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林煙婷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10904E12)
怪運獎侯啟邦的塗鴉啟示錄 哲理歪理 什麼道理!


關於「怪運獎」
 電話約訪時,記者請教「怪運獎」名稱的由來,侯啟邦話匣子一開便滔滔不絕,簡單來說,就是曾經有個愛責怪人的乘客,讓他有感而發:「老是責『怪』別人,會讓運氣下滑。『運』勢操之在己,要修身養性才能獎勵別人,轉而『獎』勵自己!」因此有了「怪運獎」的靈感。「所以怪運獎的怪不是奇怪的怪囉?」記者好奇地問,他的回答是「兩者皆是」,是責怪也是奇怪。等到碰了面,記者與他確認「上次說怪運獎也可以解釋成奇怪的運獎?」時,他反而皺眉頭說:「我不是跟你說是責怪嗎!」緊接著,又再度長篇大論將典故說了一次,事實證明,怪運獎的「怪」果然是責怪又奇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看著怪運獎的車遠遠駛來,目光會先被貼在車窗上的塗鴉,以及橘黃車門上大紅色的「迎善」、「避惡」吸引,打開車門後,進入眼簾的是充滿橡皮擦屑與畫作的空間,這裡,就是怪運獎的生財工具兼移動畫室。
 曾經因為邊開車、邊素描遭檢舉的怪運獎,自稱現在收斂許多,只利用排班或等紅燈時創作,喜歡唱歌的他,也會即興為乘客編歌,甚至在車外裝設擴音喇叭,與大眾「分享」歌喉,不過最後也是以被檢舉收場。對怪運獎來說,檢舉他的人,和招了車又不搭,或是一上車隨即要求下車的乘客,「這種人的人格有問題,我會找行車記錄器上的畫面,把那個惡人畫下來!」他斬釘截鐵地強調。相對於「人格有問題」的乘客,若是能夠在無處躲藏的小空間中,面對一個從後照鏡緊盯著你、口中哼著自己編詞的勸世歌,再用畫筆把你的樣貌描繪下來的司機時還能處之泰然,就是怪運獎口中「坦蕩蕩」的好人。
 自稱會看面相的怪運獎,非常相信因果論、善惡終有報應,他堅定地說:「有次我覺得攔車的人面相不好就不載他,過幾天就在報上看到他是殺人兇手,這就是因果。」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怪運獎可以信手拈來。每當有人質疑事件的真實性時,他也有辦法描述一個非常完整的故事,甚至提出相關人證及事證增加可信度。若是不深究內容的合理程度,怪運獎畫過的三萬多個人物及故事,其實都很適合成為午間劇場的題材。
 「我兒子根本不看我的畫,太太之前也差點和我離婚。」總是侃侃而談的怪運獎,在聊到家庭時,難得露出落寞神情,看來以看盡人間百態自居的怪運獎,終究也難解自己家庭的因果。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在狹小的空間中,與怪運獎四目相接,絕對是令人難忘的經驗。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怪運獎常出現在國父紀念館或信義區附近,車子很好辨認,也有預約叫車服務。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更多你不知道的怪運獎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畫作勸世
除了人物素描,怪運獎也會提上警世名言或勸人向善的句子,希望能藉由畫作「以畫代話」。翻閱他的畫作就如同閱讀小說,可以見到人生百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網拍也可以
想要欣賞怪運獎的畫作,除了搭他的車,還可以在他的部落格見到,網拍上也能發現蹤跡。花費約30元,就可以購得一張電腦掃描的畫作,還提供面交服務。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第36,450號畫作
