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林煙婷   攝影/記者臺大翔、陳晉生  
(20120429E10)
王偉六
片場最偉大的小人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小檔案
 資深場務人員,因投入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拍攝工作,贏得第48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殊榮。十多歲時進入電影圈,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曾任電影攝影、燈光與道具助理等,最後以場務這個角色肯定自己、也被他人所肯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大家稱他「阿六」或「六哥」,一個總是默默工作的場務領班,卻是許多導演及劇組心目中最安心的工作夥伴。在宣布金馬獎得獎的那一刻,台上台下許多人都感動落淚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這個片場最基層的工作人員卻能比同時入圍的知名導演及攝影師更得到評審青睞,六哥得獎的原因到底在哪裡?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總是讓自己樂在工作的六哥,在片場中也是大家敬重的前輩。
最安心的工作夥伴
 「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啦,就是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讓劇組拍戲順利而已。」六哥對自己的工作輕描淡寫,但只要到拍攝現場走一圈就知道,「場務」工作涵蓋的範圍包羅萬象到令人難以想像,從鋪設攝影機的軌道、裝架拍攝台的常態性工作之外,還得指揮交通、阻擋看熱鬧的民眾,與其他隨傳隨到的機動性任務,每個環節都考驗著他們的臨場反應。「有次某製片被黑道份子強索保護費,我們就充當保鑣去幫忙壯聲勢!」六哥笑瞇了眼睛說。
1 2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MIT明信片 烙印過往的無數記憶 一年前,李俊寬成立「雙和號」,他說,現在台南有很多很棒文創品,卻幾乎來自台北設計公司,他想回歸台南本身設計,從挑紙、製版到印刷全Made in Tainan!首發商品「日治旅行明信片」,無論是大正時代的台南郵便局,美麗建築是當年臺灣郵局之最,或停滿戎克船的臺南運河與夕陽下的曬鹽工人等,都躍上明信片重現美景。緊接著,李俊寬再以搜來的老照片為底,並回到景點以相同角度、光線拍照,將照片結合成系列「府城時空之旅」明信片,上頭章印則是他收集當年印徽復刻而成。 萬事起頭難,帶著幾份明信片的他,最早從延平老街用鐵絲架起小桌販賣,周遭都是紀念商店,幾乎沒人注意這克難的小攤,直到開山路週末文創市集有空位,以「雙和號」進駐、知名度才漸開。李俊寬說,擺攤收穫不是賣掉商品的成就感,而是認識一群在地文史工作者,不少長輩看了作品總激動說:「阿寬,你放手去做!我有很多老照片、資料全給你。」 也曾有兩位85歲老太太用日語混著台語交談,在攤位前像小女孩般尖叫,指著明信片的道路、說以前故事,「小時候就住在臺町,赤崁樓的旁邊......」不過隨之而來的卻是嘆息,兩人拿著明信片直嘆年代變了、自己老了、沒用了,李俊寬憶起當時回應:「有多少人努力想回去、看看那時代的美好,妳們很幸運同時跨足兩個年代呢!」老太太聞言破涕微笑的神情,成了李俊寬心中最美的容顏。 李俊寬從不否認時代在變,但他想留下的不僅僅是以往回憶,而是找回曾屬於老城市的美好紋理,這條路不好走,但對他而言,一個人的觀光旅遊局「雙和號」,似乎才要開始。
焦點人物
MIT明信片 烙印過往的無數記憶 一年前,李俊寬成立「雙和號」,他說,現在台南有很多很棒文創品,卻幾乎來自台北設計公司,他想回歸台南本身設計,從挑紙、製版到印刷全Made in Tainan!首發商品「日治旅行明信片」,無論是大正時代的台南郵便局,美麗建築是當年臺灣郵局之最,或停滿戎克船的臺南運河與夕陽下的曬鹽工人等,都躍上明信片重現美景。緊接著,李俊寬再以搜來的老照片為底,並回到景點以相同角度、光線拍照,將照片結合成系列「府城時空之旅」明信片,上頭章印則是他收集當年印徽復刻而成。 萬事起頭難,帶著幾份明信片的他,最早從延平老街用鐵絲架起小桌販賣,周遭都是紀念商店,幾乎沒人注意這克難的小攤,直到開山路週末文創市集有空位,以「雙和號」進駐、知名度才漸開。李俊寬說,擺攤收穫不是賣掉商品的成就感,而是認識一群在地文史工作者,不少長輩看了作品總激動說:「阿寬,你放手去做!我有很多老照片、資料全給你。」 也曾有兩位85歲老太太用日語混著台語交談,在攤位前像小女孩般尖叫,指著明信片的道路、說以前故事,「小時候就住在臺町,赤崁樓的旁邊......」不過隨之而來的卻是嘆息,兩人拿著明信片直嘆年代變了、自己老了、沒用了,李俊寬憶起當時回應:「有多少人努力想回去、看看那時代的美好,妳們很幸運同時跨足兩個年代呢!」老太太聞言破涕微笑的神情,成了李俊寬心中最美的容顏。 李俊寬從不否認時代在變,但他想留下的不僅僅是以往回憶,而是找回曾屬於老城市的美好紋理,這條路不好走,但對他而言,一個人的觀光旅遊局「雙和號」,似乎才要開始。
