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魏妤靜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31207E10)
日本藝術家 榆木令子
信仰生活中每棵樹


榆木令子將尋訪的樹木傳說轉化成紙上畫作,例如她身後這幅作品「許願樹」,就傳達出對萬物好奇的小朋友特別能與樹中神靈互動的概念。
榆木令子小檔案
 日本畫家及雕塑家,曾於東京、倫敦、柏林等地求學,也曾至芬蘭、巴西駐村交流,有紮實的雕塑藝術訓練背景,近年持續進行「森林與樹」創作計畫,她搜集日本與台灣有關老樹、神木的故事進而以紙材創作,即日起至12/22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許願樹-榆木令子個展」,有她走訪台灣各地,受民間樹木信仰啟發的系列繪畫及雕塑裝置。
除了繪於紙上的樹木畫作外,榆木令子也將紙材做成樹幹,讓展間更有生命力。
榆木令子也使用紙材做成圓球狀燈具,「從球裡散發出的光就像樹木裡的神靈一樣,照耀著信仰祂的人們。」
帶有一顆虔敬的心親近樹木而非破壞,是榆木令子認為樹木信仰所蘊含的重要意義。
萬物有靈 她用紙材記錄一棵棵樹
 藝術家榆木令子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手邊進行的創作卻可能比一個正常人的身高都還高,擅長以紙做媒材進行繪畫與雕塑的她,選擇了一個說來平常卻又有趣的創作題材:樹木信仰。起因於2000年時,在芬蘭駐村期間她接觸到當地長期訪查樹木信仰的藝術家,對方拍攝與田野調查樹木傳說長達二十多年,進而讓她回想起日本文化中的「萬物有靈論」,而開始搜集與日本神木有關的民間故事並創作,還決定將此計畫擴大至台灣。
 「在日本,山、瀑布、巨樹等都可以是被崇拜的對象,日本人認為其中都有神靈棲息,我來過台灣很多次,喜歡這裡也認為台日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榆木令子解釋她為什麼到台灣從事創作,但搜集故事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尤其多數年輕人知道自己生活裡存在某些樹木,但並不知道與它們有關的故事,或者說未曾想要親近這些樹,這令我感到震驚。」於是她透過台北當代藝術館向林務局尋求協助、實際與專家走訪嘉義、南投、台中、宜蘭等地,去尋找約莫二十棵樹木。
儀式文化 她用聯想創作每件作品
 「我在台中後壠仔庄看到一棵被尊為『茄苳公』的茄苳樹,有趣的是當地很多居民會讓小朋友在成年禮時給茄苳公認做義子、義女,希望藉此保佑他們平安成長,這是日本較少見的文化。」當時榆木令子聽說中秋節當地會有盛大慶祝活動,特地挑這個時間過去,看到許多人手拉手圍著樹木繞圈,彷彿跳舞一般。
 雖說在節日進行慶祝或祭拜儀式,這點台灣與日本皆具,「不過日本人感覺更講究在特定時間,慎重地進行正式儀式,但在台灣似乎樹木與家庭更貼近,所以大家想去祭拜時隨時能成行。」尤其她發現台灣樹木信仰時常與土地公信仰結合,一棵被認為有靈性的樹木容易被尊奉為當地守護神,更常有為此蓋廟的習俗,「其實無論是日本或台灣都擁有自然神信仰,或許這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蘊含著『因為崇敬,所以不要隨意破壞樹木生長的地方。』」
 探查故事成為榆木令子的創作養分,但她並非照著拍攝下來的照片直接具象創作,更像是把所有與樹木信仰有關的精神與實際儀式一起消化過,她指著工作室裡一張繪有小朋友被樹包圍的畫說:「我聯想到宮崎駿的『龍貓』,龍貓也是一棵樹的守護神,這樣的神祇感覺帶有好奇心的小朋友才能真正看到。」而對於語言不通加上匆匆地走訪台灣鄉鎮,榆木令子仍有些遺憾,她也說未來打算自己嘗試,再造訪已走過的與尚未尋抵擁有特色樹木的城鎮,與更多台灣人接觸,也挖掘更多有意思的老樹傳說。
有收義子風俗的台中茄苳公,讓榆木令子印象深刻。(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當榆木令子走訪鄉鎮時,也收到了當地人信仰樹木而做的護身符。
嘉義義竹鄉的這棵榕樹外觀雖茂盛有生命力,但走近樹身時黑暗無光的氛圍,讓榆木令子心中不免生出恐懼感。(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台灣人與日本人都喜歡在樹木上繫帶象徵祝福或祈求,但在日本具有吉祥與祝福的顏色是白色,台灣則是紅色,圖為宜蘭員山鄉的茄苳樹。(圖片/記者陳晉生翻攝)

部分圖片提供/台北當代藝術館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原刊於週末生活版
2013/12/07    E10 頁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于冠華 料理,改變他的人生
料理悟出人生哲理 一直覺得于冠華應該是一個感性的小男人。 因為他和方文琳姊弟戀結婚時,他在婚禮上喜極而泣的畫面讓我印象深刻。 參加過很多婚禮,只見新娘掉眼淚,很少看到新郎落淚,他是我看過的第一個。 後來他跟方文琳鬧婚變,離婚鬧得沸沸揚揚,演藝事業陷入低潮,沒有再出唱片的他,轉換跑道去開餐廳、當廚師,前幾年我們分別擔任新聞局主辦的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賽河洛語與原住民語的評審,在評審會議見面,發現他的氣色很好,人也變自信了。 他跟我說他在烏來開了一家餐廳,有空可以去他餐廳坐坐。 還沒有時間去他烏來的于烤魚餐廳,南拳媽媽的彈頭就跟我說于冠華的烤魚超好吃,找我去台北開的于烤魚分店吃飯,果然吃起烏來山上野生的烤鱸魚,鮮美的口感就是不同,難怪彈頭讚不絕口。 我發現褪去歌手光環的于冠華,從料理中悟出了不少人生哲理。 他說從小看媽媽做菜,他一直以為自己很會做菜,朋友來家裡吃他燒的菜,也都誇他很會做菜,建議他開店,所以十幾年前他就開過餐廳,不過失敗了,三年前他在開于烤魚之前,去跟烏來的徐先生跟美食家梁幼祥學做菜,拜師過後才了解做菜沒有想像中簡單。 「我第一次做菜給梁幼祥吃,他還沒有吃就說我的菜不好吃。因為我做菜的手腕不夠靈活、握鏟子握很緊,爐子太低,我的腰桿彎不下去,就這三件事情就知道我做出來的菜不會好吃。」于冠華說,梁幼祥還跟他說這三件事也代表了他人生的問題,手腕不夠靈活代表他的人際關係有問題;鏟子握很緊,表示他只要一握有權力,就會緊緊握著不放;腰桿彎不下去,代表他身段不夠柔軟。 當時于冠華並不以為然,很想跟老師頂嘴,但慢慢地從做菜的過程中,他看到了自己過去的盲點,開始跳脫自己去看于冠華,從料理中改變自己的人生態度。