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陳昭妤   攝影/記者沈昱嘉  
部分圖片提供/郭政彰、凱特文化
(20140907E10)
劇照師郭政彰 留住片段為永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郭政彰Profile

 參與劇照拍攝十餘年,作品包括電視劇「孽子」、「波麗士大人」、電影《流浪神狗人》、《最遙遠的距離》、《囧男孩》、《陽陽》、《聽說》、《台北星期天》等,同時活躍各大雜誌與平面,並於2009年籌組劇照師聯盟,提供劇照師們交流切磋的平台。最新攝影集為深入第三世界,記錄當地百態的《地理》。
熟悉劇本是首要課題
 曾經,台灣電影走到了谷底,那是一種現在的熱鬧所無法想像的孤寂。但在那段黑暗時期,仍有一群人揣著底片機,將每一格應該被記錄下的電影畫面,以快門聲用力留住。郭政彰,就是其中一人。
 翻開郭政彰的劇照師紀錄簿,一眼就望進「孽子」、《最遙遠的距離》、《聽說》等響亮片名,風格迥異,情緒印記卻都濃重。大學念的是世新廣電系電影組,當時就跟著學長姐拍攝劇照,37歲的他,人生有三分之一投注在劇照界,但真的下定決心走入這一行,卻只花了他幾分鐘的時間。
 「大一時因為要練習分鏡,必須拍好一張張照片,組合成幻燈片在課堂上播放,那時我就發現自己好喜歡拍照,能用照片說自己想說的故事,感覺很奇妙。」於是郭政彰抓緊相機,宣告走向攝影界的理念,一路走來十餘年,再沒想過涉足其他事業。
 只不過,不同於中影時期一年三百多部片在拍,郭政彰出道時,已銳減到一年僅拍六部國片,劇照師數量一隻手算得出來,連劇組都吃不飽了,遑論隨時可因預算裁掉的劇照師。
 儘管難熬,回想起當時的現場工作,郭政彰卻滿臉回味。「早期拍片很辛苦,預算少、設備也簡陋,但因為是底片時代,大家都很注重畫面,前置作業也很完備,加上沒有手機和網路,工作時都非常專注,和現在動不動上網打卡、說笑的氣氛很不同。」
 身為隨興的水瓶座,郭政彰工作起來卻非常嚴謹,戲開拍前,他總是拿起劇本一讀再讀,了解每句台詞、每個場景,選好幾場戲,想像、規劃好畫面,一入現場便精準掌握劇照所需的情緒。「大學時有個老師說過,對攝影師而言,最好的功課不是看影像書,而是讀文字書,因為每個人的想像都不同。看大師名作進步雖快,但久了會被制約,你只會學習別人拍過的角度。常看劇本對劇照師是好的,能透過想像,從動態畫面拉出新的感覺。」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流離島影》
投身公益做人文記錄
 儘管已是業界pro級攝影師,郭政彰仍不諱言常有懷疑自己的時刻。「這種時候我會毫不猶豫放下工作,暫離相機一段時間,但不能太久,因為人有惰性,短暫休息找回力量後,就得回到工作崗位。」
 近幾年,除了《台北工廠》、《白米炸彈客》,郭政彰鮮有劇照作品問世,除了專注於個人的島嶼創作,他也接下基金會的公益計畫,扛起相機,飛往第三世界,在攝影集《地理》中,以黑白色調為經緯,記錄各個偏遠國家的生存姿態,充滿力道的畫面,不再如劇照浪漫,卻多了人文關懷。「我一直很想從事報導攝影,但台灣沒這環境可發揮,這些計畫算是圓了我多年來的理想。」
