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40502E02)
林育羣 樂天小胖向前衝!


 我曾經幫「小胖」林育羣寫過一首歌叫「我們的歌」。每個歌手都有自己的定位,鎖定的歌迷群眾各不相同,小胖的外型太過鮮明,我幫小胖量身寫歌時,幫他做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因為不管在台上還是台下,小胖都很認真的做大家的朋友。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搞笑是因為怕冷場
 他個性很隨和,可能因為從小學四年級體重就破五十公斤,讓他學會了跟人做朋友,身段要放軟,習慣做一個開心果,炒熱氣氛。
 前陣子他跟林美秀合唱新歌「粗線條」,美秀跟他拍MV、上過節目之後,就觀察到私底下的他常不停地講笑話、跳舞、耍寶,忍不住問他:「小胖,你很怕冷場哦!」
 小胖承認他確實很怕冷場,怕冷場的那一種無聲的尷尬,所以他的話很多。
 他喜歡用卡通、戲劇化的方式說話,製造「笑果」,譬如我說他是幸福的歌手,都不用勉強自己減肥,他竟回答:「我要花很多伙食費來維持我的身材,我很辛苦的。」我想很多受減肥之苦的歌手聽了一定很想打他。
 我又問他到底喜不喜歡人家叫他小胖?
 他說親切的叫法ok,但如果帶著歧視、取笑的方式叫他「小胖」,他還特別演了一下那種壓扁嘴型不懷好意的叫法,他就會不開心、會火大,不過他不開心不會跟人家說,只會在家裡做一個草人然後用針刺、刺、刺。
 吼!很搞笑耶!還來扎小人這一套。沒想到宣傳貞弘在一旁還跟著他一起演,說小胖每年都會跟經紀公司請假兩天特別飛去香港打小人,兩個人一搭一唱,簡直就像在上搞笑綜藝節目一樣。
 會這樣搞笑的人,其實都是天生樂觀的人,才會有心寬體胖這句話。
 小胖說他小學三年級體重就破五十公斤,小學四年級同學都用台語叫他「三五ㄟ」。
 我心裡還在納悶著啥米是「三五ㄟ」?小胖就自己附上注解:「體重55.5公斤」。
 「我幾乎每年增胖十公斤,小時候小朋友比較幼稚,常取笑我,只要跟胖或肥的綽號我都有過,像是漢堡、肉圓、死肥之類的。」小胖說他很早就接受自己瘦不下來的事實,也面對現實,不被自己的身材給困住。
 他覺得自己天生就是要當歌手,雖然體重115公斤,很少有這麼胖的歌手,但胖是他的缺點,也是他的優點,他跟一群俊男美女排排坐在一起,反而辨識度最高,最凸出。
成功是因為準備好
 我很喜歡小胖的樂觀。他說他從小的夢想就是當歌手,但有夢想不一定會成功,如果他要成功一定要先準備好,所以他從國中就開始保養嗓子,不喝任何有加冰塊的飲料,平常也不大聲說話,他練習唱歌、跳舞,把自己的狀態保持好,一旦機會來了,他才能把握住機會。
 小胖確實把握機會一飛衝天,他是台灣唱歌最紅的胖子,還遠征到美國、日本,海外運很旺,不過小胖還是希望能在台灣受到肯定。
 小胖始終記得剛出道時,網路上有很多人罵他,說他唱歌像女生、說他就像如花跟慧慈一樣,紅不過三個月。
 幸好小胖懂得「一個人要嫌棄你有千百種理由」,沒有被這些批評聲浪擊倒,暗下決心,對於這些不看他的人,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比他們成功。
 最近看小胖在台上高歌,感覺他變自信也變帥了,我一說他變帥了,小胖馬上用他獨特的高音頻得意的說:「YA!」
 YA!小胖很幸運掌握住一飛衝天的機會,如果你跟小胖一樣,也碰到了一圓夢想的機會,你可以抓住那個機會往上高飛嗎?不用羨慕小胖,先問問你自己,你能抓住那機會嗎?如果不能抓住,那就好好想想你還需要再準備什麼?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雙手絲線渡良善 跳鍾馗藝師
 穿過重重窄巷,北市大同區不起眼的民宅內,是藝師林金鍊成立的景春堂。走入屋內,只見昏黃燈光下香霧繚繞,案桌陳列神像與朱紅印章,魚眼圓瞪的鍾馗爺高懸桌上,而身穿白色台灣衫的林金鍊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圓眼,彷彿鍾馗的化身,他是北台灣最後一位堅持以懸絲傀儡跳鍾馗的法師。 早期社會布袋戲是相當普及的民間娛樂,每當戲班開台前,會請法師到場跳鍾馗,淨台祈福還能保平安,林金鍊14歲跟著父親的戲團「景春園」遍演各地,一面學習布袋戲,同時研究跳鍾馗,甚至師承布袋戲大師李天祿,有自己的戲團「似宛然」,除了擔任主演,他也跳鍾馗。 「年輕時覺得跳鍾馗無聊,我跟父親說要學布袋戲。」林金鍊表示,隨社會風氣改異,戲曲傳藝逐漸沒落,他50歲時拜精通符咒的陳溪為師,學習符籙與道士科儀,繞了一圈後還是承接父親衣缽。 