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10902E02)
葉全真 戲裡戲外都是總經理


親力親為一圓創業夢
 藝人出身、當過華視總經理的江霞曾經跟我說,演員是最沒有安全感的行業,因為每拍完一部戲,就面臨失業,不知道下一個工作在哪裡。
 「葉子」葉全真則是在剛入行拍電影時,看到一些資深藝人為了三餐不得不早出晚歸、上山下海拍戲,就決定了不要一輩子演戲,太辛苦了,加上演藝事業多次起起伏伏,讓她很早就有危機意識,幾年前開始跟陳昭榮一起合夥創業,當起總經理。
 創業當總經理的葉子感覺一點兒也不陌生,因為在8點檔裡常看到,我反而好奇她是不是戲演多了,在真實人生中也有了總裁、總經理夢。
 「也許陳昭榮有,我沒有。」葉子直接了當的回答我,還強調她是負責在後面拉陳昭榮,叫他不要衝太快的那個人。葉子最早創立網路公司其實是想做客製化的旅遊網站,沒想到拍戲時跟陳昭榮聊起創業構想,陳昭榮也興致勃勃,兩人就從螢幕搭檔變成了事業夥伴,從創立網路公司、轉型網路購物到現在成立保養品品牌,一路投資了3、4千萬元圓創業夢想。
 一直以為葉子只是掛名總經理,主業還是放在演戲上,沒想到她是一位親力親為的總經理,為了讓保養品品牌盡快上軌道,甚至連戲都暫時不接,每天坐鎮辦公室研發保養品、試用新產品、決定包裝行銷、洽談通路,比她演過的任何一齣戲的總經理都還忙上百倍,難怪她會說沒有時間演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變身保養專家
 戲裡面的葉子,有時婉約、有時強悍,但都還是女人味十足,可是螢幕下的葉子個性就像個男人,不愛逛街、不愛跟人家哈拉,女生最愛談的化妝保養話題,她完全沒興趣。
 「我只喜歡潛水、游泳、攝影這些戶外活動,但這些一般女生都不愛。」葉子笑稱自己是「型男」,沒想到因為自創保養品牌,讓她這位原本不愛保養的「型男」,開始變成保養專家。
 只是她仍不減「男兒本色」,承認自己平常都不化妝,很懶得把時間花在化妝上,大力推廣女孩子盡量不要化妝的概念,因為化妝會傷害皮膚,不過她也強調這個不化妝的概念有個前提是皮膚狀況要好,要做好基礎保養,才能不化妝也很漂亮,才會有自信不化妝見人。
 葉子還有一套健康洗臉方法,卸妝洗臉最好在3分鐘內完成,因為卸妝洗臉過度搓揉,很容易造成表皮層跟真皮層中間的纖維層斷裂,膠原蛋白流失就是纖維層斷裂形成凹洞所造成的,所以卸妝洗臉要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
 聽葉子談保養,感覺特別簡單,讓我回家卸妝洗臉時,也開始跟著掌握輕、柔、快3大要訣,也想要享受不化妝仍充滿自信的感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MAN味十足真性情
 葉子真的很MAN,蹺著二郎腿的坐姿很MAN,大口吃東西的樣子也很MAN。
 她說她吃火鍋,前菜是6大盤肉。6大盤肉耶!怎麼可能?168公分高的她也不過才50公斤,怎麼可能吃這麼多,肉都長得到哪裡去?
 結果跟她喝下午茶時,我發現她點了一份美式漢堡,盤子裡的一大份炸薯條,她一口接一口的吃,這是我第一次看女藝人吃炸薯條吃得這麼豪邁,讓我不由想起她之前跟我說的,陳昭榮常告訴別人,不用對她太好,因為她是男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台灣景物具「顏色」魅力 「機」不離身的他,是個喜愛隨手捕捉日常景色的人,曾和他合作電影《KANO》的導演馬志翔也說:「常常看他在片場拿著相機東拍拍、西拍拍。」 在台灣取景的這段時間,永瀨發現台灣景物有一種「顏色的魅力」。這個「顏色」指的是「時間的顏色」,永瀨舉例,有次他在松菸的台北文創大樓辦簽書會,偶然往窗外一看,意外發現隔壁的台北機廠保有猶如泛黃的昔日景色,讓他非常驚訝,相較於台灣都市面貌的時代並存,在日本則比較極端,在新開發的區域嗅不到一絲過去的氣息,但在文化保存區卻規劃得十分徹底,在他眼中,「台灣這些地方有獨特的『顏色』,很適合做high fashion的表演。」 觀賞永瀨的攝影作品,會發現他特別喜歡拍攝人像,藉由這些人像,他捕捉到攝影的「情感」,包括對祖父的羈絆、拍攝當下的情緒、鏡頭人物的感受,以及觀眾的回應,多重交織的情感讓平面的攝影作品彷彿活了起來,因此他此次在台的攝影展中,並未幫作品設定名字,希望大家以無預設立場的角度觀看作品。 同時身為演員、攝影師,處於被攝者與攝影者的雙重角色,永瀨正敏並未感到立場的混亂,反而從中看得更清楚,對他來說,「這兩個角色就像是腳踏車的兩個踏板一樣,缺一不可。」曾與永瀨合作過的導演魏德聖(左1)、馬志翔(左2),也為永瀨此次在台的的攝影展打氣。(圖片/記者陳晉生攝)
