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20316E02)
賈靜雯 走過婚變‧ 做回自己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公益EP獻聲傳愛
 我發現女人當了媽媽之後,就變成了另類灰姑娘。灰姑娘要趕在午夜12點前回家,免得法術失效被打回原形。另類灰姑娘沒有法術的限制,但卻有一道愛的甜蜜枷鎖,隨時得為寶貝兒女空出時間。
 賈靜雯最近擔任勵友中心課後照護計畫公益大使,忙著宣傳EP募款,但每天的宣傳通告都要在下午4點前結束,因為她要去學校接女兒梧桐妹下課。
 一提起女兒,賈靜雯全身散發著母愛,就連眼裡嘴角都帶著笑。
 童星出身的賈靜雯,在電視劇裡演過各種角色,對人生理當有一番體悟,沒想到她在現實生活中的媽媽角色,竟扮演得拚命且執著,離婚爭女官司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即使事過境遷,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她:「妳現在好嗎?」
 賈靜雯笑說不只是我,很多人見到她,也都會這樣問候,她知道大家關心她,她也坦言經過這一年半來的沈澱思考,現在的她才真的好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做回自己最愛的媽媽角色,打從心裡真正的快樂。
 真正的快樂得來不易,賈靜雯承認一路走來,很多人覺得她爭女兒的監護權爭得這麼辛苦很傻,有些長輩甚至跟她媽媽說,「叫妳女兒不要憨憨,只要把自己顧好,錢賺飽飽的,女兒長大自然會來找她。」
 「我跟我媽說,我要那麼多錢幹嘛,沒有了母女的感情,給我再大一部戲,我也沒辦法。」賈靜雯說得認真,讓我想起2年多前開記者會聲淚俱下控訴老公帶走女兒,那個無助又強悍的媽媽。
大智慧面對人生十字路口
 如今紛紛擾擾的一切都過去了,信了教的賈靜雯,開始領悟以前的自己太短視了,只想眼前的事。開始長智慧,懂得停看聽,用正面的態度回頭看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才發現可能是上帝要我們學一些東西,包括給我們女兒一個更好的爸爸媽媽。」賈靜雯說,她現在跟女兒與前夫的互動比以前更好,人站在十字路口,往A走往B走都是一條路,不可能有絕路,只有選擇。
 賈靜雯選擇不再重蹈覆轍,做一個陪女兒成長的媽媽,她說現在最得意的是去學校聽到老師們跟她說,「妳把妳女兒教得很好。」這句話遠勝過演戲贏得的掌聲。
 賈靜雯以沉穩的語調,條理分明的侃侃而談走過婚變的媽媽經,讓我忍不住建議她應該去當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以她過來人的經驗鼓勵許多遭遇婚變徬徨無助的女人走出來。
 正如她在這張公益EP中寫的一段話,「愛要平凡開始,從陌生開始,從自己做起,此刻的我靜靜許一個願望∼開始愛。」
 恨,就像一根繩子,只會把自己綑綁住,唯有愛,可以化解一切。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化身歌壇新人用心唱
 賈靜雯一看到我就說,她弟弟衛斯理聽到我們要碰面,還跟她說,「妳要跟我的十一郎見面哦!幫我問候她。」聽到衛斯理用張宇與十一郎的詞曲搭檔來形容我,她才知道原來我跟衛斯理有過蔡依林的「天空」跟王心凌的「愛太空」的合作淵源。
 現在正忙著宣傳EP募款的賈靜雯說:「演員有一種本能,我背再長的劇本都沒有問題,可是我覺得歌詞好難背哦!」
 我告訴她歌詞很短,不能死背,要隨著旋律讓歌詞進入心底,這樣就會牢牢記住,她邊聽我說,邊複誦一遍,歌壇新人賈靜雯真的有用心、認真哦!難怪大家聽過她的EP之後,都說她可以出個人專輯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從小學唱台語歌 曾讓他感到自卑 最近娛樂圈都是「二姊」江蕙封麥演唱會的話題,即使已開了25場演唱會,還是無法滿足所有的歌迷,買不到票的歌迷,只好先買二姊的「鏡花水月」演唱會DVD回家欣賞。 全民瘋江蕙,讓首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個人演唱會的許富凱也搭上熱潮,因為2年前,他跟曹雅雯曾在二姊「鏡花水月」演唱會上擔任固定嘉賓,場場跟歌迷博感情,歌唱實力深獲好評,所以9月19日才舉辦的個人演唱會,到目前為止,票房已有了9成9的好成績。 其實許富凱這2年已成了台語歌壇新一代的情歌王子,入圍過3次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雖然沒能如願成為最年輕的台語金曲歌王,但他的歌唱實力深受金曲歌后江蕙和歌王羅時豐、施文彬的肯定,更是難能可貴。 經紀人說許富凱有1個老靈魂,當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在唱王力宏、周杰倫、蔡依林的歌,10歲的他跟歌唱老師學的第1首歌卻是「舊皮箱的流浪兒 」。 當許富凱說出「舊皮箱的流浪兒 」這首歌名時,我還想不起這首歌該怎麼唱。 只見他輕聲唱出「離開著阮故鄉 孤單來流浪⋯⋯」漂亮的轉音技巧,讓我立刻記起兒時聽過的這首台語老歌,哇!年代真的很久遠,別說現在的7年級生不會唱,連很多5、6年級生應該也都沒有聽過。 「所以我小時候很自卑,同學知道我在學唱歌,叫我唱給他們聽,我都不敢唱,不敢讓他們知道我唱的都是台語老歌。」許富凱曾經因為學唱台語老歌而自卑,但這好像是他天生的使命,爸媽是上天派來的護使,從他10歲開始,一路護持著他征戰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讓他練就了台語老歌點唱機的本領。 許富凱沒有想到小時候讓他自卑的台語老歌,在他長大後,卻變成了他的自信與驕傲。
