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31207E10)
日本藝術家 榆木令子
信仰生活中每棵樹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榆木令子將尋訪的樹木傳說轉化成紙上畫作,例如她身後這幅作品「許願樹」,就傳達出對萬物好奇的小朋友特別能與樹中神靈互動的概念。
榆木令子小檔案
 日本畫家及雕塑家,曾於東京、倫敦、柏林等地求學,也曾至芬蘭、巴西駐村交流,有紮實的雕塑藝術訓練背景,近年持續進行「森林與樹」創作計畫,她搜集日本與台灣有關老樹、神木的故事進而以紙材創作,即日起至12/22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許願樹-榆木令子個展」,有她走訪台灣各地,受民間樹木信仰啟發的系列繪畫及雕塑裝置。
除了繪於紙上的樹木畫作外,榆木令子也將紙材做成樹幹,讓展間更有生命力。
榆木令子也使用紙材做成圓球狀燈具,「從球裡散發出的光就像樹木裡的神靈一樣,照耀著信仰祂的人們。」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帶有一顆虔敬的心親近樹木而非破壞,是榆木令子認為樹木信仰所蘊含的重要意義。
萬物有靈 她用紙材記錄一棵棵樹
 藝術家榆木令子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手邊進行的創作卻可能比一個正常人的身高都還高,擅長以紙做媒材進行繪畫與雕塑的她,選擇了一個說來平常卻又有趣的創作題材:樹木信仰。起因於2000年時,在芬蘭駐村期間她接觸到當地長期訪查樹木信仰的藝術家,對方拍攝與田野調查樹木傳說長達二十多年,進而讓她回想起日本文化中的「萬物有靈論」,而開始搜集與日本神木有關的民間故事並創作,還決定將此計畫擴大至台灣。
 「在日本,山、瀑布、巨樹等都可以是被崇拜的對象,日本人認為其中都有神靈棲息,我來過台灣很多次,喜歡這裡也認為台日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榆木令子解釋她為什麼到台灣從事創作,但搜集故事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尤其多數年輕人知道自己生活裡存在某些樹木,但並不知道與它們有關的故事,或者說未曾想要親近這些樹,這令我感到震驚。」於是她透過台北當代藝術館向林務局尋求協助、實際與專家走訪嘉義、南投、台中、宜蘭等地,去尋找約莫二十棵樹木。
儀式文化 她用聯想創作每件作品
 「我在台中後壠仔庄看到一棵被尊為『茄苳公』的茄苳樹,有趣的是當地很多居民會讓小朋友在成年禮時給茄苳公認做義子、義女,希望藉此保佑他們平安成長,這是日本較少見的文化。」當時榆木令子聽說中秋節當地會有盛大慶祝活動,特地挑這個時間過去,看到許多人手拉手圍著樹木繞圈,彷彿跳舞一般。
 雖說在節日進行慶祝或祭拜儀式,這點台灣與日本皆具,「不過日本人感覺更講究在特定時間,慎重地進行正式儀式,但在台灣似乎樹木與家庭更貼近,所以大家想去祭拜時隨時能成行。」尤其她發現台灣樹木信仰時常與土地公信仰結合,一棵被認為有靈性的樹木容易被尊奉為當地守護神,更常有為此蓋廟的習俗,「其實無論是日本或台灣都擁有自然神信仰,或許這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蘊含著『因為崇敬,所以不要隨意破壞樹木生長的地方。』」
 探查故事成為榆木令子的創作養分,但她並非照著拍攝下來的照片直接具象創作,更像是把所有與樹木信仰有關的精神與實際儀式一起消化過,她指著工作室裡一張繪有小朋友被樹包圍的畫說:「我聯想到宮崎駿的『龍貓』,龍貓也是一棵樹的守護神,這樣的神祇感覺帶有好奇心的小朋友才能真正看到。」而對於語言不通加上匆匆地走訪台灣鄉鎮,榆木令子仍有些遺憾,她也說未來打算自己嘗試,再造訪已走過的與尚未尋抵擁有特色樹木的城鎮,與更多台灣人接觸,也挖掘更多有意思的老樹傳說。
有收義子風俗的台中茄苳公,讓榆木令子印象深刻。(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當榆木令子走訪鄉鎮時,也收到了當地人信仰樹木而做的護身符。
