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1205E02)
陳大天 天生愛搶鏡!


有心機
 我常常覺得搞笑藝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嚴謹的靈魂。
 因為嚴謹,才會心細的去觀察周邊的人事物,研究出人事物的趣味之處,以及關聯性,才能博君一笑。
 最近搞笑藝人小蝦化身歌壇新人陳大天,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因為很難想像這個聲音有點像陳奕迅和李榮浩綜合體的陳大天,居然就是小蝦。
 小蝦變陳大天,乍聽之下好像有一點瞎,不過如果知道他是如何一路走過來的故事,就會發現他一點兒也不瞎,而是步步為營,處處心機。
 很少人會承認自己心機重,陳大天卻大剌剌的說,他就是心機很重。
 我對心機很重的小蝦印象很深,2008年「快樂2世代」曾經來我們報社舉辦一場「Happy Together自由演唱會」,十六位團員中,小蝦特別搶鏡頭,除了身高185公分,長得高人一等,擁有好記的名字之外,他也很愛講話、很會講話,讓我很難不注意到他,那一場演唱會,我特別請他跟我一起主持,幫忙搞笑炒熱氣氛。
 後來「快樂2世代」各奔東西,十六位團員只有他被張小燕留下來,他的多話跟搞笑表演,為他贏得了一紙合約,拿到了進入演藝圈這個夢工廠的入場券。
 這幾年小蝦主持校園演唱會,參與「全民最大黨」的演出,本以為小蝦會安於當一個諧星主持人,沒想到兜了一圈,他又回到歌壇,而且還換了一個藝名陳大天出片,先聲奪人,讓大家肯定了他的歌聲再露臉,的確滿懷心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有夢想
 「我從小就很崇拜郭子乾,覺得怎麼有人可以一出場就讓人從頭笑到尾,實在太神奇了,希望有一天我也能進入心目中的表演殿堂『全民最大黨』演出。」陳大天有了夢想之後,就一直朝著夢想前進,念文化大學中國戲劇系、模仿費玉清唱歌、參加「快樂星期天」比賽,他努力把握每一個會讓人看見的機會,終於如願完成夢想。
 我很喜歡陳大天的步步為營,他說他早就知道以他的身高跟外型很難馬上出個人專輯,所以決定先去當搞笑藝人,只是沒想到搞笑藝人玩太大,有一點回不來,於是三年前他就幫自己取了「陳大天」這個藝名,開始用陳大天的藝名在臉書跟朋友互動,當小燕姐決定幫他出專輯,他馬上拿出「陳大天」的藝名,努力說服小燕姐接受他的新藝名,讓他在歌壇重新開始。
 他也透露他一直在做功課,觀察歌壇的動向,還有歌手的表現,像他看好自由發揮的才華,自由發揮的MV找他當一千塊的臨時演員,他答應了;去看演唱會時,他會把握機會邀請欣賞的音樂人來幫自己的專輯寫歌,因為這時候對方最沒有防備,一定會答應。
 我很喜歡陳大天的自信,一講起話來口若懸河,聽他說:「我很對得起小時候的我。」讓我忍不住回頭去想小時候的自己有什麼夢想,我是不是對得起小時候的自己。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有堅持
 人生就像一個大道場,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不同的修行,陳大天說他現在回頭看「快樂2世代」那個十九歲的自己,根本是沒有邏輯的搶鏡頭,其實滿討人厭的,後來認識了邰智源,邰哥告訴他,要在演藝圈修眾生緣,當藝人就是希望被看到,不需要遮遮掩掩,才讓他了解什麼是觀眾緣,開始找出自己的真心和親和力,修自己的眾生緣。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傳播正面能量,告訴大家,只要你願意堅持,你的夢想就會實現!」從小蝦變成陳大天,由小放大,視野果然不一樣。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棋盤裡學問多 蕭敬騰踏進演藝圈3年了,最常聽他提到的圈內好友是方大同。