怪運獎很熱情地要幫記者畫上一張素描,當記者如同乘客般坐在後座、被怪運獎從車內的後照鏡緊盯著瞧時,突然很能感受某些乘客在鏡中與司機大哥眼神接觸的不自在。那幅怪運獎的第36,450號畫作,在帶回辦公室時引起熱烈迴響。
名人經驗談
知名部落客史丹利也曾搭過「怪運獎」的車,短短的一段路程,令他印象非常深刻,還為此寫了篇文章,讓怪運獎的「事蹟」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史丹利說,若是下次有機會再坐到怪運獎的車,他應該會鼓起勇氣請怪運獎幫他看面相,不過,他還是搞笑地說,希望怪運獎不要因為他面相不好就趕他下車。當被問到需不需要怪運獎的叫車熱線時,史丹利還是大叫著回答:「這,我想就不用了吧!」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當眼睛貼上觀景窗,會感覺影像從鏡頭通過眼球、映上視網膜、穿過腦、最後到達後腦勺,全世界僅剩自己與畫面。」廖本榕這麼形容攝影的「視界」。 廖本榕從小愛看布袋戲、歌仔戲,但這些興趣卻被升學壓力蓋過,直到北上念補習班、到電影公司半工半讀時才找回戲劇的熱情,放下課本,退伍後隨即入行拍片。那時正逢彩色片引進,廖本榕與前輩一起從頭學,快速累積經驗,年紀輕輕便升上攝影師。 「導演喔~他們想法很多又抽象,有時說的跟想拍的有落差。」拍不同類型電影,廖本榕形容像有人丟給你1桶積木,要想辦法組合,因為攝影不僅代表觀眾眼睛,還要讀懂導演深不見底的內心。廖本榕透過閒聊了解導演最近的情緒和關心的事,感受其心境變化,再推敲出他真正的想法。「每個導演風格不同,有些拍攝節奏快,但攝影不能跟著亂陣腳,快中要有美的堅持,才能獲得信任與尊重,罩住全場。」這樣聽起來,廖本榕口中的攝影好像要十項全能。 電影畫面的構成來自劇組的努力,將其完美呈現是攝影的責任,不只體格要強,心更要寬。廖本榕甚至把所有人的委屈都當成自己的委屈,問他有沒有撐不下去的時候,他說:「當然有啊!妳知道嗎?我曾是警備總部的黑名單哩!」原來廖本榕上高中前,是300人追隨的「大哥」,到處打打殺殺,最後差點殺進棺材。「好險活下來啦∼我就想說是不是老天爺有任務給我,在完成使命之前都要撐下去才行。」察覺到記者沒忍住的驚恐,廖本榕哈哈大笑:「有正當工作以後,不再是黑名單啦!」 金馬獎今年邁入第53屆,但攝影獎歷屆得主之中,台灣人卻不多。栽培後進,廖本榕不遺餘力,擔起教職傳承經驗與技術,對其他老師口中的問題學生也特別關心,幫學生將「問題」內化為人生經驗。比起攝影師的硬漢形象,廖本榕處事更多的是溫柔,如水般隨容器變換形狀、因環境化成蒸氣或冰,以柔軟身段堅持他的生存之道。蔡明亮導演電影《臉》工作照,廖本榕(中)與蔡導(右)的緣分結於1994年上映的《青少年哪吒》,兩人一拍即合合作至今。
焦點人物
 「當眼睛貼上觀景窗,會感覺影像從鏡頭通過眼球、映上視網膜、穿過腦、最後到達後腦勺,全世界僅剩自己與畫面。」廖本榕這麼形容攝影的「視界」。 廖本榕從小愛看布袋戲、歌仔戲,但這些興趣卻被升學壓力蓋過,直到北上念補習班、到電影公司半工半讀時才找回戲劇的熱情,放下課本,退伍後隨即入行拍片。那時正逢彩色片引進,廖本榕與前輩一起從頭學,快速累積經驗,年紀輕輕便升上攝影師。 「導演喔~他們想法很多又抽象,有時說的跟想拍的有落差。」拍不同類型電影,廖本榕形容像有人丟給你1桶積木,要想辦法組合,因為攝影不僅代表觀眾眼睛,還要讀懂導演深不見底的內心。廖本榕透過閒聊了解導演最近的情緒和關心的事,感受其心境變化,再推敲出他真正的想法。「每個導演風格不同,有些拍攝節奏快,但攝影不能跟著亂陣腳,快中要有美的堅持,才能獲得信任與尊重,罩住全場。」這樣聽起來,廖本榕口中的攝影好像要十項全能。 電影畫面的構成來自劇組的努力,將其完美呈現是攝影的責任,不只體格要強,心更要寬。