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10513E02)
江語晨 寵物教我的事


非典型偶像
 如果被媒體冠上周杰倫的「J女郎」,可以讓你進入演藝圈快速走紅,你願不願意當J女郎?
 這幾年有很多女生爭著當J女郎,因為一旦被冠上了J女郎,就成了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可以一夕成名。我拿這個問題問江語晨,一向很愛笑的她,竟一臉嚴肅地跟我說:「我不要!」江語晨不願意當J女郎,可是「J女郎」這個封號卻從她一出道就跟著她,前陣子她跟同門師兄潘瑋柏一起遊車河,又被冠上了「潘女郎」,讓她對某女郎的封號特別敏感。
 但她不要也無法改變事實,因為我也是從J女郎才開始認識她,只不過認識她之後,發現她這位J女郎跟其他J女郎很不一樣。
 乍看長髮飄逸、笑容甜美的江語晨,會以為她就跟一般的偶像歌手一樣,說話輕聲細語,碰到敏感話題會想辦法迴避跳過,小心翼翼維持偶像形象,但她完全顛覆這樣的偶像形象。
 江語晨的講話速度很快,笑聲很大,面對敏感話題的回答很直接,就好像一個男孩住進了女孩的身體,她的外表很女性,個性卻像個男生大剌剌。就好像她說不想靠J女郎、潘女郎博版面走紅,寧可靠自己慢慢一點一滴累積時,還從透明的籃子裡捉出她養的烏龜來比喻:「我可以跟烏龜一樣,慢慢走,但總有一天會達到目的地。」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愛動物真情流露
 愛動物的江語晨,有一套獨特的寵物物語。
 她家裡養了4隻吉娃娃,一隻烏龜,那天她特別帶了妮妮、牛奶兩隻吉娃娃跟烏龜出來跟我碰面。她對今年7歲的妮妮寵愛有加,把牠當成公主,牛奶是妮妮的女兒,出生後自然也獲得她的寵愛。
 江語晨一直跟我說妮妮長得很美,而且還聽得懂人家的讚美,為了證明妮妮聽得懂話,她在我面前不斷地讚美妮妮:「妳好美哦!」要我仔細看妮妮的表情:「如虹姐,妳看到了沒有,妮妮是不是都聽得懂。」老實說,我真的沒有看出妮妮到底懂不懂得她的讚美,可能因為我怕狗,而且覺得吉娃娃的臉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實在看不出牠哪裡美,所以當然也看不出來妮妮是不是如江語晨所說,聽得懂人家對牠的讚美!
 滿嘴女兒經的江語晨見我對妮妮沒有太大的反應,忍不住又說另一隻吉娃娃牛奶會笑哦!為了逗牛奶笑給我看,她一次又一次地叫著「牛奶、牛奶」,當她興奮地對我說:「如虹姐,看到沒,牛奶在笑了!」我其實應該說我看到了,滿足她這位以狗為榮的狗媽媽,偏偏我跟江語晨一樣是固執的金牛座,沒看到就是開不了口說我看到,最後兩個人抱著妮妮、牛奶繼續聊寵物物語。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當開朗女郎,最自在
 我發現愛玩、愛笑的江語晨,其實並不適合當J女郎或是潘女郎,她很難依附在某一個男生身上,男生表現不如她意,可能會挨她一拳,她比較像個野蠻女友,而且是超Man的野蠻女友。
 她一隻手抱著妮妮,另一手抱著牛奶,很Man地說:「我這樣像不像抱兩個小孩,以後結婚,我覺得應該會是我抱孩子,老公在一旁提包包!」
 江語晨勾勒的那畫面,就像她養的烏龜充滿了堅靭的生命力,什麼J女郎、潘女郎,統統丟一邊去,她,就是江語晨。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小狗、烏龜都是老師
 江語晨說,她從動物身上學習很多東西,就像吉娃娃長得那麼小,可是妮妮卻從來不覺得自己很小,每次看妮妮像個公主一樣驕傲地走來走去,她就會告訴自己,要學妮妮不要小看自己。
 她在烏龜身上也學了很多,除了學一步一腳印的學習精神之外,還透露有一次烏龜不見了,她跟媽媽在家裡找了很久,第二天才發現原來烏龜被狗抓傷了,躲到沙發底下。她心疼地摸摸烏龜的肚子說,雖然龜殼都被狗抓裂了,但烏龜還是拚了命找活路,超強的生命力帶給她很大的啟示。
 江語晨談到她的寵物物語時,臉上的表情超認真,但沒多久,馬上又恢復頑皮男孩的個性,捉起剛尿尿的烏龜,直喊著好臭!還問我要不要聞一下烏龜尿尿的味道。當我捉起她遞過來的烏龜,聞到烏龜臭臭的尿騷味,忍不住皺起臉來時,她開心地笑出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馮光遠丑角面具下的犀利視角
