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41017E12)
不靠爸的星二代 李玉璽


用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
 今年初,Bii、陳勢安跟兩位新人陳彥允、李玉璽合唱「Everything Changes」時,我就特別留意了一下李玉璽,因為他是李亞明的獨生子。
 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知道李亞明的兒子也出片當歌手了,會忍不住想看他長得什麼樣?歌唱實力如何?因為搖滾歌手出身的李亞明,不但是歌壇有名的叛逆小子,也是很有音樂想法的新人推手,范曉萱、Bii都是他一手捧紅的歌手。
 我除了好奇李亞明怎麼規劃兒子的歌唱事業,更好奇很多歌手口中脾氣火爆又嚴格的李亞明,訓練兒子當歌手的過程,會不會更兇、更嚴格忍不住觀察李玉璽是哪一種星二代?是備受寵愛、只想靠爸的星二代?還是有實力、有才華、有志氣的星二代?
 前陣子,李玉璽出了全創作的個人專輯,「搖滾小日子」的音樂想法完整,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時,談吐表達比出合輯時來得更自信,下了節目現場也不忘有禮貌跟工作人員說:「辛苦了!」再離開,讓人印象很好,算是起步很亮眼的星二代。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李玉璽知道「星二代」這個標籤會一直跟著他,他也接受這個標籤帶來的得與失。
 他說,演藝圈的星二代很多,但能夠闖出一片天的並不多,他期望自己有一天能讓爸爸以他為榮,所以在出片之前,他跟爸爸談過,之前的訓練跟觀念都靠爸爸,但到這裡就夠了,接下來他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去闖。
 李玉璽很有志氣,李亞明也尊重兒子的決定,從他出片後,父子倆沒有一起上過節目。在李玉璽眼中,李亞明是一個開明的爸爸,從小到大,爸爸沒有打過他,小時候考試考不好,媽媽把他的考卷拿給爸爸看,爸爸看完考卷,只說了一句:「這些我也不會!」就過了,完全沒有責罵他。
 回想當年爸爸的反應,李玉璽還忍不住右手握拳地笑著說:「YA!」他說,以前常聽媽媽說爸爸當歌手的時候很叛逆,可是他並沒有遺傳到爸爸的叛逆性格。
 「我從小就很乖,完全沒有叛逆期。」李玉璽雖然功課不是很好,但卻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乖學生,每天放學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寫功課,寫完功課才去打他最愛的電動。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放任式教育,讓夢想更踏實
 可能李亞明早就發現李玉璽不是讀書的料,所以沒有逼兒子讀書,只要他學會一技之長。李玉璽小時候說長大要當藝人,爸爸就安排他學鋼琴、學唱歌,後來他嫌練鋼琴太辛苦了不想學,爸爸也沒有逼他再去學。
 「媽媽會逼我學鋼琴,爸爸覺得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去做好,不想學就不要學,但這種教育方式有好有壞,因為小時候其實不懂事,我現在會想如果小時候好好學鋼琴,現在就很厲害了!」李玉璽很後悔沒有聽爸爸的話好好學鋼琴,多寫一點歌,這些都是他在踏入歌壇之後,才體會到的。
 有個唱片公司老闆的爸爸,是不是就可以順利一圓星夢?這答案可不一定!就像李玉璽說的,他從小學就說要當藝人,但爸爸從來沒有答應,因為他每天放學回家都在打電動,爸爸看不到他的熱情,直到他上了高中,愛上了彈吉他、創作,爸爸看到了他對音樂的熱情,才安排他去美國進修音樂,答應幫他出專輯。
