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41031E10)
方炯鑌&方炯嘉 
音樂路上 兄弟來相挺


音樂夢 兄弟倆始終堅持
 「如虹姐妳站中間,我們F.I.R.來拍照。」方炯鑌叫我站在他跟弟弟方炯嘉中間,說我們這樣站在一起很像歌壇的F.I.R.在拍宣傳照。
 弟弟方炯嘉聽了馬上附和說,對呀!對呀!臉上一會擺出很酷的表情、一會又露齒微笑,搞不清楚他到底演的是F.I.R.的團長陳建寧,還是阿沁。
 方炯鑌和方炯嘉這對兄弟檔都很有音樂才華,反應也很快,很適合當藝人。
 只不過阿鑌私底下比較活潑,很愛「練肖話」,面對鏡頭,卻愛耍酷,他形容自己是台下一條龍,台上一條蟲,不像弟弟阿嘉一面對鏡頭,話就講不停,明明是個創作歌手,可是卻更像節目主持人。

 阿鑌和阿嘉還沒有來台灣出片之前,都曾經在馬來西亞出過片,阿嘉出過單曲EP;阿鑌和黃啟銘合組「年少」男子二人組,很早就來台灣發過片,「年少」拆夥後,六年前,兄弟兩個人不約而同選擇從馬來西亞來台灣發展,阿鑌以「壞人」一曲打響知名度,阿嘉卻等了六年,直到今年才一圓出片的夢想。
 兄弟來台灣發展的際遇大不相同,我很好奇阿嘉沒有出片的這六年,是怎麼熬過來的?身為哥哥的阿鑌,有沒有勸他打消出片的夢想。
 個性樂觀的阿嘉說,來台灣這六年,他幫小豬、古巨基等人寫過歌,就靠賣歌跟預付唱酬過生活,雖然日子過得很辛苦,但覺得很值得,因為跟他一樣愛音樂的人很多,大家都在等待出片的機會,他能夠順利出片已經比很多人都幸運了,所以不管等了多少年才出片,心情仍然是開心的。
 阿鑌也認為阿嘉有才華,鼓勵他堅持音樂夢想。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台語歌 從小跟老爸哼唱
 兄弟兩人對音樂的熱血與執著,來自於爸爸的遺傳,他們的爸爸方順元雖然開髮廊,卻有一副好歌喉,是檳城知名歌王,常常應邀到各大活動演唱,退休後,還當起老師教學生唱歌。
 阿鑌跟阿嘉從小聽爸爸唱歌,耳濡目染也愛上唱歌,尤其是爸爸非常喜歡聽台語歌,讓兄弟兩人對台語歌有一份獨特的感覺。
 兄弟兩人講起小時候坐在爸爸的車上,每天跟著爸爸一起聽台語歌的場景,你一句我一句,就好像回到小時候坐在後座一邊聽歌、一邊吵吵鬧鬧的時光,兩個人共同的結論是,感謝爸爸,讓他們深諳台語歌的「氣口(台語口氣之意)」。
 難怪阿鑌寫的台語歌「檸檬愛玉」會被「二姐」江蕙選中,還找他一起合唱。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兄弟情 透過合作更緊密
 阿嘉這次出片,兄弟兩人特別合寫了台語歌「感謝你來挺我」,兩個人合唱起「渡過海盤過山 男兒立志心頭定 隨風飄浪的帆船 同款運命」,字字句句格外有感覺。
 爸爸過世後,阿鑌和阿嘉兄弟的感情更好了。
 阿鑌說,他在出「壞人」那張專輯時,就曾經想過要寫一首合唱曲,找爸爸一起合唱,圓爸爸愛唱歌的夢,沒想到爸爸突然心臟病發過世,這個願望變成了永遠的遺憾。
 現在阿嘉出了個人專輯,音樂創作備受好評,團結力量大,兄弟兩人決定以後一起做音樂,也許組一個新團體,也許一起合作寫歌。
 兄弟合作比較不會吵架嗎?
