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20727E14)
腦袋破洞教主 徐佳瑩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當你十幾、二十歲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像過自己三十歲的生活?
 我相信很多人都想過,在心裡面勾勒過一幕幕的畫面。
 想像跟現實人生難免有差距,這差距有多大,那就要看機運了。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在的諧星女孩
 徐佳瑩說她小時候想像的三十歲生活是上班,然後男朋友騎著摩托車來接她下班,兩個人穿著條紋海洋風的衣服騎著摩拖車一起回家。
 很簡單的生活 但有另外一個人陪著。
 徐佳瑩再過兩年才三十歲,但可以很確定的是,她已經不可能過小時候想像的那種平凡簡單的生活。
 因為從五年前拿到「超級星光大道」的總冠軍,踏入歌壇之後,她的人生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回不了頭的徐佳瑩還是跟很多藝人不太一樣,少了一點明星味,比較像我們身邊的某一個同學或是同事,感覺很接近。
 可能因為是創作人的關係,徐佳瑩常有很多獨特的想法,每次講完自己都會忍不住笑場,所以唱片公司的同事私底下都說她是諧星,而不像很有氣質的創作女歌手。
 諧星好,諧星不用太在乎形象,可以過得比較自在
從小就愛唱歌跳舞
 之前她帶著寵物鼠阿生來上我主持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鼠言鼠語的模樣,被網友封為新一代的可愛教主,她卻說她不是可愛教主,寧可當腦袋破洞教主。
 結果新聞見報後,她很得意地跟我分享她去髮廊弄頭髮,設計師一看到她就叫她腦袋破洞教主,還直問我:「妳不覺得腦袋破洞教主很酷嗎?」
 腦袋破洞教主說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當歌手,過著她這一輩子從沒有想過的生活。
 「我之前還跟我們電台宣傳在聊天,聊到我們這一行的歌手、經紀人、宣傳、製作人,這些角色都是小時候學校沒有教過的,但長大之後卻有很多人終生投入這個行業,這感覺真的很奇妙。」
 徐佳瑩說,不是這個圈子的人永遠無法想像這個圈子的工作形態,不是去考試,做什麼努力就可以走到最後,很多時候是靠機運,沒想到她居然就這麼進來了。
 可能因為年底要舉辦第一次的大型售票演唱會,讓徐佳瑩忍不住回頭尋找她為什麼會這麼愛唱歌,還特別去問媽媽她小時候的事,才知道她三、四歲去菜市場時,只要有人拿養樂多誘惑她,她就會唱歌跳舞。
 音樂旋律早就在徐佳瑩的血液中蹦跳著,即使她曾經只想過要當照顧病人的護士,沒有想到她的天職其實是用音樂撫慰人心。
 「我從來沒有想過以音樂維生,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都覺得可能會回從前的生活,覺得這些都不屬於我的,但現在會覺得這些如果不屬於我,我就沒有東西了,這些就是我的全部。」
 腦袋破洞教主徐佳瑩突然很認真的跟我說,出道五年,她開始覺得只要她努力是可以走很久的路。我也相信只要她努力,就可以一直唱下去,因為透過她的音樂跟歌聲,我們接受到了愛與生命力。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塔羅牌也能算瘦身
 徐佳瑩為了年底的演唱會可以美美的登台,前陣子去算塔羅牌時,最後一題還特別算了她會不會瘦。
 我才在心裡納悶著怎麼會有人去算這種問題!
