭去原本的工作,組成了這個團隊─ ─「行者」。「行遍天下,無為而大,為者常成,不知不識」是「行者」精神,聽起來有點玄,但要解釋其實很簡單,另一位設計師BLUE表示:「說什麼夢想、堅持都太矯情,與其抱怨社會上看不慣的人事物,不如身體力行,讓自己生處的年代成為自己理想的樣子。而我的專長和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剪髮,就從這裡開始。」 陸續到偏遠地區為孩子與老人家免費剪髮,並不是覺得他們弱勢,而是希望讓這些人「接觸到不同的世界。」另一位設計師Xenter回憶好幾次去小學義剪的情形,忍不住大笑:「幫小朋友剪,會越剪越失控,他們天真的會想要剪個飛魚、百步蛇在頭上;成績不好的,還想剪個優或甲上字樣,在在考驗我們的技術。但每每看著他們純真的笑容,摸著新髮型靦腆說謝謝時,才讓我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快樂,也或許我才是被他們幫助的人!」 Seven補充表示,行者另一方面的義剪活動是跟不同的團隊合作,替路人剪髮後,讓路人自由樂捐,所有收入再由該合作單位轉捐給公益團體。Seven特別注重跟師範體系的大專院校合作,因為透過未來的老師,感受行者公益互助的理念,才是真正從教育下手。 看著一張張記錄「行者」到各地義剪的照片,有專注、有滿足、有欣喜、有愛。這五位過去幫明星做個髮型都萬元起跳的帥氣設計師,透過一卡皮箱,找到了讓生命更美好的動力。 理由很簡單:「我們只是幫助你,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然後一直傳遞下去⋯⋯。」行者異口同聲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