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黃筱晴   攝影/Peter  
(20110807E16)
兩性作家大A 都會輕熟女的愛情剖白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大A小檔案
多年前曾是暴烈但真誠無比的少女,當過6年科技線記者。標準台北人、雙子座、小中產、六年級。每天喝1,000c.c.的水,三天看一本書,一星期騎一次車,一年旅行一次,一次愛一個人。Facebook粉絲專頁上線短短7個月,粉絲人數就突破5萬人,目前正朝7萬人邁進中。著有《誰想一個人?單身戀習題》、《純情書—給戀人的60封信》。
部落格「大A戀習題」:http://missbiga.com/,或於Facebook上搜尋「我是大A」。
好友起鬨 竟成兩性作家
 去年之前,還是科技線記者的大A,某一天晚上,照例在咖啡館與好友們廝混閒聊,沒想到在大家慫恿下,在Facebook上開了一個粉絲團,也開啟了她的作家之路!以往總是追著新聞撰寫文章的大A,一開始沒有特別設定要寫什麼內容,但單身久了,自然而然就書寫出都會中30歲單身女性的真實心情。除了自己的故事,也融入對周邊朋友的觀察,愛情中每一種害怕、忐忑的感覺,其實每個人都曾感受過,看她的文章,就像在和姊妹淘聊心事一般,有種惺惺相惜的共鳴,也因此,大A的文章迅速在網路上被瘋狂轉寄,兩個月內就有上萬粉絲加入,也正式邁向作家之路。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每個人都要面對的愛情「戀習題 」
 大A笑說自己以前在愛情裡的模樣是「歇斯底里」,一打電話找不到人就會開始胡思亂想,總是愛得死去活來。且一旦受過傷之後,就會逐漸開始保護自己,變得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和平常很大剌剌的自己完全不同,太刻意、太不自然,無形中造成對方的壓力,反而讓感情消磨,最後無疾而終。30歲之後的大A,對愛情變得比較輕鬆,發現其實沒有必要自己嚇自己,理想中的另一半也從「有才華、帥、聰明」變成能夠「一起過生活」的人。另一半可以看不懂她在看的書,或是了解她寫的文章,但只要能陪著一起做喜歡的事情就足夠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暴烈少女依舊勇敢愛
 雖然現在仍是單身狀態,一個人的生活也相當自在愜意,但大A仍期望自己與所有單身的女性都能不害怕過去的傷害,勇敢去愛!即使再一次受傷,妳也會發現自己已經有抗體了,可以更堅強去面對,一直因為過去的陰影而卻步並不會讓自己更好過。現在的大A認為自己已經比較知道在愛情中要多為對方著想,脫下了暴烈少女的個性,說不定哪一天突然「閃婚」也不一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大A愛情觀快問快答
Q:如果現在有人向妳求婚,妳會?
A:Say Yes!但前提當然是現在身邊有個交往的對象啦,可不是人人來求婚都可以。

Q:如果最愛的曾經現在回頭找妳復合,妳會?
A:要先看對方禿了、胖了沒?!畢竟歲月催人老啊~但也要看當初分手的原因再決定(理性面又出現)。

Q:如果遇到小三會怎麼處理?
A;好久沒有遇到小三了,畢竟我很早就已經念完國三、高三、大三了!但如果真的遇到,應該會跟對方說:「請妳替我好好照顧他。」

Q:如果可以回到過去,妳會選擇哪一個年紀?
A;回到國小時期,叫媽媽趕快幫我裝牙套!除此之外,我是個滿意自己生活現狀的人,不會想要回到過去!

