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林煙婷   攝影/記者臺大翔、陳晉生  
(20120429E10)
王偉六
片場最偉大的小人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小檔案
 資深場務人員,因投入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拍攝工作,贏得第48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殊榮。十多歲時進入電影圈,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曾任電影攝影、燈光與道具助理等,最後以場務這個角色肯定自己、也被他人所肯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王偉六,大家稱他「阿六」或「六哥」,一個總是默默工作的場務領班,卻是許多導演及劇組心目中最安心的工作夥伴。在宣布金馬獎得獎的那一刻,台上台下許多人都感動落淚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這個片場最基層的工作人員卻能比同時入圍的知名導演及攝影師更得到評審青睞,六哥得獎的原因到底在哪裡?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總是讓自己樂在工作的六哥,在片場中也是大家敬重的前輩。
最安心的工作夥伴
 「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啦,就是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讓劇組拍戲順利而已。」六哥對自己的工作輕描淡寫,但只要到拍攝現場走一圈就知道,「場務」工作涵蓋的範圍包羅萬象到令人難以想像,從鋪設攝影機的軌道、裝架拍攝台的常態性工作之外,還得指揮交通、阻擋看熱鬧的民眾,與其他隨傳隨到的機動性任務,每個環節都考驗著他們的臨場反應。「有次某製片被黑道份子強索保護費,我們就充當保鑣去幫忙壯聲勢!」六哥笑瞇了眼睛說。
1 2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清新氣質來自書香世家 很多人認識胡夏是因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主題曲「那些年」。「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好想擁抱你,擁抱錯過的勇氣‧‧‧‧‧‧。」胡夏輕輕唱出了那些年錯過的愛情,那一種淡淡的遺憾與愁緒,勾起很多人憶起了往日情懷。 我也一樣透過歌曲認識胡夏,只不過我認識胡夏是因為幫他寫了第一張專輯的「愛夏」這首歌。所以我很早就聽說他爸爸跟媽媽的愛情故事,知道他爸爸本來要幫他取名胡愛夏,紀念他們的愛情故事,但因為男生名字裡有個愛字感覺不夠陽剛,於是就叫他胡夏。後來聽胡夏說他媽媽單名夏喻,喻也是外婆的姓,感覺一整個浪漫。 胡夏來自書香世家,爸媽、外公、外婆,還有舅舅都是老師,因為媽媽是廣西大學附設高中的老師,外婆、舅舅則是附設小學的老師,他從小就念大學附設的幼稚園,求學過程沒有離開過廣西大學,玩樂也都在大學裡。也許是因為在校園裡長大,胡夏全身散發一股斯文的書卷味,就連歌聲也清新純淨,有一種大自然的青草香。歌聲很清純的胡夏,感情世界也很清純,他說念書時外婆常提醒他不可以「早戀」,他到現在22歲了都沒有談過戀愛。「外婆現在應該不會再叫你不要談戀愛了吧!」沒想到胡夏說,外婆還是希望他過30歲以後再談戀愛。 歐賣尬!我有沒有聽錯,30歲才談戀愛,這這這,外婆也太保守了吧!胡夏笑說,「對呀!30歲是晚了點。」卻也沒有任何叛逆的言行。 我覺得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些叛逆因子,正好奇胡夏的叛逆出口在哪裡時,突然聽他得意的跟我說,「我車開得很棒!」 很少聽人家說自己開車開得很棒,讓我耳朵忍不住豎起來。
焦點人物
