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陳昭妤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1102E02)
西服裁縫師 手下功夫見真章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陳聖迪
民國39年生,人稱「阿迪師」,12歲開始學習西服裁縫。現為「名家西服」裁縫師之一,曾為名人費玉清、學者吳清基等人量身定做西服。
 順著工整的領口稜角滑下,柔挺的布料滲入手心,阿迪師用專注的目光,帶我們回到了西服產業正風光的二、三十年前。當年,成衣通路尚未進駐,家家戶戶過年、嫁娶,都會至布店丈量布料、剪裁做套西裝,迎接新的開始。從台北南京西路、重慶北路的舊圓環起始,蔓延至延平北路,一間間西服裁縫店並排而列,對照過往的熱度與現今的沒落,阿迪師停下雙手,難掩感慨。
 國小一畢業就從雲林鄉下負笈北上,他和同樣懵懵懂懂的學徒孩子們,住進了西服老師傅的工廠中,學習裁縫手藝。「很苦啊!那時的師傅都很兇,除了學藝,還得做各種雜務,有時光是買的早餐不合胃口,竹棍上手就直接往背抽。」當年要從學徒出師,至少需三到四年養成,從抱著大疊衣褲,開口袋、縫補丁,到練習穿針引線、熨燙衣服,每套訓練皆需花上個把月,也讓這一輩的師傅,擁有格外紮實的底子。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耐性,是除了美感外,西服裁縫師的必備特質,不但得忍耐長時間的重複性工作,還得適應滿含細節的枯燥日常,也讓追求挑戰和變化的年輕人避之唯恐不及。「不是沒想過再訓練學徒,但現在的孩子選擇多,已很少人願意學到出師,就算出師,也不見得在這行待得住。再過十年,我們這代退休後,西服裁縫業大概也要走入歷史了。」
 敵不過連鎖品牌隨手可得的現成西服,費工的傳統西服裁縫業已逐漸步入夕陽,但細緻的手做功夫、獨一無二的剪裁設計以及親手丈量的人情互動,皆是現成西服所無法企及,也因此能在老一輩的心中持續屹立。於是小小的裁縫廠裡,仍看得見老師傅們堅守著崗位,以量尺、針線細細打造每道線邊、每顆鈕釦。夕陽,或許終將落下,卻抹不去老師傅手裡的美好姿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場地協力/名家西服(02)2558-173,台北市南京西路304號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農村,有他的養豬回憶 林生祥的「種樹」這樣唱著:「種給河流乘涼、種給雨水停歇、種給南風吹來唱山歌……」,聽著他的歌、看著歌裡的詞,彷彿能想像鄉村生活的場景。 出生在高雄美濃的音樂人林生祥,總是能唱出貼近每個人生活中人事物的故事,他是農村長大的孩子,也是養豬戶的小孩,童年的生活就是與養豬綁在一起,餵小豬吃奶、幫小豬仔「剪尾巴(為了怕豬會互咬尾巴而流血、受傷)」等養豬大小事,都是林生祥珍貴的童年記憶。 直到2009年,林媽媽因年紀漸長,才終於結束養豬的生活,不過閒不下來的農村人開始忙著種菜、種稻,林生祥說他的母親曾告訴過他:「家裡總要有一塊地種田,也許它種的東西不值錢,但一旦有糧食危機,田就是會養活你。」 所以即使已是知名的音樂人,林生祥不做音樂、不演唱時的生活,多是在家鄉美濃和媽媽、女兒一起感受農村的田園之樂,喜歡與鄰居交換收成的那份溫馨和喜悅,也喜歡黃昏時與女兒一起走在鄉間小徑散步的溫情,還有自己小時候與同伴在庄頭裡追蝴蝶、玩泥巴、抓蟲、打彈珠等遊戲,現在換他帶女兒一起體驗這些農村生活的點滴,就像曾在「草」這首歌裡寫到與女兒釣青蛙的景象。拿起每個樂器彈奏時,總不忘先調音。
焦點人物
農村,有他的養豬回憶 林生祥的「種樹」這樣唱著:「種給河流乘涼、種給雨水停歇、種給南風吹來唱山歌……」,聽著他的歌、看著歌裡的詞,彷彿能想像鄉村生活的場景。 出生在高雄美濃的音樂人林生祥,總是能唱出貼近每個人生活中人事物的故事,他是農村長大的孩子,也是養豬戶的小孩,童年的生活就是與養豬綁在一起,餵小豬吃奶、幫小豬仔「剪尾巴(為了怕豬會互咬尾巴而流血、受傷)」等養豬大小事,都是林生祥珍貴的童年記憶。 直到2009年,林媽媽因年紀漸長,才終於結束養豬的生活,不過閒不下來的農村人開始忙著種菜、種稻,林生祥說他的母親曾告訴過他:「家裡總要有一塊地種田,也許它種的東西不值錢,但一旦有糧食危機,田就是會養活你。」 所以即使已是知名的音樂人,林生祥不做音樂、不演唱時的生活,多是在家鄉美濃和媽媽、女兒一起感受農村的田園之樂,喜歡與鄰居交換收成的那份溫馨和喜悅,也喜歡黃昏時與女兒一起走在鄉間小徑散步的溫情,還有自己小時候與同伴在庄頭裡追蝴蝶、玩泥巴、抓蟲、打彈珠等遊戲,現在換他帶女兒一起體驗這些農村生活的點滴,就像曾在「草」這首歌裡寫到與女兒釣青蛙的景象。拿起每個樂器彈奏時,總不忘先調音。