 於郭政彰而言,攝影是這樣:沒有太多為什麼,有的就是每個當下,和人生一樣,把握住了就是你的。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電視劇「孽子」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電視劇「孽子」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最遙遠的距離》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陽陽》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囧男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聽說》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地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地理》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溫柔體貼 不怕犧牲 張瓊姿身上有一種很迷人的氣質叫優雅。她在螢幕上演的都是別人,這份優雅的氣質會因應角色,時而出現時而不見;螢幕下,她的優雅氣質中還多了細膩貼心,會不時觀察周邊朋友的需求,溫柔地照顧人。 一起拍照時,她會幫妳整理頭髮;用餐時,你拿起一塊西瓜、正準備用叉子切時,她會不聲不響地將刀子放到你面前,讓你可以輕鬆的用刀子切西瓜,優雅的吃水果。也許有人會說,演員當久了自然懂得察言觀色,但其實很多人都會察言觀色,可是卻不一定會細膩貼心的照顧別人,那應該是她的個性使然。 我妹妹胡利飾演過張瓊姿的女兒,都叫張瓊姿「媽咪」,他們有一個LINE群組,子女們常跟「媽咪」分享生活點滴,偶爾聽聽媽咪的小叮嚀,我則是跟很多人一樣,習慣叫她「阿姿姐」。 跟阿姿姐做朋友很棒,因為她是很會照顧別人、傾聽別人說話的朋友,個性跟她最近在公視《今晚,你想點什麼?》飾演的卡拉OK店老闆娘May姐很像,難怪阿姿姐說這齣戲她演得很順手,拍戲過程流暢,覺得這個故事很有延展性,忍不住想多演幾集。 演卡拉OK店老闆娘難免要一展歌喉,常看阿姿姐演戲,並不常聽她唱歌,我相信很多人一定很好奇她的歌喉如何?她笑著說,以前作秀會上台唱歌,這幾年則是為了「愛傳承關懷演唱會」上台唱歌,而且都負責勁歌熱舞炒熱氣氛。 曾有朋友看了她唱《練舞功》,一到後台就跟她說:「妳犧牲好大哦!」因為她穿著流蘇迷你短裙的舞台裝,跟她平常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這次演卡拉OK店老闆娘,不免要一展歌喉,光是鳳飛飛的《開始或結束》這首歌,就練了1個月,每天晚上都在家裡唱歌,連女兒都忍不住說:「媽媽妳最近心情很好哦!每天都在唱歌。」
焦點人物
溫柔體貼 不怕犧牲 張瓊姿身上有一種很迷人的氣質叫優雅。她在螢幕上演的都是別人,這份優雅的氣質會因應角色,時而出現時而不見;螢幕下,她的優雅氣質中還多了細膩貼心,會不時觀察周邊朋友的需求,溫柔地照顧人。 一起拍照時,她會幫妳整理頭髮;用餐時,你拿起一塊西瓜、正準備用叉子切時,她會不聲不響地將刀子放到你面前,讓你可以輕鬆的用刀子切西瓜,優雅的吃水果。也許有人會說,演員當久了自然懂得察言觀色,但其實很多人都會察言觀色,可是卻不一定會細膩貼心的照顧別人,那應該是她的個性使然。 我妹妹胡利飾演過張瓊姿的女兒,都叫張瓊姿「媽咪」,他們有一個LINE群組,子女們常跟「媽咪」分享生活點滴,偶爾聽聽媽咪的小叮嚀,我則是跟很多人一樣,習慣叫她「阿姿姐」。 跟阿姿姐做朋友很棒,因為她是很會照顧別人、傾聽別人說話的朋友,個性跟她最近在公視《今晚,你想點什麼?》飾演的卡拉OK店老闆娘May姐很像,難怪阿姿姐說這齣戲她演得很順手,拍戲過程流暢,覺得這個故事很有延展性,忍不住想多演幾集。 演卡拉OK店老闆娘難免要一展歌喉,常看阿姿姐演戲,並不常聽她唱歌,我相信很多人一定很好奇她的歌喉如何?她笑著說,以前作秀會上台唱歌,這幾年則是為了「愛傳承關懷演唱會」上台唱歌,而且都負責勁歌熱舞炒熱氣氛。 曾有朋友看了她唱《練舞功》,一到後台就跟她說:「妳犧牲好大哦!」因為她穿著流蘇迷你短裙的舞台裝,跟她平常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這次演卡拉OK店老闆娘,不免要一展歌喉,光是鳳飛飛的《開始或結束》這首歌,就練了1個月,每天晚上都在家裡唱歌,連女兒都忍不住說:「媽媽妳最近心情很好哦!每天都在唱歌。」