焦點人物
從小學唱台語歌 曾讓他感到自卑 最近娛樂圈都是「二姊」江蕙封麥演唱會的話題,即使已開了25場演唱會,還是無法滿足所有的歌迷,買不到票的歌迷,只好先買二姊的「鏡花水月」演唱會DVD回家欣賞。 全民瘋江蕙,讓首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個人演唱會的許富凱也搭上熱潮,因為2年前,他跟曹雅雯曾在二姊「鏡花水月」演唱會上擔任固定嘉賓,場場跟歌迷博感情,歌唱實力深獲好評,所以9月19日才舉辦的個人演唱會,到目前為止,票房已有了9成9的好成績。 其實許富凱這2年已成了台語歌壇新一代的情歌王子,入圍過3次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雖然沒能如願成為最年輕的台語金曲歌王,但他的歌唱實力深受金曲歌后江蕙和歌王羅時豐、施文彬的肯定,更是難能可貴。 經紀人說許富凱有1個老靈魂,當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在唱王力宏、周杰倫、蔡依林的歌,10歲的他跟歌唱老師學的第1首歌卻是「舊皮箱的流浪兒 」。 當許富凱說出「舊皮箱的流浪兒 」這首歌名時,我還想不起這首歌該怎麼唱。 只見他輕聲唱出「離開著阮故鄉 孤單來流浪⋯⋯」漂亮的轉音技巧,讓我立刻記起兒時聽過的這首台語老歌,哇!年代真的很久遠,別說現在的7年級生不會唱,連很多5、6年級生應該也都沒有聽過。 「所以我小時候很自卑,同學知道我在學唱歌,叫我唱給他們聽,我都不敢唱,不敢讓他們知道我唱的都是台語老歌。」許富凱曾經因為學唱台語老歌而自卑,但這好像是他天生的使命,爸媽是上天派來的護使,從他10歲開始,一路護持著他征戰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讓他練就了台語老歌點唱機的本領。 許富凱沒有想到小時候讓他自卑的台語老歌,在他長大後,卻變成了他的自信與驕傲。
人物焦點
為民藝,而存在 世代群團隊
生生不息 從傳統到創新再成為傳統 除了深受早期文化吸引,由於老迪化人雖會翻新祖厝卻鮮少賣出,因此目前仍可見到洋樓、閩式房屋等舊時建築並存,這些具懷舊氛圍的空間,也與世代群團隊重視民藝(民眾的工藝)契合,在進駐之前團隊都會與屋主達到充分溝通,以不破壞建築格局或結構的方式經營各店,負責「Bookstore 1920s」書店的陳晞便說,像書店就以獨立式書櫃取代牆上打釘,而「思劇場」寧願以複雜的工法做夾層,以免破壞管線結構,因為這樣友善的態度,也讓在地居民逐漸接納這些外來的新朋友。 目前小藝埕、民藝埕規畫都偏向包含陶藝或織品等民藝店家,再結合咖啡館或茶館等可休憩的餐飲空間,而成立才幾個月的眾藝埕,則像是更多小型販售與工作室空間的集合,團隊也在做創立第四棟街屋的準備,預期將與電影、文學有關。陳晞提到,迪化街商圈有著台北其他地區沒有的氛圍,且在地居民充滿鄰里情感與對區域的向心力,所以團隊希望能與傳統店家共存共榮,更期盼能吸取這些百年老店的經營秘訣,「也許有一天,進駐各藝埕的新式文創店家也會在此變成傳統產業。」小藝埕三樓的「思劇場」時常舉辦講座與藝文活動,期望透過交流讓各領域的人展現自己產業的文化底蘊。
人物焦點
小琉球海洋志工隊
屏除利益 化身大海清道夫 事實上,靠海維生的小琉球,島民早期近80%多靠捕魚維生,在對海洋保育的覺醒之前,廢棄的漁網、漁具常隨手丟棄,加上垃圾漂流,長久以來即造成海洋生態的危機,即使現有法律規範在小琉球3海里海域不得以刺網作業,避免一網打盡的作業方式讓小魚或珊瑚礁魚「沒有選擇性」被撈上岸,但至今仍抓不勝抓,志工隊偶爾還是會發現新漁網,但也只能默默的剪、靜靜的清。 志工隊的發言人「天使魚」洪桂蓮說:「常有人問我們,6年來都沒有挫折或打退堂鼓嗎?其實大家都有共識,這項工作是建立在沒有利益、也不要有壓力的態度上,每個志工只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自負風險,只要時間允許,不需計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願意出席就來,生病也不要勉強,重點是不批評別人的行為,做自己該做的就對了。」 之所以會以海底的生物為代號,一來是要讓自己融入海底的一員,二來也希望能低調行事,而小琉球海洋志工隊多年來的行為,也影響到澎湖、綠島等島嶼,除了大家會彼此分享清理海洋垃圾的日誌外,這群志工們每年也會找一個國家潛水、凝聚感情,當然,還很習慣性的在下水後,依舊是看到垃圾就撿,要為大海留下潔淨與美麗。帶著剪刀、網袋和浮力袋下水的志工們,正將撿拾的垃圾吊升給海上支援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