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41121E18)
黃乙玲 利益眾生 自在人生


信佛之後 看見改變
 黃乙玲最近都在忙著宣傳佛教心靈音樂,聽過她的心靈讚頌「觀音菩薩略頌」之後,我腦海裡不斷地浮現「南無觀世音」的旋律,彷彿印入心田。
 跟黃乙玲說了我的感覺,她很開心地笑著說:「真的嗎?那太好了!」
 一句簡單的「太好了!」道盡了黃乙玲的心意,台語金曲天后出人意料的推出佛教心靈音樂,目的就是希望透過她的歌聲,把對觀世音的讚頌傳入人心,讓人心變得詳和而澄靜,跟她一樣從宗教中,找到改變的力量。
 對歌迷來說,也許不太能感受宗教對黃乙玲的改變,但如果你看過蔡秋鳳怎麼形容黃乙玲的改變,就會知道黃乙玲的改變有多大。

 前陣子跟蔡秋鳳無意間聊天聊到黃乙玲,她突然以誇張的口吻說:「黃乙玲信佛之後的改變,簡直就是天差地遠,以前她真的很討人厭,見面都不理人,現在哦!個性完全變了,變得超客氣,而且很用功,一個星期去上好幾天的佛理課,非常認真修佛。」
 聽了蔡秋鳳的形容,黃乙玲忍不住又笑了,承認別人的觀察,比她看自己客觀,也承認自己童年沒有好好讀書,現在想要彌補回來。
 黃乙玲七歲開始走唱,國中二年級就休學到藍寶石西餐廳駐唱,童年沒有時間,也沒有認真讀過書,所以當八、九年前,朋友帶她加入佛教團體,剛開始研讀「菩提道次弟廣論」時,她終於體會到少小不讀書的苦,幾乎每個字都要查字典,光一頁經文就讀了六個小時。
 很早就習慣了五光十色的演藝人生,黃乙玲怎麼會這麼有毅力,肯靜下心來讀經文呢?
 這之間的轉折,也是正是黃乙玲人生的轉捩點。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靜心學習 釋懷過往
 黃乙玲說她一直在追求快樂,一直想幫家人改善生活,很努力唱歌賺錢,可是當她工作順利,家裡經濟也改善了,發現家裡並沒有因而變得幸福美滿,問題還是這麼多,媽媽還是有很多煩惱,而她跟爸爸的關係也越來越僵。
 她只好自己找尋快樂,約朋友逛街、買東西、打牌,以為這樣能得到快樂,但那些快樂都很短暫,內心還是覺得很空虛。
 後來有一位正值壯年的朋友因為負債自殺,讓她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不懂人活著為什麼?人死了又會去哪裡?開始努力去找答案,接觸佛法,人生因而改變了。
 親情,曾經是黃乙玲最大的禁忌,她不談爸爸、不談女兒,這幾年她和爸爸修補好關係,送了爸爸最後一程,對女兒的事也能侃侃而談。
 「以前覺得為什麼我不能有一個正常的家庭?為什麼那麼小就要出來唱歌?覺得唱歌是一件苦差事,現在回頭看,發現那些其實都是逆增上緣,就因為有過那些不如意,我現在才會安下心來學習。」這幾年黃乙玲常常在佛教團體做人生分享,回顧過往人生,讓她慢慢地對很多事情都釋懷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黃乙玲說,她已找到了生命的答案,永遠要當一個快樂的學生,用心學習佛理,像觀世音菩薩,做利益眾生的事。而她最擅長的就是唱歌,用歌聲溫暖大家。
 過去的黃乙玲,人跟歌聲都有一份滄桑與淡淡的苦味,現在的黃乙玲變得很愛笑,「觀音菩薩略頌」的歌聲裡沒有了苦味,人跟歌聲都多了一份淡定與自在。
 我喜歡現在的黃乙玲,喜歡她唱的「南無觀世音」歌聲在我腦海裡縈繞,心很平靜。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從小學唱台語歌 曾讓他感到自卑 最近娛樂圈都是「二姊」江蕙封麥演唱會的話題,即使已開了25場演唱會,還是無法滿足所有的歌迷,買不到票的歌迷,只好先買二姊的「鏡花水月」演唱會DVD回家欣賞。 全民瘋江蕙,讓首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個人演唱會的許富凱也搭上熱潮,因為2年前,他跟曹雅雯曾在二姊「鏡花水月」演唱會上擔任固定嘉賓,場場跟歌迷博感情,歌唱實力深獲好評,所以9月19日才舉辦的個人演唱會,到目前為止,票房已有了9成9的好成績。 