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高嘉聆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40413E10)
攝影作家田定豐
擁抱黑暗‧向光跑去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田定豐
著名音樂人,26歲創辦種子音樂,成功打造過張信哲、吳克羣等多位知名歌手。近年醉心於攝影,現為豐文創共同創辦人,致力成為台灣藝術家的幕後推手。著有攝影詩集《豐和日麗》,今年初推出最新著作《趨光歲月》,記錄那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
 田定豐,曾被譽為是音樂圈的金童,26歲創辦種子音樂,成為台灣流行音樂界最年輕的CEO,為當時面臨當兵魔咒的歌手張信哲賣破百萬專輯,而後慧眼獨具簽下當時不被看好的「一片歌手」吳克羣。
 近年投入攝影創作的他,出版的攝影詩集《豐和日麗》更賣了超出預期的好成績。種種輝煌事蹟,在大家的眼中,他早已被歸類在人生勝利組,但沒想到他卻來自一段黑暗的過去。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Dark:父親是他抹不去的痛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父母經由媒妁之言結婚,在他出生時就被徵召到海軍陸戰隊當兵,父子三年沒有接觸,在感情上形同陌路,「爸爸」成為他叫不出口的恐懼,「他把他人生最受苦的三年發洩在我的身上,來求取他自己人生的平衡。在我小小的眼睛裡,他是那個隨時可以踩死我的巨人,而我是他隨時可以捏碎的玩具。」「那個人」沒有理由的一再毆打,螺絲起子、鐵絲在稚嫩的小阿豐身上留下一道道的傷口,幼小心靈也充滿著不解和恨意。父與子,就這樣循環著惡性關係。
 選擇揭開過往的傷痛,對田定豐來說絕對不是容易的事。在書寫的過程,他幾經想放棄,原本在他的人生中,父親的角色是被刻意抹去的,他以為歲月可以讓家暴陰影遁形,但回溯這些記憶就彷彿是一把刀,重新撕裂這個看似平復、底下卻是千瘡百孔的印記。
 「但後來有趣的是,當這些痛苦在回憶、在掙扎的時候,我發現恨的力量也在抵銷。甚至冒出:『他現在好不好?他到底在幹嘛?』的念頭。」就在他寫完這本書之際,近二十年音訊全無的父親,滿身病痛地從中國被輾轉送了回來。冥冥之中,老天爺似乎都有祂的安排。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Light:用愛填補他生命空缺
 一直想投身公益的他,帶著《趨光歲月》無償走訪全台22所家扶中心,與擁有相同經歷的孩子們對話,「我不跟他們講道理,而是和孩子站在一樣的高度說故事。」透過這個機會,田定豐發現他其實還有很多愛人的力量,同時更體悟出:「在沒有愛的家庭長大的人,要找到更多的愛去幫助別人,才能彌補自己原來空缺的那一塊生命拼圖。」他在幫助別人之餘,也用愛填滿了自己。「你知道嗎?我現在的狀態是從未有過的飽滿。」
 光與影,相生相伴。在光芒背後一定有影子,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這回田定豐不再只是一個人趨著光向前跑,他在黑暗中伸出手,拉著孩子、拉著夢想、拉著熱情,一齊跑向了光。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部分圖片/豐文創提供
拍攝協力/Apple Diner(02)3365-1677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藉由故事,學習體諒和寬容 趙自強將兒童表演當作志業至少也有十多年,因為主持採訪之故,他認識不少該領域的專家學者,幫助他了解更多兒童相關法規、醫療的知識,並將之化做兒童劇的靈感,例如如果兒童劇團曾表演一齣「輕輕公主」,內容描述一位公主感受不到別人的愛與關懷,「這個故事講的其實是亞斯伯格症的小孩,他們天生就有情緒障礙,我希望讓小朋友藉由看表演,也能對原本不了解的事物有更多的體諒與寬容。」 身兼兒童劇團團長與父親身分的趙自強,對於兒童教育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們常不斷被人逼到懸崖,以為還可以更完美,但完美不過是成人的童話,對孩子來說,更重要的是此刻有人一起分享愛與希望。」 所以他也建議時下某些父母們,不要強迫小孩接受既定的想法,而是讓孩子參與各種事務,從他快不快樂去了解其特質。或許這也與趙自強自身經驗有關,因為其父母甚至外公、外婆,都喜歡對他講述許多故事,也讓他認為好故事才能陪伴自己一輩子,「而且當我要做劇團時也一度猶豫,母親給了我定心丸,她說:『人生很短,快樂最重要。』」如果兒童劇團今年作品之一「真假王子」,也蘊含希望孩子們不要只在乎對方身分,而能尊重彼此不同的價值觀。(圖片/本報資料照)