 徐佳瑩已自顧自的說起她抽到的第一張牌說很難,第二張牌說還是要瘦,但第三張牌又說還是很難。說完她自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其實不用算塔羅牌也可以知道她很難瘦,因為她的肌肉很結實,為了安慰很難變瘦的她,我特別以自己為例,說我的手臂也很壯,她摸了一下忍不住興奮地說,「噎,妳也是耶!那我們去參加鐵人三項好了!」
 啥米!都已經這麼壯了還要去參加鐵人三項,果真是腦袋破洞教主。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印度靈修後更懂得愛家人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伊能靜笑著跟我炫耀說,去印度上心靈療癒課程,讓她學會了,每個人都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盡到他最大的愛。 她印象最深的是上重生課,老師用被子把她包起來,帶領她到母親子宮產道的過程,當時她有一種強烈的反應想要打自己。 老師告訴她,媽媽懷她的時候可能有想要把她拿掉,要她打電話給媽媽,穿上媽媽的那一雙鞋成為她,會發現媽媽別無選擇,那是她最大的愛。 後來她打電話給媽媽,說老師上課要他們的家譜,才體會到媽媽也曾經是人家的女兒,在媽媽念小學的時候,擔任基隆副議長的外公楊元丁就因為228事件被捉去槍斃,因為白色恐怖,外公過世後,所有的朋友全都消失了,外婆從千金小姐淪為幫傭,媽媽從此成了沒有爸爸的孩子,難怪她拍侯孝賢的電影「好男好女」時,媽媽會拉著她的手哭著叫她不可以拍,怕她會被人家捉走。 伊能靜跟媽媽聊完後,很感激媽媽最後仍決定把她帶到這個世界,一想到媽媽生的都是女兒,過年過節女兒總是在陪別人的媽媽,所以一從印度回來,她就買了一百多坪的房子讓姊姊們跟媽媽一起住,再也不要讓媽媽一個人過節。 聽伊能靜談起家人,聊起近況,發現歷經婚變的她,穿過那些流言蜚語,活得比以前更自在,更豐滿。 「所有一切過去的經驗都是恩典,所有負面的經驗都會成為今天的正能量。」這是伊能靜深刻的人生體驗。
焦點人物
印度靈修後更懂得愛家人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伊能靜笑著跟我炫耀說,去印度上心靈療癒課程,讓她學會了,每個人都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盡到他最大的愛。 她印象最深的是上重生課,老師用被子把她包起來,帶領她到母親子宮產道的過程,當時她有一種強烈的反應想要打自己。 老師告訴她,媽媽懷她的時候可能有想要把她拿掉,要她打電話給媽媽,穿上媽媽的那一雙鞋成為她,會發現媽媽別無選擇,那是她最大的愛。 後來她打電話給媽媽,說老師上課要他們的家譜,才體會到媽媽也曾經是人家的女兒,在媽媽念小學的時候,擔任基隆副議長的外公楊元丁就因為228事件被捉去槍斃,因為白色恐怖,外公過世後,所有的朋友全都消失了,外婆從千金小姐淪為幫傭,媽媽從此成了沒有爸爸的孩子,難怪她拍侯孝賢的電影「好男好女」時,媽媽會拉著她的手哭著叫她不可以拍,怕她會被人家捉走。 伊能靜跟媽媽聊完後,很感激媽媽最後仍決定把她帶到這個世界,一想到媽媽生的都是女兒,過年過節女兒總是在陪別人的媽媽,所以一從印度回來,她就買了一百多坪的房子讓姊姊們跟媽媽一起住,再也不要讓媽媽一個人過節。 聽伊能靜談起家人,聊起近況,發現歷經婚變的她,穿過那些流言蜚語,活得比以前更自在,更豐滿。 「所有一切過去的經驗都是恩典,所有負面的經驗都會成為今天的正能量。」這是伊能靜深刻的人生體驗。