人物焦點
整體形象設計師Van 居家的樂活美學
 採訪當天很幸運,台北的天氣很好、傍晚五點三十分的夕陽很美,Van除了拍照的那三十分鐘,就愜意坐在百轉千迴後才買進的二手藤椅上邊聊天、邊採訪。夕陽、晚風、音樂和環繞四周的植物與鎢絲燈泡,或許有人會實際大喊:「有蚊子快進屋吧!」但換個心境、就由感覺開啟感官,這或許不是一眼就愛上的美麗,卻忠實傳達了主人的個性。 獨自住在一個擁有空中植物園的舊公寓頂樓,回想之前和朋友合租公寓,卻往往租約未到期就落跑的經驗,Van覺得現在的空間讓他非常自在,布置氛圍完全依自己的喜好打造,看膩了、東調調西整整,又可以變出另一個讓自己愉快的空間!打造一處自己真的可以對它產生感情的居家環境,即便久待也不覺得空虛無趣。 Van的頂樓套房大致分為三個區塊,戶外露台以及以書櫃為界,書櫃前的閱讀空間和書櫃後方的房間。床前角落是他最喜歡的區塊,家裡最棒的裝飾品都會聚集在那邊,每天起床後,Van會花一段時間靜靜端詳它們,以「十分鐘的安靜時刻」為一天揭序,接著為心愛的植物們整理門面,並且讓自己優雅地沖個澡,生活的秩序也由自己制定,旁邊不會有人嘮叨:早上起床一定要先刷牙洗臉才是! Van的套房沒有電視,少了「沒有質感的聲響」作陪,音樂、書籍和氣味是他認為最能為居家環境帶來個性的三樣介質,透過它們Van總能輕易地陷入自己的異想世界。 只要在家,音樂一定不會停,讓音符沒有目的的穿越空氣進入耳中,創作的發想或生活的靈感往往就此迸出!Van說:「過多的計畫有時候反而會讓自己變得手忙腳亂或糗態百出。」因為你太急著「達到目標」,反而忽略了過程中的其他風景,在家獨處時試著讓自己放空、甚至是發呆,拿著一本書發呆一整天都沒有關係,這個過程總會讓你體會到生命為自己帶來的驚喜。
人物焦點
古巨基 樂忙事業跟時間賽跑
身兼數職求完美 老天很公平,給每個人的時間都一樣,一天24小時,沒有誰多誰少。 但一天24小時怎麼運用,卻有千百種可能,有人嫌時間太多,也有人嫌時間太少。 很久沒有見到古巨基,一見面,就聽他說時間不夠用。 他一說完時間不夠用,助理女友Lorraine馬上接著強調「真的不夠用,他連小小的一張圖片都要自己挑,忙死自己。」 Lorraine 開玩笑抱怨古巨基連小小的照片都堅持自己挑,其實說的是古巨基認真、要求完美的個性。 他這次來台灣宣傳,就因為當MV導演,盯剪接盯到腰傷舊疾復發,差一點點來不了台灣。 難得來台灣,古巨基除了送我他製作的最新專輯「大時代」,還特別拿出手機給我看他10月香港演唱會的照片。 照片的重點是他用10堂課練出來的muscle,哇!斯文小生居然變成肌肉男,他得意的告訴我,「我從來沒有這麼壯過。」不過為了演唱會舞台效果勤練健身,隨著演唱會結束,當然他也從肌肉男變回斯文小生了。 看完照片,古巨基又熱情的要我看他設計的服裝目錄。 從小愛畫畫的他,即使當了藝人,仍不忘畫畫,曾經幫鄭伊健、周慧敏設計過演唱會周邊商品,也幫香港海洋公園設計產品,一年多前,他乾脆成立自己的服飾品牌,當起專業服裝設計師,他上通告穿的衣服幾乎都是自己的設計。 翻閱他設計的服裝目錄,用色大膽、時尚又有個性,我忍不住叫他趕快來台灣開店,一定有很多人想買他設計的服裝,聽我這麼說,古巨基連問了好幾遍「真的嗎?」轉頭便跟Lorraine討論起來台開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