嘉義義竹鄉的這棵榕樹外觀雖茂盛有生命力,但走近樹身時黑暗無光的氛圍,讓榆木令子心中不免生出恐懼感。(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台灣人與日本人都喜歡在樹木上繫帶象徵祝福或祈求,但在日本具有吉祥與祝福的顏色是白色,台灣則是紅色,圖為宜蘭員山鄉的茄苳樹。(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部分圖片提供/台北當代藝術館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先衝再說的行動派 認識敖犬是從棒棒堂開始。2007年「模范棒棒堂」節目當紅,他跟小煜、小傑、阿緯、王子、威廉組成棒棒堂偶像團體推出第一張單曲,來我們報社辦歌友會。因為歌友會的精采活動內容隔天會見報,我通常會先跟歌手溝通台上的表演跟訪問內容,設計新聞爆點跟畫面。 敖犬是棒棒堂的團長,我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他,還記得跟他說完重點,敖犬點點頭接招,便轉身把任務分派給其他團員。那一次活動很轟動,之後棒棒堂又來報社辦了兩次活動也都很成功,我發現把任務交付給敖犬讓人很放心。 不管這個任務的難度有多高,他總是二話不說就接下。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敖犬口中所謂的棒棒堂(Lollipop)精神。 「先衝再說,即使會失敗還是要衝,很熱血!」敖犬談起棒棒堂精神時,嘴角不自覺的揚起笑容,有一抹驕傲的神情。 「我們是從素人選為明星,過程很『ㄍㄧㄥ』,沒有經過訓練,在節目中全都是實戰,對一般人來說面對鏡頭是會『挫』的,但我們只能對自己說不要怕。」 敖犬說棒棒堂出道第一年就上小巨蛋開唱,那時候其實心裡很怕,可是那張專輯叫「哪裡怕」,就是要上去呀!他還記得個人solo時,麥可傑克森的音樂一跳出來,他的內褲就爆出來了,他很怕丟臉,但是已經站上去了,就不能怕,只能衝了。 「先衝再說!」其實這是敖犬從17歲開始跳舞之後,就學到的精神。 為了練Breaking地板舞,他衝得很兇,沒有老師教,他買錄影帶自學,天天練,創立黑角舞團,四處征戰比賽,成為跳舞界的獎金獵人。 敖犬的人生夢想原本是成為很屌的舞者,代表台灣出國比賽,2006年就在黑角即將完成他的人生夢想時,他卻出道當了藝人,無法再跟黑角舞團一起參加比賽,結果黑角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拿到亞軍,差一點就可以去德國參加世界大賽,成了他人生的最大遺憾。人 生總難免有遺憾,但遺憾之外,敖犬也有令人稱羨的際遇 。
焦點人物
先衝再說的行動派 認識敖犬是從棒棒堂開始。2007年「模范棒棒堂」節目當紅,他跟小煜、小傑、阿緯、王子、威廉組成棒棒堂偶像團體推出第一張單曲,來我們報社辦歌友會。因為歌友會的精采活動內容隔天會見報,我通常會先跟歌手溝通台上的表演跟訪問內容,設計新聞爆點跟畫面。 敖犬是棒棒堂的團長,我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他,還記得跟他說完重點,敖犬點點頭接招,便轉身把任務分派給其他團員。那一次活動很轟動,之後棒棒堂又來報社辦了兩次活動也都很成功,我發現把任務交付給敖犬讓人很放心。 不管這個任務的難度有多高,他總是二話不說就接下。後來我才知道這就是敖犬口中所謂的棒棒堂(Lollipop)精神。 「先衝再說,即使會失敗還是要衝,很熱血!」敖犬談起棒棒堂精神時,嘴角不自覺的揚起笑容,有一抹驕傲的神情。 「我們是從素人選為明星,過程很『ㄍㄧㄥ』,沒有經過訓練,在節目中全都是實戰,對一般人來說面對鏡頭是會『挫』的,但我們只能對自己說不要怕。」 敖犬說棒棒堂出道第一年就上小巨蛋開唱,那時候其實心裡很怕,可是那張專輯叫「哪裡怕」,就是要上去呀!他還記得個人solo時,麥可傑克森的音樂一跳出來,他的內褲就爆出來了,他很怕丟臉,但是已經站上去了,就不能怕,只能衝了。 「先衝再說!」其實這是敖犬從17歲開始跳舞之後,就學到的精神。 為了練Breaking地板舞,他衝得很兇,沒有老師教,他買錄影帶自學,天天練,創立黑角舞團,四處征戰比賽,成為跳舞界的獎金獵人。 敖犬的人生夢想原本是成為很屌的舞者,代表台灣出國比賽,2006年就在黑角即將完成他的人生夢想時,他卻出道當了藝人,無法再跟黑角舞團一起參加比賽,結果黑角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拿到亞軍,差一點就可以去德國參加世界大賽,成了他人生的最大遺憾。人 生總難免有遺憾,但遺憾之外,敖犬也有令人稱羨的際遇 。
人物焦點
王瞳 玩音樂,不只是玩玩而已