焦點人物
藉由故事,學習體諒和寬容 趙自強將兒童表演當作志業至少也有十多年,因為主持採訪之故,他認識不少該領域的專家學者,幫助他了解更多兒童相關法規、醫療的知識,並將之化做兒童劇的靈感,例如如果兒童劇團曾表演一齣「輕輕公主」,內容描述一位公主感受不到別人的愛與關懷,「這個故事講的其實是亞斯伯格症的小孩,他們天生就有情緒障礙,我希望讓小朋友藉由看表演,也能對原本不了解的事物有更多的體諒與寬容。」 身兼兒童劇團團長與父親身分的趙自強,對於兒童教育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們常不斷被人逼到懸崖,以為還可以更完美,但完美不過是成人的童話,對孩子來說,更重要的是此刻有人一起分享愛與希望。」 所以他也建議時下某些父母們,不要強迫小孩接受既定的想法,而是讓孩子參與各種事務,從他快不快樂去了解其特質。或許這也與趙自強自身經驗有關,因為其父母甚至外公、外婆,都喜歡對他講述許多故事,也讓他認為好故事才能陪伴自己一輩子,「而且當我要做劇團時也一度猶豫,母親給了我定心丸,她說:『人生很短,快樂最重要。』」如果兒童劇團今年作品之一「真假王子」,也蘊含希望孩子們不要只在乎對方身分,而能尊重彼此不同的價值觀。(圖片/本報資料照)
人物焦點
透過她 黃美秀──台灣黑熊媽媽 研究牠 一起保育牠
因緣際會!關注台灣黑熊 「國外做研究多是開著吉普車到空曠的荒野進行野外調查,但台灣地形多高山,荒山野嶺沒有路、研究環境惡劣,所以別人做研究一次出門花三到四天差不多要回程了,我們常常是花三到四天走路才剛到達研究地點。」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所長及台灣黑熊保育協會理事長黃美秀說。 提到台灣黑熊媽媽,許多人對黃美秀都不陌生,因為她是台灣第一位為了做無線電追蹤,捕獲野生台灣黑熊的學者,不少人更對她身為女性,卻勇於進入深山與台灣黑熊面對面而感到敬佩。 愛山、也一直想從事在山上工作的黃美秀,研究台灣黑熊有一半的原因是巧合,因為到美國唸博士班時,遇上了以熊為主要研究的老師,黃美秀特別欣賞教學嚴謹的老師,所以只好咬著牙跟著老師研究熊,而且老師還規定她只能研究台灣黑熊,所以黃美秀自此和台灣黑熊結下不解之緣。 黃美秀在美國花了兩年修完博士班學分後,1998年回到台灣開始進行野外調查,但台灣黑熊不像一般動物容易訪查,一來數量稀少、二來神出鬼沒,所以黃美秀不僅要四處訪談山區住民,了解黑熊出沒的蹤跡,查到後,更要和研究團隊背著沉重的儀器設備進入深山,還記得第一次的野外調查,花了一星期還偵測不到,黃美秀甚至和山青吵了一架,山青說人味會讓黑熊提高警覺,不要每天走好幾公里路到各個觀測點查看,幾天來一次或是直接以麻醉獵槍捕捉即可,但黃美秀卻害怕反而誤傷台灣黑熊,或造成牠們多日無法進食等難以想像的後果而無法答應,還好後來成功誘捕到第一隻台灣黑熊,才平息團隊們的焦燥。
人物焦點
林坤緯 麵包大賽 大放異彩
感念父親 希望相隨見證新頁 走進「法歐米麵包工坊」,店裡空間不大,一眼就能看到櫃台後方的烘培廚房。去年拿下世界麵包大賽甜麵包組季軍的林坤緯,正在眾多烤爐間穿梭,有時搓揉麵糰、有時張羅麵包出爐。很難想像這個國際知名的麵包師傅,會在新北三重不算熱鬧的區域,開始他的第一間麵包店。 有趣的是:在店名旁邊有行特別的字樣,寫上「惠群關係企業」。林坤緯笑著說:「法歐米的發音,就像是英文的Follow me。原本『惠群』是父親的麵包店,取自『恩惠人群』的用意。去年我得獎後,父親就過世了,幾經思考後,我想打造全新麵包店風格,但也不願意父親一輩子心血就此消失,所以取這個名字,希望父親能跟隨著我,一起見證新的麵包店開張。」原來在這小小店面,除了有林坤緯的理想與抱負,還有這樣情摯動人的故事。 從國小三年級開始,林坤緯就被父親要求到麵包工廠幫忙。他還記得當時第一個製作的是早餐店常見的漢堡麵包,意外摸索出他對麵包的興趣。國中畢業後一頭栽入烘培世界,開始大量研究各國麵包口感、認識不同麵粉與食材。他說:「就像玩魔法一樣,不同的組合搭配,加上時間、溫度,會讓麵包產生驚奇的口感與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