Q:妳接受「飯飯之交」嗎?
A:道德上可以接受,覺得只要不傷害到別人的事情都是可以做的,但情感上可能還是會逐漸產生依戀。

Q:宅男、型男,妳選哪一種?
A:要看宅到什麼境界?(陷入深思......)但至少要「順眼」吧!一般人都不會買不順眼的手機了,怎麼可能與不順眼的人交往?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大A語錄:「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傷心不見得是戀愛的必修學分,可是是多數人必須要選修的一堂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大A語錄:「時間治好了妳過於敏感的疾病,也帶走了過去那個暴烈無比的少女。」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全台製麵廠不少,機器與半機器設備,近8成比例取代傳統手工製麵;靠機器無需看老天爺臉色,省下的時間還能去鄰居家泡茶聊天,但對於彰化福興鄉的林正義而言,這在老宅內是不可能的事。問他為何不以機器製作來讓自己省力些?他笑說:「傳統產業逐漸沒落與凋零,科技雖然進步,但機器總是少了點人味,趁自己算年輕也還有心,幹嘛不做?」 百年三合院位於偏僻的鄉間小巷內,壓克力招牌標示著僅此一家的阿義手工麵線,廣場就是曬麵場,林正義重複著日復一日的曬麵工作,過程可不輕鬆,製作費時、程序繁瑣,最重要的得看天吃飯,無論是氣候、溫度、濕氣,都會影響到曬麵成果的好與壞。 只見林正義拉著一條條直徑約0.5公分、長1公尺多的麵線,先拿到屋外與妻子互相拋拉,原本約0.5公分粗的麵線,才能變得又細又長,但這動作需掌握好力道及巧勁,麵線才能拉得夠細卻不斷。 拉好的麵線還得立刻拿到院子裡晾曬,經年累月,林正義一家人默契十足,媽媽、太太以及女兒全員出動,一轉眼,三合院頓時晾滿麵線,微風輕拂下的白色麵線,就像波浪一樣自然滾動,藍天下的紅瓦古厝,自然美景讓人感動不已。 林正義說,經過太陽日曬的麵線就是不一樣,口感香氣更富有層次感,尤其他特別選擇沒漂白的麵粉,只加鹽和水調製,自然健康;屋內也陳列經過包裝的手工白麵線,1包1斤裝只賣65元,如此平價的庶民美味,便是林正義與大自然共同合作的完美成果。
焦點人物
 全台製麵廠不少,機器與半機器設備,近8成比例取代傳統手工製麵;靠機器無需看老天爺臉色,省下的時間還能去鄰居家泡茶聊天,但對於彰化福興鄉的林正義而言,這在老宅內是不可能的事。問他為何不以機器製作來讓自己省力些?他笑說:「傳統產業逐漸沒落與凋零,科技雖然進步,但機器總是少了點人味,趁自己算年輕也還有心,幹嘛不做?」 百年三合院位於偏僻的鄉間小巷內,壓克力招牌標示著僅此一家的阿義手工麵線,廣場就是曬麵場,林正義重複著日復一日的曬麵工作,過程可不輕鬆,製作費時、程序繁瑣,最重要的得看天吃飯,無論是氣候、溫度、濕氣,都會影響到曬麵成果的好與壞。 只見林正義拉著一條條直徑約0.5公分、長1公尺多的麵線,先拿到屋外與妻子互相拋拉,原本約0.5公分粗的麵線,才能變得又細又長,但這動作需掌握好力道及巧勁,麵線才能拉得夠細卻不斷。 拉好的麵線還得立刻拿到院子裡晾曬,經年累月,林正義一家人默契十足,媽媽、太太以及女兒全員出動,一轉眼,三合院頓時晾滿麵線,微風輕拂下的白色麵線,就像波浪一樣自然滾動,藍天下的紅瓦古厝,自然美景讓人感動不已。 林正義說,經過太陽日曬的麵線就是不一樣,口感香氣更富有層次感,尤其他特別選擇沒漂白的麵粉,只加鹽和水調製,自然健康;屋內也陳列經過包裝的手工白麵線,1包1斤裝只賣65元,如此平價的庶民美味,便是林正義與大自然共同合作的完美成果。
人物焦點
潘裕文 音樂路轉個彎繼續跑
 「幾年前唱片公司跟我們說,以目前的環境不可能再幫我們出唱片,那時候我就選擇提前解約,自己獨立做音樂。」潘裕文已經做了好幾年的獨立歌手,自掏腰包出片、宣傳,少了唱片公司的支援,音樂路走得很辛苦。 好不容易唱歌表演存了一筆錢,他才能把錢拿出來投資做專輯,這幾年會花錢買專輯的人少之又少,潘裕文自掏腰包出唱片,根本不可能回本,但他卻仍堅持做這件事。 「我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跟別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可以天天都吃一樣的東西,也不愛出門,物質的欲望很低,但我喜歡做有成就感的事,當歌手是我現階段覺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可能是因為那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常想為什麼有些歌迷會支持我八年,可能也是因為我的精神吧!」潘裕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他沒有把藝人當成賺錢的行業,人生最精華的這八年青春全投入歌壇,也把賺來的錢全投入音樂。 只是當現實與理想長期拔河拉鋸,久了還是會讓人疲憊,不得不做妥協。 潘裕文廿八歲的時候,曾經說過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當歌手,如今三十一歲了,他很認真的思考了未來的人生,決定應該去習慣一下,如果不是歌手的身份,他可不可以生活得好,於是跟馬來西亞的製作人彭學斌談好了,準備要去馬來西亞當彭學斌老師的製作助理。 從幕前退到幕後,潘裕文的人生計畫表中,還是沒有捨棄音樂。
人物焦點
黃美珍 卸下那一抹防備
自卑的女孩 一心渴望成功 黃美珍跟張惠妹同鄉,都是台東大巴六九部落的卑南族,但她說阿妹家是部落裡的貴族,她家則是住在貧民窟,國小的時候,她就常常繳不出學費,因為家裡沒錢,國中畢業就沒再上學,開始賺錢養活自己也貼補家用。 她去檳榔園排過老葉,還當過餐廳、高爾夫球場的服務生,也做過洗頭妹、新娘秘書,最慘的時候曾借住在花蓮朋友家,朋友的男朋友來了,她只好到網咖去待一個晚上。 貧窮曾經磨掉了黃美珍的心志,讓她很自卑,覺得自己沒讀書,又沒有錢,對未來一片茫然,但她又忍不住發夢,渴望有一天能成功。 因為在夜店工作,認識了樂團,黃美珍跟著去看人家練團,也一起跟著練唱,團員找她一起去應徵駐唱工作,就此開始了她的唱歌表演之路。 「我的人生好像都在不知不覺中進行,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唱歌,居然就應徵上駐唱工作,去參加星光比賽時,也沒有想過要當歌手,只是想參加比賽出了名之後,駐唱機會會比較多,沒想到環球唱片就找我跟賴銘偉組搖滾團。」黃美珍不知不覺踏上了歌唱這條路,但當了歌手,並沒有帶給她真實的快樂。 她形容自己是一個內心很破碎的人,希望被疼愛,但卻沒有辦法被疼愛,希望被照顧,但也沒有辦法被照顧,生命中有很多挫敗,讓她怨恨家人,也怕人家看不起她,直到朋友帶她進教會,有了信仰之後,才找到內心的平安,開始打開心房,改變自己,認識了同教會的張瑞哲,覓得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