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王姝琇   攝影/記者潘自強  
(20141207E05)
島內移民/探尋老廟,重拾繆思。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島內移民】從台北到台南
大錦逢一郎/30多歲
移居台南5年,原住台北市,從事廣告行銷企畫工作,2007年創立樂刻文創工作室,陸續發展農麗Nong-Li與UPCYCLE1雙品牌,現為品牌監製兼設計。
揮別徬徨 包裝對文化的深層關懷
 原本從事廣告行銷,負責將商品包裝得漂亮,卻滿足不了探求創作慾望的大錦,「以前常問自己真正了解包裝的是什麼?還是『只會包裝』?如果可以,為什麼不紮實地做『什麼』。毅然決然辭職想找出『什麼』,然後逐漸有了概念和品牌......」離職後的大錦選擇腳踏車環島,讓原本對農村、廟宇並無深入了解的他發現台灣土地的美好,「品牌取名『農麗』指的是台灣以『農』立國,豐富的文化多從農村發展;『麗』則是希望藉由設計將台灣美麗的一面帶出來。」
 有了自創品牌農麗後,大錦還想更貼近設計本質,創作「潮流傳統繪」系列時,他帶著相機走訪各地廟宇考察、拜訪傳統工藝老師傅、找史料文獻,發現,原來一切都是從台南開始。為了接觸第一手資料,大錦結束台北工作室搬到台南五條港,找了間老屋開始紮根創作。在大錦的作品裡看得見台灣府城隍廟的七爺八爺、府城虎爺、還有南鯤鯓穆桂英的雌風等元素,不只從傳統圖像發想,更透過手工筆繪賦予新潮流,同時做最嚴謹的歷史考究,「創作不只是天馬行空,更是責任。在農麗買走的不只是件潮T,帶走的還有在地文化與神話故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大錦將觀察到的一切透過筆畫轉換成底稿,每個細節都相當考究。
老物新造 訴說對土地的珍惜與愛
 在此同時,大錦走遍府城大街小巷撿拾被丟棄的廢物料,將這些承載時間歷史的材料再利用,醞釀三年創立了「UPCYCLE1」環保潮流文創品牌。來到農麗,門面是由台式窗框回收製成、牆面是廢棄門框拼貼,麵篩、木棧板、被丟棄的麥克風,全都成為設計素材,「環保與實踐,是農麗對台灣土地的義務與承諾。希望藉由我們的作品,能讓更多人認識台灣、重視傳統!」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代天巡守」為題,融合台南北門、南鯤鯓代天府、穆桂英等元素,讓潮T也很有府城味。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桌燈則是以廢棄的麵篩與棧板組合而成,呈現府城美食天堂的一面。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店內所有的木板、老家具等素材,都是大錦「撿」回來的。
不吝嗇經驗談
Q:為什麼會選擇台南做為創作的起點?
A:台南是個文化傳統故事取之不盡的古城,因為是一切的源頭,所以很適合做為創意靈感的起點,加上空間與素材取得不像北台灣那樣困難或昂貴,讓創作者可以發揮無限想像,尤其適合實驗性的創作。

Q:來到台南,什麼樣的難題克服讓你印象最深刻?
A:過往的生活經驗對於台南是完全陌生的,沒有朋友、對在地文化背景和生活習慣都沒有深入接觸,透過參與台南社大的課程、實地走逛大街小巷,一切從零開始一步一腳印,不但克服陌生也感到相當踏實。
給想「移民」的你
創作不僅需要源源不絕的靈感,還要有空間,得處處節省經費;想要走得長久,不盲目跟從並找到屬於自己根的源頭,用文化的厚度來支撐產品,就會發現處處都有創意。
農麗DATA
電話:(06)222-1222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正興街143號
營業時間:週三~五17:00~21:00、週六~日14:00~21:00,週一、二休
備註:作品資訊可至臉書搜尋「農麗(Nong-Li)」。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請以單位最新公布為主。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激辯/促使思考 每次看張懸和她哥哥焦元溥針砭時事的發言,就很佩服他們的爸爸焦仁和。 因為焦仁和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身為資深的國民黨員,兒女不時挑戰國民黨的大膽發言,應該多少會受到黨的壓力。 我很好奇張懸有沒有聽爸爸提過這一題,沒想到張懸想都沒想就回答我:「我爸爸才不管咧!他年輕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除了我爺爺,誰管得了他呀!」她形容爸爸的個性很瀟灑、浪漫,還活在杜甫、李白的時代,就跟蘇東坡一樣,從政仍帶著文人的色彩,努力保守、深思熟慮。 