人物焦點
金馬獎/美術設計趙思豪
 甫於二日前上映,結合黑色喜劇與公路電影元素的《一路順風》,在緊湊的劇情之外,記錄了北南兩地的公路風景。劇中人物在江湖上走跳,停滯原地的畫面不多,最讓人有深刻印象的,無疑是窩藏黑社會分子的保齡球館。 從閒來無事的黑道老大持球擲出的動作開始,我們視線跟著在球道上滑行的保齡球移動,球道上布滿或深或淺的擦痕,多處甚至破裂凹陷;自動排瓶器也失去了功能,當又髒又舊的球瓶一擊撞地,下一秒就在大哥斥喝聲中被小弟一一扶起。不過數秒場景,透露它荒廢多年,還能充當狐群狗黨犯罪溫床的信息。 「這個保齡球館是我們搭建出來的。」趙思豪語氣平穩地說著。「這個廠房是在一座廢棄遊樂園裡,因此初期我們是朝做一個遊樂設施的方向發想,但現實有許多問題難以解決,想了許久,我和鍾導提議『來做保齡球館吧』!」 導演拋出想法,美術設計咀嚼後回以更周全的做法,是一貫前置作業。確定後,趙思豪走了好幾家保齡球館,實地了解尺寸、深度與材質後,開始著手畫施工圖,進片場與工班共同執行硬體作業,並同步尋找相關配件、道具、壁紙等材料。 所以美術設計不是懂得找道具、做道具就好?趙思豪解釋,許多場景都是從無到有,因此基本具備條件應是空間概念,而材質也會影響場景中最重要的光線,這些都是美術設計要有自信可掌握的。 做美術設計多年,絕大部分的是幫廣告做得漂漂亮亮,符合客戶胃口。「電影美術就不一樣了,可以玩自己想玩的東西,做得爛爛舊舊都沒關係。」他笑道。然而不論是保齡球館或過去《停車》的理髮廳、《失魂》的小木屋,曲終人散,終得拆除。 「電影就像一場夢,夢醒了什麼都沒了,有點心疼,但也沒辦法。」 造夢者如斯,追求的或許只是電影中過場的永恆,曾經烙印在觀眾心底的一瞬。趙思豪笑說,自己從小只會畫圖,不會幹其他事情,但做美術設計前,他其實做過油漆工、木工,這些經歷成為日後養分,仔細講求紋路肌理的細節時,帶出美術空間更真實的氛圍。
人物焦點
雨過天晴後,幸福的彎彎
人生,像一杯意料外的豆漿 你有沒有喝過印度風味的豆漿?要不要喝一杯? 那日,我點了一壼印度風味的豆漿,豆漿一送來,彎彎就用充滿期待的眼神說:「好好奇那是什麼味道哦!」 我問她要不要喝一杯? 她說:「好呀!」立刻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就把一整杯水給喝完,然後把水杯遞到我的面前。 我一邊幫她倒豆漿,一邊忍不住地說:「彎彎妳好可愛哦!妳可以跟餐廳再要一個杯子,不用急著把水喝完。」 喝了一肚子水的彎彎,笑著說:「對哦!剛沒想到!」然後很認真地品嚐我給她的印度風味的豆漿。 加了丁香、肉桂、豆蔻的豆漿,多了許多耐人尋味的香氣,但也更襯托出黃豆濃郁的口感,那是豆漿最原始的滋味。 我覺得這印度風味的豆漿有點像彎彎這幾年的人生際遇,她並沒有想過要點這杯豆漿,卻因為我點了這杯豆漿,善意地誘惑她要不要嚐一嚐,讓好奇的她忍不住接受了,於是這杯印度風味的豆漿帶來的好壞,她都得承受。 圖文作家彎彎跑去拍電影,還拍了一部超紅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低調的人生注定會有一些改變,開始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面對被跟拍的藝人生活,差點危及婚姻。 還好彎彎和愛情長跑多年的老公感情基礎夠穩定,沒有忘記互相包容、體諒的結婚宣言,才有了小圓仔;也因為小圓仔,讓彎彎有了新的創作靈感,畫下了她當媽媽的心情。
人物焦點
設計師JOE的異想世界
 「為什麼穿衣服要管別人怎麼想?穿衣服是為了自己開心不是嗎?」JOE的語調天真又有活力,彷彿有股魔力,讓人不得不信服關於她看待Street chic的繽紛哲學。JOE非常喜歡80年代那種繽紛奪目的流行趨勢,飽和色、大墊肩、幾何圖形、刷色和動物紋印刷都是當時的特色。 有了自己的服裝品牌後,JOE希望把喜歡的文化帶給大家認識。雖然一開始很辛苦,但是辛苦總算有了成果。2010年夏天,JOE帶著她的作品到拉斯維加斯參加商展,很幸運地被香港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廠商相中,目前她的作品正在海外和一些街頭潮流設計師單品(KTZ、JEREMYSCOTT等)比鄰販售,讓她感覺好驕傲! JOE的成功或許可以被歸類於一點點的「無心插柳」,但是,大部分來自於她對生活的熱情。因為熱情,她樂於觀察生活周遭事物;因為觀察,成就了她所有看似天馬行空、背後卻充滿故事的作品。 以2011年一連串的「兔子糖果神偷系列」來說,發想的起源在於她那隻喜歡偷吃零食的小兔子。因為「兔子偷吃零食和糖果」這件事,讓她想像出一個故事--兔子偷來的糖果從口袋滿出來,被警察發現、然後當下被逮捕,所以必須入監服刑。為了讓商品更有一致性,JOE嘗試自己開布(自己設計布的花紋之後生產)。於是有了閃電條紋布、QQ熊軟糖布和圈圈棒棒糖布的產生,同時也出現了呼應各種故事橋段的單品,逐月推出。 除了日常生活中的觀察,JOE也喜歡參加各種形式的音樂表演、看電影,畢竟這些都是有助刺激創意的好方法!JOE是一個對生活相當熱血的女孩兒,每次見到她,她總會熱情的大喊「哈囉!好久不見。」和她聊起她的作品,JOE就和小女生一樣,忽然出現漫畫中那種會發光的少女眼睛,認真執著又誠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