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高嘉聆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0105E09A)
焦桐 台味記憶縈繞舌尖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1956年生於高雄,曾創辦《飲食》雜誌,展開台灣的年度餐館評鑑工作,並任評審團召集人,長期投注於飲食文化,出版包括《臺灣味道》、《臺灣肚皮》、《臺灣舌頭》等台灣味道三部曲,並有多本詩集和散文著作,現任中央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我從小就喜歡吃,是個貪吃鬼。」焦桐的「愛吃史」可追溯至小時候,不過真正開始研究起飲食文化,大概是從出版詩集《完全壯陽食譜》開始,自此,他被誤會為美食家,「有人邀我試菜,我也開始閱讀飲食文化典籍,讀著讀著,讀出了極大的興趣。人生就像台灣的食物一樣,各種偶然、錯誤錯綜在一起。」
 聽起來輕描淡寫,其實焦桐對於飲食所下的功夫與堅持令人佩服,每天閱讀飲食方面的資料至少十個小時,辦飲食雜誌、寫飲食的書、開相關的課,甚至曾為了寫餐館評鑑,一天吃上十五至二十頓都是稀鬆平常,「職業傷害相當嚴重啊!」在他無奈的笑聲中聽得出對飲食的深深著迷。
 說起台灣滋味,焦桐表示︰「一代會住、三代會穿、五代會吃。飲食是文化最核心的部分。」品味,是需要透過薰陶、學習,才能慢慢了解飲食背後的文化溫度,相對的,要了解任何民族的文化,最有效的途徑就是透過飲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飲食文化下的台灣
 多年走訪各地角落後,他發現台灣庶民飲食跟戰爭、殖民、移民有著密切的關係,台菜可看作是多元文化下的混血菜,基本上受到福建菜影響,但由於日本殖民五十年,也有著日本料理的影子。同樣是生魚片,日本切得較厚、搭配山葵醬,台灣相較下,切得較薄,蘸的是由芥末粉兌水而成的芥末醬再加上醬油,甚至還有焦桐稱之「電子花車般的」龍船生魚片,展現出生猛有力的台客文化。
 1949年,一百二十萬外省族群移民來台,八大菜系在台灣集合,飲食風景有了巨大改變,「川味」紅燒牛肉麵、「溫州」大餛飩、「蒙古」烤肉,這些都非原鄉所有,而是外省族群對家園的一種想像,「在鄉愁無法宣洩時,一種對家鄉滋味的重組、幻想、渴望。」
掉入美食的回憶
 每個人記錄人生的方式不同,有人選擇用日記、用攝影留下生命片刻,焦桐則選擇以一道道料理為不同時期的自己註解。提及爆米香,他的回憶瞬間掉入在高雄的童年時光,彷彿又聞到了當時空氣中瀰漫的甜味;談起鹹湯圓,讓他想起大二那年初訪女友家時那種緊張、尷尬的氣氛,「覺得像被湯圓噎住了喉嚨。」又如火雞肉飯,是他擔任《商工日報》副刊編輯期間,到嘉義印刷廠工作到頭昏腦脹後最醒腦的美味。
 焦桐花了約十年的時間,將多年來對台灣飲食的觀察以「台灣味道三部曲」做為註記,不但記錄了美食的味道,更有人生的況味,問及現階段心境可比哪道料理?焦桐想了幾秒,回答:「地瓜粥吧!」在熬粥的過程中,他發現專心守著一鍋粥有種神奇的魔力,彷彿是把內心的憂傷、負擔都熬進粥裡了,讓身體「乾淨」一些,「也是一種救贖的路吧!」
記者後記
「身為一位飲食文化作家、吃遍台灣小吃,應該不少人都好奇焦桐究竟有沒有不喜歡吃的食物?『做得不好就不喜歡吃。』焦桐笑說,曾經有次搭飛機,無論空姐如何百般力勸,他就是抵死不吃飛機餐,『飛機上沒有食物,最多只是飼料而已。』在他的眼裡,那些講求快速的料理充其量只是飼料,美食無關價格,重點在於食材是否新鮮、有沒有用心料理。」

部分圖片/本報資料照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曾詠熙 夢想路上的選擇題
放棄念大學 選擇來台圓出片夢想 曾詠熙是我認識的新朋友,有「小小梁靜茹」封號的她,人跟歌聲一樣溫暖可人,帶著優雅的氣質。 其實她的歌聲不僅像梁靜茹,有些音質也很像新加坡歌手蔡淳佳,都是很能唱的歌手。 聽過她的歌《想遇見一個人》,會忍不住想知道唱這歌的人是誰?這對新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起步。 說是歌壇新人,曾詠熙早已征戰各個歌唱比賽10年了。 她國小五年級就移民新加坡,15歲參加電視台舉辦的第一屆「校園Super Star」比賽拿到冠軍,開始參加戲劇、綜藝節目演出,之後參加過「中國夢之聲」、「華人星光大道」、「蜜蜂少女隊」歌唱比賽,從新加坡征戰到中國、台灣,終於在台灣出了專輯圓了歌手夢。 曾詠熙飄洋過海的比賽經驗看似精彩,但精彩的背後,是外人看不到的孤單與抉擇。 3年前,曾詠熙收到新加坡南洋大學錄取通知單,準備念她喜愛的廣告平面設計系,同時也接到台灣經紀公司找她簽約出唱片,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抉擇最難,曾詠熙考慮掙扎過後,在南洋大學錄取截止的最後一天,在電腦上按下了不入學的按鍵,選擇隻身來台圓歌手夢。 曾詠熙說,學習不分年齡,以後還可以再去進修,但對從6歲就愛上唱歌,夢想當歌手的她來說,出片的機會並不是隨時都有,當然要把握機會。 放棄學業,選擇不可預測的歌手之路,並不是每一個父母都會贊同的決定,我問曾詠熙媽媽有支持她的決定嗎?她說有,媽媽很支持。 之所以特別問她:「媽媽有支持妳回台灣當歌手嗎?」是因為曾詠熙的爸媽在她國小就離婚了,爸媽離婚後,媽媽為了給她跟弟弟一個穩定的教育環境,決定移民新加坡。 一位能為了兒女的教育,毅然決然離鄉背井移民新加坡,在異鄉辛苦打拚的媽媽,勢必對兒女的教育有所堅持跟想法,卻又能在關鍵時刻,同意女兒放棄好不容易考上的知名大學,這決定並不容易。 曾詠熙說:「媽媽說反正她本來就要供我念大學,就當我回來台灣念社會大學,告訴我,在家靠家人,出門靠朋友,要我自我管理好,交朋友要慎重篩選。」曾詠熙有一位很有想法、又很開明的媽媽,講到媽媽,她臉上總是帶著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