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鍾釗榛   攝影/記者鍾釗榛  
(20121229E11)
黃晉輝 拍遍世界賽車場


實踐者小檔案
黃晉輝/23歲
目前是嶺東科技大學研究所一年級學生,也兼職擔任機車雜誌特約編輯,因為本身對設計很有天分,空閒時會幫賽車手設計專屬安全帽彩繪。2012年擔任亞洲夢想盃台灣代表隊隨隊攝影師。
故事從一台相機說起
 黃晉輝原本是一個機車賽車手,對於機車有著無盡的熱情,然而賽車是個花費龐大的運動,如果身邊沒有許多資源,想憑一己之力參賽可說是難上加難。因此黃晉輝不得不卸下賽車手的身分,但是心中對賽車的渴望卻從未減少。2008年的冬天,他意外接下舅舅的單眼相機,心想既然如此,就去賽車場拍拍照片吧!就這樣一個從未接受攝影訓練的門外漢,踏上前所未見的攝影之路。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放棄原本的賽車夢,卻沒放棄對賽車的熱情。
【意外開啟新夢想】
熱情是夢想的燃料
 常說被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黃晉輝也從嘲笑中邁開第一步。一個失意的車手扛著相機重回賽場,在外人看來不過是一個在旁邊拍照的觀眾,況且他不曾接觸過攝影,沒人相信他會拍出好照片。黃晉輝說:「夢想本來就有許多現實的阻礙,只要專注自己的目標,即便拐個彎換條路走,也要朝著終點邁進,因此熱情千萬不能被澆熄。如果這個夢想可以輕鬆完成,感覺開不開心自己最清楚。」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從興趣培養專業
 想成為專家,就要愛上自己的專業。原本只是玩票性質拿起相機,沒想到讓黃晉輝拍出興趣。最開始黃晉輝根本連光圈快門都搞不清楚,更別說景深與構圖這類進階技巧,加上賽車的速度很快,想要成功拍出不失焦的照片非常困難,因為他不知道賽車動態追焦是門專業技術。
 或許是賽車的熱情加上對攝影的興趣,他開始專研攝影,並且從挫折中不斷嘗試,原本一百張只準焦一張,到現在想要的任何畫面都逃不出他的觀景窗。他說:「將興趣成為專業,再以專業做為籌碼,為自己創造機會來完成夢想。」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1 2 

部分圖片提供/黃晉輝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告別親人 學會樂觀 小美很直,沒有什麼心眼,習慣性用她自己的邏輯去看事情,所以她會在蕭亞軒演唱會的後台遇見同為特別來賓的蔡依林時,單刀直入的問蔡依林:「妳是不是不喜歡我?」讓蔡依林當場楞住,決定交她這位有趣的朋友。 她也會坦白跟我說,因為那則我寫的新聞,她以前很怕見到我,但現在的她想法比較樂觀,不像以前面對難過的事情,心情會陷入很久。 這些改變來自於這幾年她歷經的生離死別。 8年前,小美第一次演出歌舞劇「跑路天使」,公演前3個星期,面臨了喪父之痛,她說那時候只要到劇場排戲,她就會一直哭,但那場戲她並不能哭,導演體諒她的心情,排戲時並沒有阻止她哭,只在公演前告訴她這場戲很重要,絕對不能哭,因為忙著歌舞劇的公演,轉移了她注意力,讓她走過了失去爸爸的悲傷心情。 去年她在製作新專輯期間,三哥檢查出得了鼻咽癌,她陪哥哥做化療,眼看哥哥跟病魔搏鬥,為生命奮鬥,原以為會有奇蹟出現,結果三哥仍不敵病魔,今年在她出片前過世了。 短短8年,經歷了爸爸、三哥過世,讓她體會了人生苦短,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小美聊起過世的哥哥,泛紅的眼眶頓時被淚水給淹沒,眼淚就跟關不了的水龍頭一樣,面紙怎麼擦也擦不完淚水。 真糟糕,我又害小美哭了。趕緊逗她說,她就像歌壇的劉雪華,眼淚滑落的樣子真漂亮,這麼會哭,應該去演戲的。 被我這麼一逗,小美笑了,但笑完卻嬌嗔大喊:「怎麼辦啦!我一直在流鼻水!」 OHOH!有過敏性鼻炎的人,一哭起來,淚水、鼻水全都來,我忍不住說,小美妳還是好好唱歌好了。
