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40307E02)
楊培安 不只有高音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楊培安應該是繼張雨生之後,最會飆高音的男歌手。
 不過老是飆高音,其實會讓人有壓迫感,所以最近聽楊培安唱起中低音的情歌「沈睡的野獸」,忍不住告訴他,他的中低音很好聽,應該多唱一些這樣的歌。
 我一講完,就看到楊培安眼睛一亮的說,他也不喜歡一直飆高音,老是飆高音會讓聽歌的人覺得壓力很大,感覺並不舒服,而且讓人以為他只會飆高音唱歌,忽略了他在PUB已唱了十二、三年,累積了豐富的實戰經驗,還有他為了唱好各種曲風的歌,認真研究的那一套海綿理論。
 「海綿理論?!是什麼樣的海綿理論?」我的耳朵忍不住豎高了起來。
鋼鐵外表海綿心
 「我以前很愛搖滾樂,覺得搖滾樂是全世界最好聽的音樂,很排斥其他音樂,所以剛到PUB唱歌,客人點的歌我都不會唱,就算唱了,也唱得很痛苦。」
 楊培安談起他剛到PUB駐唱的那一段日子,有一種搖滾歌手的叛逆與無奈,因為店家都是依照客人的反應來排歌手的班,如果客人反應不佳,第二天可能就不會再排你的班,為了生活,就算再愛搖滾樂,他也只能妥協,每天搜集客人的點歌單回家認真研究。
 楊培安不但研究客人的點歌單,還去PUB看別的樂團表演,研究客人聽歌的反應,把自己歸零、放空,還原成純粹的觀眾,然後再把自己當成一塊海綿快速吸收,等到換他上台時,就把吸收到的東西綜合起來在舞台表演,這就是他所謂的海綿理論。
 我以前聽人家談海綿理論,大都指的是不斷吸收新知,楊培安的海綿理論卻是用力吸收、全力擠壓釋放,歸零後再吸收,感覺永遠吸收不完、學不完,也因而保持不斷前進的動力。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個性如直衝高音
 楊培安雖然抱持海綿理論,樂於當一塊愛唱歌的海綿,但他身上卻常流露一種鋼鐵男的特質,好像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他出來擋,路見不平,他一定跳出來拔刀相助。
 他承認自己確實個性很直,講話很衝、常得罪人,就像有一次他跟蕭煌奇去中國錄一個節目,攝影師一會兒叫蕭煌奇往左,一會兒又說往右一點,他實在看不過去,就跟對方說,蕭煌奇看不見,為什麼工作人員不自己調整位置呢?讓現場所有的人聽了都愣住了,事後他就被經紀人唸,這種事應該由宣傳出面處理,不應該是他出面去衝第一線。
 可能因為在PUB駐唱多年,凡事都得自己應付,讓楊培安養成了碰到事情就直接做反應的習慣。他說他曾在台上唱歌,台下有客人持刀打架,打到刀子不見了,衝到台上要來搶他的麥克風當武器,他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握緊麥克風,把客人推下台,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唱歌。歐買尬!台下持刀打架,他還要繼續唱哦!難道他跟樂手在舞台上都不怕嗎?
 「在 PUB唱歌,不管台下發生什麼事,還是要在台上繼續唱,不能停,因為我一停下來不唱,就會驚動其他客人。」楊培安忍不住笑笑說,他算很幸運,雖然碰過台下有人拿槍、持刀的打架的場面,但幸好都沒有事。
 從PUB唱到歌壇,楊培安一直說自己的個性太直不好,應該要改,就跟他的高音唱腔一樣,雖然是特色,但也不能老是飆高音、老是那麼衝,很容易會帶給人壓力。
 我想就跟創作會反映出人的個性一樣,唱腔也會影響人的個性,或許多唱一些中低音的歌曲,時日一久,楊培安的個性自然會變圓潤一些,也讓飆高音不再成為楊培安在歌壇唯一的標記。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怪運獎侯啟邦的塗鴉啟示錄 哲理歪理 什麼道理!
 看著怪運獎的車遠遠駛來,目光會先被貼在車窗上的塗鴉,以及橘黃車門上大紅色的「迎善」、「避惡」吸引,打開車門後,進入眼簾的是充滿橡皮擦屑與畫作的空間,這裡,就是怪運獎的生財工具兼移動畫室。 曾經因為邊開車、邊素描遭檢舉的怪運獎,自稱現在收斂許多,只利用排班或等紅燈時創作,喜歡唱歌的他,也會即興為乘客編歌,甚至在車外裝設擴音喇叭,與大眾「分享」歌喉,不過最後也是以被檢舉收場。對怪運獎來說,檢舉他的人,和招了車又不搭,或是一上車隨即要求下車的乘客,「這種人的人格有問題,我會找行車記錄器上的畫面,把那個惡人畫下來!」他斬釘截鐵地強調。相對於「人格有問題」的乘客,若是能夠在無處躲藏的小空間中,面對一個從後照鏡緊盯著你、口中哼著自己編詞的勸世歌,再用畫筆把你的樣貌描繪下來的司機時還能處之泰然,就是怪運獎口中「坦蕩蕩」的好人。 自稱會看面相的怪運獎,非常相信因果論、善惡終有報應,他堅定地說:「有次我覺得攔車的人面相不好就不載他,過幾天就在報上看到他是殺人兇手,這就是因果。」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怪運獎可以信手拈來。每當有人質疑事件的真實性時,他也有辦法描述一個非常完整的故事,甚至提出相關人證及事證增加可信度。若是不深究內容的合理程度,怪運獎畫過的三萬多個人物及故事,其實都很適合成為午間劇場的題材。 「我兒子根本不看我的畫,太太之前也差點和我離婚。」總是侃侃而談的怪運獎,在聊到家庭時,難得露出落寞神情,看來以看盡人間百態自居的怪運獎,終究也難解自己家庭的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