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10902E02)
葉全真 戲裡戲外都是總經理


親力親為一圓創業夢
 藝人出身、當過華視總經理的江霞曾經跟我說,演員是最沒有安全感的行業,因為每拍完一部戲,就面臨失業,不知道下一個工作在哪裡。
 「葉子」葉全真則是在剛入行拍電影時,看到一些資深藝人為了三餐不得不早出晚歸、上山下海拍戲,就決定了不要一輩子演戲,太辛苦了,加上演藝事業多次起起伏伏,讓她很早就有危機意識,幾年前開始跟陳昭榮一起合夥創業,當起總經理。
 創業當總經理的葉子感覺一點兒也不陌生,因為在8點檔裡常看到,我反而好奇她是不是戲演多了,在真實人生中也有了總裁、總經理夢。
 「也許陳昭榮有,我沒有。」葉子直接了當的回答我,還強調她是負責在後面拉陳昭榮,叫他不要衝太快的那個人。葉子最早創立網路公司其實是想做客製化的旅遊網站,沒想到拍戲時跟陳昭榮聊起創業構想,陳昭榮也興致勃勃,兩人就從螢幕搭檔變成了事業夥伴,從創立網路公司、轉型網路購物到現在成立保養品品牌,一路投資了3、4千萬元圓創業夢想。
 一直以為葉子只是掛名總經理,主業還是放在演戲上,沒想到她是一位親力親為的總經理,為了讓保養品品牌盡快上軌道,甚至連戲都暫時不接,每天坐鎮辦公室研發保養品、試用新產品、決定包裝行銷、洽談通路,比她演過的任何一齣戲的總經理都還忙上百倍,難怪她會說沒有時間演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變身保養專家
 戲裡面的葉子,有時婉約、有時強悍,但都還是女人味十足,可是螢幕下的葉子個性就像個男人,不愛逛街、不愛跟人家哈拉,女生最愛談的化妝保養話題,她完全沒興趣。
 「我只喜歡潛水、游泳、攝影這些戶外活動,但這些一般女生都不愛。」葉子笑稱自己是「型男」,沒想到因為自創保養品牌,讓她這位原本不愛保養的「型男」,開始變成保養專家。
 只是她仍不減「男兒本色」,承認自己平常都不化妝,很懶得把時間花在化妝上,大力推廣女孩子盡量不要化妝的概念,因為化妝會傷害皮膚,不過她也強調這個不化妝的概念有個前提是皮膚狀況要好,要做好基礎保養,才能不化妝也很漂亮,才會有自信不化妝見人。
 葉子還有一套健康洗臉方法,卸妝洗臉最好在3分鐘內完成,因為卸妝洗臉過度搓揉,很容易造成表皮層跟真皮層中間的纖維層斷裂,膠原蛋白流失就是纖維層斷裂形成凹洞所造成的,所以卸妝洗臉要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
 聽葉子談保養,感覺特別簡單,讓我回家卸妝洗臉時,也開始跟著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也想要享受不化妝仍充滿自信的感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MAN味十足真性情
 葉子真的很MAN,蹺著二郎腿的坐姿很MAN,大口吃東西的樣子也很MAN。
 她說她吃火鍋,前菜是6大盤肉。6大盤肉耶!怎麼可能?168公分高的她也不過才50公斤,怎麼可能吃這麼多,肉都長得到哪裡去?