其實許富凱這2年已成了台語歌壇新一代的情歌王子,入圍過3次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雖然沒能如願成為最年輕的台語金曲歌王,但他的歌唱實力深受金曲歌后江蕙和歌王羅時豐、施文彬的肯定,更是難能可貴。 經紀人說許富凱有1個老靈魂,當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在唱王力宏、周杰倫、蔡依林的歌,10歲的他跟歌唱老師學的第1首歌卻是「舊皮箱的流浪兒 」。 當許富凱說出「舊皮箱的流浪兒 」這首歌名時,我還想不起這首歌該怎麼唱。 只見他輕聲唱出「離開著阮故鄉 孤單來流浪⋯⋯」漂亮的轉音技巧,讓我立刻記起兒時聽過的這首台語老歌,哇!年代真的很久遠,別說現在的7年級生不會唱,連很多5、6年級生應該也都沒有聽過。 「所以我小時候很自卑,同學知道我在學唱歌,叫我唱給他們聽,我都不敢唱,不敢讓他們知道我唱的都是台語老歌。」許富凱曾經因為學唱台語老歌而自卑,但這好像是他天生的使命,爸媽是上天派來的護使,從他10歲開始,一路護持著他征戰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讓他練就了台語老歌點唱機的本領。 許富凱沒有想到小時候讓他自卑的台語老歌,在他長大後,卻變成了他的自信與驕傲。
焦點人物
從小學唱台語歌 曾讓他感到自卑 最近娛樂圈都是「二姊」江蕙封麥演唱會的話題,即使已開了25場演唱會,還是無法滿足所有的歌迷,買不到票的歌迷,只好先買二姊的「鏡花水月」演唱會DVD回家欣賞。 全民瘋江蕙,讓首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個人演唱會的許富凱也搭上熱潮,因為2年前,他跟曹雅雯曾在二姊「鏡花水月」演唱會上擔任固定嘉賓,場場跟歌迷博感情,歌唱實力深獲好評,所以9月19日才舉辦的個人演唱會,到目前為止,票房已有了9成9的好成績。 其實許富凱這2年已成了台語歌壇新一代的情歌王子,入圍過3次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雖然沒能如願成為最年輕的台語金曲歌王,但他的歌唱實力深受金曲歌后江蕙和歌王羅時豐、施文彬的肯定,更是難能可貴。 經紀人說許富凱有1個老靈魂,當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在唱王力宏、周杰倫、蔡依林的歌,10歲的他跟歌唱老師學的第1首歌卻是「舊皮箱的流浪兒 」。 當許富凱說出「舊皮箱的流浪兒 」這首歌名時,我還想不起這首歌該怎麼唱。 只見他輕聲唱出「離開著阮故鄉 孤單來流浪⋯⋯」漂亮的轉音技巧,讓我立刻記起兒時聽過的這首台語老歌,哇!年代真的很久遠,別說現在的7年級生不會唱,連很多5、6年級生應該也都沒有聽過。 「所以我小時候很自卑,同學知道我在學唱歌,叫我唱給他們聽,我都不敢唱,不敢讓他們知道我唱的都是台語老歌。」許富凱曾經因為學唱台語老歌而自卑,但這好像是他天生的使命,爸媽是上天派來的護使,從他10歲開始,一路護持著他征戰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讓他練就了台語老歌點唱機的本領。 許富凱沒有想到小時候讓他自卑的台語老歌,在他長大後,卻變成了他的自信與驕傲。
人物焦點
伊東豊雄 建築也要深呼吸
拒絕冰冷無用的建築 穿戴白框眼鏡和紅色休閒鞋、看來斯文又不失新潮的伊東豊雄,令人難以想像他已年過七十,詢問他為何看來如此年輕,他妙答:「也許是因為已經得了普立茲克獎,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去年伊東豊雄又在其獎項紀錄裡添上一筆,榮獲國際性的普立茲克建築獎,在這之前,他在日本與台灣已是相當知名的建築師,日前他應邀來台,在自己設計出的台北文創大樓14樓會所舉辦演講,曾提到對於某些細節仍不是太滿意,言談間流露出對於作品的完美要求。其實伊東豊雄的建築作品外觀雖然多以前衛與不規則著稱,但他習慣讓自然與建築共存的理念卻未曾改變。 