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戴佑家   攝影/JUNEBLUE  
(20110930E20)
台灣樹醫師楊甘陵 樹木因他而重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樹木無言的抗議
 今年3月,阿里山小火車又驚傳意外,這次不是有人故意在火車上動手腳,而是路樹倒塌所造成。因受不了人類無止境的破壞環境,終於,樹木默默的展開了無言的抗議。
 楊甘陵表示,樹木大部分時間是溫和的,無私的為人們提供所需。他們的綠蔭是人們夏日午後的乘涼處;他們的枝幹,成了孩子們攀爬、玩耍的好素材;光合作用之後釋放出來的芬多精,更是有益身體健康。然而,樹木和人類一樣,總是有鬧情緒的時候。
 「人們應該聽下腳步看看樹木,樹木不會說話,但是他們總是可以體會人類的善意、關懷與愛心。」說話的同時,楊甘陵的手還是持續地在樹幹上敲敲打打,持續溝通、以示關心。
聆聽樹木的秘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楊甘陵用這雙拿聽診器、滿是皺紋的手輕摸樹朋友們,以示問候。問楊甘陵,你和他們說什麼?阿公說:「噓~這是秘密。」
68歲赴日取得樹醫師執照
 民國86年,楊甘陵救回了近百棵阿里山上患有腐心病的櫻花木,也因此讓他聲名大噪,讓人們認識樹醫師這個行業,看見了他對樹木的熱情與關懷。樹醫師有著絕對的專業,不是只要會和樹說話就可以,敷藥、動手術就如同人類的外科醫師。
 開始訪問,楊醫師不斷提醒孫女淳婷一定要拿他的樹醫師執業執照給記者看,這代表的不只是專業與驕傲,更顯示出楊甘陵對樹木如同對待人類的深切情感。也因為這份愛而讓他充滿動力,以68歲的高齡前往日本,取得目前為止全台只有兩張的樹醫師執照。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楊甘陵自掏腰包,將新竹玻工館對面一排曾被宣判死刑的楓香救回來。
以啄木鳥為師
 無論走到那兒,以啄木鳥自詡的楊甘陵,一定隨身佩帶由阿里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所發的紅色棒球帽,也警惕自己以救樹木為己任的天職,以及回味當年妙手救回櫻花樹的美好。
 記者到訪當天,楊甘陵正試著和之前進行過外科手術的樹朋友溝通。拿著聽診器聽了好一會兒,手上的小鐵槌不斷敲敲打打,大家屏息以待想知道樹木的復原情形如何?只見楊甘陵俏皮地眨眼說:「手術好像有效,裡面被蛀掉的部分慢慢長回來囉!樹幹的回聲不再空洞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小時候,楊甘陵總是牽著孫女淳婷的手,慢慢地教她認識花園裡的一草一木;現在,楊甘陵老了,淳婷慢慢接下阿公的棒子,延續阿公對植物的熱情。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已高齡86歲的楊甘陵,每次出去為樹木看病,除了阿嬤一定會陪在身邊,同樣負責植物診所業務的孫女淳婷和孫女婿小龍,也會跟著邊看邊學。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從年輕到白髮蒼蒼,阿嬤永遠是阿公最麻吉的「好牽手」。小龍透露:「阿嬤只要離開阿公的視線一陣子,阿公總會著急詢問『阿嬤低叨位?』」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慈悲讓生命充滿能量
院子的採訪結束,在進門當下,楊甘陵發現了一隻鮮紅色的昆蟲正從門前經過。他沒有拿起拐杖驅趕,更沒有把它輾斃,只說:「那邊有一隻紅色蟲子」,便以優雅的紳士之姿禮讓小紅昆蟲先行通過。由此可窺見楊甘陵對於生命的熱愛與尊重,即使對方只是一隻微小蟲子。同樣的,他也把這樣的愛奉獻給樹木,將他對生命的熱愛透過醫治的行為傳遞給樹木,讓瀕臨死亡的樹木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從此之後,樹木和楊甘陵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張勛傑假戲真做變大廚