人物焦點
文學家 向陽
 取了一個和煦溫暖的筆名,教人以為向陽偏愛朗朗晴天,沒想到故鄉的雨下著下著便下到了心底,成了他懷想童年的連結,也成了多篇詩作、散文的創作關鍵。最早以雨為題的創作,可說是20歲寫的《雨聲》,詩人以多次的「淅淅瀝瀝」表其聲,也藉由「雨」將時間、歲月更迭的無奈帶出,是篇雨中回憶童年之作。 當時的向陽已離開鹿谷,並租屋在台北華岡。向陽說華岡的雨又大又急,而他就在雨夜寫詩,一首一首地寫;他也讀詩,讀西方哲學、文學經典,雨有多大,他便有多大的意志,彷彿和雨競賽。 如今面對下雨時的心境呢?詩人笑著說:「我現在是老僧入定了。」現在面對落雨,他便一派優閒地走到書房,選一本書,拉張椅子,坐在落地窗前,在燈下讀起書。「外面的雨聲,此時好像在伴奏,彷彿陪我走入閱讀情境,抬起頭來時……,啊……我高中時候還住在溪頭,4樓的書房看出去,正對著鳳凰山,妳知道鳳凰山嗎?那是鹿谷很重要的山……。」明明還述說著當下,卻又在半路上逕自走向回返童年的路徑,也無怪乎他這麼說雨,「雨會帶來很多東西,會將你記憶中最鮮明的那刻召喚出來。」雨與童年相互纏繞,看似兩件獨立之事,細細爬梳才發現早已密不可分。 喜歡雨,或許又和向陽的人生態度有關,他笑說,太陽出來當然也很好,一切萬物明亮,心情舒暢,但不可能每天都有陽光,「雨,不過是陽光的另一面而已。」這樣看雨,如同看著人生路上的泥濘、凹陷、煩心事,它們都會發生,我們都得面對,與其備感困擾,不如接受擁抱。畢竟「這就是人生啊!」樂天的詩人呵呵笑著,隨口又哼唱了幾句關於雨天的歌。書、茶、鋼筆,是向陽無論晴天雨天,都必備的創作養分。
人物焦點
活出美麗的自己 李翊君
一同成長/透過省思找到自己 很多人會抱怨老天爺很不公平,為什麼別人長得又高又帥又漂亮,自己卻長得這樣。 如果用心觀察,會發現老天爺其實很公平,很多年輕時長得並不是很帥、很漂亮的人,經過歲月的歷練,反而變帥、變漂亮了。 所以才會有人說,人的外貌,30歲之前是父母給的,30歲以後是自己修的。 我們無法改變父母給的長相,但我們可以靠成長歷練,由內而外散發成熟、智慧之美。 17歲就出道的李翊君,常笑稱年輕時的自己很醜,她現在這個臉如果長在30年前該有多好。 年輕時的李翊君長相平凡,因為很會唱歌,所以有機會出片當歌手。 可是當了歌手,她還是沒自信,心裡老想著自己「不漂亮、沒背景,又來自單親家庭」,不由自主地武裝起自己,臉部的線條更剛硬了。 沒有人會說當年那個唱「萍聚」、「風中的承諾」的李翊君漂亮,可是7月初她在演唱會上跟女兒香奈兒同台演唱,看她們母女站在一起彷如姊妹,讓人忍不住納悶李翊君怎麼會愈變愈漂亮。 面對歲月的流逝,李翊君居然逆生長,愈變愈漂亮,原因就在於她曾經花時間省思自己,並做改變。 李翊君生了女兒之後,為母則強,她努力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很用心扮演一個好媽媽的角色,為了陪女兒成長,她曾空出3年的時間沒有出片,這段沉潛的日子,讓她有時間去省思自己,慢慢在生活中發現自己適合什麼,找到自己最舒服的樣子,也領悟到自己的人生功課是「如何做一個好媽媽」。 因為來自單親家庭的她,懂得沒有愛的家庭教育,會帶給孩子什麼樣的傷害,會在心靈上留下什麼樣的陰影,她經過很多年的淬鍊才有勇氣面對,才學會「我無法選擇我出生的家庭,但我可以選擇過好我的人生」。所以希望女兒能夠在愛的環境下長大,小孩在有愛的環境下長大,以後就是一個有愛的人,會給社會帶來正能量,如果是來自於有問題的家庭,心裡會有陰暗面,個性就會有很大的瑕疵,以後可能會變成社會上的問題。 
