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10902E02)
葉全真 戲裡戲外都是總經理


親力親為一圓創業夢
 藝人出身、當過華視總經理的江霞曾經跟我說,演員是最沒有安全感的行業,因為每拍完一部戲,就面臨失業,不知道下一個工作在哪裡。
 「葉子」葉全真則是在剛入行拍電影時,看到一些資深藝人為了三餐不得不早出晚歸、上山下海拍戲,就決定了不要一輩子演戲,太辛苦了,加上演藝事業多次起起伏伏,讓她很早就有危機意識,幾年前開始跟陳昭榮一起合夥創業,當起總經理。
 創業當總經理的葉子感覺一點兒也不陌生,因為在8點檔裡常看到,我反而好奇她是不是戲演多了,在真實人生中也有了總裁、總經理夢。
 「也許陳昭榮有,我沒有。」葉子直接了當的回答我,還強調她是負責在後面拉陳昭榮,叫他不要衝太快的那個人。葉子最早創立網路公司其實是想做客製化的旅遊網站,沒想到拍戲時跟陳昭榮聊起創業構想,陳昭榮也興致勃勃,兩人就從螢幕搭檔變成了事業夥伴,從創立網路公司、轉型網路購物到現在成立保養品品牌,一路投資了3、4千萬元圓創業夢想。
 一直以為葉子只是掛名總經理,主業還是放在演戲上,沒想到她是一位親力親為的總經理,為了讓保養品品牌盡快上軌道,甚至連戲都暫時不接,每天坐鎮辦公室研發保養品、試用新產品、決定包裝行銷、洽談通路,比她演過的任何一齣戲的總經理都還忙上百倍,難怪她會說沒有時間演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變身保養專家
 戲裡面的葉子,有時婉約、有時強悍,但都還是女人味十足,可是螢幕下的葉子個性就像個男人,不愛逛街、不愛跟人家哈拉,女生最愛談的化妝保養話題,她完全沒興趣。
 「我只喜歡潛水、游泳、攝影這些戶外活動,但這些一般女生都不愛。」葉子笑稱自己是「型男」,沒想到因為自創保養品牌,讓她這位原本不愛保養的「型男」,開始變成保養專家。
 只是她仍不減「男兒本色」,承認自己平常都不化妝,很懶得把時間花在化妝上,大力推廣女孩子盡量不要化妝的概念,因為化妝會傷害皮膚,不過她也強調這個不化妝的概念有個前提是皮膚狀況要好,要做好基礎保養,才能不化妝也很漂亮,才會有自信不化妝見人。
 葉子還有一套健康洗臉方法,卸妝洗臉最好在3分鐘內完成,因為卸妝洗臉過度搓揉,很容易造成表皮層跟真皮層中間的纖維層斷裂,膠原蛋白流失就是纖維層斷裂形成凹洞所造成的,所以卸妝洗臉要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
 聽葉子談保養,感覺特別簡單,讓我回家卸妝洗臉時,也開始跟著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也想要享受不化妝仍充滿自信的感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MAN味十足真性情
 葉子真的很MAN,蹺著二郎腿的坐姿很MAN,大口吃東西的樣子也很MAN。
 她說她吃火鍋,前菜是6大盤肉。6大盤肉耶!怎麼可能?168公分高的她也不過才50公斤,怎麼可能吃這麼多,肉都長得到哪裡去?
 結果跟她喝下午茶時,我發現她點了一份美式漢堡,盤子裡的一大份炸薯條,她一口接一口的吃,這是我第一次看女藝人吃炸薯條吃得這麼豪邁,讓我不由想起她之前跟我說的,陳昭榮常告訴別人,不用對她太好,因為她是男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學習/忍住病痛「生命愈痛愈苦時,卻也最輝煌。」 我們常常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的一面,羨慕別人所擁有的幸運。 其實在光鮮亮麗的背後,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辛酸或是苦,那些辛酸和苦有些不能說,有些說了,別人也不見得能懂,只能自己消化。 認識坣娜20年了,知道她因為年輕時的一場車禍,造成軟骨粉碎,甚至內臟移位,身體狀況很不好,但我到最近才知道原來她後來淡出歌壇,是因為車禍後遺症腦鳴嚴重,唱3首歌就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而且連麥克風都握不住,才不得不淡出歌壇養病。 「妳不知道那時我進錄音室配唱妳寫的歌有多辛苦。」坣娜說,那時候她從來沒有告訴人家她的身體狀況有多糟,因為那一場車禍她只是額頭縫了幾針,好像就沒事了,後來才發現她的身體整個歪掉,軟骨粉碎,她只要唱超過3首歌,頭部就嗡嗡作響,完全聽不到聲音,也記不住歌詞,然後手慢慢變沒力,最後必須用雙手拿麥克風才拿得住。 我曾經幫坣娜寫過《你從來不懂》跟《一廂情願》2首歌,見證了坣娜歌唱事業最輝煌的時期,看著優雅美麗的她,唱出那麼多女人的心聲,卻沒有聽到她唱過自己的心聲,只是一直忍著痛。 回頭看那段最痛苦的日子,坣娜也只是用雲淡風輕的口吻說:「我的生命在愈痛愈苦的時候,卻是歌唱表演最輝煌的時候。」
焦點人物
