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林煙婷   攝影/記者臺大翔、陳晉生  
(20120429E10)
王偉六
片場最偉大的小人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小檔案
 資深場務人員,因投入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拍攝工作,贏得第48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殊榮。十多歲時進入電影圈,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曾任電影攝影、燈光與道具助理等,最後以場務這個角色肯定自己、也被他人所肯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大家稱他「阿六」或「六哥」,一個總是默默工作的場務領班,卻是許多導演及劇組心目中最安心的工作夥伴。在宣布金馬獎得獎的那一刻,台上台下許多人都感動落淚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這個片場最基層的工作人員卻能比同時入圍的知名導演及攝影師更得到評審青睞,六哥得獎的原因到底在哪裡?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總是讓自己樂在工作的六哥,在片場中也是大家敬重的前輩。
最安心的工作夥伴
 「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啦,就是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讓劇組拍戲順利而已。」六哥對自己的工作輕描淡寫,但只要到拍攝現場走一圈就知道,「場務」工作涵蓋的範圍包羅萬象到令人難以想像,從鋪設攝影機的軌道、裝架拍攝台的常態性工作之外,還得指揮交通、阻擋看熱鬧的民眾,與其他隨傳隨到的機動性任務,每個環節都考驗著他們的臨場反應。「有次某製片被黑道份子強索保護費,我們就充當保鑣去幫忙壯聲勢!」六哥笑瞇了眼睛說。
1 2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金馬獎/美術設計趙思豪
 甫於二日前上映,結合黑色喜劇與公路電影元素的《一路順風》,在緊湊的劇情之外,記錄了北南兩地的公路風景。劇中人物在江湖上走跳,停滯原地的畫面不多,最讓人有深刻印象的,無疑是窩藏黑社會分子的保齡球館。 從閒來無事的黑道老大持球擲出的動作開始,我們視線跟著在球道上滑行的保齡球移動,球道上布滿或深或淺的擦痕,多處甚至破裂凹陷;自動排瓶器也失去了功能,當又髒又舊的球瓶一擊撞地,下一秒就在大哥斥喝聲中被小弟一一扶起。不過數秒場景,透露它荒廢多年,還能充當狐群狗黨犯罪溫床的信息。 「這個保齡球館是我們搭建出來的。」趙思豪語氣平穩地說著。「這個廠房是在一座廢棄遊樂園裡,因此初期我們是朝做一個遊樂設施的方向發想,但現實有許多問題難以解決,想了許久,我和鍾導提議『來做保齡球館吧』!」 導演拋出想法,美術設計咀嚼後回以更周全的做法,是一貫前置作業。確定後,趙思豪走了好幾家保齡球館,實地了解尺寸、深度與材質後,開始著手畫施工圖,進片場與工班共同執行硬體作業,並同步尋找相關配件、道具、壁紙等材料。 所以美術設計不是懂得找道具、做道具就好?趙思豪解釋,許多場景都是從無到有,因此基本具備條件應是空間概念,而材質也會影響場景中最重要的光線,這些都是美術設計要有自信可掌握的。 做美術設計多年,絕大部分的是幫廣告做得漂漂亮亮,符合客戶胃口。「電影美術就不一樣了,可以玩自己想玩的東西,做得爛爛舊舊都沒關係。」他笑道。然而不論是保齡球館或過去《停車》的理髮廳、《失魂》的小木屋,曲終人散,終得拆除。 「電影就像一場夢,夢醒了什麼都沒了,有點心疼,但也沒辦法。」 造夢者如斯,追求的或許只是電影中過場的永恆,曾經烙印在觀眾心底的一瞬。趙思豪笑說,自己從小只會畫圖,不會幹其他事情,但做美術設計前,他其實做過油漆工、木工,這些經歷成為日後養分,仔細講求紋路肌理的細節時,帶出美術空間更真實的氛圍。
人物焦點
「墨路行者」計畫塗鴉環島,找自己