清新氣質來自書香世家 很多人認識胡夏是因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主題曲「那些年」。「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好想擁抱你,擁抱錯過的勇氣‧‧‧‧‧‧。」胡夏輕輕唱出了那些年錯過的愛情,那一種淡淡的遺憾與愁緒,勾起很多人憶起了往日情懷。 我也一樣透過歌曲認識胡夏,只不過我認識胡夏是因為幫他寫了第一張專輯的「愛夏」這首歌。所以我很早就聽說他爸爸跟媽媽的愛情故事,知道他爸爸本來要幫他取名胡愛夏,紀念他們的愛情故事,但因為男生名字裡有個愛字感覺不夠陽剛,於是就叫他胡夏。後來聽胡夏說他媽媽單名夏喻,喻也是外婆的姓,感覺一整個浪漫。 胡夏來自書香世家,爸媽、外公、外婆,還有舅舅都是老師,因為媽媽是廣西大學附設高中的老師,外婆、舅舅則是附設小學的老師,他從小就念大學附設的幼稚園,求學過程沒有離開過廣西大學,玩樂也都在大學裡。也許是因為在校園裡長大,胡夏全身散發一股斯文的書卷味,就連歌聲也清新純淨,有一種大自然的青草香。歌聲很清純的胡夏,感情世界也很清純,他說念書時外婆常提醒他不可以「早戀」,他到現在22歲了都沒有談過戀愛。「外婆現在應該不會再叫你不要談戀愛了吧!」沒想到胡夏說,外婆還是希望他過30歲以後再談戀愛。 歐賣尬!我有沒有聽錯,30歲才談戀愛,這這這,外婆也太保守了吧!胡夏笑說,「對呀!30歲是晚了點。」卻也沒有任何叛逆的言行。 我覺得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些叛逆因子,正好奇胡夏的叛逆出口在哪裡時,突然聽他得意的跟我說,「我車開得很棒!」 很少聽人家說自己開車開得很棒,讓我耳朵忍不住豎起來。
人物焦點
義交 馬路虎口指揮官
 在車水馬龍的馬路虎口,義交大隊不畏冬天冰冷的雨水拍打,用健康的肺與自身安全換取大眾日日夜夜的平安歸,令人意外的是,義交大隊多是由計程車司機所組成,與平時飽受批評多過讚賞的小黃形象大相逕庭。相信有許多人好奇,明明已有交通警察,為何還需要體制外的義交大隊呢? 事實上,義交是發生重大事件時的重要警力支援,像是九二一大地震當年,台北市東興大樓倒塌、八德路大廈發生嚴重火警,不僅市區交通大打結,連救援警力也完全陷入癱瘓。在此危急時刻,同樣卡在車陣中的幾名計程車司機,發揮平時義交訓練的高度機動性,自發性地站上街頭協助指揮交通分流,善舉延續至今,已成為都市裡不可或缺的民力團體。 擔任義交已有十多年的王吉華分享,自己年輕時也曾是沒耐性、違規罰單吃不完的計程車司機,反而因為加入義交大隊之後,才了解遵守交通規則的重要性,所以現在經常看到駕駛人不禮讓救護車、硬要搶快,令他相當感慨,並打趣地表示,若這些脾氣差的駕駛人也能加入義交服務,說不定會比交通講習還來得有成效。 事實上,加入義交大隊的門檻確實不高,只要是品行良好、沒有不良前科的55歲以下青年都有機會申請,但近年來可能因為大環境不景氣,年輕人疲於拚經濟,導致義交平均年齡已拉高至45歲。王吉華說,年長的義交得陸續退休,希望年輕人一代能加入義交大隊,齊為台灣用路安全盡一份心力。 王吉華也表示,擔任義交是相當需要愛心及耐心的社會服務,以往交通指揮總以車輛為優先,這幾年台灣的路權觀念已普遍能接受「行人優先」,實為一大進步,畢竟車子永遠比雙腿快又方便,而人總有行動不方便、慢慢變老的一天,禮讓行人是一種體諒,也是帶給後代好榜樣的體現。
人物焦點
江淑娜爽朗愛笑好逗陣
重視過程 才能樂在其中 最近有同事跟我說:「如虹,妳可不可以問妳的逗陣ㄟ,她唱的電視劇『鎖夢樓』主題曲哪裡可以買到,那首歌好好聽哦!」 同事口中的「我的逗陣ㄟ」其實說的是我的好姊妹江淑娜,淑娜唱歌雖然沒能像「二姊」江蕙拿下一座又一座的金曲獎,但她的歌聲渲染力十足,國台語雙聲,我曾經好愛她唱的「庭院深深」,常常不自覺會哼起這首歌,而且她主持、演戲樣樣精通,每次看她演戲,我都忍不住要稱讚她:「淑娜妳真的演什麼像什麼,好厲害!」 面對讚美,淑娜總是哈哈大笑,她那鈴鐺式的招牌笑聲,豪氣十足,頗有她在電影「逗陣ㄟ」海報中手拿鍋子、腳踏足球的架式。 不過真正認識淑娜之後,會發現她外表的豪氣爽朗,其實只是虛張聲勢,習慣性的炒熱氣氛、討好大家,童年看人臉色、苦情的走唱生涯,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即使她早已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金鐘主持人,那份不安全感偶爾還是會跑出來搗蛋一下。 淑娜承認她以前有嚴重憂鬱症,演藝事業得失心很重,希望每件事情都表現得很好,給自己很大的壓力,身體也很差,長期胃食道逆流加上幽門螺旋桿菌,每天吃一堆西藥,吃藥吃到會恐慌,很怕就這麼死掉,又不知道人死了會去哪裡?然後面對外界還要強顏歡笑,爽朗笑聲底下的她,其實過得很不快樂! 螢光幕前與螢光幕後的人生難免有落差,如何找到平衡點,找到真正的快樂,必須靠個人去體會,開悟。 這幾年淑娜開始禪修,從禪修中找到了清淨安定的力量。 她常跟我分享禪修的快樂!告訴我,禪修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她從來沒有這麼愛工作,以前唱歌、演戲、主持著重的都是結果,得失心很重,現在結果對她來說並不重要,她重視的是過程,在工作的過程中找到滿足與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