他跟方大同是歌壇的紙片人,兩個人在一起都做些什麼?相信有很多歌迷很好奇。 蕭敬騰說他跟方大同有空就會約吃飯,像他8月6日要去香港開演唱會,人還沒到香港,就已跟方大同先預約好,開完演唱會一起吃飯。不過蕭敬騰的經紀人summer透露,他們每次約吃飯,就好像兩個急著玩遊戲的小男生,總是趕著把飯吃完,然後拿出iPad2開始下棋,吃飯的重點根本是在下棋。因為蕭敬騰愛下棋,帶連地也影響了周邊的朋友,房祖名跟方大同都是他的棋友。 前陣子,方大同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一提起蕭敬騰,突然演起默劇,左手扶著右手肘,右手摸著下巴做沈思狀,然後伸出右手往下移動了一下。他說這是他跟蕭敬騰在一起最常出現的畫面──下五子棋。後來蕭敬騰來上節目,問他跟方大同在一起都做些什麼?則換他演起同樣的默劇,朋友的影響力真大。 蕭敬騰說他從小看爸爸跟叔叔們下棋,讓他也愛上下棋。問他喜歡下什麼棋?他打開iPad2,裡面有象棋、暗棋、五子棋、跳棋⋯⋯,哇!應有盡有。下棋有這麼好玩嗎?我忍不住搜尋小時候下棋的記憶,想解析他們著迷於下棋的理由,但搜尋了半天,還是很難體會!乾脆直接找蕭敬騰下棋。 我摩拳擦掌地跟他下了兩盤自認還算拿手的暗棋,蕭敬騰邊下棋邊問我:「如虹姐,妳多久沒有下棋了?」這問話有玄機哦!我忍不住心虛地回問:「怎麼樣?你覺得我下得很遜嗎?」當然他的回答是:「沒有啦!」 下棋需要靜心和耐心,才能從棋盤中看出學問,要懂得觀察與瞻前顧後,才可以從棋盤中找出活路。原來蕭敬騰之所以才20歲就能如此沈穩地面對他的演藝事業,選擇不多話、先觀察的起步,選擇出唱片、開過演唱會之後,轉往拍電影,選擇演一位性格很獨特的「殺手歐陽盆栽」,每一個起步,每一個跳躍,都是從下棋中得來的學問。
焦點人物
棋盤裡學問多 蕭敬騰踏進演藝圈3年了,最常聽他提到的圈內好友是方大同。他跟方大同是歌壇的紙片人,兩個人在一起都做些什麼?相信有很多歌迷很好奇。 蕭敬騰說他跟方大同有空就會約吃飯,像他8月6日要去香港開演唱會,人還沒到香港,就已跟方大同先預約好,開完演唱會一起吃飯。不過蕭敬騰的經紀人summer透露,他們每次約吃飯,就好像兩個急著玩遊戲的小男生,總是趕著把飯吃完,然後拿出iPad2開始下棋,吃飯的重點根本是在下棋。因為蕭敬騰愛下棋,帶連地也影響了周邊的朋友,房祖名跟方大同都是他的棋友。 前陣子,方大同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一提起蕭敬騰,突然演起默劇,左手扶著右手肘,右手摸著下巴做沈思狀,然後伸出右手往下移動了一下。他說這是他跟蕭敬騰在一起最常出現的畫面──下五子棋。後來蕭敬騰來上節目,問他跟方大同在一起都做些什麼?則換他演起同樣的默劇,朋友的影響力真大。 蕭敬騰說他從小看爸爸跟叔叔們下棋,讓他也愛上下棋。問他喜歡下什麼棋?他打開iPad2,裡面有象棋、暗棋、五子棋、跳棋⋯⋯,哇!應有盡有。下棋有這麼好玩嗎?我忍不住搜尋小時候下棋的記憶,想解析他們著迷於下棋的理由,但搜尋了半天,還是很難體會!乾脆直接找蕭敬騰下棋。 我摩拳擦掌地跟他下了兩盤自認還算拿手的暗棋,蕭敬騰邊下棋邊問我:「如虹姐,妳多久沒有下棋了?」這問話有玄機哦!我忍不住心虛地回問:「怎麼樣?你覺得我下得很遜嗎?」當然他的回答是:「沒有啦!」 下棋需要靜心和耐心,才能從棋盤中看出學問,要懂得觀察與瞻前顧後,才可以從棋盤中找出活路。原來蕭敬騰之所以才20歲就能如此沈穩地面對他的演藝事業,選擇不多話、先觀察的起步,選擇出唱片、開過演唱會之後,轉往拍電影,選擇演一位性格很獨特的「殺手歐陽盆栽」,每一個起步,每一個跳躍,都是從下棋中得來的學問。
人物焦點
齊柏林高空下的美麗與傷痕