人物焦點
5位年輕人 便車環島 傳愛募款兼換工
 兩年前的夏天,5個原本互不相識的年輕人,因為參加「高雄市理想家庭促進協會」舉辦的暑期成長營活動而相聚,協會希望大家透過搭便車的方式,學會「信任對方」這件事,在協會安排下,他們踏上搭便車環島的旅程。一開始走了近30公里的路到高雄市,之後再從台南、嘉義一路北上,焄榕說:「我還記得搭第一輛車的時候,內心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當我們比起大拇指,有人願意停下來的那一剎那,大家都尖叫了!」 搭便車當然不可能沿途都順遂,他們剛上台南就吃了閉門羹,明明站在車流量很大的省道上,但就是沒有一台車願意停下來,花了3小時邊走路邊攔車。在台中則有一位阿伯看我們的舉動覺得很有趣,只問了一句:「要去哪?」「台北!」,阿伯二話不說就要我們上車,直接載到台北。 由於協會規定不能花錢,所以他們沿途進行募款活動,為了填飽肚子,他們也以「勞力換取食宿」,像是幫店家打掃、洗碗或招呼客人,店家同意後,會給予資金補助或是一頓飯。旻芥說,記得在淡水街頭,豔陽高照,大家都覺得很熱,冰淇淋店老闆各給了1支冰淇淋,「我覺得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冰淇淋耶!」 為了讓這段旅程更有意義,協會也要求他們也同時進行「傳愛活動」,到各點與路人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這4句話,伯誠說:「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也獲得很多人的認同。」還有人大聲回應:「我愛你們,加油!」經歷了這次環島,他們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也很感謝那些讓他們搭便車、給予鼓勵的人,讓他們在段旅程中學會了信任。在台南攔了3個小時的車都沒有人願意停下,這也是他們等最久的一次,照片中的背影看起來也格外淒涼。
人物焦點
陳勢安 紅燈轉念變綠燈
修習 人生的功課 從幕後走到幕前,陳勢安的取捨只在於不要讓人生留有遺憾,當歌手的機會難得,彩妝師的工作卻隨時可以銜接,他的人生一向都有清楚的目標,並且能鎖定目標勢在必行,甚至連自己陷入低潮的憂鬱情緒,都可以用意志力去克服。 他曾經因為合約問題長達3年沒有出個人專輯,心理失去平衡,差點犯憂鬱症。 陳勢安說每個人的憂鬱症都會有些症狀,他的憂鬱症狀是自律神經失調,手會發抖,晚上無法睡覺,要天亮才能安心睡覺。當知道自己的憂鬱症快發作時,他選擇把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為他的朋友謝昇諺是鐵人三項的一哥,他就請謝昇諺幫他排鐵人三項的課表,照著課表操練,用運動治癒憂鬱症,也走完了跟馬來西亞經紀公司的合約,簽了新的經紀公司,重新在歌壇出發。 人生路上難免起起伏伏,偶爾也會遇到紅燈而不得不暫停的考驗。陳勢安念書碰到紅燈去當了彩妝師,唱歌遇到紅燈,練就了鐵人三項的運動員身材,還遠征大阪比賽,生活精彩。 「我以前很恨爸爸,從小給我一大堆功課,沒有童年,現在卻很感謝爸爸的嚴格訓練,讓我比起同年紀的人更清楚自己的目標,當別人還在兜圈子,尋找金錢跟人生的平衡,尋找人生的意義,而我很早就找到了,沒有金錢,我還是過得很快樂,因為這就是我要的人生。」聽陳勢安說現在過得很快樂,做的是最愛的事情,出了新專輯,可以唱歌給等待他新作品的粉絲聽,沒有停留在原步,有一小步一小步的前進時,溫柔的語調中都有一種快樂的正能量。 你找到人生的目標了嗎?你快樂嗎?陳勢安說他的人生功課是:「生命應該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個人的開心要個人擔,不能依賴環境或任何人給你快樂。」我想這應該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