 兩個人異口同聲說,吵架是一定要的,只是親兄弟吵歸吵,一點兒也不怕影響感情。
 果然,我問他們怎麼會戴同一款眼鏡?兄弟兩人不約而同指著對方說:「是他學我的!」 
 親兄弟誰學誰都沒關係,反正都是一個樣!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經歷生死改變人生觀 張棟樑說沒有出唱片這兩年,先是爸爸生病,接下來換他得了猛爆性肝炎,經歷了生死大關,改變了他的人生觀。 「以前比較衝,為了拚事業,會硬著頭皮去做一些自己不開心的事,但現在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開心,不開心就不做。」張 棟樑說他大病一場之後,開始注意養生,更加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會安排時間跟朋友吃吃飯,不再把工作當成全部。 張棟樑的人生經驗,讓我想起了曾看過的一本書《逆境的祝福》,每個人的人生旅途總有突如其來的意外,失業、離婚、生病、失戀⋯⋯,這些突如其來的「逆境」,如果用正面的說法就好像一個轉捩點,雖然逆境出現時,常會讓人不悅、手足無措、甚至害怕,但如果沒有這些逆境,人往往會庸庸碌碌的生活,逃避問題,不願意改變現狀。 生病的逆境讓張棟樑學會了放慢腳步,關心別人,享受生活。 他說他隨世界展望會去越南探望貧童,看到4歲的小孩子沒有鞋子穿,光著腳去挑水,還會打包食物回家給家人吃,再看看姊姊的兒子7歲了,被全家人當寶疼,出門四處亂跑,家人跟在後面追,其間的差異,讓他更加知足惜福。 張棟樑說他的演藝事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其實應該要再努力衝一衝,但是他不想爭第一名,只要有人喜歡聽他唱歌、看他演戲,舒服的過生活。 價值觀決定一個人對工作、生活的態度。 我發現不想爭第一名的張棟樑,會讓人想跟他更靠近。
焦點人物
經歷生死改變人生觀 張棟樑說沒有出唱片這兩年,先是爸爸生病,接下來換他得了猛爆性肝炎,經歷了生死大關,改變了他的人生觀。 「以前比較衝,為了拚事業,會硬著頭皮去做一些自己不開心的事,但現在做任何事情都一定要開心,不開心就不做。」張 棟樑說他大病一場之後,開始注意養生,更加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會安排時間跟朋友吃吃飯,不再把工作當成全部。 張棟樑的人生經驗,讓我想起了曾看過的一本書《逆境的祝福》,每個人的人生旅途總有突如其來的意外,失業、離婚、生病、失戀⋯⋯,這些突如其來的「逆境」,如果用正面的說法就好像一個轉捩點,雖然逆境出現時,常會讓人不悅、手足無措、甚至害怕,但如果沒有這些逆境,人往往會庸庸碌碌的生活,逃避問題,不願意改變現狀。 生病的逆境讓張棟樑學會了放慢腳步,關心別人,享受生活。 他說他隨世界展望會去越南探望貧童,看到4歲的小孩子沒有鞋子穿,光著腳去挑水,還會打包食物回家給家人吃,再看看姊姊的兒子7歲了,被全家人當寶疼,出門四處亂跑,家人跟在後面追,其間的差異,讓他更加知足惜福。 張棟樑說他的演藝事業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其實應該要再努力衝一衝,但是他不想爭第一名,只要有人喜歡聽他唱歌、看他演戲,舒服的過生活。 價值觀決定一個人對工作、生活的態度。 我發現不想爭第一名的張棟樑,會讓人想跟他更靠近。
人物焦點
黃荻鈞 省錢千金靠自己