在雲端初遇土地的美麗 曾經為了生活安穩,考取公務員鐵飯碗的齊柏林,因為一次與學長共同登機空拍的機會,發現鳥瞰大地的美景竟如此壯闊與全面,與一般地面上的攝影只能看到局部畫面十分不同,從此愛上在雲端高度攝影的感覺。當時空拍在台灣攝影領域並不盛行,齊柏林走遍了舊書攤,也央託出國的朋友幫他尋找空拍相關的原文書籍,原本他只想單純記錄居住的大台北,「攝影師總是想拍到美麗的畫面,可是民國八十年左右台北正在大興土木,所以我就把腦筋動到了台北以外的城市。」 因為空拍經費龐大,一個小時就可能花掉十至十五萬元的費用,齊柏林也四處詢問電視媒體或航空公司何時剛好會出機空拍,拜託他們替自己留個位子,「早期還沒有衛星影像,我總是拿著地圖與駕駛猜測可能飛抵的地方,如果洗出照片後詢問山友,發現自己猜對了就會很開心。」 空拍最辛苦的地方在於變化莫測的天氣,有時候地面即便晴天也並不一定適合拍攝,齊柏林說如果飛上去卻發現能見度很差,也只能無功而返,所以他不空拍的時候也總是在等待適合空拍的天氣。然而空拍也還是有意想不到的「樂趣」,像還沒有手機的時候,如果空拍的飛機正巧飛到齊柏林住家附近,他也會麻煩駕駛在上空多繞兩圈,「我有時常因為空拍不能陪家人,這樣至少可以讓他們知道我就在上面。」九九峰是台灣中部擁有火炎山特殊地理景觀的地區,各山峰獨立是其鮮明特色。
人物焦點
新手媽咪練習曲 范瑋琪
深怕錯過 雙胞胎兒子的成長 不過范范也承認曾聽姊妹說,不管照顧孩子再怎麼樣忙,還是要維持好夫妻的關係,1星期一定要抽出1天晚上跟老公單獨相處,就算只是出去吃個飯也好,但她到現在連2個小時的時間都抽不出來,還處於手忙腳亂的焦慮媽媽狀態! 尤其是最近出了專輯,要宣傳新專輯,又要照顧雙胞胎兒子,讓她體會了媽媽歌手的辛苦。范范很感謝公司的體諒,讓她把工作壓縮在白天,晚上可以回家帶孩子,偶爾出國商演,也以不超過5天的時間為最長的期限。 她說飛飛跟翔翔剛滿1歲,正在長牙、學走路,她很怕錯過兒子的成長,只要出國工作,就忍不住焦慮,還好身邊有好姊妹在生活、心理層面上給了她很大的支助。  范范口中的好姊妹大小S、吳佩慈、梁靜茹都比她早當媽媽,姊妹約定好當彼此孩子的乾媽,分享孩子的成長,也分享人生路上的喜怒哀樂。 「女人結婚、生孩子之後,身邊有好姊妹真的很重要。」范范從好姊妹身上學習育兒經,也從好姊妹身上學習夫妻的相處之道,讓她這個焦慮的新手媽媽慢慢地找到人生的平衡點。 為母則強!女人為了兒女甘願沒有自我,但是正如范范說的,女人結婚、生子之後,如何學習平衡人生,是人生最大的練習曲。 這練習曲可能要一輩子來譜寫,每一個音符卻都是生命美麗的印記。
人物焦點
魯文學&魯適維 徒步環島 踏遍海岸線
 環島的想法在魯文學的心中醞釀已有二十多年,但因為工作關係,始終沒有化做行動,真正提出要去環島的反而是他的兒子維維。2007年5月,對工作感到倦怠的魯文學,決定離開待了二十多年的職場,這個決定讓維維感到開心,因為父親終於有時間可以實踐他們約定多年要「逛完台灣海岸線」的計畫。 只不過喜歡軍事又受到電影「鍋蓋頭」影響的維維,提出的方式卻是「走路」。即使魯文學感到驚訝,但在多次的詢問,以及出發前先背上重達近二十公斤裝備在北海岸試走,讓魯文學一再感受到兒子維維對於「走路環島」的堅定。於是2007年的7月13日,他們出發了,父子兩人用自己的雙腳,走完台灣海線一圈約1,200公里的路程。 他們出發的季節正是炎熱的夏天,熱辣辣的太陽讓他們走在毫無遮蔽物的公路與海岸線上格外辛苦,「好幾次都曬得我們頭暈腦脹紛紛中暑了。」加上沉重的裝備,腳痛隨之而來,「剛開始起步的幾天真的辛苦。」但將精神集中在每一步的步伐,步行的感覺漸漸地變成了一種享受。 走路這種緩慢的步調也讓他們與沿途的人事物有更直接的接觸與交流,因此「走路」對他們而言似乎變成了一個舞台,每日都有意想不到的變數和驚奇,也成了旅途中最大的樂趣,超越了高溫與腳的負荷,沉浸在走路這種慢旅行中,「到了最後雖然我們都不刻意去談,但心中都產生了不想要結束的想法。」魯文學說,雖然環島結束了,但沿途所經歷的美麗風景、熱情幫助的人們卻依舊在他們心中,陪伴著繼續向前。紅豆冰是父子兩人的精神補給,只要吃到紅豆冰精神好像就會好起來。行程中兩人總是這樣感情很好地共分一碗紅豆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