焦點人物
告別親人 學會樂觀 小美很直,沒有什麼心眼,習慣性用她自己的邏輯去看事情,所以她會在蕭亞軒演唱會的後台遇見同為特別來賓的蔡依林時,單刀直入的問蔡依林:「妳是不是不喜歡我?」讓蔡依林當場楞住,決定交她這位有趣的朋友。 她也會坦白跟我說,因為那則我寫的新聞,她以前很怕見到我,但現在的她想法比較樂觀,不像以前面對難過的事情,心情會陷入很久。 這些改變來自於這幾年她歷經的生離死別。 8年前,小美第一次演出歌舞劇「跑路天使」,公演前3個星期,面臨了喪父之痛,她說那時候只要到劇場排戲,她就會一直哭,但那場戲她並不能哭,導演體諒她的心情,排戲時並沒有阻止她哭,只在公演前告訴她這場戲很重要,絕對不能哭,因為忙著歌舞劇的公演,轉移了她注意力,讓她走過了失去爸爸的悲傷心情。 去年她在製作新專輯期間,三哥檢查出得了鼻咽癌,她陪哥哥做化療,眼看哥哥跟病魔搏鬥,為生命奮鬥,原以為會有奇蹟出現,結果三哥仍不敵病魔,今年在她出片前過世了。 短短8年,經歷了爸爸、三哥過世,讓她體會了人生苦短,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小美聊起過世的哥哥,泛紅的眼眶頓時被淚水給淹沒,眼淚就跟關不了的水龍頭一樣,面紙怎麼擦也擦不完淚水。 真糟糕,我又害小美哭了。趕緊逗她說,她就像歌壇的劉雪華,眼淚滑落的樣子真漂亮,這麼會哭,應該去演戲的。 被我這麼一逗,小美笑了,但笑完卻嬌嗔大喊:「怎麼辦啦!我一直在流鼻水!」 OHOH!有過敏性鼻炎的人,一哭起來,淚水、鼻水全都來,我忍不住說,小美妳還是好好唱歌好了。
人物焦點
JPM只有苦練,沒有退路
越吵鬧才越分不開 現在的偶像團體都強調跳唱表演,JPM三個人當中,只有小傑從念書時開始跳舞,熱愛跳舞,王子跟毛弟兩兄弟從不會跳舞到現在跳的有模有樣,全靠努力再努力。 小傑說毛弟很用功,常上網看東西洋的跳舞影片,自學跳舞,現在跳的很好;王子比較酷,都是自己練,而且是挑動作練,排舞老師大鈞教的舞蹈動作,王子都會挑喜歡的,特別用心練。 王子聽小傑誇獎他,很得意的告訴我,大鈞老師說他的動作不錯。 沒想到毛弟馬上吐槽哥哥,大鈞老師是給你一點鼓勵,讓你不會那麼消極。 「誰說的,大鈞老師才不是這種人呢?」 「如虹姐妳看,他們就是這樣。」看著王子跟毛弟兄弟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小傑忍不住搖搖頭跟我說,每次都是他們兄弟在吵,人家說團體最怕感情不好拆夥,S.H.E因為感情很好,可以維持這麼久,JPM跟S.H.E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兄弟再怎麼吵也不會分開。 小傑才剛說完,毛弟就接口說,頂多吵到不在同個團體,但還是要回同一個家,毛弟說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吵吵鬧鬧求進步,也製造歡樂,或許這也是JPM不同於其他偶像團體的魅力,就像S.H.E三個女生七嘴八舌的製造不少笑果,JPM夢想做男版的S.H.E,有機會哦!加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