顯然焦仁和完全無視於國民黨的壓力,又或者他並沒有把國民黨的壓力轉嫁到兒女身上,有其父必有其子女,難怪張懸可以這麼率直的做自己,說她覺得應該說的話,做她覺得該做的事。 我發現張懸受爸爸的影響很大,講到爸爸,她的語調會不自覺變高昂,帶著幾分驕傲。 「我爸爸覺得人各有命,自己對自己負責任就好。」張懸說,爸爸在他們身上做的最不容易的事,就是把他們青春期所有的責任都扛下來了。 「我哥哥念政治,後來不念,決定去念古典音樂,沒有人知道念古典音樂要幹嘛!我爸爸跟我哥說,你鋼琴又沒有彈得很好,就不能當了教授或是當了律師之後,再聽個華格納就算了嗎?我想做流行音樂,我爸說別人都唱得比妳好,妳唱個屁呀!想寫歌,先去地下道過兩年再回來!」 張懸跟哥哥都愛音樂,念政治系的哥哥想改念古典音樂,她決定休學,想要去做流行音樂時,兄妹兩個人都跟爸爸有過很多次的激辯,可是他們最後做決定的時候,從來沒有聽爸爸說過一句:「你敢這麼做試試看!」 她說爸爸始終沒有忘記,那個最終做決定的權利是他們的。 「他只是告訴我們在做那個重要的決定時,不能不跟爸爸、媽媽討論過,不能迴避他們,因為迴避他們,等於迴避這世界上第一個挑戰我們的人。」張懸說,他們家裡常進行各種辯論,在辯論的過程中,爸爸多難聽的話都講得出來,永遠是他們兄妹的對手,強迫他們去思考。
焦點人物
激辯/促使思考 每次看張懸和她哥哥焦元溥針砭時事的發言,就很佩服他們的爸爸焦仁和。 因為焦仁和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身為資深的國民黨員,兒女不時挑戰國民黨的大膽發言,應該多少會受到黨的壓力。 我很好奇張懸有沒有聽爸爸提過這一題,沒想到張懸想都沒想就回答我:「我爸爸才不管咧!他年輕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除了我爺爺,誰管得了他呀!」她形容爸爸的個性很瀟灑、浪漫,還活在杜甫、李白的時代,就跟蘇東坡一樣,從政仍帶著文人的色彩,努力保守、深思熟慮。 顯然焦仁和完全無視於國民黨的壓力,又或者他並沒有把國民黨的壓力轉嫁到兒女身上,有其父必有其子女,難怪張懸可以這麼率直的做自己,說她覺得應該說的話,做她覺得該做的事。 我發現張懸受爸爸的影響很大,講到爸爸,她的語調會不自覺變高昂,帶著幾分驕傲。 「我爸爸覺得人各有命,自己對自己負責任就好。」張懸說,爸爸在他們身上做的最不容易的事,就是把他們青春期所有的責任都扛下來了。 「我哥哥念政治,後來不念,決定去念古典音樂,沒有人知道念古典音樂要幹嘛!我爸爸跟我哥說,你鋼琴又沒有彈得很好,就不能當了教授或是當了律師之後,再聽個華格納就算了嗎?我想做流行音樂,我爸說別人都唱得比妳好,妳唱個屁呀!想寫歌,先去地下道過兩年再回來!」 張懸跟哥哥都愛音樂,念政治系的哥哥想改念古典音樂,她決定休學,想要去做流行音樂時,兄妹兩個人都跟爸爸有過很多次的激辯,可是他們最後做決定的時候,從來沒有聽爸爸說過一句:「你敢這麼做試試看!」 她說爸爸始終沒有忘記,那個最終做決定的權利是他們的。 「他只是告訴我們在做那個重要的決定時,不能不跟爸爸、媽媽討論過,不能迴避他們,因為迴避他們,等於迴避這世界上第一個挑戰我們的人。」張懸說,他們家裡常進行各種辯論,在辯論的過程中,爸爸多難聽的話都講得出來,永遠是他們兄妹的對手,強迫他們去思考。
人物焦點
有山林的地方就有劉克襄
探索香港山徑步道 因為演講與教學之故,劉克襄多年前曾旅居香港一段時間,並開始接觸郊野,與帶領香港學生認識家園。他發現,郊野在香港所占比例高達75%,但台灣人卻多只走逛其餘的熱鬧街區。他在香港行山、穿村,特別喜歡其中的村徑與古道,例如大浪灣西灣沙灘與周邊山谷的壯麗,被劉克襄認為是最迷人的精華地帶;鄉野傳說繪聲繪影的鎖羅盆地區,則有荒廢老村的滄桑美感;至於山勢較為險阻的馬鞍山,勾起劉克襄性格裡的探險因子,教他怎樣都要趕赴山上的杜鵑盛宴。 因為行山,他也發現在香港要抵達各步道或山徑,都能便利使用大眾交通工具,「台灣雖然擁有不輸給香港的山林資源,卻因不易抵達,減低許多人爬山意願,或索性以車『爬』完全程。」 新書《四分之三的香港》碰上香港最近土地意識高漲,也在當地引起討論,「其實我希望藉此讓香港人留下深刻印象,也願意反過來多了解台灣。」劉克襄悄悄透露了自然書寫背後更深層的想法,他同樣認為台灣作家應具備更多國際觀,藉由不同城市或國家對照,回頭發現台灣不足或值得驕傲的地方。 繼香港之後,劉克襄下一個考慮提筆書寫的城市是德國柏林,曾因作家交流計畫到柏林居住一個月的他,發現那裡的綠色資源相當豐富,雖然沒有高山起伏的景致,卻有一望無際的遼闊森林,尤其他總能看到當地長輩們輕易地走進自然裡,徜徉在陽光灑下來的綠意間,「讓人聯想到《小紅帽》童話中的森林(笑),有種被包圍的幸福感。」  劉克襄笑稱自己是「交通素食者」,最喜歡以走路或自行車、捷運等簡單方式造訪想去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