找到創作的「原」動力 回憶一路上經過的城市,他們對台東桃源村布農族部落印象最深,村長伊蘭親自領路幫他們找適合塗鴉的地方,並挺身詢問居民塗鴉意願,平常塗鴉創作者不但要自己找牆,也常被拒絕,很難得能感受外界對他們的善意。JIMMY說,在好山好酒好熱情環境下,創作者心情愉悅,創作能量自然強大,每天起床,全身都有想畫畫的衝動。透過喜歡部落而移居當地的新住民黃曼席引介,他們教國小生從基本怎麼拿噴漆開始,到共同創作出充滿想像的山神、妖怪壁畫,也讓他們感受當地對塗鴉藝術的高接受度。其實整趟旅途下來,大部分的人路過看他們塗鴉有板有眼的,不會覺得是亂畫,就算是不懂塗鴉的一般人,也懂那是種美化環境的方式。 這趟修行在桃園某公仔工廠的鐵捲門上,以連續九幅的大作品畫下句點,過程由Adam Shu Ting Chen、DIMITRI FAIZI共同導演拍攝成台灣第一部塗鴉紀錄片,將在今天搭配展覽共同露出,期望獲得政府支持,媲美國外在戶外就能貼近藝術,即使短時間無法改變,至少他們都曾經歷這段真實面對自我的付出,雖然這趟塗鴉環島已結束,這樣的活動,之後每年都會繼續舉辦。SINIC將在駁二所看到的大船、碼頭高雄印象,畫在鳳山地下道。
人物焦點
吳孟達 電影角色 拍完就丟
拍完戲 就丟掉角色的記憶 從小看吳孟達演的電影,看到他感覺特別親切。 我想很多影迷應該都跟我有相同的心情,所以當吳孟達出現在台北內湖街道上,不時聽到路人很興奮耳語:「你看,吳孟達耶!」然後有些人忍不住就走向前來問可不可以跟他合照。 吳孟達很親切的招呼影迷,跟影迷拍照時,還會主動比出YA的手勢!超級親切。 拍了四十年的戲,吳孟達現在已經是很多圈內人口中的「達叔」,而且是口碑超好的達叔。 南拳媽媽的彈頭就不只一次跟我稱讚達叔人有多好,身為演藝圈的前輩,跟他們後進晚輩在一起用餐時,一坐上桌就叫大家不准動,由他來負責幫大家盛飯、夾菜。 康康則是力讚達叔的義氣,前年九月他第一次當導演拍電影《十萬夥急》,達叔二話不說力挺到底,讓他感動不已。 資歷深了,年紀也大了,達叔去年因為心臟受病毒感染住進加護病房,病了一場,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醫生囑咐他這一、兩年暫時不能拍戲,要好好休養,一度傳言他退休不演戲了,所以有一位小女生一看到達叔,除了興奮的找達叔合照,還忍不住跟達叔說:「聽說你要退休了,好可惜哦!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哦!」 影迷的關心,達叔笑著回應:「好、好、好!」我忍不住幫達叔跟影迷說,達叔演的電影《十萬夥急》最近剛上映,有空可以去看哦! 小女生馬上說,「好!一定去看。」讓達叔樂得笑呵呵! 我很喜歡看達叔的笑容,因為他那一笑,所有的喜感全出來了,就好像我們在電影中看到他演的那些搞笑的角色,讓我忍不住跟達叔分享他跟周星馳合演的那些電影情節,沒想到達叔竟然說,他從不記得自己講過的對白,因為拍完戲,就馬上把那個角色丟掉了。 「我演的角色不是爸爸, 就是官,很多角色都很雷同,如果再用以前拍過的印象去演,角色就會很相同。」所以一拍完戲,馬上丟掉那個角色的記憶,是吳孟達縱橫演藝圈四十年,訓練出來的本事。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有說丟就丟的本事,達叔說他這次剛來台灣宣傳《十萬夥急》,連他在電影裡演的角色叫什麼名字都忘了,還是問了康康才想起來的。 更有趣的是他演了一百多部電影,卻說馬來西亞家裡連一張他演的電影DVD都沒有,最小的十二歲兒子直到前兩年才看過他演的電影,才真正知道他演的是什麼電影。
人物焦點
袁詠琳 走出谷底‧為愛戰鬥
愛哭鬼//染髮、化妝都能哭 那天聽Cindy袁詠琳說她出道五年,前四年全公司的人都不喜歡她,做什麼都被批評時,讓我很訝異。 除了很少藝人這麼坦白承認自己沒人緣,印象中她應該是杰威爾唱片的掌上明珠,楊峻榮很欣賞她的音樂才華,力捧她出道,第一張專輯就有天王師兄周杰倫跟她合唱「畫沙」,怎麼會全公司的人都不喜歡她呢? 「真的,真的。」講話又急又快的Cindy忍不住強調她在美國出生長大,不了解台灣的文化,剛來台灣時,講話的表達方式跟用的詞都不對,很容易得罪人。 在一旁的企宣統籌Toto忍不住舉例說,Cindy第一次去染頭髮,只不過染一點點咖啡色,企畫就打電話回公司說,Cindy哭了。 啥咪!染個頭髮就哭了! Toto對我苦笑說:「沒錯,她哭了,後來才知道Cindy的媽媽說染頭髮跟擦指甲油都是壞女生,因為公司讓她變成了壞女生,所以她哭了。」 相隔五年,提起第一次染頭髮哭了的往事,Cindy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邊笑還邊補充道,「我第一次化妝也哭了,因為沒有看過自己化妝化這麼漂亮過,覺得這是我嗎?」 然後她還說從來沒有穿過短褲,讓工作人員忍不住翻白眼,直呼怎麼可能?在美國長大的女生沒有穿過短褲?而且曾獲得全美華埠小姐冠軍,明明有一雙修長美腿的她,居然說自己的腿太細了像雞腳,穿短褲會很醜,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果然很不討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