身兼3份工 賺大學生活費 有些藝人看過很多次,還是很難記得長相,但也有些藝人只要見一面,就讓人印象深刻,黃荻鈞就屬於讓人印象深刻的藝人。 畢業於美國柏克理音樂學院,又去日本武藏野音樂大學念作曲碩士班的黃荻鈞長得很高、很瘦,174公分才49公斤,輪廓又深,難怪當初她去面試「新兵日記」政戰官一角,馬上就被錄用,因為要懂音樂,還要長得很高的女生並不多,更何況還是位美女。 不過讓我印象深刻除了外型之外,更特別的是她是一位很省錢的千金。 黃荻鈞的爸爸是三洋紡織的董事長,從小銜著金湯匙長大,可是她卻比一般家庭的孩子都來得節省。 怎麼個節省法? 她從在美國念大學開始,就不拿家裡的錢,靠獎學金跟一個人打3份工賺生活費,但因為沒有申請到宿舍,還是要靠家裡幫她租房子,為了節省房租,大學4年,她2年半就提早念完了,邊打工邊兼拚學業,忙到每天只睡3個小時。 夏天天氣很熱,為了節省電費,有些人會開1、2個小時的冷氣,再改吹電風扇,黃荻鈞家裡有錢大可以不用省這種電費,可是她卻為了節省電費,只開半小時的冷氣之後,就改吹電風扇,寧可熱到睡不好覺,也捨不得開冷氣。 明明家裡環境很好,為什麼要做一個這麼省錢的千金? 黃荻鈞的理由很簡單,只是覺得爸爸賺錢太辛苦了,不想自己再造成爸爸的負擔。 她說她很幸運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可以在國一就出國念書,可是就因為媽媽陪她跟弟弟去美國念書,爸爸只能一個人待在台灣工作,沒有人照顧他,工作壓力很大,又有高血壓,還常要應酬,讓她覺得爸爸好可憐,她沒有辦法在事業上幫爸爸,只好從小地方省錢做累積。 我誇黃荻鈞真是一個乖巧貼心的女兒,她笑笑說,小時候不懂就算了,長大還不懂就很糟糕。 很簡單的2句話,只是有很多人做不到。 很多孩子長大後,一回家就關在房間,鎖在自己的世界裡,很少跟爸媽互動,黃荻鈞卻說她房間門永遠都打開,媽媽每天晚上11點多到1點一定會到她房間跟她聊天,就算有時候不講話,只是躺到她房間看韓劇也好;爸爸應酬喝醉了,也會找她聊天,爸媽跟她的聊天互動成了最親密的時光。
人物焦點
鍾國艷‧推動電影的那雙手 打造電影擬真世界
 以電影特殊美術道具工程打響知名度的鍾國艷,早期從事博物館、遊樂園區、公共藝術的雕塑工程,與美國、日本、澳洲等國際技師的合作案中,學到了各國的施工技巧,也因此奠定空間設計、景觀陳設、美術工程的概念,並學會GRC(玻璃纖維強化水泥)、FRP(玻璃纖維強化塑膠)等素材的運用。 近期因為中影製作電影道具的老師傅紛紛退休,加上國片越來越蓬勃發展,導演們對於電影特殊美術道具的需求量大增,在多方探訪詢問後,找上了可做出媲美外國水準的電影特殊美術道具的鍾國艷,紛紛拿劇本跟他討論電影特殊美術道具工程的可行性。 以電影「賽德克‧巴萊」為例,導演魏德聖希望鍾國艷能打造38式騎兵槍、38式步兵槍、四一式山砲等武器,並在龜山搭蓋60公尺長的鐵線吊橋場景,另打造乙式一型偵察機運送至水湳機場拍戲。他仔細研究劇本、分鏡表後,先畫出了平面圖、施工圖,做出小模型與魏德聖討論,依鏡位需求做調整,再製作出1:1的場景或道具,讓電影更添可看性。 揚名國際的導演李安今年回台拍攝「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也指定與鍾國艷合作,簽定保密條款的鍾國艷雖然不能透露太多內容,但他對自己率領施工團隊親手打造的道具與場景信心滿滿,未來「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各國上映時,全球民眾也能一睹台灣製作電影特殊道具設計的真功夫。 除了在電影裡可看到鍾國艷製作的道具外,歌手周杰倫在「跨時代」MV裡彈奏樂曲的造型鋼琴,也是由鍾國艷打造的,結合古典鋼琴與摩托車造型做設計,霓虹炫光與前衛造型讓人驚豔,特殊美術道具使得更多影像作品呈現美麗的視覺感,成為引領潮流的特色行業。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模擬實景的立體模型,能讓魏德聖能看到道具效果並適度修正,確保現場施工時能打造出理想場景。
人物焦點
郭靜 誰說我不在乎!