學習/忍住病痛「生命愈痛愈苦時,卻也最輝煌。」 我們常常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的一面,羨慕別人所擁有的幸運。 其實在光鮮亮麗的背後,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辛酸或是苦,那些辛酸和苦有些不能說,有些說了,別人也不見得能懂,只能自己消化。 認識坣娜20年了,知道她因為年輕時的一場車禍,造成軟骨粉碎,甚至內臟移位,身體狀況很不好,但我到最近才知道原來她後來淡出歌壇,是因為車禍後遺症腦鳴嚴重,唱3首歌就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而且連麥克風都握不住,才不得不淡出歌壇養病。 「妳不知道那時我進錄音室配唱妳寫的歌有多辛苦。」坣娜說,那時候她從來沒有告訴人家她的身體狀況有多糟,因為那一場車禍她只是額頭縫了幾針,好像就沒事了,後來才發現她的身體整個歪掉,軟骨粉碎,她只要唱超過3首歌,頭部就嗡嗡作響,完全聽不到聲音,也記不住歌詞,然後手慢慢變沒力,最後必須用雙手拿麥克風才拿得住。 我曾經幫坣娜寫過《你從來不懂》跟《一廂情願》2首歌,見證了坣娜歌唱事業最輝煌的時期,看著優雅美麗的她,唱出那麼多女人的心聲,卻沒有聽到她唱過自己的心聲,只是一直忍著痛。 回頭看那段最痛苦的日子,坣娜也只是用雲淡風輕的口吻說:「我的生命在愈痛愈苦的時候,卻是歌唱表演最輝煌的時候。」
人物焦點
人物焦點
羅志祥 放鬆享受真人秀
 小豬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出外景到雲南騰沖,看到有1戶人家雖然住在很簡陋的房子,自己種菜來吃、衣櫥裡沒有幾件衣服,晚上9點不到就睡覺,可是他們卻很享受生活,臉上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容,讓他羨慕之餘,也驚覺自己到底在爭些什麼呢? 很多人以為藝人的生活五光十色,接觸的世界很大,其實藝人常常被經紀公司保護得很好,生活圈子很小,小豬15歲就入行當藝人,大半的人生都待在演藝圈,忙著往上爬,想辦法走紅,走紅之後,又忙著鞏固天王的位子,光鮮亮麗的偶像人生過得戰戰兢兢,並不如外界想像的美好,難怪他看到山上人家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會有這麼深的感觸。 「我坐在山上看那片山區,想著命運這2個字,命是失敗者的藉口,運是成功者的謙遜,失敗者常歸咎於命,而不去努力,成功者常說是自己運氣好,其實背後的努力是外人沒有看到的,我在山區跟當地人聊天,發現他們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而我們的笑容常常是硬擠出來的。」小豬說,當他發覺他們享受的那些簡單的快樂,原來就是自己一直渴望的,開始學著放鬆,學著去享受生活。 以前他總是故意捉時間去享受生活,不是真的去享受,現在他不會刻意找時間,而是真的去享受生活。甚至以前出專輯之前,他都會躁鬱,擔心專輯的成績,這次發片他也沒有躁鬱的情況,開始懂得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享受真人秀。
人物焦點
黃婉玲全台尋味,傳承台菜魂
延續「嫁妝菜」的美味回憶 傳承文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保留虛幻且將近失傳的台菜味道,但對於黃婉玲而言,似乎是種天生的使命感以及不服輸的個性,為了外籍人士的一句「台灣美食只有小吃,沒有大菜」,相當不以為然的她,開始了長達十三年的尋味之旅,除了想要扭轉外人對於台菜的刻板印象,同時也要讓自己的孩子日後出國念書時,不要忘記文化的根。 說起台菜與黃婉玲的淵源,自幼生長在台南的她,母親是素有「南瀛第一世家」柳營劉家望族的後代,父親則是菲律賓華裔望族,出身大戶的她,從小有傭人照顧生活起居,每餐飯桌上的美味幾乎都是大餐廳外送,黃婉玲說:「我『姆婆』(伯父的老婆)曾告訴我,我外曾祖母在劉家十分有名,因為當時她嫁進劉家的嫁妝最多,陪嫁的婢女也很多,還帶來一位總舖師,所以外曾祖母家的大菜自然也一併帶進劉家,像是鹽醃肉、雙緣佛手、鳳眼、蛋燥等。」 黃婉玲說,這種由新娘帶到婆家的私房傳家菜,就叫「嫁妝菜」,算是延續家族情感的一種味道的傳承,這些帶過來獨一無二的菜香味,也可以讓新娘一解思家之苦。「其中一道『鳳眼』,在盤子擺開後,如同一顆顆睜大的眼睛,極盡視覺享受,好吃的菜色傭人做不出來,我便自己來。」她想起首次原味重現時,家人們那滿足且陷入回憶的表情,一切辛苦都值得了。「味道是有溫度的,它可以幫你想起很多你以為已經忘記的回憶!」黃婉玲堅定著說著。 不少古早味也是藉由這些嫁妝菜,才得以一代代傳承下來,當然,台菜不僅是嫁妝菜那麼簡單,台灣有四百年歷史之久,能稱得上台菜的絕不只菜脯蛋、紅糟肉、封肉、滷筍絲、通心鰻、雞仔豬肚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