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1205E02)
陳大天 天生愛搶鏡!


有心機
 我常常覺得搞笑藝人的背後都有一個嚴謹的靈魂。
 因為嚴謹,才會心細的去觀察周邊的人事物,研究出人事物的趣味之處,以及關聯性,才能博君一笑。
 最近搞笑藝人小蝦化身歌壇新人陳大天,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因為很難想像這個聲音有點像陳奕迅和李榮浩綜合體的陳大天,居然就是小蝦。
 小蝦變陳大天,乍聽之下好像有一點瞎,不過如果知道他是如何一路走過來的故事,就會發現他一點兒也不瞎,而是步步為營,處處心機。
 很少人會承認自己心機重,陳大天卻大剌剌的說,他就是心機很重。
 我對心機很重的小蝦印象很深,2008年「快樂2世代」曾經來我們報社舉辦一場「Happy Together自由演唱會」,十六位團員中,小蝦特別搶鏡頭,除了身高185公分,長得高人一等,擁有好記的名字之外,他也很愛講話、很會講話,讓我很難不注意到他,那一場演唱會,我特別請他跟我一起主持,幫忙搞笑炒熱氣氛。
 後來「快樂2世代」各奔東西,十六位團員只有他被張小燕留下來,他的多話跟搞笑表演,為他贏得了一紙合約,拿到了進入演藝圈這個夢工廠的入場券。
 這幾年小蝦主持校園演唱會,參與「全民最大黨」的演出,本以為小蝦會安於當一個諧星主持人,沒想到兜了一圈,他又回到歌壇,而且還換了一個藝名陳大天出片,先聲奪人,讓大家肯定了他的歌聲再露臉,的確滿懷心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有夢想
 「我從小就很崇拜郭子乾,覺得怎麼有人可以一出場就讓人從頭笑到尾,實在太神奇了,希望有一天我也能進入心目中的表演殿堂『全民最大黨』演出。」陳大天有了夢想之後,就一直朝著夢想前進,念文化大學中國戲劇系、模仿費玉清唱歌、參加「快樂星期天」比賽,他努力把握每一個會讓人看見的機會,終於如願完成夢想。
 我很喜歡陳大天的步步為營,他說他早就知道以他的身高跟外型很難馬上出個人專輯,所以決定先去當搞笑藝人,只是沒想到搞笑藝人玩太大,有一點回不來,於是三年前他就幫自己取了「陳大天」這個藝名,開始用陳大天的藝名在臉書跟朋友互動,當小燕姐決定幫他出專輯,他馬上拿出「陳大天」的藝名,努力說服小燕姐接受他的新藝名,讓他在歌壇重新開始。
 他也透露他一直在做功課,觀察歌壇的動向,還有歌手的表現,像他看好自由發揮的才華,自由發揮的MV找他當一千塊的臨時演員,他答應了;去看演唱會時,他會把握機會邀請欣賞的音樂人來幫自己的專輯寫歌,因為這時候對方最沒有防備,一定會答應。
 我很喜歡陳大天的自信,一講起話來口若懸河,聽他說:「我很對得起小時候的我。」讓我忍不住回頭去想小時候的自己有什麼夢想,我是不是對得起小時候的自己。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有堅持
 人生就像一個大道場,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不同的修行,陳大天說他現在回頭看「快樂2世代」那個十九歲的自己,根本是沒有邏輯的搶鏡頭,其實滿討人厭的,後來認識了邰智源,邰哥告訴他,要在演藝圈修眾生緣,當藝人就是希望被看到,不需要遮遮掩掩,才讓他了解什麼是觀眾緣,開始找出自己的真心和親和力,修自己的眾生緣。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傳播正面能量,告訴大家,只要你願意堅持,你的夢想就會實現!」從小蝦變成陳大天,由小放大,視野果然不一樣。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紐西蘭兄弟根扎台灣藝術 WHITE FUNGUS白木耳雜誌
Ron與Mark著迷台灣聲音藝術,再創一本《潛意識餐廳》雜誌。 但雜誌後來在紐西蘭發展逐漸受限,加上兩人因緣際會認識了台灣藝術家姚瑞中,雙方一拍即合,遂動念到台灣續辦雜誌。在姚瑞中的引薦下,兩人認識了為數眾多的台灣藝術家,在與藝術家們的長期互動中,發現大家努力創作又謙遜的一面,也因此在原本廣納世界各地當代前衛藝術、涵括音樂、小說與漫畫等類型的《WHITE FUNGUS》,撐過風雨飄搖的十年後,兩人決定再做一本以台灣為主的雜誌《潛意識餐廳》,重點放在兄弟倆著迷的台灣聲音藝術。 兩人不只辦雜誌,也帶許多台灣藝術家到柏林、北京與香港等地做音樂巡演,兄弟倆提到,在合作的聲音藝術家中,王福瑞雖已有重要地位,卻願意帶領後輩共同創作,讓兩人相當折服;來自台中的NoiseSteve(陳史帝)雖是自學出身,卻以不同樂器創作出別具一格的實驗噪音;年輕的Betty Apple(鄭宜蘋)不只演出時會利用效果器與合成器等,還會搭配肢體舞動與特色造型,讓國外觀眾開了眼界。Mark提到:「國外聲音藝術家通常較專注以某種形式演出,台灣藝術家則較free style,喜歡融合不同樂器與裝置,比較注重表演性。」《WHITE FUNGUS》在2012年獲美國MoMa博物館選為千禧年雜誌、認為具開創性與影響力後(左一與左二),鼓舞了兩兄弟,並催生出第二本雜誌《潛意識餐廳》(右一與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