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陳昭妤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1102E02)
西服裁縫師 手下功夫見真章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陳聖迪
民國39年生,人稱「阿迪師」,12歲開始學習西服裁縫。現為「名家西服」裁縫師之一,曾為名人費玉清、學者吳清基等人量身定做西服。
 順著工整的領口稜角滑下,柔挺的布料滲入手心,阿迪師用專注的目光,帶我們回到了西服產業正風光的二、三十年前。當年,成衣通路尚未進駐,家家戶戶過年、嫁娶,都會至布店丈量布料、剪裁做套西裝,迎接新的開始。從台北南京西路、重慶北路的舊圓環起始,蔓延至延平北路,一間間西服裁縫店並排而列,對照過往的熱度與現今的沒落,阿迪師停下雙手,難掩感慨。
 國小一畢業就從雲林鄉下負笈北上,他和同樣懵懵懂懂的學徒孩子們,住進了西服老師傅的工廠中,學習裁縫手藝。「很苦啊!那時的師傅都很兇,除了學藝,還得做各種雜務,有時光是買的早餐不合胃口,竹棍上手就直接往背抽。」當年要從學徒出師,至少需三到四年養成,從抱著大疊衣褲,開口袋、縫補丁,到練習穿針引線、熨燙衣服,每套訓練皆需花上個把月,也讓這一輩的師傅,擁有格外紮實的底子。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耐性,是除了美感外,西服裁縫師的必備特質,不但得忍耐長時間的重複性工作,還得適應滿含細節的枯燥日常,也讓追求挑戰和變化的年輕人避之唯恐不及。「不是沒想過再訓練學徒,但現在的孩子選擇多,已很少人願意學到出師,就算出師,也不見得在這行待得住。再過十年,我們這代退休後,西服裁縫業大概也要走入歷史了。」
 敵不過連鎖品牌隨手可得的現成西服,費工的傳統西服裁縫業已逐漸步入夕陽,但細緻的手做功夫、獨一無二的剪裁設計以及親手丈量的人情互動,皆是現成西服所無法企及,也因此能在老一輩的心中持續屹立。於是小小的裁縫廠裡,仍看得見老師傅們堅守著崗位,以量尺、針線細細打造每道線邊、每顆鈕釦。夕陽,或許終將落下,卻抹不去老師傅手裡的美好姿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場地協力/名家西服(02)2558-173,台北市南京西路304號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幾年前唱片公司跟我們說,以目前的環境不可能再幫我們出唱片,那時候我就選擇提前解約,自己獨立做音樂。」潘裕文已經做了好幾年的獨立歌手,自掏腰包出片、宣傳,少了唱片公司的支援,音樂路走得很辛苦。 好不容易唱歌表演存了一筆錢,他才能把錢拿出來投資做專輯,這幾年會花錢買專輯的人少之又少,潘裕文自掏腰包出唱片,根本不可能回本,但他卻仍堅持做這件事。 「我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跟別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可以天天都吃一樣的東西,也不愛出門,物質的欲望很低,但我喜歡做有成就感的事,當歌手是我現階段覺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可能是因為那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常想為什麼有些歌迷會支持我八年,可能也是因為我的精神吧!」潘裕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他沒有把藝人當成賺錢的行業,人生最精華的這八年青春全投入歌壇,也把賺來的錢全投入音樂。 只是當現實與理想長期拔河拉鋸,久了還是會讓人疲憊,不得不做妥協。 潘裕文廿八歲的時候,曾經說過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當歌手,如今三十一歲了,他很認真的思考了未來的人生,決定應該去習慣一下,如果不是歌手的身份,他可不可以生活得好,於是跟馬來西亞的製作人彭學斌談好了,準備要去馬來西亞當彭學斌老師的製作助理。 從幕前退到幕後,潘裕文的人生計畫表中,還是沒有捨棄音樂。
焦點人物