新戲化身料理長 戲劇的影響真大!最近看到張勛傑都會想到美食。因為他在三立華劇「美味的想念」演的是一家知名鐵板燒的料理長,炒起鐵板燒來有模有樣,每一道菜看起來都好好吃。 我跟觀眾一樣,看了戲裡面的料理長傅在宇,忍不住好奇張勛傑是不是真的會做菜,沒想到張勛傑說他最厲害的就是泡麵,對於丟下鍋裡會浮起來的也還OK! 搞了半天,原來現實生活中的張勛傑只會煮泡麵跟水餃。 「沒有哦!我現在也會炒鐵板燒了,為了演這個角色,我去上過課,學怎麼炒鐵板燒,之前客串『真愛趁現在』時,做過炒飯給宥勝、陳庭妮吃,陳庭妮還跟我說『哥哥,我覺得你炒得比師傅炒的還好吃。』」 張勛傑雖然嘴巴說他唸了陳庭妮「少來,這麼嘴甜!」但卻忍不住露出得意的微笑。 拍戲賺錢還可以兼學廚藝,難怪張勛傑這麼熱愛演戲。 最近他為了趕ON檔戲,常期熬夜拍戲,眼睛都熬出紅色血絲了,他卻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永遠不會累,就算身體覺得累,但是只要熱情在,就會很有溫度。 藝人拍ON檔戲經常不分早晚,沒有時間性,可以說是體力與意志力的大挑戰。 張勛傑拍了八年的戲,好不容易熬到在「美味的想念」當第一男主角,興奮之餘,壓力自然也特別大,我看他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還特別提醒他咖啡不要喝太多,他回答我,有啦!他有努力控制一天在三杯以內。 一天喝三杯咖啡也太多了,經紀人孟娟忍不住在一旁說金牛座的張勛傑就像牛一樣,很耐磨。
人物焦點
馬術物理治療師 助身障生活出新人生
 剛走進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即看見身障生步履蹣跚地走向馬匹,在旁人的輔助下才得以順利上到馬背,在馬上,他們彷彿擺脫身體上的殘缺,自由地馳騁在風中,這一刻令人感動不已。 11年前,詹淑雅從物理治療系畢業,再3個月就能拿到專業證照,準備從事嚮往的骨科治療師工作,沒想到,她趁著空檔到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擔任志工時,得知馬術中心缺少專業的治療師,那一刻詹淑雅動搖了。 了解馬術物理治療師的工作與使命後,她沒有考慮太久,放棄原本已經錄取的骨科治療師工作,自願到美國及德國培訓,成為台灣少數全職在馬場工作的物理治療師。 不同於在醫院做物理復健,馬術物理治療師主要的工作為替身障生提供物理、復健治療,並以馬做為治療工具,讓他們在生理上增加肌肉力量及關節活動。詹淑雅說,並非每匹馬都能做為馬術物理治療使用,得穩定性高才夠安全,通常至少得培訓3年以上。 身障生在騎馬行進時,馬的骨盆律動帶動他們經歷正確的走路模式,就像訓練走路的模擬機。詹淑雅提到,很多走路有困難甚至不會走路的身障生,透過馬術物理治療後都能開始慢慢行走。 另一方面,身障生藉由騎馬,在心理層面也能建立自信心、增加溝通表達能力。詹淑雅說:「看到他們在復健過程中遇到瓶頸,卻在馬上找回自信,對我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馬術物理治療師除了要有物理治療執照,還得對馬有所認知並有騎馬經驗。「每天從餵馬、洗馬、整理馬房、撿拾馬糞便開始,到陪走員、領馬員等工作,整天都得與馬為伍。」除此之外,詹淑雅常常得忍受風吹日曬,若非有熱情,不然實在很難撐下去。 詹淑雅說:「可能我比較幸運,除了有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支持,也有很棒的夥伴,加上家長與孩子們的鼓勵。」未來,她希望能有愈來愈多人了解馬術治療並願意資助,讓更多身障生能「馬上」找回人生。
人物焦點
趙傳&Jennifer 領略大聯盟的收放哲學
幫「準弟媳」出片 趙傳先過弟弟這關 通常唱片公司老闆都不願意旗下歌手談戀愛,或是戀情曝光,趙傳卻剛好相反,要Jennifer順其自然,不用避諱,因為網際網路時代,很多事情都瞞不住,還不如坦然面對。 原來Jennifer交往多年的男友趙傑不但是她在Pub駐唱的樂團團員,也是趙傳的弟弟。 幫準弟媳婦出片壓力會不會很大?趙傳笑言不會,倒是弟弟原本不贊成Jennifer出片,擔心Jennifer不善於交際,出來當歌手會很辛苦,也怕被別人追走,還是他說服弟弟,Jennifer有這個實力,就應該讓她出來試試。 同樣地,當男友哥哥旗下的歌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壓力? Jennifer說傳哥雖然很嚴格,可是不是用罵人的方式,而是丟問題給她去思考,她很感激傳哥這幾年帶著她跑了很多演唱會,見識了許多大場面,讓她確認了出片當歌手的心。因為15年前,她剛開始在Pub演唱時,就有唱片公司找她出片,專輯都錄好了,她卻覺得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臨陣脫逃,結果時間一過就是15年。 我問Jennifer會不會後悔當年錯過的出片機會,她搖搖頭說一點兒也不會,就因為有這15年的Pub歷練,她才學會唱各種類型的歌,記憶庫裡有將近3,000首歌,讓她成為人體點唱機,可以隨點隨唱,才能夠只出了1張3首歌的迷你專輯,9月6日就敢在台北Legacy mini舉辦售票演唱會。 「歡迎大家來檢驗我的歌唱實力,肯定讓你們充滿驚喜!」不太多話的Jennifer,對自己的舞台表演充滿自信,這部分的確很像趙傳的弟子,成敗,就在舞台上見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