人物焦點
方文山愛聽故事,更愛說故事
內心想拍部賽車電影 方文山從學生時期便愛上電影,特別喜歡歷史電影,果然愛說故事的人一定也愛聽故事。他說上歷史課就像聆聽精彩的故事,喜愛歷史這點在他的作詞中不難發現。而導演是一個說故事的角色,也是方文山多年的夢,對他而言,當導演是新的挑戰,因為作詞很個人、沒有多餘的雜事,當導演可就不同,需要整合一群人一起工作,更要不斷溝通與協調。拍攝完成需要後製,還要親自跑宣傳,跟之前做詞的工作大不相同。 因為第一次執掌導演筒,方文山先從愛情與夢想的題材下手,因為這樣的題材對他來說最有把握。說到這裡記者聽出端倪,追問方文山難道心中最原始的素材並非這部電影?「我原本想拍關於賽車的故事,一群開著名車的有錢ABC,遇上一群開著三流改裝車的台客。這兩群人互相對立,有不同的價值觀卻又一樣喜歡車,這兩個衝突的族群可以發生很有趣的故事。」 說完後他強調自己不完全懂車,這樣的素材是來自社會中一種現象。記者接著問他這部賽車電影將來會實現嗎?方文山不加思索便說:「一定會!」相信等他累積足夠的能量,這部心中最原始的發想不會只是個概念,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能聽方文山說說這個關於賽車的故事。方文山(右二)在拍攝現場與攝影師溝通畫面呈現。
人物焦點
蔡小虎 唱出情感的重量
情義/盡心地提攜後進 人聲鼎沸的傳統市場有一種獨特的溫情滋味! 那一股獨特的溫情滋味瀰漫在豐盛的食物之間,在此起彼落的叫賣聲與閒話家常的噓寒問暖聲中,也烙印在蔡小虎的記憶中。 從小在高雄傳統市場長大的蔡小虎,不但有南部人的草根性,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關係和信任,也多了一份重量。 這份情感的重量,讓蔡小虎唱起歌來,歌聲更深沉、感情更濃烈,演歌派的唱腔是他獨樹一格的特色,也讓他走出一條風光旑旎的歌唱之路。 從賣豬肉的攤販搖身一變成歌壇的「豬肉王子」,蔡小虎帶著微笑的瞇瞇眼,透露了他內心的知足與喜悅。 畢竟愛唱歌的人很多,能夠如願完成歌唱夢想的人並不多,尤其蔡小虎一唱就是25年,征戰海內外無數個舞台,也提攜了很多歌壇後進晚輩,他的成就感不僅來自於舞台,也來自於後輩新人喚他那一聲「小虎哥」或「阿舅」。 蔡小虎很得意地說,連「瓜哥」胡瓜也叫他「阿舅」。 不管是「小虎哥」還是「阿舅」,都是蔡小虎用情義換來的。 蔡小虎提攜過很多台語歌手,金曲歌王翁立友就是他推薦給豪記唱片的,他也常帶著陳思安、喬幼、朱海君上台表演,其中台語歌手莊振凱的歌唱之路坎坷,本來想不唱了,也是他帶著莊振凱一起去上「超級夜總會」,大力推薦莊振凱,讓莊振凱重拾唱歌的信心,感動得都哭了。 「莊振凱很能唱,可是運氣不怎麼好,後來我知道他的表哥是我的外甥女婿,就叫莊振凱直接叫我阿舅比較親,然後帶他一起去上節目。」蔡小虎除了很熱心地扮演莊振凱的「阿舅」,讓胡瓜都忍不住跟著莊振凱叫他「阿舅」,他也把舞台最佳搭檔龍千玉當成妹妹,當龍千玉兒女的「阿舅」。 蔡小虎私底下都叫龍千玉「阿玉」,他說他過世的妹妹叫蔡金玉,名字裡也有個玉字,讓他忍不住把龍千玉當成妹妹疼愛,只要龍千玉開口,他什麼都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