只想認真往上爬,堅持! 「有時候在想,做的不好會被唸,做的好也會被唸,不如就做自己。」郭靜透露大白天的時候過得很好,但到了晚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想很多。 既然這樣乾脆就做自己,不必在乎別人的眼光呀!我舉了蔡依林為例,說她現在就是不管外界怎麼看她,跟男友錦榮開心逛大街,做自己想做的事。 「有些人可能覺得自己已達到人生的目標,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我們這種還在為自己的目標打拚的人不可以。」郭靜說她一直都沒有安全感,很怕自己在演藝圈隨時會掉下來,所以要等位子再上去一點的時候,才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做自己。 我笑著問她要什麼位子呢?一定要像蔡依林、孫燕姿、蕭亞軒當了歌壇的天后,才可以放心的做自己嗎? 「不一定要到天后啦!天后下面一點點也是可以。」郭靜帶著調皮搞笑的說,如果天后是十分,她現在的成績只有六分,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希望大家都能認同她在工作上的表現。 她想要有一個適合她主持的節目,想要去演戲,還說自己某些角度跟林依晨很像,「林依晨戴假髮完全就是我,我們再跟『人兒妹』暉倪放一起,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私底下的郭靜常有出人意料的喜感,其實真的滿適合去演輕鬆喜劇的,也許去演了戲之後,就可以放鬆情緒,笑看網友的留言,不必擔心自己會變成無感的藝人!
人物焦點
史上最狂滅絕師太 黃小琥
自信/獨樹一格的孤高 黃小琥在「滅絕師太」的封號之外,最近又多了一個「狂」字。因為終於點頭答應站上小巨蛋開演唱會的她,演唱會名稱就叫「狂」。 斗大的「狂」字,氣勢驚人,很符合滅絕師太的氣場,但也讓黃小琥掉入常被人家問:「妳演唱會有什麼狂的地方?」的陷阱。雖然她曾霸氣地開出演唱會的「三不一沒有」,不緊張、不減肥、不換裝跟沒有嘉賓,還是有人問她這一題,讓她忍不住說:「我是資深女藝人,對我這個歲數的人來說,沒有特別來賓、沒有換衣服,一個人撐全場,純唱歌唱了快3個小時,這樣還不狂嗎?這樣還問我有什麼狂!」黃小琥越想越不對勁,講到這件事,語氣裡還有幾分沒有發洩的狂氣。 滅絕師太嚴肅、剛烈的個性,就在幾句話之間展露無遺。但話鋒一轉,她突然又自嘲說:「不知道人家會不會說黃小琥狂什麼?其實我還是很nice的。」外表很嚴肅的人,心一樣是柔軟的,只是需要被了解,需要時間去融化嚴肅的外衣。 黃小琥在歌壇一直獨樹一格,不只是她的外型、歌路,還有她的心路歷程都跟一般女藝人不太一樣。 獨樹一格在某一部分來說,其實也意謂著孤獨,必須承受更多的考驗,心志要更堅強。所以黃小琥才會練就出驚人的氣場,才會有「滅絕師太」那一層保護色,才會有一種反骨性格,別人怎麼做,那是別人的事,她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 因為黃小琥歌唱多年來,一直都走倒吃甘蔗的路線,歌唱走紅之路鋪陳得很久,這鋪陳的過程因為長年征戰舞台,練就一身真功夫,也讓她看到人情冷暖,學會了潔身自愛,不以花邊緋聞取勝,呈現在大家面前的就是「音樂」和「唱歌」這件事。 當黃小琥說她的演唱會就是不要按照一般女歌手開演唱會的流程走,自信很多人來看她的演唱會不是為了看減肥10公斤、換了好幾套衣服的她,而只是單純想來聽她唱歌時,平靜的語氣中,其實是帶著自信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