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高嘉聆   攝影/記者沈昱嘉  
(20140105E09A)
焦桐 台味記憶縈繞舌尖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Profile
1956年生於高雄,曾創辦《飲食》雜誌,展開台灣的年度餐館評鑑工作,並任評審團召集人,長期投注於飲食文化,出版包括《臺灣味道》、《臺灣肚皮》、《臺灣舌頭》等台灣味道三部曲,並有多本詩集和散文著作,現任中央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我從小就喜歡吃,是個貪吃鬼。」焦桐的「愛吃史」可追溯至小時候,不過真正開始研究起飲食文化,大概是從出版詩集《完全壯陽食譜》開始,自此,他被誤會為美食家,「有人邀我試菜,我也開始閱讀飲食文化典籍,讀著讀著,讀出了極大的興趣。人生就像台灣的食物一樣,各種偶然、錯誤錯綜在一起。」
 聽起來輕描淡寫,其實焦桐對於飲食所下的功夫與堅持令人佩服,每天閱讀飲食方面的資料至少十個小時,辦飲食雜誌、寫飲食的書、開相關的課,甚至曾為了寫餐館評鑑,一天吃上十五至二十頓都是稀鬆平常,「職業傷害相當嚴重啊!」在他無奈的笑聲中聽得出對飲食的深深著迷。
 說起台灣滋味,焦桐表示︰「一代會住、三代會穿、五代會吃。飲食是文化最核心的部分。」品味,是需要透過薰陶、學習,才能慢慢了解飲食背後的文化溫度,相對的,要了解任何民族的文化,最有效的途徑就是透過飲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飲食文化下的台灣
 多年走訪各地角落後,他發現台灣庶民飲食跟戰爭、殖民、移民有著密切的關係,台菜可看作是多元文化下的混血菜,基本上受到福建菜影響,但由於日本殖民五十年,也有著日本料理的影子。同樣是生魚片,日本切得較厚、搭配山葵醬,台灣相較下,切得較薄,蘸的是由芥末粉兌水而成的芥末醬再加上醬油,甚至還有焦桐稱之「電子花車般的」龍船生魚片,展現出生猛有力的台客文化。
 1949年,一百二十萬外省族群移民來台,八大菜系在台灣集合,飲食風景有了巨大改變,「川味」紅燒牛肉麵、「溫州」大餛飩、「蒙古」烤肉,這些都非原鄉所有,而是外省族群對家園的一種想像,「在鄉愁無法宣洩時,一種對家鄉滋味的重組、幻想、渴望。」
掉入美食的回憶
 每個人記錄人生的方式不同,有人選擇用日記、用攝影留下生命片刻,焦桐則選擇以一道道料理為不同時期的自己註解。提及爆米香,他的回憶瞬間掉入在高雄的童年時光,彷彿又聞到了當時空氣中瀰漫的甜味;談起鹹湯圓,讓他想起大二那年初訪女友家時那種緊張、尷尬的氣氛,「覺得像被湯圓噎住了喉嚨。」又如火雞肉飯,是他擔任《商工日報》副刊編輯期間,到嘉義印刷廠工作到頭昏腦脹後最醒腦的美味。
 焦桐花了約十年的時間,將多年來對台灣飲食的觀察以「台灣味道三部曲」做為註記,不但記錄了美食的味道,更有人生的況味,問及現階段心境可比哪道料理?焦桐想了幾秒,回答:「地瓜粥吧!」在熬粥的過程中,他發現專心守著一鍋粥有種神奇的魔力,彷彿是把內心的憂傷、負擔都熬進粥裡了,讓身體「乾淨」一些,「也是一種救贖的路吧!」
記者後記
「身為一位飲食文化作家、吃遍台灣小吃,應該不少人都好奇焦桐究竟有沒有不喜歡吃的食物?『做得不好就不喜歡吃。』焦桐笑說,曾經有次搭飛機,無論空姐如何百般力勸,他就是抵死不吃飛機餐,『飛機上沒有食物,最多只是飼料而已。』在他的眼裡,那些講求快速的料理充其量只是飼料,美食無關價格,重點在於食材是否新鮮、有沒有用心料理。」