無論是新廟、新居、商場開幕或車禍、火災等意外現場,林金鍊總帶著鍾馗爺到場,口中念念有詞、擺案畫符,他雙手操控懸絲傀儡,霎時彷彿可見威武果敢的鍾馗爺高舉降魔寶劍,在場平災祈福。 「跳鍾馗的目的不是驅鬼,而是和孤魂溝通,送祂們回到本位。」林金鍊說,中元普渡是希望讓重返陽間的好兄弟飽餐一頓,但鬼月活動結束後,為了避免孤魂野鬼流連忘返,會派出鍾馗爺到場「送孤」,藉著法力送走孤魂野鬼。 跳鍾馗的過程是為了和祂們溝通,將有主的魂魄引至佛堂,無主的遊魂引至百姓公廟歸位。從人性關懷的角度觀之,林金鍊的跳鍾馗儀式宛如一場安魂舞,讓冤魂有所依歸,展露人性光輝至善的一面。 近年來他與鍾馗爺的足跡踏遍超過30個國家,但道教的鍾馗爺難道和其他宗教相通?林金鍊慎重地說,鍾馗祈福無宗教之別,他不介意和各國信仰交流,只嘆鍾馗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世代集體記憶中,他將「藝以人揚」的匾額高懸景春堂內,年逾八旬的他現在仍日日辛勤指導一對徒弟,盼窮盡一生鑽研的傳統藝術得以延續。
人物焦點
電影音效大師 杜篤之
上山下海找聲音 杜篤之剛進電影圈時,所有電影的聲音都是事後配音,當時可以用的音效資料少之又少,憑著要做就做到最好的想法,杜篤之自己花錢買了錄音設備,開始上山下海去尋找聲音。 「記得有一次跟老婆和小孩到洲子灣露營,我人一到現場,突然那天海浪特別風平浪靜,很想記錄下來,偏偏忘記帶上錄音設備,我叮嚀好老婆看著小孩,自己開著車回去拿,來回兩小時的車程,但我覺得很值得。」對於杜篤之來說,每個聲音都有它獨特之處,有段時期他天天都把錄音設備放在車上,有空時候就開著車到處走走看看,只要聽見特別的聲音,就會趕快錄下來,說是另一種「音痴」也不為過。 已經是大師級的杜篤之,現階段面對「聲音」的功課是「人與人之間」怎麼用聲音去表現出現象的反應。「記得電影『賽德克‧巴萊』有一場戲是『主角生氣大拍桌子,現場其他人都不敢出聲,氣氛安靜到讓人窒息。』我那時在思考怎麼用聲音讓這場戲的情緒發揮出來,我想到了桌子上一定會有茶杯,主角拍桌引起了茶杯帶茶湯的震動,茶杯的震動是多麼細微的聲音,連這樣的聲音都聽得到,可見現場的氣氛有多麼靜止⋯⋯。當然,茶杯要震多久才能恰如其分的表現出那氣氛,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杜篤之眼中發亮的說著這場戲,記者似乎也感受到那令人屏息的氛圍,情緒跟著杜篤之的敘述,沉浸在那場畫面之中。
人物焦點
鍾潔希 勇敢變性做女人 
做自己,談何容易? 蔡依林「PLAY演唱會」播放了台中一中老師曾愷芯變性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做自己,原本就不容易,更何況是變性做自己,需要更多的勇氣。 來自馬來西亞的變性歌手鍾潔希,她的人生不但充滿了勇氣,更充滿了戲劇性。 鍾潔希本名叫鍾宣台,因為學醫開過診所,剛出道時曾被封為醫生歌手,後來她決定忠於自己,不再過著謊言人生,做了變性手術,於是從醫生歌手變成了變性歌手。 長髮披肩的鍾潔希笑著說,3歲就跟媽媽吵著要穿裙子,7歲時便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裡住的是個女生的靈魂,因為她看電影只注意男主角,幻想自己是女生,穿著比基尼跟著男主角在沙灘奔跑。 一個女人的靈魂住在男人的身體裡,在現實人生勢必面臨掙扎與煎熬。 鍾潔希一直覺得自己有問題,充滿罪惡感,很怕成為家裡的恥辱,成為社會的問題人物,在加拿大念高中時,她去看過心理醫生,醫生告訴她:「妳很正常呀!妳就是女生,妳要接受妳自己。」 但是她還是無法接受自己,身為基督教徒的她,徘徊在性別十字路口的時候,就只能跟上帝禱告,請上帝告訴她,她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她說,她有2次聽到上帝回應了她的禱告,第1次是在加拿大多倫多想撞卡車自殺,在自殺前一刻,突然聽到一個很溫柔的聲音告訴她:「給我一個機會,我會讓妳知道,妳生命的意義是什麼。」讓她哭倒在地。第2次是從美國念完大學回馬來西亞,她又再定罪自己,想不開,結果又聽到上帝告訴她:「去台灣重慶南路,就會有答案。」 於是,她第1次飛來台灣,發現重慶南路整條都是書店,逛了2天書店毫無所獲,心想是不是她聽錯了,應該是中國重慶,結果第3天,她在一間書店翻到了同光長老教會的同光雜誌,裡面寫著「神愛同志」。 短短4個字,震撼她的心,她捧著那本免費的雜誌回飯店看了之後,忍不住流淚跪下來感謝上帝沒有遺忘她,決定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開始寫歌創作,當了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