廖本榕甚至把所有人的委屈都當成自己的委屈,問他有沒有撐不下去的時候,他說:「當然有啊!妳知道嗎?我曾是警備總部的黑名單哩!」原來廖本榕上高中前,是300人追隨的「大哥」,到處打打殺殺,最後差點殺進棺材。「好險活下來啦∼我就想說是不是老天爺有任務給我,在完成使命之前都要撐下去才行。」察覺到記者沒忍住的驚恐,廖本榕哈哈大笑:「有正當工作以後,不再是黑名單啦!」 金馬獎今年邁入第53屆,但攝影獎歷屆得主之中,台灣人卻不多。栽培後進,廖本榕不遺餘力,擔起教職傳承經驗與技術,對其他老師口中的問題學生也特別關心,幫學生將「問題」內化為人生經驗。比起攝影師的硬漢形象,廖本榕處事更多的是溫柔,如水般隨容器變換形狀、因環境化成蒸氣或冰,以柔軟身段堅持他的生存之道。蔡明亮導演電影《臉》工作照,廖本榕(中)與蔡導(右)的緣分結於1994年上映的《青少年哪吒》,兩人一拍即合合作至今。
人物焦點
黃立成愛嘗鮮玩變身
九把刀的第一次給了他 就好像他對電影一直很有興趣,大學曾念過半年的電影,後來因為念書不是他的強項,沒有再繼續念下去,但他始終沒有放棄電影夢,七年前就找了九把刀寫了「變身」的電影劇本。 Jeff很得意自己很有眼光,早在九把刀還沒有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之前,就找了九把刀寫電影劇本,這也是九把刀第一次為電影寫劇本。 只不過七年前國片市場很不景氣,他做過市場調查,發現拍電影比較便宜,一部製作費約要一千五百萬到二千萬,可是在台灣的票房都不到一百萬,就算賣海外版權也只能收回來三到四百萬,加起來最多五百萬,等於拍一部電影要現賠一千萬,還不包括宣傳預算。 Jeff說七年前他以夜店老闆的投資角度看電影,算了一下拍電影的投資報酬率之後,立刻決定不拍了,但現在他是以電影公司老闆的角度在看拍電影,即使「變身」花了七千萬的製作費,他也依然力挺導演張時霖拍下去,還找了黃立行、林智文、李玖哲、徐若瑄、吳建豪、田中千繪等親朋好友客串演出,信心十足的說,「變身」是他覺得最屌的國片。 「人生就這麼一次,當然要玩得開心,做什麼事都應該要玩得開心!」Jeff說。 我喜歡Jeff的玩樂人生觀,抱持好玩的心情去做生命中的每一件事,不但過得開心,生命也充滿無限的可能,生動精采。
人物焦點
劉黎兒 在愛情中, 請接受改變吧!
若變心了,也別忘要回來踩背按摩! 一襲浪漫紫碎花洋裝,婉約優雅的氣質,讓人難以聯想到,她是談起男歡女愛單刀直入的「情色女王」劉黎兒,一開口溫柔沉穩的語氣中,卻隱約透露出曾是記者的幹練。 「不要以為婚姻是以不變應萬變,尤其現在的人很長壽,把兩個人綁死的婚姻制度是違反人性的,在日本甚至形容『不倫戀』就像在擁擠的電車被踹了一腳一樣正常」。用稀鬆平常的口吻犀利剖析婚姻制度的劉黎兒,恰巧在採訪當天是她和旅日職業棋士王銘琬結婚紀念日,她也大方分享二十多年來的婚姻相處之道。 劉黎兒認為,要先學會接受人本來就是會不斷改變的這件事,不要傻楞楞的守著山盟海誓,「我從來就不會逼問老公為什麼前天說的話和今天說的話有相牴觸,我想他可能遇到了不同的人、事、物,所以改變了想法,只是還來不及跟我分享,但我也願意接受他的改變。」 「我甚至跟我的老公說,就算他以後遇到了別的女人,也要記得回來幫我踩背按摩就好。」劉黎兒笑著說,在日本甚至還有一年換一次約的婚姻制度,確定是否還想跟對方在一起,反而能時時檢視彼此感情。 劉黎兒提到,面對改變,能做的就是珍惜,覺得兩個人隨時都在改變,卻仍然想要和對方相守在一起,「我和老公也都覺得,在這把年紀還能在一起是很幸運的,但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有可能下一秒我和他都各自有別的對象,但縱使如此,我們也會祝福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