部分圖片/本報資料照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修心性 給什麼收什麼 熱心公益的人必有一顆柔軟的心,有柔軟之心的人,就會懂得感恩,因為感恩,也會自我反省。 蘇永康2002年曾因服用及藏有搖頭丸被捕,但因為有父母親的身教與言教,還有虔誠的宗教信仰,讓他坦然面對錯誤,從錯誤中去反省、學習,重新爬起來。 「我很好運啦!」蘇永康常常很感恩的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他說他犯的錯足以讓他退出演藝圈,但他還能夠在這個圈子繼續混下去,還有機會爬起來,還能夠再創歌唱事業高峰,讓他體驗到沒有什麼東西是理所當然的,一切都是修來的福氣。 歲月就像一位雕刻家,把蘇永康雕刻得更立體與清明。 大家印象中愛名牌、穿著很時尚的蘇永康,除了修飾外表,其實這些年很認真在修自己的心性。 他說在人生低潮時期,他看了很多佛經跟佛學的書,發現人生的煩惱都來自於貪嗔痴,開始學著老天給他什麼就收什麼,少一些貪嗔痴的慾念。 他特別舉例,前年好友黃偉文幫他填詞的「那誰」這首歌,讓他重新站上香港很多頒獎典禮舞台,有一天他開車過香港西區的海底隧道前,正好接到唱片公司打電話給他,談到這首歌可能會得獎的事,他腦海才剛萌生如果能夠拿獎該多好的念頭時,馬上就悟到了,人沒有的時候,想有就好,現在有了,又想要更多,馬上打消得獎的貪念。 甚至他原本訂了一台跑車,跟李嘉欣老公許晉亨所擁有的是同一款,在開車過西區的海底隧道後,也打電話跟助理說那台車不要了。 「三百多萬港幣的車我買得起,但會有壓力,所以那台是許先生開的車,不是我開的車。」蘇永康說過海底隧道那短短幾分鐘讓他悟到了貪嗔痴是煩惱根源,至今仍讓他受益無窮。
焦點人物
修心性 給什麼收什麼 熱心公益的人必有一顆柔軟的心,有柔軟之心的人,就會懂得感恩,因為感恩,也會自我反省。 蘇永康2002年曾因服用及藏有搖頭丸被捕,但因為有父母親的身教與言教,還有虔誠的宗教信仰,讓他坦然面對錯誤,從錯誤中去反省、學習,重新爬起來。 「我很好運啦!」蘇永康常常很感恩的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他說他犯的錯足以讓他退出演藝圈,但他還能夠在這個圈子繼續混下去,還有機會爬起來,還能夠再創歌唱事業高峰,讓他體驗到沒有什麼東西是理所當然的,一切都是修來的福氣。 歲月就像一位雕刻家,把蘇永康雕刻得更立體與清明。 大家印象中愛名牌、穿著很時尚的蘇永康,除了修飾外表,其實這些年很認真在修自己的心性。 他說在人生低潮時期,他看了很多佛經跟佛學的書,發現人生的煩惱都來自於貪嗔痴,開始學著老天給他什麼就收什麼,少一些貪嗔痴的慾念。 他特別舉例,前年好友黃偉文幫他填詞的「那誰」這首歌,讓他重新站上香港很多頒獎典禮舞台,有一天他開車過香港西區的海底隧道前,正好接到唱片公司打電話給他,談到這首歌可能會得獎的事,他腦海才剛萌生如果能夠拿獎該多好的念頭時,馬上就悟到了,人沒有的時候,想有就好,現在有了,又想要更多,馬上打消得獎的貪念。 甚至他原本訂了一台跑車,跟李嘉欣老公許晉亨所擁有的是同一款,在開車過西區的海底隧道後,也打電話跟助理說那台車不要了。 「三百多萬港幣的車我買得起,但會有壓力,所以那台是許先生開的車,不是我開的車。」蘇永康說過海底隧道那短短幾分鐘讓他悟到了貪嗔痴是煩惱根源,至今仍讓他受益無窮。
人物焦點
齊豫 淡泊名利知天命
懂得生活 體悟善了 齊豫出過一系列的佛歌「唱經給你聽」,還有英文聖歌,她空靈獨特的嗓音唱起「大悲咒」、「心經」等佛經、咒語,猶如天籟清靜人心,很多人因為她的歌聲把佛經跟咒語印入心田,找到了安定的力量。 我們都是佛教徒,都有念經作功課的習慣,所以特別交換了修佛的心得。 齊豫出佛歌專輯的因緣很有意思,有一次去看中醫,沒想到中醫師看診之餘,居然知道她家有一尊從西藏請回來的釋迦牟尼佛,說那尊釋迦牟尼佛要她修佛。她因此開始認真修佛,後來也在中醫師的建議下唱起佛歌。 聽齊豫聊起她與佛歌結緣的過程,發現齊豫在歌壇前二十年的知名度與淡泊個性,只為等待因緣俱足,用她的歌聲傳遞佛經、咒語的力量,那才是她真正的天命。 修佛這十年來,齊豫覺得自己越來越清明,也越淡泊,開始懂得什麼叫過生活,以前她不會打掃、洗衣服、做飯,現在這些事情變成了她生活裡的一大部分,日子過得踏實而充實。 為了向恩師李泰祥致敬,她特別辦了「橄欖樹」公益演唱會,演唱會上唱的全都是李泰祥老師的作品,門票收入扣除成本全部捐做公益,這是她紀念李泰祥老師的方式。 佛教談前世今生,齊豫唱過「懺悔文」,也唸過「解冤咒」,她說這一生要把好緣、惡緣都善了。 好一句好緣、惡緣都善了!善了,無愛無恨一身輕!