他表示,希望自己蓋建出來的都是「會呼吸的建築」,讓每個使用的人都能在走進建築時感到優閒自在,而非僅是冷冰冰的建築體,於是他在作品上時常有窗面與弧線,透過採光與引進綠意,讓自然並不因建築牆面被完全隔絕在外。 也因此,他對於目前世界潮流裡,因為常常只看重機能與物質,而設計出許多長得相似的建築而憂心,「我認為建築師應當思考,什麼建築可以擁抱生活與自然?怎樣的作品才符合當地的風土條件?」 伊東豊雄近年投入日本政府的「Home for All」計畫,為東日本大地震中失去家園的居民蓋房子,他邀請居民們聚集在一起,讓居住者告訴參與工程的所有設計者,他們心目中的家屋究竟是什麼模樣,這也讓原本就注重使用者感受的伊東豊雄,更避免讓建築變得美麗但無用。
人物焦點
作家書房/張曼娟
在鄰居的書房,以情愛字句灌溉文藝幼芽。 靠著面窗的小書桌,與灑落小學堂的點點陽光相互輝映,靈感細流在靜謐的午後,匯聚於張曼娟的電腦螢幕內,成詩、成文。沒有張揚浮誇的擺飾,只有朋友送上的小玩偶與同事們的開心合影,人味與情意,在敞亮的寫作空間中靜靜飄散。 撫著桌上攤開的一本本經典,張曼娟笑說:「創作對我來說很私密,我只能在專屬的私人空間內創作。」不需茶飲、咖啡刺激靈感,只喝看似無味卻雋永的白開水,如此極簡的創作時光也滲透在張曼娟的字裡行間。說著愛,探的卻是愛裡的本質。 生於物資貧乏、經濟準備起飛的年代,父母關注的盡是如何讓孩子吃飽穿暖,閱讀,對小張曼娟而言,是遙遠而模糊的概念。知道鄰居家總是有好多書,每天放學就直往那跑,沉浸於書裡的一字一句,將滿腹感動收進心底。 那個走在回家路上細細品味餘韻的小女孩,長了些年歲後開始寫起愛情。當時,瓊瑤、玄小佛等人留下的少女情懷,在在勾起張曼娟對愛情的憧憬,國中時期提筆寫下愛情故事,在班上大受歡迎,甚至展開連載供同學傳閱,成了她創作的起點。 就這樣一路編織著愛情,直到大學被朋友一語點醒:「妳寫愛情小說,再怎麼寫也寫不過瓊瑤啊!」她才踏出愛情紗幕,轉而探索戀愛人格背後的親情基礎,當時創作的《永恆的羽翼》,改以家庭倫理為重心,受恩師張曉風肯定,也鼓舞了她繼續寫字的慾望。
人物焦點
芭比服裝設計師 縫出少女的華麗夢想
 巷弄內的舊屋舍傳來老式裁縫車「喀啦、喀啦」的踩踏聲,一旁站著的是等著換上新裝的模特兒,9頭身比例的曼妙身材正是許多女孩夢寐以求,但「她」不是什麼名模女星,而是大、小朋友再熟悉不過的芭比娃娃。 美國芭比娃娃公司每年生產出上千件芭比服飾與周邊配件,靠的是一群對芭比有著極度熱忱的設計師團隊,每位設計師針對髮型、妝容、服飾與配件等設計專長分工合作,搭配出完美的作品並量產上市,而在全球僅50名的芭比設計師中,劉懿衛Abs Breen成為台灣唯一的一位,冷酷的外型、雙臂帶著流線造型的刺青,讓人難以想像玩起針線的他,是如此的靈活又細膩。 設計芭比服得從畫手稿、打版開始,選擇布料材質、剪裁、縫紉到完成,Abs Breen表示:「最初自己做著玩,不會畫圖、不懂打版,索性拆了收藏的芭比服依樣畫葫蘆,但如何從生活中激發設計靈感並得以落實製作,才是最大挑戰!」 Abs Breen每年平均需做出120款服裝,就如同時裝有春夏秋冬之分,針對必要場合,如特設展覽,還會推出特殊款設計,由於台灣只有他這位設計師,得自己幫著芭比化妝、做頭髮、鞋、包、首飾樣樣來。 眼前,Abs Breen正試圖幫芭比盤出中國古代的髮髻與造型,「芭比最難的其實是髮型從設計到完成,她們和人一樣可以染、燙、剪,但要固定住髮型又要看起來自然就得各憑本事,得靠自己不斷地摸索和實驗,然後要搭配適合的臉妝,用的是壓克力顏料,睫毛、眼、頰、唇妝都必須相當仔細。」Abs Breen說道。 此外,芭比的「小」最是挑戰著設計師的耐心,衣服得有適合做小尺寸的印花,手工鞋與手飾、包款等也都是袖珍型,從設計開始就要考量材料來源與替代品。 Abs Breen表示,想嘗試的人能透過網路送件,讓美國芭比公司看見自己的完成品,「最大的收穫是成就感,當你看見自己的作品在各國產品架上陳列,那是無可替代的,也是激起創作的最大動力!」Abs Breen開心地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