 結果跟她喝下午茶時,我發現她點了一份美式漢堡,盤子裡的一大份炸薯條,她一口接一口的吃,這是我第一次看女藝人吃炸薯條吃得這麼豪邁,讓我不由想起她之前跟我說的,陳昭榮常告訴別人,不用對她太好,因為她是男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散發智慧小女人氣息 我們很習慣跟朋友聊天,但不一定懂得跟自己獨處。 學會跟自己獨處,試著自我沈澱,問問自己要的是什麼?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蕭亞軒說她這一年多做了很多她以前不會做的事情,像是下廚、插花,有時候下通告很晚了,她還會趕在花店打烊前去買花,然後花一兩個小時插幾瓶花放在臥室或是浴室,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事情。 蕭亞軒聊起她一個人在家安安靜靜地插著花,學著跟自己對話的心情,臉上的神情專注而溫柔,完全不同於她在舞台上唱跳的火辣動感形象。 這個溫柔的蕭亞軒,散發著小女人的智慧,比幾年前腳受傷諸事不順失意的蕭亞軒多了一份自信與自在,也比開演唱會遭逢喪母之痛的蕭亞軒多了一份篤定與知足,這之間的轉變,全在蕭亞軒成了基督教徒之後。 以前那個愛算命的蕭亞軒,現在變成了每天禱告、無時無刻跟天父說話的虔誠基督教徒,熱情的跟我分享她的生活,告訴我,她現在變得很謙卑,原來她的上面還有一個最大的精神指標,她永遠都是第二,遇見事情永遠要去問天父爸爸,所以她會有自信,但不會自負,因為這樣生活變得很平安。 「我現在工作一樣會很累,但會累得平安,以前累,心裡會覺得好煩哦!可不可以趕快做完,但現在會說好我們來速戰速決,轉換一個心情去感受每個事情,會很感謝大家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去聊天訪談,大家很努力的探討我的專輯、我的隱私、我的愛情,這些都是我的幸運。」 蕭亞軒信教之後,學會了轉念,以前不喜歡媒體打探她的感情世界,現在則會用智慧,用分享的心情面對敏感的感情話題。
焦點人物
散發智慧小女人氣息 我們很習慣跟朋友聊天,但不一定懂得跟自己獨處。 學會跟自己獨處,試著自我沈澱,問問自己要的是什麼?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蕭亞軒說她這一年多做了很多她以前不會做的事情,像是下廚、插花,有時候下通告很晚了,她還會趕在花店打烊前去買花,然後花一兩個小時插幾瓶花放在臥室或是浴室,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事情。 蕭亞軒聊起她一個人在家安安靜靜地插著花,學著跟自己對話的心情,臉上的神情專注而溫柔,完全不同於她在舞台上唱跳的火辣動感形象。 這個溫柔的蕭亞軒,散發著小女人的智慧,比幾年前腳受傷諸事不順失意的蕭亞軒多了一份自信與自在,也比開演唱會遭逢喪母之痛的蕭亞軒多了一份篤定與知足,這之間的轉變,全在蕭亞軒成了基督教徒之後。 以前那個愛算命的蕭亞軒,現在變成了每天禱告、無時無刻跟天父說話的虔誠基督教徒,熱情的跟我分享她的生活,告訴我,她現在變得很謙卑,原來她的上面還有一個最大的精神指標,她永遠都是第二,遇見事情永遠要去問天父爸爸,所以她會有自信,但不會自負,因為這樣生活變得很平安。 「我現在工作一樣會很累,但會累得平安,以前累,心裡會覺得好煩哦!可不可以趕快做完,但現在會說好我們來速戰速決,轉換一個心情去感受每個事情,會很感謝大家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去聊天訪談,大家很努力的探討我的專輯、我的隱私、我的愛情,這些都是我的幸運。」 蕭亞軒信教之後,學會了轉念,以前不喜歡媒體打探她的感情世界,現在則會用智慧,用分享的心情面對敏感的感情話題。
人物焦點
演藝圈幸福傳遞員孫協志