 「幾年前唱片公司跟我們說,以目前的環境不可能再幫我們出唱片,那時候我就選擇提前解約,自己獨立做音樂。」潘裕文已經做了好幾年的獨立歌手,自掏腰包出片、宣傳,少了唱片公司的支援,音樂路走得很辛苦。 好不容易唱歌表演存了一筆錢,他才能把錢拿出來投資做專輯,這幾年會花錢買專輯的人少之又少,潘裕文自掏腰包出唱片,根本不可能回本,但他卻仍堅持做這件事。 「我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跟別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可以天天都吃一樣的東西,也不愛出門,物質的欲望很低,但我喜歡做有成就感的事,當歌手是我現階段覺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可能是因為那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常想為什麼有些歌迷會支持我八年,可能也是因為我的精神吧!」潘裕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他沒有把藝人當成賺錢的行業,人生最精華的這八年青春全投入歌壇,也把賺來的錢全投入音樂。 只是當現實與理想長期拔河拉鋸,久了還是會讓人疲憊,不得不做妥協。 潘裕文廿八歲的時候,曾經說過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當歌手,如今三十一歲了,他很認真的思考了未來的人生,決定應該去習慣一下,如果不是歌手的身份,他可不可以生活得好,於是跟馬來西亞的製作人彭學斌談好了,準備要去馬來西亞當彭學斌老師的製作助理。 從幕前退到幕後,潘裕文的人生計畫表中,還是沒有捨棄音樂。
人物焦點
藺草工藝師 巧手編織再創生機
 民國50年代左右,苗栗苑裡鎮上藺草編織盛行,家家戶戶的女孩子都會藺草編織,現任錦泰帽蓆行的老闆娘江錦雲回憶道:「我從10歲起就和堂姊一起編織藺草蓆、提袋手把、藺草扇子等日常生活用品,父親則是凌晨2點就要下田種植藺草,再把孩子們叫醒一起割草,天亮了就開始曬藺草、做女工,常常編到手指流血,用電火布捆一捆繼續做,雖然手很痛,但是當領到薪水,媽媽就會幫我買新洋裝,這是小時候最開心的時刻。」 藺草的生產僅有苗栗、大甲一帶,收成全是靠天吃飯,必須等到藺草開花才能收割,接著曝曬又需時一週,期間若有遇上下雨就全部報銷,得天獨厚的藺草加工後具有特別的草香,又兼具韌性、吸濕又可排解臭味,也成就了藺草編織的美好時代,精巧的手藝可將三角形狀的藺草梗分解成細絲,製作需耗時45天才能完成的細緻觸感藺草蓆,以及手感細膩的淑女帽等,更成為外銷日本的高級工藝品,全盛時期,苑裡老街上就有多達20多家藺草帽席行,民國72年,工業時代來臨,大量的女工轉而進駐針車工廠,藺草工藝也隨之式微,現在老街上僅剩5家帽蓆行,工藝師的消逝與技藝斷層也將成為難以克服的問題。 江錦雲跟隨原本從事鞋業的丈夫陳俊暉回鄉接手家業,開發了藺草鞋墊及藺草拖鞋,使用彈性透氣軟墊及排汗布,功能更實用,同時結合自己擅長的針車改良藺草蓆的做法,現在也有藺草編的生活雜貨如眼鏡袋、零錢包、名片夾等,網路商城也同時上線,江錦雲也於社區學校做藺編教學,讓更多人認識藺草的傳統文化與美麗。
人物焦點
廢物女友&小學課本的逆襲
畫龜畫自嘲認真有病 T.H.C.孩子氣但不忘初心 當記者問兩人會怎麼描述自己的性格?健談的畫龜畫直白地笑說:「我有病。」彷彿一台機器,切換不同按鈕就可以進入不同模式,「我在工作的時候會認真到昏天暗地,還曾經45天裡除了畫畫,唯一接觸的生物只有我的狗、7-11店員以及我媽(還只是電話中的聲音而已)。」但私底下,他要玩的時候又很瘋,「朋友都說我是他們見過少數真的很好笑的人。」(T.H.C.一旁吐槽:其實他應該是人格分裂。)畫龜畫面對現場人士的質疑,突然積極起來:「我是覺得人生只有一次,不管做什麼事都應該要做到最好。」 面對如此認真又正面的畫龜畫,T.H.C.說自己雖然私底下很小孩子氣、容易忘東忘西,但工作的時候其實也是「人模人樣」的,「我希望追求讓別人信任。」(當然,她也感受到大家投來不敢置信的眼光。)不過在闡述自己爆紅的心情時,會覺得T.H.C.瞬間成熟,「我覺得過去的東西就是過去了。」她認為小有名氣固然讓人開心,但如何把自己觀察到的各種現象或感興趣的東西,真正成形、創作出來,才是最重要的。「台灣的創作環境目前還不是很成熟,有些人可能依然在使用重複的元素創作,我還是會期待看到更多創作者開發出自己的新梗。」 兩人目前現有的創作已經備受肯定,像T.H.C.最近正在跑「廢物女友」的新書宣傳,畫龜畫也投入新的周邊商品製作,並與IKEA合作、預計6月推出新貼圖。但兩人異口同聲地說,未來除了以成名角色繼續延伸出它們的新貼圖,也都打算開啟新系列,T.H.C.還是會在愛情中打轉,直指各種情感亂象;畫龜畫則要延續搞笑風格新創人物系列,看來,未來粉絲們的手機視窗依舊不會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