一點都不愛高富帥 「我還滿好奇外面的人聽到王瞳會等於什麼?」王瞳很想知道外界怎麼看她。 我的答案是,看她那麼小就出來拍戲,交往過的男朋友林佑星和艾成也很出人意料,感覺家裡好像需要她出來賺錢,她很渴望被人照顧! 王瞳一聽我說完忍不住笑說,她爸媽都是公務人員,在台南的醫院當行政人員,是因為她實在太愛演戲了,爸媽才答應讓她去拍戲,念書時,還沒有高鐵,每天台南、台北通車拍戲,來回交通就要花八個小時,有時候下課得早就搭飛機到台北,晚上再搭野雞車回台南,賺的錢幾乎都花在交通費上,爸爸常說,她演戲是到台北交朋友,根本賺不到錢。 女生交男朋友都愛高富帥,王瞳卻覺得內涵比高富帥還重要。 她跟林佑星因為拍「天下第一味」而結緣,大她十二歲的林佑星,教她演戲的絕竅在於眼神,戲要有堆疊,才會有層次感,她一個人待在台北拍戲時,溫馨接送,帶她四處去吃好吃的,對她疼愛有加,兩人交往四年,最後因為彼此的結婚時間表不同,只好理智分手。 分手多年,王瞳提到林佑星仍充滿感謝,她說如果有一天演戲得了獎,第一個要感謝的人就是林佑星。 緣盡情仍在,王瞳在愛情世界裡,選擇相知相惜,真心以待。 大家無法想像她會跟艾成在一起,因為艾成不夠高、不夠帥,這幾年來還胖了二十公斤,可是王瞳卻愛上艾成的歌唱才藝,看到艾成耍嘴皮子搞笑底下奮發向上的用心,愛得義無反顧地說,她是以結婚為前提跟艾成交往。 「我一直以來交男朋友就不愛高富帥!」戲劇裡的王瞳,角色、個性多變,現實生活中的王瞳,則始終是哪個來自台南懷抱夢想的純真女孩! 她很得意的告訴我,跟艾成交往最開心的是,將艾成從一個對人漠不關心的人,變成一個懂得去關心別人的人。 看著王瞳隨著北七樂團南征北討,鍵盤彈得越來越順手,每次艾成唱歌時,總是用充滿愛的眼神,微笑地看著他,有愛相隨的人生真美好!
人物焦點
林生祥譜出美濃田園樂
農村,有他的養豬回憶 林生祥的「種樹」這樣唱著:「種給河流乘涼、種給雨水停歇、種給南風吹來唱山歌……」,聽著他的歌、看著歌裡的詞,彷彿能想像鄉村生活的場景。 出生在高雄美濃的音樂人林生祥,總是能唱出貼近每個人生活中人事物的故事,他是農村長大的孩子,也是養豬戶的小孩,童年的生活就是與養豬綁在一起,餵小豬吃奶、幫小豬仔「剪尾巴(為了怕豬會互咬尾巴而流血、受傷)」等養豬大小事,都是林生祥珍貴的童年記憶。 直到2009年,林媽媽因年紀漸長,才終於結束養豬的生活,不過閒不下來的農村人開始忙著種菜、種稻,林生祥說他的母親曾告訴過他:「家裡總要有一塊地種田,也許它種的東西不值錢,但一旦有糧食危機,田就是會養活你。」 所以即使已是知名的音樂人,林生祥不做音樂、不演唱時的生活,多是在家鄉美濃和媽媽、女兒一起感受農村的田園之樂,喜歡與鄰居交換收成的那份溫馨和喜悅,也喜歡黃昏時與女兒一起走在鄉間小徑散步的溫情,還有自己小時候與同伴在庄頭裡追蝴蝶、玩泥巴、抓蟲、打彈珠等遊戲,現在換他帶女兒一起體驗這些農村生活的點滴,就像曾在「草」這首歌裡寫到與女兒釣青蛙的景象。拿起每個樂器彈奏時,總不忘先調音。
人物焦點
工頭堅玩樂高雄說走就走隨興遊
 資深部落客、網路趨勢觀察者、國際領隊,遍訪亞、美、歐、非等三百多座大城小鎮,曾擔任各種國內外參訪團指定領隊,為「達人帶路」模式的先驅者之一,對於歷史、文創、攝影等主題結合旅遊的模式情有獨鍾。 工作內容常常是在旅行的工頭堅認定的男子漢形象,是擁有一顆「性感」腦袋的男人,這種人會關注社會議題,也會心胸開放地接受網路世代的資訊,同時對人事物有所洞察。工頭堅認為自己具有「隨興行動力」的旅行,稱得上是男子漢的旅行,例如他曾經在某一天很想去東京的酒吧,就立刻訂了週五飛東京、週一回台灣的機票,也許有人會認為是浪費,但他表示,他認定的男子漢,除了個性穩重包容,同時也要經濟獨立,可支撐自己突如其來的任何念頭。 工頭堅也認為旅途中有時還可適度冒險一下,像是他和老婆去義大利度蜜月,就決定依據帶團的經驗,在當地租車到處跑,且每次旅程,他習慣帶著筆和筆記本,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雖到過許多地方,但工頭堅對於未曾造訪過的古巴相當神往,「那裡充滿色彩與音樂,還有蘭姆酒、海明威與切.格瓦拉,像是一個被封在時光膠囊裡時間靜止,又具有革命與浪漫氣息的國家。」 笑說自己年紀大後,喜歡在經濟許可的狀態下,憑著隨興行動力趴趴走的工頭堅,近幾年最愛去的城市是高雄,平時生活圈在台北的他,覺得高雄已從早期工業化的粗獷城市轉變為擁有海陸空交通的便利城市,「同樣都是大城市,但台北好像相對陰柔與斯文一點,不像高雄有海上男兒的氣息,高雄的道路與店面的空間常常都比台北寬敞,給人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