焦點人物
台灣景物具「顏色」魅力 「機」不離身的他,是個喜愛隨手捕捉日常景色的人,曾和他合作電影《KANO》的導演馬志翔也說:「常常看他在片場拿著相機東拍拍、西拍拍。」 在台灣取景的這段時間,永瀨發現台灣景物有一種「顏色的魅力」。這個「顏色」指的是「時間的顏色」,永瀨舉例,有次他在松菸的台北文創大樓辦簽書會,偶然往窗外一看,意外發現隔壁的台北機廠保有猶如泛黃的昔日景色,讓他非常驚訝,相較於台灣都市面貌的時代並存,在日本則比較極端,在新開發的區域嗅不到一絲過去的氣息,但在文化保存區卻規劃得十分徹底,在他眼中,「台灣這些地方有獨特的『顏色』,很適合做high fashion的表演。」 觀賞永瀨的攝影作品,會發現他特別喜歡拍攝人像,藉由這些人像,他捕捉到攝影的「情感」,包括對祖父的羈絆、拍攝當下的情緒、鏡頭人物的感受,以及觀眾的回應,多重交織的情感讓平面的攝影作品彷彿活了起來,因此他此次在台的攝影展中,並未幫作品設定名字,希望大家以無預設立場的角度觀看作品。 同時身為演員、攝影師,處於被攝者與攝影者的雙重角色,永瀨正敏並未感到立場的混亂,反而從中看得更清楚,對他來說,「這兩個角色就像是腳踏車的兩個踏板一樣,缺一不可。」曾與永瀨合作過的導演魏德聖(左1)、馬志翔(左2),也為永瀨此次在台的的攝影展打氣。(圖片/記者陳晉生攝)
人物焦點
啦啦隊長第一人熱血棒球魂標哥
用行動支持球隊 在球隊還沒成立球隊官方行銷部門時,所有的資源與道具都是自己土法煉鋼製作。有一次何信標想要做一面大旗,想了老半天決定自己動手做,假日跑去布行買了幾塊統一獅識別色的布料,索性拿去附近請繡學號的阿姨把這幾塊布拼湊起來和幫忙繡字,卻因旗幟太大,根本無法以繡學號的方式製作。 這件事困擾他許久,直到有一天工作到一半,看著飲料盒上的統一字樣,這時他茅塞頓開。「我想到把飲料盒上的字體剪下來,跑去當時還很少見的大圖輸出,請他們幫我掃描再放大印出來。店員還問我到底要做什麼用?」最後再用水管灌入水泥做成旗桿,就是統一獅第一面戰旗的由來,也是何信標引以為傲的事。 當公司在職棒三年決定要成立球隊行銷部門,這個頭號大球迷自然成為絕佳人選。 提到用行動為棒球瘋狂的事,何信標不好意思說了另一個故事。「我年輕時比較衝動,有一次我們球隊的某一個球員,在場上連續被丟了三次觸身球,印象中好像是個洋投。看到這種情形我當然受不了啦!直接從觀眾席跳進球場要向投手討公道。」 還好當時只引發一場小混亂,沒有讓那位洋投體會台灣球迷肢體上的熱情。然而這個瘋狂舉動使何信標被判禁賽六場。這也是台灣職棒史上罕見球迷被判禁賽的案例。 從職棒元年開始,轉眼間已經過了24個年頭,球隊歷經多次成員世代交替,但是標哥站在觀眾席為統一獅加油的身影,至今依舊屹立在棒球場中。今年棒球經典賽何信標換上中華隊衣服,化身為中華隊啦啦隊長。(圖片提供/本報資料照)
人物焦點
導演朱延平電影就是人生
被逼著拍片的日子 「我私生活也全是電影,在不忙的時候會全家一起到電影院看電影,不一定看什麼片,但最吸引我的電影類型是溫馨感人喜劇片。」朱延平是全台灣最多產的電影導演,但其實這個名號得來是被逼的,做為當時知名度頗高的商業電影導演,在當年黑道縱橫的演藝圈中,很難不被盯上,也因此被迫多產。 「我想很少人知道我有拍過三級片,不過其實也就一部,當時拍太多喜劇片,面臨思考枯竭,那時三級片在香港很紅,於是就拍了。」當時朱延平對於所謂的三級片定位很模糊,結果拍出重要劇情都點到為止的唯美三級片,「那時剛好跟香港友人鄧光榮一起進戲院看,沒想到看到一半,突然觀眾很激動對著鏡頭大喊,因為我聽不懂廣東話,問鄧光榮他們在說什麼,他只告訴我:『千萬不要被人發現你是這部片的導演。』後來才知道這部片被罵慘了,誰要花錢去看一部點到為止的三級片!」朱延平哈哈大笑,不過回想那段被黑道逼著拍片的日子,朱延平說當下其實很怨,但現在看來,他反而感謝那段如電影情節般的日子,讓他磨練出一身的抵抗力。 幾乎什麼類型電影都拍過的朱延平,依然獨鍾於溫馨感人的喜劇片,往後也只想拍這類型的電影,至於對於曾跟金馬獎擦肩而過的他,朱延平淡淡的說:「我在人生中已經得到的太多了,其他的就隨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