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31207E10)
日本藝術家 榆木令子
信仰生活中每棵樹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榆木令子將尋訪的樹木傳說轉化成紙上畫作,例如她身後這幅作品「許願樹」,就傳達出對萬物好奇的小朋友特別能與樹中神靈互動的概念。
榆木令子小檔案
 日本畫家及雕塑家,曾於東京、倫敦、柏林等地求學,也曾至芬蘭、巴西駐村交流,有紮實的雕塑藝術訓練背景,近年持續進行「森林與樹」創作計畫,她搜集日本與台灣有關老樹、神木的故事進而以紙材創作,即日起至12/22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許願樹-榆木令子個展」,有她走訪台灣各地,受民間樹木信仰啟發的系列繪畫及雕塑裝置。
除了繪於紙上的樹木畫作外,榆木令子也將紙材做成樹幹,讓展間更有生命力。
榆木令子也使用紙材做成圓球狀燈具,「從球裡散發出的光就像樹木裡的神靈一樣,照耀著信仰祂的人們。」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帶有一顆虔敬的心親近樹木而非破壞,是榆木令子認為樹木信仰所蘊含的重要意義。
萬物有靈 她用紙材記錄一棵棵樹
 藝術家榆木令子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手邊進行的創作卻可能比一個正常人的身高都還高,擅長以紙做媒材進行繪畫與雕塑的她,選擇了一個說來平常卻又有趣的創作題材:樹木信仰。起因於2000年時,在芬蘭駐村期間她接觸到當地長期訪查樹木信仰的藝術家,對方拍攝與田野調查樹木傳說長達二十多年,進而讓她回想起日本文化中的「萬物有靈論」,而開始搜集與日本神木有關的民間故事並創作,還決定將此計畫擴大至台灣。
 「在日本,山、瀑布、巨樹等都可以是被崇拜的對象,日本人認為其中都有神靈棲息,我來過台灣很多次,喜歡這裡也認為台日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榆木令子解釋她為什麼到台灣從事創作,但搜集故事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尤其多數年輕人知道自己生活裡存在某些樹木,但並不知道與它們有關的故事,或者說未曾想要親近這些樹,這令我感到震驚。」於是她透過台北當代藝術館向林務局尋求協助、實際與專家走訪嘉義、南投、台中、宜蘭等地,去尋找約莫二十棵樹木。
儀式文化 她用聯想創作每件作品
 「我在台中後壠仔庄看到一棵被尊為『茄苳公』的茄苳樹,有趣的是當地很多居民會讓小朋友在成年禮時給茄苳公認做義子、義女,希望藉此保佑他們平安成長,這是日本較少見的文化。」當時榆木令子聽說中秋節當地會有盛大慶祝活動,特地挑這個時間過去,看到許多人手拉手圍著樹木繞圈,彷彿跳舞一般。
 雖說在節日進行慶祝或祭拜儀式,這點台灣與日本皆具,「不過日本人感覺更講究在特定時間,慎重地進行正式儀式,但在台灣似乎樹木與家庭更貼近,所以大家想去祭拜時隨時能成行。」尤其她發現台灣樹木信仰時常與土地公信仰結合,一棵被認為有靈性的樹木容易被尊奉為當地守護神,更常有為此蓋廟的習俗,「其實無論是日本或台灣都擁有自然神信仰,或許這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蘊含著『因為崇敬,所以不要隨意破壞樹木生長的地方。』」
 探查故事成為榆木令子的創作養分,但她並非照著拍攝下來的照片直接具象創作,更像是把所有與樹木信仰有關的精神與實際儀式一起消化過,她指著工作室裡一張繪有小朋友被樹包圍的畫說:「我聯想到宮崎駿的『龍貓』,龍貓也是一棵樹的守護神,這樣的神祇感覺帶有好奇心的小朋友才能真正看到。」而對於語言不通加上匆匆地走訪台灣鄉鎮,榆木令子仍有些遺憾,她也說未來打算自己嘗試,再造訪已走過的與尚未尋抵擁有特色樹木的城鎮,與更多台灣人接觸,也挖掘更多有意思的老樹傳說。
有收義子風俗的台中茄苳公,讓榆木令子印象深刻。(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當榆木令子走訪鄉鎮時,也收到了當地人信仰樹木而做的護身符。
嘉義義竹鄉的這棵榕樹外觀雖茂盛有生命力,但走近樹身時黑暗無光的氛圍,讓榆木令子心中不免生出恐懼感。(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台灣人與日本人都喜歡在樹木上繫帶象徵祝福或祈求,但在日本具有吉祥與祝福的顏色是白色,台灣則是紅色,圖為宜蘭員山鄉的茄苳樹。(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部分圖片提供/台北當代藝術館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劇照師郭政彰 留住片段為永恆
熟悉劇本是首要課題 曾經,台灣電影走到了谷底,那是一種現在的熱鬧所無法想像的孤寂。但在那段黑暗時期,仍有一群人揣著底片機,將每一格應該被記錄下的電影畫面,以快門聲用力留住。郭政彰,就是其中一人。 翻開郭政彰的劇照師紀錄簿,一眼就望進「孽子」、《最遙遠的距離》、《聽說》等響亮片名,風格迥異,情緒印記卻都濃重。大學念的是世新廣電系電影組,當時就跟著學長姐拍攝劇照,37歲的他,人生有三分之一投注在劇照界,但真的下定決心走入這一行,卻只花了他幾分鐘的時間。 「大一時因為要練習分鏡,必須拍好一張張照片,組合成幻燈片在課堂上播放,那時我就發現自己好喜歡拍照,能用照片說自己想說的故事,感覺很奇妙。」於是郭政彰抓緊相機,宣告走向攝影界的理念,一路走來十餘年,再沒想過涉足其他事業。 只不過,不同於中影時期一年三百多部片在拍,郭政彰出道時,已銳減到一年僅拍六部國片,劇照師數量一隻手算得出來,連劇組都吃不飽了,遑論隨時可因預算裁掉的劇照師。 儘管難熬,回想起當時的現場工作,郭政彰卻滿臉回味。「早期拍片很辛苦,預算少、設備也簡陋,但因為是底片時代,大家都很注重畫面,前置作業也很完備,加上沒有手機和網路,工作時都非常專注,和現在動不動上網打卡、說笑的氣氛很不同。」 身為隨興的水瓶座,郭政彰工作起來卻非常嚴謹,戲開拍前,他總是拿起劇本一讀再讀,了解每句台詞、每個場景,選好幾場戲,想像、規劃好畫面,一入現場便精準掌握劇照所需的情緒。「大學時有個老師說過,對攝影師而言,最好的功課不是看影像書,而是讀文字書,因為每個人的想像都不同。看大師名作進步雖快,但久了會被制約,你只會學習別人拍過的角度。常看劇本對劇照師是好的,能透過想像,從動態畫面拉出新的感覺。」《流離島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