人物焦點
浩角翔起旅行「走味」為生活加味
走過髒亂,更懂得包容 「15、16⋯⋯20!」地理概念很好的阿翔,在腦中的世界地圖細數浩角翔起過去六年主持美食節目曾去過的國家,到過二十國的他們看過許多不同於台灣的面貌,像是歐洲的慢活讓他們了解活在當下。 浩子說:「他們該工作就工作,下班時間一到,鐵門就拉下,不像我們亞洲人,時間到,客人來,多賺一點是一點,我們亞洲人一直活在一個錯過的人生。」浩子就差點因為工作錯過老大出生的重要時刻,不過阿翔實在地將我們拉回現實,「雖然很想學人家,但以我們現在的生活很難做到,想歸想,還是要接受現實我們的生活就是這樣。」 印象中應該要很文明的埃及開羅則為他們帶來衝擊,飛機準備降落前,他們就被一片沙塵籠罩的灰濛世界震懾住,接著沿路鋼筋水泥外露的房子與髒亂無比的市區,也直叫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發佈開羅宣言的地方,浩子坦言:「起初肯定是排斥,會擔心吃的東西、喝的水、睡的床。」 但當一個騎著小毛驢的當地居民,行經節目團隊的巴士,抬頭看到浩子,隨即給他一個微笑,那份善良瞬間感染了浩子,「從排斥、接受到融入,其實是自己心境的轉變。」阿翔也說:「這是一種另類的學習,當你在很陌生、很不習慣的環境,勢必要在那邊待兩個禮拜,面對衝擊,可以從慢慢接受到習慣。」衝擊之餘,他們也學會包容。
人物焦點
AK 個性互補 相互關照
性格迥異的兩人 沈建宏從國小就拍戲,無法過正常的學生生活,剛開始他很堅持要過學生生活,只要錯過學校任何一個活動,都會生氣的哭了,經紀人阿BEN忍不住問他:「你要賺錢,還是要參加學校的比賽。」 才十歲的他,哪懂得賺錢的重要性,當然回答說:「參加學校比賽。」 不過最後他還是輸給了工作,十年下來,被訓練得很認命,演藝工作需要的訓練、準備,他一律都配合,所以常常受傷。 陳奕說,沈建宏常過度承擔不必要的事情,譬如前陣子去上節目,製作單位安排他們挑戰三十位高中柔道社社員,沈建宏被摔到地上,頭都被摔暈,還不懂得喊停,還是他眼看情況不對,趕緊跳出來說不可以再摔了,才讓沈建宏免於受傷。 不同於沈建宏的認命,來自單親家庭的陳奕,顯得超獨立。四、五歲就會自己搭計程車去找媽媽,十五歲一個人去加拿大念了一年半的書。 踏入演藝圈,經歷過工作不順、合約問題,還被歌手謝和弦爆料高中時睡了他的女朋友,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面對這些挫折,陳奕都選擇正面迎戰,勇敢面對。 我常覺得雙人團體就好像情侶、夫妻的關係,要能長久合作必須志趣相投,或是個性互補,才能合作愉快。 陳奕跟沈建宏就是一種互補的關係,沈建宏外表陽剛、思想單純、習慣逆來順受,陳奕雖然是美型男,卻性格剛強,獨立自主。 想起兩年多前,沈建宏在中國工作扭傷腳,半夜沒有醫生,腳踝紅腫疼痛,陳奕什麼也沒有說,就跑到屋外捧了一袋雪來幫沈建宏冰敷,那場景讓人聽來多感動。 偶像團體組軍找夥伴,都要懂得如此相互關照,更何況是如果我們要在人生路上找一個伴侶。 有沒有人魚線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一顆體貼關愛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