 我相信李亞明的專業,如果李玉璽沒有才華,他不會點頭幫兒子出專輯。
 看著李玉璽侃侃而談音樂夢想,發現教育孩子,不能一味地給予、一味地要求,有時候要學著放手,讓孩子去找到自己的興趣,懷抱熱情,才能不畏辛苦地去完成夢想,這是我從李亞明身上學到的一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方炯鑌&方炯嘉 音樂路上 兄弟來相挺
音樂夢 兄弟倆始終堅持 「如虹姐妳站中間,我們F.I.R.來拍照。」方炯鑌叫我站在他跟弟弟方炯嘉中間,說我們這樣站在一起很像歌壇的F.I.R.在拍宣傳照。 弟弟方炯嘉聽了馬上附和說,對呀!對呀!臉上一會擺出很酷的表情、一會又露齒微笑,搞不清楚他到底演的是F.I.R.的團長陳建寧,還是阿沁。 方炯鑌和方炯嘉這對兄弟檔都很有音樂才華,反應也很快,很適合當藝人。 只不過阿鑌私底下比較活潑,很愛「練肖話」,面對鏡頭,卻愛耍酷,他形容自己是台下一條龍,台上一條蟲,不像弟弟阿嘉一面對鏡頭,話就講不停,明明是個創作歌手,可是卻更像節目主持人。 阿鑌和阿嘉還沒有來台灣出片之前,都曾經在馬來西亞出過片,阿嘉出過單曲EP;阿鑌和黃啟銘合組「年少」男子二人組,很早就來台灣發過片,「年少」拆夥後,六年前,兄弟兩個人不約而同選擇從馬來西亞來台灣發展,阿鑌以「壞人」一曲打響知名度,阿嘉卻等了六年,直到今年才一圓出片的夢想。 兄弟來台灣發展的際遇大不相同,我很好奇阿嘉沒有出片的這六年,是怎麼熬過來的?身為哥哥的阿鑌,有沒有勸他打消出片的夢想。 個性樂觀的阿嘉說,來台灣這六年,他幫小豬、古巨基等人寫過歌,就靠賣歌跟預付唱酬過生活,雖然日子過得很辛苦,但覺得很值得,因為跟他一樣愛音樂的人很多,大家都在等待出片的機會,他能夠順利出片已經比很多人都幸運了,所以不管等了多少年才出片,心情仍然是開心的。 阿鑌也認為阿嘉有才華,鼓勵他堅持音樂夢想。
人物焦點
黃婉玲全台尋味,傳承台菜魂
延續「嫁妝菜」的美味回憶 傳承文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保留虛幻且將近失傳的台菜味道,但對於黃婉玲而言,似乎是種天生的使命感以及不服輸的個性,為了外籍人士的一句「台灣美食只有小吃,沒有大菜」,相當不以為然的她,開始了長達十三年的尋味之旅,除了想要扭轉外人對於台菜的刻板印象,同時也要讓自己的孩子日後出國念書時,不要忘記文化的根。 說起台菜與黃婉玲的淵源,自幼生長在台南的她,母親是素有「南瀛第一世家」柳營劉家望族的後代,父親則是菲律賓華裔望族,出身大戶的她,從小有傭人照顧生活起居,每餐飯桌上的美味幾乎都是大餐廳外送,黃婉玲說:「我『姆婆』(伯父的老婆)曾告訴我,我外曾祖母在劉家十分有名,因為當時她嫁進劉家的嫁妝最多,陪嫁的婢女也很多,還帶來一位總舖師,所以外曾祖母家的大菜自然也一併帶進劉家,像是鹽醃肉、雙緣佛手、鳳眼、蛋燥等。」 黃婉玲說,這種由新娘帶到婆家的私房傳家菜,就叫「嫁妝菜」,算是延續家族情感的一種味道的傳承,這些帶過來獨一無二的菜香味,也可以讓新娘一解思家之苦。「其中一道『鳳眼』,在盤子擺開後,如同一顆顆睜大的眼睛,極盡視覺享受,好吃的菜色傭人做不出來,我便自己來。」她想起首次原味重現時,家人們那滿足且陷入回憶的表情,一切辛苦都值得了。「味道是有溫度的,它可以幫你想起很多你以為已經忘記的回憶!」黃婉玲堅定著說著。 不少古早味也是藉由這些嫁妝菜,才得以一代代傳承下來,當然,台菜不僅是嫁妝菜那麼簡單,台灣有四百年歷史之久,能稱得上台菜的絕不只菜脯蛋、紅糟肉、封肉、滷筍絲、通心鰻、雞仔豬肚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