 「我都說自己是白目了,跟白目計較的人也是白目!」自稱「國寶級白目」的馮光遠,以丑角樣貌做為保護色來從事評論工作,雖然「國寶級」跟「世界級」一比,好像瞬間就弱掉,但馮光遠難得謙虛地表示,國外有更多「厲害的白目」,他當國家級選手便已滿足。至於馬金兩人是屬於何種量級,馮光遠噗哧一笑,停下煮咖啡的動作「ㄟ,真正的白目是不能被說破的啦,這樣不禮貌!」 馮光遠喜歡吆喝朋友在家聚會,用咖啡、紅酒、搖滾樂與滿室書籍招待大家,整個家就像個小型圖書館(呼應了他大學時念的圖書館系),或一間有意思的咖啡廳。每個家具都有故事,常客也有固定座位,「這是舒國治愛坐的椅子,他每次來都坐那邊」他如數家珍地一一介紹。 就算是馮光遠的朋友,只要做錯事(當然,對錯是以馮光遠的標準而定),他也是不念舊情地修理下去,「這種朋友少幾個,我還高興得可以多吃幾碗飯!」他正色地說︰「台灣要更好,很多事就不能太鄉愿!」看來,對馮光遠來說,「義氣是三小,我只知道意義!」,但他也自豪地強調,對於壞人至今從沒看走眼過! 拿性事來開玩笑也是他的拿手絕活,他覺得人類很虛偽,大家都在做的事卻不敢公開談論,「明明從中得到很多快感啊!越是虛偽的東西,我越想搞它!」政治人物的情慾之事,更是「錦上添花(?)」,不參一腳怎麼行!當然,馮光遠也被告過幾次,沒在怕的他甚至只想著要穿哪件衣服出庭!且他堅持若告輸也不用錢換自由(易科罰金),坐牢之於他,根本是人生超難得的另類體驗吧! 毫無疑問地馮光遠是個極度聰明的人,知道什麼笑點會「中」,拋出議題後就可以翹腳等著眾人跪拜尊稱他一聲「馮大師」!「幽默感的確是需要天份」他略顯得意地說著,「為什麼有些人說話就是容易引起大家的笑聲,這就是魅力!」語畢,馮光遠像花輪一樣撥了一下前額的劉海。
人物焦點
李佳薇 歌與人 溫暖而簡單
因為體諒,所以沒關係! 想想遺傳真是令人驚喜的禮物,而且是只能收不能退的禮物,所以接受禮物的心情很重要。 李佳薇有四個姊妹,大姊跟二姊身高像爸爸,四肢像媽媽,都是高挑美女,小妹像嬌小的媽媽,只有她身高像媽媽,四肢健壯的骨架像爸爸,即使如此,她仍然很感恩的接受爸媽送給她的禮物,告訴我:「我大姊長得很漂亮,可是就沒有我的好歌喉!」 凡事往好處想,多看自己的優點,人就會過得快樂! 李佳薇開朗樂觀的個性,是爸媽送她最好的禮物。 我後來發現李佳薇之所以執意要減肥,其實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看到造型師在幫她打理造型時,碰到的困難。造型師覺得她穿靴子可以美化腿部的線條,但光要找到她穿得下,又好看的靴子,都快跑斷腿了才好不容易找到一雙,所以她的宣傳期,經常一雙靴子穿到底。 李佳薇知道自己不好做造型,所以每次出片都會先跟造型師道歉,說不好意思讓他們辛苦了。 也許因為體諒造型師的難處,跟李佳薇碰面那一天,還是春寒料峭的季節,春天一起風,夾帶些許寒意,讓我忍不住拿出薄薄的羽絨衣禦寒,而李佳薇卻已穿著裸露手臂的夏裝,我問她穿這麼少,會不會冷? 她露出甜甜地笑容說:「沒關係,我怕熱不怕冷!」 雖然嘴巴說沒關係,她怕熱不怕冷,但我卻看到她裸露在外的手臂冷到雞皮疙瘩微起。我心疼地摸摸她的手臂說,很冷,對不對?她依然回答我,還好! 我突然想到她唱的新歌「像天堂的懸崖」,應該就像她當歌手的心情吧!
人物焦點
吳晟VS.搖滾兒子吳志寧
面對衝突 懂得適時放手 吳晟夫妻倆都是老師,志寧的哥哥與姊姊在學業上都很優秀,唯獨志寧直直落的課業讓他傷透腦筋。(吳晟、吳志寧以下簡稱為晟、志)晟:其實我原以為他是玩電動的宅男,後來發現不是耶!他都玩要跟很多人連絡的那種遊戲。志:(咳咳!)我翻譯一下,那叫線上遊戲!其實我小時候愛偷跑去電動遊樂場,高中依舊叛逆,但爸爸知道我愛音樂,會特地送我到樂器行學吉他,那時在餐廳駐唱,也是媽媽開車等我唱完再接我回家。晟:其實做父母的難免會以社會標準幫孩子訂目標,就像我父親對我一樣,剛出社會時我應徵上台北的編輯工作,但為了把肚子顧好,選擇回彰化溪州邊教書邊寫作。我不反對孩子有課外活動,但份內的書也要念好!志:所以高中我們常起衝突,後來我想去台北念書,他則希望我讀中興大學森林系,說是討論,其實就是花三天時間告訴我,念中興大學!晟:森林系很好啊!樹是很美的,以後畢業當森林保育員也能為環境做點事情!志:嘿啊!他陪我念森林系時還比我認真!筆記做得比我多咧!晟:陪讀時看了他的態度,就知道他放棄文憑!一年後我決定放手,留下紙條「各自保重,好自為之,我要回去陪我老婆了。」之後偶然在他房裡看到他高中寫的歌,表達無法抒發的壓力!吼∼我看了也心酸!志:拜託∼那首歌很「聳」耶!「喔∼我的父親,為什麼你要嘆息!喔∼我的母親,為什麼你要哭泣!」天啊!想到就覺得很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