愛妻之情溢於言表 孫協志說他想當演藝圈傳遞幸福的人。 我很少看到藝人發這樣的願,不知怎麼地,聽孫協志這麼說,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尤其是當他講到小瑜(韓瑜)時,不用特別強調他們有多恩愛,多幸福,就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種幸福的氛圍。 前陣子他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當天下午他剛好去參加歌唱比賽節目的錄影,以懸殊的比數比輸素人歌手,製作人陳建寧知道後,特別來「如虹音樂會」現場幫他打氣。 沒想到孫協志對於比賽結果一點兒也不在意,他說他盡力了,也不覺得自己的表現有差到1比29,反倒是擔心韓瑜的情緒,因為下午他打電話回家跟韓瑜說錄影的情況,韓瑜一聽完就在電話中哭了,覺得他被人家欺負了。 孫協志說起韓瑜哭了,一臉心疼的表情,還說他一直在想回家該怎麼安慰小瑜,愛妻之情盡溢於言表。 孫協志和韓瑜結婚快兩年,依然恩愛甜蜜如相戀時,這種幸福的感覺真好。 幸福的孫協志這兩年很努力在進行成家立業,他說以前在5566當隊長時,工作就很拚,可是年紀越來越大之後,卻找不到打拚的目的,有企圖心沒有動力,直到認識小瑜之後,讓他有了打拚的動力,也讓他決定回到原點,喚醒大家對實力派唱將「鞋子」孫協志的記憶。 因為很多人對孫協志的印象都停留在偶像團體5566的隊長,忘了孫協志其實是出身「21世紀新人歌唱排行榜」比賽的歌手,也曾經過關斬將,才贏得出唱片的機會。
人物焦點
磚雕工藝師 賦予紅磚新面貌
 彰化縣花壇鄉曾經是台灣磚窯廠的重鎮,民國60年代有「花壇磚銷全台」的美名,然而921地震時,由於坍塌多為磚造老屋,又適逢水泥業興盛,磚窯工廠成為夕陽產業,磚雕工藝師張澄淵表示,過去磚造施工方式的缺失,造成市場對磚房的信心銳減,身為磚窯廠第4代接班人,他採購特殊的製磚機,自行查詢歐美專業雜誌及論文,8個月摸索打造出抗壓、耐震又可隔音的空心磚,為建材業注入一股新勢力。 然而10多年前仍抵不過水泥業的衝擊,張澄淵結束傳統紅磚的製作,全新轉型製作造型磚與磚雕,開啟磚前的雕塑創作。「磚雕」是將特製的磚塊黏土,於燒製前以雕刻、捏塑等方式,製造出磚塊的新形態,作品特性保有紅磚的顏色,同時也還有磚塊獨有的吸濕保溫、慢速排水的特性。 張澄淵運用雕刻刀、水果刀等工具以畫、割、挑、刮、壓、切等工法,捏塑出各式各樣的工藝品,燒製成品若出現龜裂,就必須重新調整黏土中的黑堊土及黃堊土比例。此外,也接觸古蹟的修復,如商號圖樣的磚造中抵石、老圍牆的磚雕裝飾,呈現古樸美感。 民國95年,適逢社區改造計畫,張澄淵與太太廖嫦娥共同協力邀請在地居民,以磚雕文化做整體營造,現在走進花壇鄉橋頭村,可以發現圍牆大多為紅磚打造並鑲有花卉、如意等圖騰,還有紅磚大象溜滑梯、動物紅磚造型公園椅等,並受邀成為南投工藝研究中心駐點工藝師,也陸續製作工藝中心外16支大型磚造藝術品等,奠定了磚雕工藝的地位。
人物焦點
鄭華娟 說出單口相聲趣
細心觀察,找到好故事的不二法門。 今年初甫出版新作的鄭華娟,近日返台辦了2場別開生面的活動——「華娟的亂走、亂逛、亂講 單口相聲」;從愛狗「氣質卡」撿拾樹枝的趣事講到德國嚴謹執行的動保政策,再從自身對咖啡的專業闊談一杯好咖啡對生理與愛情感官的影響,2場演出有笑有淚、亦有對生活的反思。 善於牽引觀眾情緒的鄭華娟,卻謙稱自己不是單口相聲的專家,她笑言:「這次以有別於文字的方式,將我的日常體驗與讀者分享,然而我更希望透過表演,鼓勵大家多與親友聊聊生活中的發現與體會。」 熟悉鄭華娟書寫風格的人,應該對她在書中總以一種自在、彷彿與讀者閒聊的口吻習以為常,卻不察這是身處電子通訊世代的我們,逐漸忽略甚而退化的觀察與交流能力。 近年台灣大眾運輸的乘客,多數緊盯著手機平板,不知錯過多少人物風景;熱愛觀察的鄭華娟談起某次在飛機上的意外發現,她說當時機上的人多閉眼休息,但有位歐巴桑總在空服員準備送餐時,迅速將托盤放下、坐直等待;她的肢體動作及熱切眼神吸引鄭華娟注意,不禁在心底揣想她的背景,勾勒可能的生活與故事。 聽她分享的同時,彷彿我們也身歷其境,果然要有引人入勝的故事,細微的觀察力與敘事能力都是要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